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九十九章 雪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 雪崩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們停下來吧1突然間,寧月說出了那句意外的話。pbtxt雪貂還在雪地中飛速的穿梭。並沒有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這個時候停下?難道寧月想獨自面對整個離州武林盟?

無論是君無涯還是段海,他們的腳步非但沒有停下,反而再次加速緊跟上寧月的步伐。

「我看雪貂走的路線,它應該要穿過前面的一線峽。這個峽谷不過數十丈寬,積雪深厚,更為難得的是,崖壁上都被附上了厚厚的積雪……簡直是風水寶地啊1

「你想引發雪崩?」段海不愧是在雪原長大的,寧月說的這麼隱晦,君無涯還在雲里霧裡的時候他竟然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

「你不要命了?」君無涯聽到了段海的話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雪崩是天地的偉力,非人力所能抗拒。眼前的峽谷連綿數千丈,一旦萬鈞積雪壓下,就算寧月修為通天也吃不消。哪怕不被直接砸死,也會被掩埋於積雪之下活活憋死。

「兩位放心,我所練的功法異於常人。在窒息的情況下轉外呼吸為內呼吸,就算被壓在積雪下三天也不會被憋死。

雪貂的速度更快了,而且它行走的路線已經是直線。它一定已經確定了千暮雪的所在,我的時間不多了。千暮雪一定就在附近,而我……決不能讓蕭太玄他們找到。二位,替我斷後」

話音剛落,寧月的天涯月急速發動。身形剎那間變得模糊不清,整個身體微微前傾帶著一道長長的虛影。先天之靈猛然間的爆發,彷彿平地驚雷一樣炸出漫天的飛雪。

「不好」蕭太玄在在寧月發力的瞬間已然反應到他要做什麼。深吸一口真氣,一掌化作游龍向寧月飛馳的背影攻去。

「嗤」冰龍突然之間的出現,彷彿眼前的雪花活了過來一般。數條冰龍在雪地中穿行飛舞,眨眼之間交織成一道冰雪組成的巨網。

「轟」天地震蕩,冰龍破碎化作星辰碎玉如子彈一般激射而去。面對蕭太玄情急之下的一掌,段海最強的攻擊竟然還如此的不堪一擊?掌力趨勢依舊,直直的向寧月的背影殺去。

突然之間,一道身影如流星般劃過。段海眼見無法阻攔蕭太玄的掌力,身形奮起擋在了掌力的過境之處。pbtxt

「噗」一口鮮血噴洒,段海的身形如炮彈一般倒飛而去。一道白色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剎那間出現在段海的身後將他牢牢的抓祝

「段海你怎麼樣?」軒轅無月焦急的問道,蒙著面紗的眼眸閃爍著擔憂的淚光。

「不哭,沒事1

「呼」一陣風聲響起,在蕭太玄攻擊落下的瞬間,一道青色的身影彷彿化成了清風。急速的向寧月的背影追去。

寧月的輕功登峰造極,幾乎剎那間已經略出了百丈距離。而青色身影的輕功更是如神似鬼。身形在雪地中化成了煙霧,但卻比颶風快上數倍。

「藍盟主請留步」

強大的氣勢席捲天地,彷彿神抵君臨天下。那種俯視蒼生的氣勢,非手握生殺大權而不可得。君無涯的武功也許比不上寧月,但論氣勢,他卻不屬於此間任何一人。

強大的氣勢狠狠的向近在咫尺的藍嵐壓去,兩團乳白色的火焰在雙拳上燃燒。靈力之柱直衝雲頂攪動著剛剛放晴的天空。

藍嵐的身形一頓,但也僅僅是剎那間的一瞬。眼中閃過一絲淡淡的忌憚,但望著漸漸遠去的寧月心底還是一咬牙直直的向君無涯衝去。

中州巨俠,天榜第一!這是懸在眾生頭頂一個只能仰望的名號。相比於其他的天榜高手,第一永遠是最受矚目最具威懾力的。

寧月同樣是天地十二絕的傳人,但不老神仙的威懾力甚至連最差的千暮雪都不如。因為不老神仙太過於飄渺,要不是天機閣從不騙人,要不是其他天地十二絕承認。誰相信世上真的有不老神仙這一號?

