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九十四章 無垢劍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 無垢劍氣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人流涌動,彷彿天空散落的流星雨。pbtxt寧月一行人離劍氣發生的地方很近,幾乎頃刻之間就趕到了現常

如同四大掌門一樣的死法,人從中間被均勻的劈開兩半。只不過這次死的,是峨眉派!

方才還不可一世,一人獨戰寧月三人而且還毫髮無傷的夜長老死了。死的毫無反抗力就像一隻被綁在案板上四肢被固定的豬。就這麼任由人沿著眉心劈成了兩半內臟鮮血灑了一地。

腥臭的血腥味撲面而來,軒轅無月乾嘔一聲又用力的捂著嘴巴。四具屍體,還有一個半死不活的人。人群越聚越多,不知不覺,天邊漸漸浮現出一線白光。黎明到來了,但眾人的心似乎墜入了永夜之中。

一個天人合一的高手,竟然被斬殺的如此無力?夜長老的武功有多高大家有目共睹,而現在,卻成了地上那兩團爛肉。

夜長老如此,那麼蕭太玄,藍嵐這兩個離州武林盟主又能怎麼樣?如果對方要殺他們是不是也如此的易如反掌?

「誰?到底是誰?」蕭太玄喃喃低語,但卻無人給他答案。周圍雖然聚攏了上百人,但卻無人發出一點聲息。因為眼前的一幕太過震撼,眼前的死狀太過凄慘。

「還有活口?」一個聲音突然打破了死寂,藍嵐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蕭太玄的身邊。也似乎打破了在場的死寂,雖然眼前這個華劍英倒在地上不知死活,但至少沒被劈成兩半。

藍嵐手中輕舞,一團水汽突然在掌中彙集。輕輕一甩如炮彈一般打在華劍英的臉上。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救命……救命礙…」

華劍英彷彿還魂了一般彈身而起,臉孔扭曲的變形。彷彿受了極大的刺激一般在地上掙扎,蠕動。雙眼渙散,眼孔之中流淌著濃濃的恐懼。

「是誰?是誰下的手?」藍嵐一把提起華劍英,眼睛冷冷的與他對視,天人合一的精神意念衝天而起化作利劍打入華劍英的眼眸侵入他的精神識海。

「女人……不對……是女鬼……女鬼礙…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廢了1藍嵐隨手鬆開華劍英,哪怕他不說,所有人也該看了出來。華劍英的精神識海已經徹底的被沖碎,他現在已經是個廢人,徹頭徹尾的瘋子。Pbtxt

「好好照顧他,等此事一了送他回峨眉1蕭太玄淡淡的說道,但他的聲音卻依舊露著濃濃的恐懼,「藍兄,是不是千暮雪?」

「一個女人,能一劍殺死夜兄讓他連反抗力都沒有的除了千暮雪還有誰?想不到……五年來我們還沒動手,她倒先對我們下手了。離州武林盟為她而成立,也是該和她有個了斷了1

藍嵐的話就像戰鼓流傳在在場離州武林盟的心中,寧月的心不禁咯一下,眼底閃過一絲濃濃的擔憂。而這一次,連他也無法說出不是千暮雪的話。因為在他的心底,也許千暮雪真的走火入魔了。

比武招親大會再一次中止,離州武林的戰鼓卻在這一天的清晨響起。武林盟為討伐千暮雪而建立,但五年來,離州武林盟卻從未踏足梅山範圍半步。

遲來的盟主令終於響起,整個離州武林一日之間沸騰了起來。討伐千暮雪,在剎那之間匯聚成整個離州武林共同的聲音,短短三天時間,在燕返水閣外的龍門擂台處,匯聚了上萬離州武林盟弟子。

望著周圍一望無際的人頭,寧月的心底一陣拔涼。武林盟的成立,果然是朝廷的頭號大敵。如果以前散落的武林幫派是一團散沙的話,組成武林盟的武林勢力就是割據一方的諸侯國。別說當今朝廷,就是寧月也不能容忍。

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對錯是非的問題,而是立場的問題。無論武林盟成立的初衷是好是壞,割據一方能威脅到當朝就是錯誤。

還好自己及時將江南道武林盟和天幕府合併,這樣一來,強大的江南武林盟也是朝廷勢力的一部分只要聽從朝廷指揮倒是免了被朝廷撲滅的危機。

闖過龍門擂台的九州才俊多數已經離開,如今離州武林要與天地十二絕的月下劍仙開戰,他們吃飽了撐著才趟這灘渾水。而且大多數也是報著抱得美人歸的想法,可沒有替離州武林盟賣命的念頭。

十八個人,也只剩下寧月君無涯和司徒冥段海四人人。而四個人背後都代表著一個天地十二絕,所以他們的身份地位可以超然於事外,也有了隨軍看熱鬧的資格。

「報報告盟主,玄妙宗冒死上梅山,卻發現梅山上的桂月宮已經空如死地,劍仙千暮雪不知所蹤……」

「什麼?」戰鼓已經響起,武林盟弟子已經集結。都打算拉開架勢大戰一場的時候……你特么告訴我敵人不見了?這仗還怎麼打?千暮雪不是一直宅居在桂月宮么?

