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是武林盟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是武林盟主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一個君無涯自然無法威懾上萬離州武林盟弟子,僅僅猶豫了一瞬,人群再次蠢蠢欲動。在他們的腦海中,只剩下一個人的存在,那個殺人女魔的小白臉?

「轟——」又是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無盡酷寒的疾風席捲四周,那道靈力之柱就像一根水晶柱衝進天空不斷擠壓的積雲。

「轟——」天地震蕩,天空的雲層劇烈的震動。無數雪花夾著冰珠從雲層灑落。離州武林盟弟子怒火高漲,卻剎那間被冰雪澆滅。上萬人茫然的抬起頭,獃滯著看著不斷落雪的天空。

「段海……」軒轅無月看著段海挺拔的背影,臉上突然掛起溫柔的微笑,「你長成一個男子漢了1

段海與寧月沒有交集,他甚至和寧月兩人只說過一句話。但段海依舊出手了,在寧月舉世皆敵人人喊打喊殺的時候,他遵從自己的本心與君無涯並肩而立。

哪怕他一句話也沒說,但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決心,感受到了他的意志。

「哈哈哈……舉世皆敵?哈哈哈……好!好得很——」一陣笑聲突然從人群中響起,聲浪席捲天地盪出無盡瀲漓。笑聲中沒有恐懼,沒有悲涼,卻有著嘲笑世人的豪情,彷彿笑看眾生閑看天空。

寧月緩緩的來到君無涯與段海的身前,眼神冷冷的掃過一眾忌憚的武林盟弟子最終將目光定格在蕭太玄與藍嵐兩人身上。

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再一次像擎天玉柱一般擊穿雲層。緩緩的舉起手,一枚玉牌在朦朧的靈力之光中如此的耀眼。

「江南道武林盟主?」

這是一塊身份銘牌,也是地位權利的象徵。這時候,大家才下意識的想起,那個被他們喊打喊殺的小白臉之前還有兩個響亮的身份——不老神仙的傳人,江南道武林盟主。

前一個大家可以忽略不計,因為不老神仙遊戲江湖誰知道他現在在那個角落裡?也沒有誰知道不老神仙會不會出手為自己的徒弟出頭?

但江南道武林盟主的身份卻讓他們深深的感覺忌憚,武林盟主既是身份,也是臉面。哪怕寧月這麼年輕但武林盟主就是武林盟主。殺了寧月,就是和江南道武林盟開戰,不死不休的開戰。

無論有再多的理由,再正當的理由。江南道武林盟主不能死在別人的手裡,誰動手,誰就是挑釁整個江南道武林盟。

一個千暮雪,畢竟只是孤家寡人。離州武林團結一心眾志成城不是沒有一戰之力。但一個江南道武林盟,卻萬萬不可在這個節骨眼上得罪的。

無數雙眼睛紛紛射向蕭太玄藍嵐兩人,北風呼嘯捲動天空,無數積雲流轉將周圍的氣場壓的彷彿隨時爆炸的高壓鍋。

「大敵當前,我們首要的任務是剷除千暮雪這個女魔頭。江南武林盟同為我江湖武林同道,此刻不宜開戰。寧盟主,你以為如何?」

「蕭盟主,此刻想開戰的可是你們……」

「千暮雪是你的妻子?」

「尚未成親,明年中秋還請蕭盟主賞臉來喝一杯喜酒。」

「喜酒我們怕是無福消受了,千暮雪與我等的恩怨也不是一天兩天。你問問在場的各派掌門,他們哪家沒有弟子、子侄喪命於千暮雪之手?此番聚首,不是我們離州武林死於千暮雪屠刀之下就是我等手刃千暮雪。不死不休!這樣,寧盟主還要與我等為敵?」

「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離州武林盟弟子突然爆發出整齊的呼聲,聲浪如奔騰的海浪席捲天地在山谷中迴響。

「呵呵呵……好一群英雄豪傑!好一個不死不休!我不懂你們與千暮雪仇有多深,但我卻知道離州武林盟成立五年來卻不敢踏足梅山半步!

