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九十七章 雪中美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 雪中美人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怎麼知道?」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不是武林中人,你身上散發著濃濃的紈氣息。難道這麼多年來你都沒感覺到?」

「有么?我一直以為我長得如此清麗脫俗如此卓爾不群應該更像一個翩翩公子!對了,如果千暮雪真的走火入魔你打算怎麼辦?」

「不會的1寧月很肯定的說道。

「為什麼?你不是說千暮雪中了業火紅蓮之毒?這個毒我聽說過,真的如軒轅公主說的,中者無解。」

「千暮雪是不染人間塵埃的絕世女子,她寧願死也不會走火入魔。如果真的抵禦不了業火紅蓮之毒,她會選擇自我了結。不是說她那麼善良不願濫殺無辜,她的傲骨不容許自己墮入魔道。」

「那……如果離州武林盟找到了千暮雪,而她卻身受重傷,你是不是會為了她和離州武林為敵?」

「沒法子啊誰讓我是男人呢?」寧月小小的抱怨的一句,但這一句普通的話卻讓君無涯深受觸動。

「好一個有情有義的男兒1一聲清甜的聲音響起,軒轅無月不知何時已經到了門外。

「你別誇我了,你的段海也不賴1寧月調侃的笑道,房門被推開,軒轅無月,軒轅無恨還有一身冰寒的段海緩緩的走進房間。

「恭喜軒轅公主得償所願,比武招親終於等到了如意郎君。」寧月回身,望著緊緊靠著段海的軒轅無月淡淡的一笑,「無恨兄的傷勢好了?」

「好了……」軒轅無恨露出一個木訥的傻笑,英俊的臉龐瞬間被破壞殆荊如果配上之前的那一張歪臉,他的這個笑容何其的貼切,而現在,他的笑卻無論如何都給人一陣惋惜的刺痛。

造物者何其的殘忍,為什麼不給這麼一個鍾靈的人一個聰慧的頭腦。寧月惋惜的眼神從眼底流過,卻被細膩的軒轅無月看個正著。緩緩的轉過臉,掃過軒轅無恨那張傻傻的臉,臉上的笑容為哀傷代替。

「哥哥以前不是這樣的,當年我記得段自成叔叔說過。荒古皇朝千百年來只出過一兩個驚才絕艷的人物,而我這一代卻同時出現了兩個。

論武學天賦,哥哥第一大姐第二。十五年前,我和哥哥才六歲。卻面臨著整個離州武林的追殺,大姐帶著我一邊逃一邊殺。好不容易,建立的燕返水閣,但天天有人來尋仇,天天有敵人來犯。

大姐一怒之下便約戰離州各派高手,殺得血流成河。雖然大姐勝了,並定下了十三年之約。但大姐也是身受重傷幾乎流幹了鮮血。

回到燕返水閣不就就死了,死的時候瘦的跟骷髏一樣。大姐臨終前抓著哥哥的手要他堅強,要他好好保護我。可是……哥哥卻在那天之後發燒了整整一個月,醒來之後,就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無淚姐姐沒有死,無月騙人1軒轅無恨突然嘟喃著嘴不開心的說道。

軒轅無月的眼神更加的悲傷,眼底慢慢的蘊含著閃閃的淚光,「哥哥一直認為大姐還活著,也經常夢到大姐在雪中練劍。」

「我沒騙你們,真的,我真的見到無淚姐姐了。那天我被那個壞人打傷了,無淚姐姐來看我了。」

「嗯?」寧月突然眼神一怔,猛然間抬起頭,「你被打傷的那天?在哪裡見到你的無淚姐姐?」

不怪寧月如此的緊張,軒轅無恨被打傷的當晚,也正是那道死亡劍氣升空鎮壓天地的那一夜。如此近距離的感受到劍意中的死亡氣息,那種只有千暮雪之流才能發出的強大偉力容不得寧月不重視。

「在夢裡氨軒轅無恨很認真的說道,寧月的額頭頓時垂下几絲冷汗。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冷。

「好吧,言歸正傳。」寧月收拾了凌亂的心神,臉上瞬間變得嚴肅,「感謝段兄今日出手相助,寧月感激不盡1

緩緩的將雙手伸向身前,微微的交疊慢慢的躬下身體。這樣的禮節,寧月只有在面對不老神仙布置的結界之時才用過一次,而這一次是第二次。

「離州武林與我們是敵非友,我幫你也不過是想你將來也幫我們,所以你沒必要感謝我。」段海果然夠直接夠粗暴,也許他天生不會說委婉的話所以他直接將心底打算擺在了明面上。

「段兄倒是快人快語,但你幫我我還會感激你。至於以後的事……你想讓我替你做什麼?」寧月沒有直接答應,而是好奇的看著站在段海身邊的軒轅無月。

「雖然比武招親因事耽擱了,但等此事一了還會如期舉行。離州武林盟的弟子段海自然不懼,但那個司徒冥段海卻無把握。我們希望寧兄能替我們擋下司徒冥,不知寧兄意下如何?」

「只要我能活到那個時侯1寧月豁然一笑,笑容很淺,卻讓看到這個笑容的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一種安心。彷彿只要有他,一切的問題都將不復存在。

「既然如此……我們就告辭了1軒轅無月微微一禮,便帶著兩人告辭而去。整個房間再次只剩下寧月與君無涯。

「你為什麼要答應他?」君無涯很好奇,既然段海已經說了,他出手幫忙是別有用心。寧月答應不是正中別人下懷?