龍門谷地之內頓時變得一片死寂,不只是底下離州武林盟的弟子眼巴巴的看著蕭太玄兩人,就是周圍離州武林盟的高層也都盯著兩人直看。

蕭太玄尷尬了,而寧月四人眼角露出了看熱鬧的笑意讓他的臉頰微微生疼。寧月心底原本還有些擔憂,卻想不到離州武林這麼搞笑。

之前他們大張旗鼓的說討伐千暮雪還以他們有辦法找到千暮雪的下落,之所以沒有離開也是希望離州武林盟能夠幫他找到千暮雪再伺機相助。現在看來,自己算是白擔心一常

正在離州武林盟尷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突然間從遠處傳來一陣陣凄冽的哭聲。哭聲很遠,卻帶著斷腸的悲痛彷彿亂葬崗上哭訴的鬼魂。

離州武林人士紛紛回頭,龍門谷地外的地平線上,一隊送葬的隊伍突然之間的出現。連綿一里,每個人都披麻戴孝。最前方的兩個,舉著碩大的屏風,上面寫著兩個大大的奠字。

龍門谷地乃離州武林盟弟子集合所在,更是為了討伐千暮雪而點將聚英,大軍未動,卻等來了一支送葬的隊伍?這不是故意找晦氣么?

離州武林盟弟子怒了,送葬隊伍還沒靠近他們就已經破口大罵。而蕭太玄的眼神,已經透露著陰森的冰寒。眼睛直視著遠處送葬的隊伍,臉色越來越陰沉,到最後,臉色已經變得如天空聚攏的陰雲。

送葬隊伍竟然不是路過,而是直接的向這邊走來。隨著隊伍的靠近,有不少離州武林弟子已經刀劍在手。只要盟主一聲令下就一擁而上就當戰前祭旗……

「等等1藍嵐突然出聲制止道,「蕭兄,你看,這群人……像是離州七大世家的人?」

「嗯?七大世家?」蕭太玄的臉色閃過一絲不快,「七大世家當年不願加入武林盟,我們也沒拿他們怎麼樣。現在倒好,在我們即將出征之際,他們竟然來給我們送終?端是好大的膽子……」

「恐怕不是1藍嵐的臉上露出一絲怪異,「你聽他們的哭嚎,哪有半點虛假?如果真是尋晦氣而來他們有必要這麼賣力么?還有……七大世家的七位家主竟然一個都沒出現?」

「藍兄的意思是?」蕭太玄瞬間收起心底的怒火,眼底閃過一絲疑慮。

「靜觀其變,恐怕事情沒那麼簡單……」

凄冽的哭聲越來越近,如雪花般的紙錢迎風飄揚。蕭太玄與藍嵐兩人身形一閃,幾個閃現人已出現在龍門谷地的山谷口,冷冷的看著送葬隊伍的逼近。

「蕭盟主,藍盟主,你們要替我們做主啊」送葬隊伍停下,七個披麻戴孝的中年人突然跑出人群齊齊的跪倒在蕭太玄藍嵐兩人跟前。七人整齊劃一的將額頭狠狠的撞向地面,這副不要命的樣子,就是在不遠處看著的寧月都感覺到疼。

「岳賢侄,李賢侄?你們……你們這是幹什麼?岳兄呢?李兄呢?七大世家的家主怎麼沒來一人?你們這是何意?」蕭太玄雖然被眼前一幕驚住了,但卻依舊不失威嚴氣度的問道。

「來了……都來了……」七人齊齊直起身,嫣紅的鮮血從額頭蜿蜒的淌下,一滴一滴,滴落在身前的碎石之上。

「轟」

七具棺材,整齊的被抬到蕭太玄的面前。看著這七具棺材,蕭太玄的眼神猛然一縮。處變不驚的臉上終於露出了驚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在七具棺材和七個跪倒的人身上流轉。

「難道……難道岳兄他們……七大世家家主都……」

「蕭盟主,您要替我們做主礙…我們七大世家與千暮雪有何恩怨?她竟然下此毒手……千暮雪這是要亡我離州武林礙…」岳公子說著,再次發出慘烈的哭嚎,真是聞著傷心聽者流淚。

「感情這世界誹謗不犯法啊1寧月不屑的冷哼一聲。

「誰?」岳公子突然暴怒,血紅的眼睛如被激怒的公牛狠狠的向寧月射來,「這位公子?你當我是空口無憑么?你們看」

說著,岳公子彷彿瘋了一般爬起,一把推開在棺材周圍痛哭的家人用力一掀便將棺材板掀開。一道劍意,彷彿空中的冷風從棺材內溢出。

「無垢劍氣?」蕭太玄突然臉色大變,與藍嵐身形一閃便已來到棺材的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