算了……這些事多說無益,等你們能找到千暮雪再說,如果千暮雪真的走火入魔,那麼就讓我第一個做千暮雪的劍下亡魂,如果她還沒有……」

「沒有怎麼樣?」

「寧月定要護她萬全。」

蕭太玄氣勢一凝,臉色瞬間變得鐵青,他想不到寧月竟然如此剛硬,連半步都不可退讓。既然寧月如此不識抬舉,那也只好……

「蕭兄等等——」正在蕭太玄打算下令誅殺寧月的時候,身後的藍嵐突然出聲制止道。

「藍兄何意?」蕭太玄眼底閃過一絲不快,就算藍嵐與自己同為天人合一,武功不相上下。但離州武林盟主依舊是自己蕭太玄。

「詩雅小姐,千暮雪當真已走火入魔六親不認?」藍嵐的聲音用傳音入密傳入藏在人群深處的詩雅耳中。

「小姐連我們都殺,自然已經六親不認。任何靠近小姐的人,都會被她一劍殺死。」

「蕭兄,你也聽到了?」

「你的意思是?」

「寧月如果死於千暮雪之手,那就與我們無關。江南武林盟就算再發作也無可奈何。說不準……為替寧月報仇還會與我等聯手。

千暮雪走火入魔,雖然兇殘但武功定然暴跌。而且她殺人六親不認定然已經毫無理智,我們勝算依舊不校所以,就留著寧月的命與我們一塊尋找千暮雪……」

蕭太玄思索了一瞬默默的點了點頭,大手一揮,一身氣勢突然席捲天地將天空的雲層擊散。而三根直通天際的靈力之柱,也在剎那之間如同破碎的水晶一般碎。

「哼1

三人齊齊悶哼一聲,不覺各倒退了一步望向蕭太玄的眼神也閃過濃濃的忌憚。好一個蕭太玄,武功竟然如此的高深莫測?比起當初的峨眉夜長老強了不是一星半點。

「江湖武林恩怨分明,冤有頭債有主!別說寧盟主與千暮雪尚未完婚,就算兩人已成親這比血債也算不到寧盟主頭上。離州武林盟弟子何在?」

「請盟主示下1上萬人齊齊高呼跪下,如此聲勢比當初江南道武林盟請命還要強了好幾倍。

「所有人整裝待命,等本座與各位掌門商議之後再出發討伐魔頭。在此之前,所有弟子不可輕舉妄動更不可妄生事端!違令者,斬1

武林中人行事作風有時候很墨跡,但有時候卻有疾風似火。而且身懷武功的人,動手能力強的可怕。還沒到天黑,數千簡易的房舍就被搭建了起來。

天空突然飄起了雪花,不一會兒,白茫茫的一片將眼前的景色變幻的分外美麗。寧月背著手望著窗外的飄雪,突然間他想起了千暮雪如雪花一般的氣質。眼前的雪,真的和千暮雪好像。潔白,美麗,冰冷又聖潔。

「寧兄,別擔心了,這一切不是還有我么?實在到了沒辦法的地步,我替你搬救兵去。」君無涯也背著手來到寧月的背後,掛著親和的笑臉輕聲的安慰道。

「救兵?我要面對的可是整個離州武林盟啊!什麼救兵能抵抗?還是算了吧……對了,無涯,我們認識多久了?」

「差不多半個月吧1君無涯望著遠處如鵝毛般的雪花有點失神。

「半個月好短啊,我很奇怪,你為什麼要這麼幫我?你只是來參加比武招親的,離州武林的渾水你不該蹚的,你該像那些人一樣,早早的離開更別說和我並肩作戰1

「我爹教導我,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你請我吃了一頓飯我就該幫你……」

「可你卻不是這麼單純的人。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我想聽你說實話。」

「我想了就幫了,哪那麼多為什麼?」君無涯突然輕笑了一聲,「就沖著你我前世是親兄弟的身份,我就該幫你。更何況……我看離州武林盟弟子不順眼,看蕭太玄不順眼。」

「他們得罪你了?」寧月詫異的轉過頭。

君無涯沒有說話,卻指著眼前如閃電般建成的房舍,臉上露出了戲謔的笑容。

「以前中州也下過這麼大的雪,我記得凍死了很多人。我跟著爹在被掩埋的村莊里挖人,就像挖蘿蔔一樣,可惜拔出來的時候他們都凍死了。

那一場大雪下了十天,每天都像鵝毛一般。好多村莊,好多房舍都塌了。百姓就這麼被埋在雪中凍成了乾屍。而那些武林門派卻毫髮無傷,沒有倒下一間房屋,沒有凍死一個人。

我不是怪他們沒事,我怪的是他們當年為什麼不出手相助?我記得中州當初有一個神劍山莊。好強大的一個武林幫派,方圓十里的土地全是他們的。可他們,卻眼睜睜的看著百姓被凍死,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從雪地里撈出一具又一具屍體,而他們就遠遠的看著我們,還不停的笑話我們。他們的笑聲我到現在都忘不了。」

寧月的心情隨著君無涯的話而沉重了,看向君無涯突然感覺一陣憐惜,這還真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武林勢力都那麼冷血不顧百姓的死活。但我卻可以肯定,九成的武林中人心底一定看不起那些普通的平頭百姓。在他們的心中,他們就是高人一等,在他們的認知里,百姓和螻蟻沒什麼差別。

行俠仗義不過是當時心情好或者是為了揚名,真心為了保護弱小的武林中人……實在太少了……」

「年紀不大,操的心倒是不少……家裡是當官的吧?」寧月斜斜的瞥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