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九十三章 劍氣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劍氣再起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書生?」寧月的眉頭再一次皺起,上一次聽仲慎言講五十年前的秘聞,也提到了一個強大的書生。pbtxt這兩個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只有你們五個逃了出來?你們都沒有業火紅蓮?」

「業火紅蓮作為皇朝的聖物,被藏於黃金廟宇。當時情勢這麼危機,哪顧得上這些?所以荒古皇朝的業火紅蓮一定已經沒有了。」

「當初逃出來的五人是哪五人?除了你和無悔之外?」寧月緊跟的追問道。卻不想在問出話的一剎那,軒轅無月的氣勢突然混亂了起來,無形詭異的氣氛一瞬間瀰漫在了周圍。

「你……你知道是我?」聲音依舊清甜但卻換成了寧月熟悉的聲音,不只是軒轅無月驚訝,就連一邊的君無涯也張大了嘴巴一時間愣在原地。

「你……你是……你是風飛雪?」過了許久,君無涯才結巴的指著軒轅無月。不怪君無涯如此吃驚,一個美若天仙,位於冰清榜第三的絕色女子,竟然……竟然把自己易容成看著都都反胃的醜八怪?女為悅己者容,一個美女要頂著一張令人作嘔的臉實在需要莫大的勇氣。

「寧公子是如何認出我的?難道……我的易容就如此不堪?」軒轅無月的聲音充滿的幽怨。

「這倒不是……公主的易容之術精妙絕倫,只不過……公主身上有一種獨特的香味。原本我以為這是燕返水閣女子特用的香水,可方才在兩位侍女身上並沒有聞到。而我在公主的身上聞到了與風飛雪一樣的香味,所以我才能確定公主既是風飛雪。早知如此,我又何苦與公主見面呢……」

「呵呵呵……倒是讓寧公子見笑了。當年與我們一起逃離的有五個人,我與哥哥軒轅無恨,還有大姐軒轅無淚。剩下的兩人是荒古皇朝的宮廷禁衛軍統領段自成和他的兒子段海。」

「嗯?段海?」寧月的眼中流露出思索之色,心底也頓時明白了段海為什麼一見到軒轅無恨被打傷這麼暴怒。原來他們都是荒古皇朝的遺民,甚至可以說段海是軒轅無月的家臣。

「你這次召開比武招親……是為了段海吧?那段自成呢?他去了哪裡?還有你們的大姐軒轅無淚,她又在何方?」

「死了1軒轅無月淡漠的說道,「若非他們死了,離州武林敢如此欺……」突然,軒轅無月頓住了話,也許在隔牆有著離州武林盟的人偷聽,但即便這樣寧月還是聽出了軒轅無月心中的怨氣。pbtxt

「比武招親說起來應該是燕返水閣的私事,為什麼會交給離州武林盟來舉行?為何蕭太玄了藍嵐如此的熱心?」君無涯突然開口問道。

「嗯?君公子不是和寧公子一起的?」軒轅無月側過臉淡漠的問道。

「我與寧兄一起來,但他有他的問題我有我的問題。這個問題應該不是什麼不能說的吧?雖然這是你們的私事,但比武招親發布九州,我身為參與者有些問題確實需要搞清楚。」

「的確,比武招親應該是我的私事,更是燕返水閣的私事。離州武林盟於情於理也不該介入,更別說有他們全權負責。這關係到十三年前,大姐與離州各大門派的承諾。

離州武林習武風氣極重,而且他們排外之心異常堅定。十三年前,大姐為了我們在離州站穩腳跟大開殺戒,但依舊無法讓我們融入離州武林。當年,燕返水閣可謂舉世為敵,在離州武林掀起無盡浪濤,甚至到了就連朝廷也不能坐視不理的地步。

大姐一人獨戰離州武林換得滿身傷痕,即便如此,燕返水閣依舊風雨飄遙無奈之下,大姐與離州武林定下十三年之約,十三年後,在離州武林挑選一個門當戶對的青年才俊與我完婚,燕返水閣正式融入離州武林。並以能增長五百年功力的龍龜丹作為嫁妝。」

「龍龜丹?難怪……」君無涯恍然大悟的說道,「但是,最後為何又將比武招親的範圍擴大到九州?既然十三年前的約定是在離州武林,為何又突然反悔?」

「離州武林還有拿得出手的青年才俊么?當年離州武林的十大青年高手全部葬身於梅山。」

君無涯露出了一個無語的表情,這算不算賠了夫人又折兵?離州武林怎麼想的,有了軒轅無月這個內定的媳婦,竟然還眼巴巴的看著千暮雪?找死都找的這麼花樣式也算人才了。

「那段海為什麼會成為歷滄海的弟子?當年的宮廷禁衛軍統領又怎麼樣了?」寧月介面問道,他不甘心好不容易找到的業火紅蓮線索就此斷掉,任何一個有嫌疑的他都不想放棄。

「我們從黃金廟宇出來就被送到了冰天雪原,而歷滄海鎮守於雪原之上。」

「原來如此1君無涯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倒是把寧月弄得一臉的莫名其妙。

「無涯,你知道?」

「歷滄海雖然是武林中人,也不接受朝廷封賜的侯爵。但歷滄海,卻是朝廷最為敬佩認同的江湖武林之一。他永鎮冰天雪原,任何妄圖闖過雪原進入九州的人都會被歷滄海誅殺,就算雪原蠻族有千軍萬馬也無可奈何。北方冰天雪原有歷滄海一人,足以抵得上朝廷的百萬大軍,有歷滄海一天,千里雪原便可高枕無憂1