「當時的情形……我連活過下一秒都不確定。段海說的那個理由……是事後想起來的1

龍門峽谷,原本舉行龍門擂台的迎客樓之中,此刻已被離州武林盟弟子層層把控。就連最外面的守衛弟子,也是最差半步先天的高手。如此嚴密的守護,別說飛鳥,就是一隻蟲子也別想飛進去。

「各位,這裡沒有外人我也開門見山的直說了。」蕭太玄突然打破沉寂雙手撐著緩緩的開口,「原本我聚集各位進攻梅山,一是為拖延了五年的血債不可再拖,二是離開燕返水閣避避千暮雪的風頭。」

堂堂天人合一的高手,堂堂離州武林盟的盟主。卻說出避避風頭的話?如果這句話傳出去,他蕭太玄的名頭一定會成為天下武林的笑柄。

但是,這句話說出來非但沒有被在座的各派掌門鄙視嘲笑,反而紛紛露出一臉的贊同就像本該如此的樣子。燕返水閣的劍氣太可怕,可怕的非人力所能面對。

峨眉夜長老的武學修為絲毫不在兩位盟主之下,比起在場的各派掌門也不知高了多少。但他卻死了,毫無反抗的被那道劍氣劈成了兩半。

就算盟主沒有發動盟主令,各派掌門也不敢再待了。神一般的敵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這樣神一般的敵人躲在了暗處。

「不過……現在情勢卻大不相同。我等與千暮雪的位置互換了,她現在從暗中的獵人變成了現在明處的獵物。如今千暮雪走火入魔理智全無,這是報仇雪恨千載難逢的機會。還望各位掌門全力以赴替我們死去的弟子報得血海深仇1

「我等定全力以赴,追隨盟主誅殺千暮雪」數十名各門各派的掌門齊齊抱拳宣告著誓言。

「很好!詩雅姑娘,你說你有辦法找到千暮雪,就請你和大家說說吧1

突然之間,數十道眼眸向詩雅射來,感受到炙熱的目光,詩雅從發獃中驚醒。緩緩的站起身盈盈一禮,並從腰間的布袋中掏出一隻渾身雪白看似白狐的呆萌動物。

「各位武林前輩,這是小姐親自餵養的雪貂。小傢伙平時甚有靈性,也最粘小姐。只要跟著它就能找到小姐的藏身之所……」

「好!真是太好了!千暮雪啊千暮雪,老夫等了五年,終於等到機會了……五年來老夫每天都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哈哈哈……想不到你也會走火入魔,你也有今天1

這一刻的蕭太玄彷彿地獄里爬出來的嗜人惡鬼,面目猙獰煞氣肆意。不只是在場的各位掌門,就是坐在蕭太玄身邊的藍嵐也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蕭太玄對千暮雪的怨念太深,甚至連他自己也已經走火入魔。畢竟自己的獨子,還有寄予厚望的三個愛徒全部喪命於梅山,偌大的天劍門一夜之間變得人才凋零。

雪花依舊如鵝毛一般飄落,剎那間大地變得一片蒼茫。在雪夜之中,賞雪也許是詩人的浪漫。而在雪夜之中,如果有一個絕色佳人在雪中起舞那更是美煞人間。

雪夜中沒有佳人起舞,但卻有佳人舞劍。劍花就像天空紛飛的雪,如此的飄零如此的自由。雪白的紗裙映襯的雪花的白,紛飛的雪花映襯著佳人的美。

寧月踩著積雪,緩緩的走來。眼神平視著在雪花中飛舞的詩雅,眼前浮現出去年二月的荷塘之上,四女也如同跳舞一般舞動著秀劍。

那是寧月一直懷念的,卻今後再也看不到的美景。輕輕的擦去眼見緩緩結冰的眼淚,迷離的眼神中,情感被緩緩的斂去。剩下的,只是那如飄雪一般的冷漠。

「姑爺,詩雅舞劍好看么?」

「再好看,不屬於我的美麗我不會去看。詩雅小姐如今是離州武林炙手可熱的仙子,叫我來難道只為讓我看你舞劍?這事要讓旁人知道了……我怕明年的雪夜,我墳前的草會齊腰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