「大丈夫當如是1寧月一臉敬佩的仰起頭,「俠之大者,為國為民,歷滄海守護的也許不是大周皇朝,但他守護的一定是九州大地。」

「因為我們是外來者,哪怕只有區區五人,我們依舊受到了歷滄海的追殺。段統領與歷滄海激戰三個月,我們一邊打一邊逃,他為了保護我們被活活累死。歷滄海敬佩段統領的忠心,在段統領死後放過了我們並將段海留下收為弟子。

大姐帶著我們兩人穿過雪原進入九州,最後在離州落腳建立燕返水閣,這就是十五年前一切的辛秘所在。」

「那麼……業火紅蓮的解藥呢?業火紅蓮的解藥是什麼?」業火紅蓮的線索已斷,解藥成了寧月唯一的企盼,一想到千暮雪身中業火紅蓮之毒就心如刀割。

「業火紅蓮乃無解之毒,從古至今,一旦中了業火紅蓮之毒就沒有被解除的先例。所以……寧公子請節哀……」

「節哀……」寧月的瞳孔猛然間放大,這兩個字,彷彿千鈞巨石當空砸落將寧月打入無盡深淵。無解之毒?必死無疑?腦海之中,彷彿看到千暮雪如瘋如魔最後在業火之中被燒成灰燼。

「不可能,我不信,我不信……」寧月的氣勢突然狂卷,靈力之柱衝天而起直插蒼穹,「你一定不願意說,天下怎麼可能有無解之毒?」

「放肆」一聲暴喝彷彿滾雷在寧月的精神識海炸響。突然之間,狂風大作,一道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寧月的身前。

瞬間冷靜收斂了氣勢,寧月眼神平視著眼前彷彿與天地融為一體的蕭太玄。天人合一的偉力,果然不是此刻的寧月可以抗拒。

「見過蕭盟主1

「寧盟主,你要的答案已經得到,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多嘴問你一句,你那個中了業火紅蓮之毒的朋友……是誰?」

「抱歉,我朋友樹敵甚多不便透露。既然如此……寧月告辭了1

突然之間,天地的氣氛為之一沉。就連遠處的星光,也變得分外的朦朧。無盡的威壓席捲天地,不只是寧月,就連一邊的蕭太玄也有了幾乎窒息的感覺。

「這……這是……」

剎那之間,君無涯和軒轅無月的臉色變得慘白,僵硬的轉過頭看著遠處威壓襲來的方向,一道劍光突然間橫空出世。

暗淡,死亡!

懸浮在天空的劍光,絲毫沒有給人凌厲,犀利的威嚴,有的只是濃濃的恐懼,還有死亡降臨的恐怖。

劍光一閃而逝,就像第一次出現的那樣。突如其來的出現,又突如其來的消失。如果不是還未散盡的威壓,如果不是方才那種如窒息一般的壓迫,人們只願意相信那道劍光僅僅是天空的閃電,或者一團烏黑的雲層。

「它……又出現了……」蕭太玄顫抖的聲音響起,躊躇的腳步微微移動。自從成為天人合一,蕭太玄很久沒有體會到什麼是恐懼。自從成為了離州武林盟主,他以為世上再也沒有什麼能讓他感到害怕。

但面對那道劍光,蕭太玄卻恐懼的瑟瑟發抖。劍光出現一次是偶然,而現在,第二次還是偶然么?在燕返水閣,一定藏著一個武道高手,一定是!但是……一個武道高手為什麼要藏?他有必要躲起來么?

「走,去看看1寧月比蕭太玄更快的反應過來,心中的陰鬱卻並不比蕭太玄少。那道劍氣離得很近,已經不再是第一次那樣的遙不可及。但正因為近,所以他清晰的感覺到那道劍氣之中蘊含的偉力是何等的可怕,就像當初千暮雪發出的無垢劍氣一般充滿著毀天滅地的威能。

人的武功屬性是定性的,尤其是高手,哪怕修鍊同樣的武功都能帶著不同的屬性。所以,以武學屬性推斷出手之人成了武林最常用的方法。千暮雪的無垢劍氣至精至純,不可能是那道帶著死亡氣息的劍氣。但是……寧月在劍氣升空的瞬間想起了一個被他忽略的問題。

武功的屬性在特定的情況下會產生質變,比如……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