但中州巨俠不同,他既是第一,也是赫赫有名實實在在存在的擎天玉柱。二十年前隻身闖魔窟,一襲青衫出中州,七日之後回京城。席捲九州威臨天下的玄陰教自此消聲滅跡。

雖然君無涯自認是中州巨俠的記名弟子,但江湖誰都知道,中州巨俠並未有親傳弟子。說是記名弟子誰知道是不是就是受得真傳。

但相比於此刻的情勢,藍嵐在稍作猶豫之後瞬間有了決斷。千暮雪必須死,否者死的就是他們。而現在,就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千暮雪走火入魔,這也許是唯一的機會。

「轟」君無涯的臉上從來沒有掛起如此嚴肅的表情。當寧月喊出斷後的時候,君無涯體內的熱血已然沸騰燃燒。

一股豪情彷彿堵在胸口的石頭一般不吐不快,靈力之柱如噴涌的火山一般直衝雲頂。雙手寬大的袖子彷彿被空間攪碎,化成比螞蟻還細小的碎片被風帶走。兩條潔白的手臂,剎那間變得透明,裡面的經脈骨骼都若隱若現。

這是碧玉雕成的手臂,卻是世間最可怕的拳頭。朦朧的毫光從拳頭上隱隱若現。突然,拳頭上的火焰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

雙拳同時揮出,兩隻威武的雄獅在空中迸現,咆哮的向藍嵐衝來。藍嵐的眼眸猛的一縮,練拳者最為剛猛,而玉骨神拳就是練拳者中的至尊王者。任何阻礙,任何擋在前路的人,都會在霸道絕倫的拳頭前化為粉末。

一道劍光亮起,就像夜空突然亮起的星辰。相比於蕭太玄的劍光,藍嵐的劍光顯得異常的內斂異常的低調。但低調不代表弱,更何況藍嵐還是僅次於蕭太玄的天人合一高手。

「轟」

兩隻雄獅仰天咆哮,但卻在劍光亮起的時候黯然失色。劍氣縱橫,就像此刻天地掛起的寒風。寒風如刀,夾雜著無窮的劍氣。當藍嵐的身形與君無涯擦肩而過的瞬間,兩隻雄獅竟然如碎裂的冰雕一般碎消散於無形。

君無涯沒能攔下藍嵐,他也不可能以先天之境攔下一個天人合一的高手。但是他卻笑了,因為在交手的剎那,他讓藍嵐的步伐頓了一瞬。一瞬間,便是成功。因為寧月需要的,也僅僅只是一瞬之間。

峽谷就在眼前,幾乎只要一步就可踏入。到了此刻,寧月沖入峽谷已成定局,而他也只需要輕輕一掌就可以引發那如同海嘯一般的雪崩。

正在剎那之間,突然感覺背後襲來一股炙熱的熱浪。寧月沒有回頭,也不敢回頭。他怕回頭了會忍不住躲,躲了就失去衝進峽谷的機會。

他必須趕在蕭太玄他們衝進峽谷之前發動雪崩,因為這是他唯有能給自己留的後路。蕭太玄能容自己活到今天,是因為蕭太玄不敢與江南道武林盟開戰。而寧月同樣如此,誰先出手,就代表著誰先開戰。江湖不能亂,一旦開戰必定席捲九州。

原本寧月做好最壞的打算,哪怕豁出性命也要保護千暮雪安全。但沒想到,到了這裡竟然給他發現了轉機。只要峽谷被掩埋,只要雪貂一死,他們就再也找不到千暮雪,千暮雪就可以轉危為安。至於她走火入魔……至於她六親不認?寧月到了此刻已經全然不放在心上。千暮雪會到這裡來,足以證明她的理智並沒有被侵蝕。

「噗」

一口鮮血噴出,在空中瞬間凝聚成紅色的冰精。如火燒的灼痛從背心傳來,但寧月的腳步卻越發的快了。

自己的先天罡氣竟然連阻擋一下都做不到,而且又能發出如此炙熱的指力。寧月就算不回頭也能知道,給自己一指的必定是司徒冥。

一股灼熱如火的氣息在體內流淌,彷彿要將自己的血液燒開。寧月暗運真氣,死死的將侵入體內的火熱真氣壓制。身形爆射,剎那間跨進了峽谷之中。

一道銀光從眼角閃過,寧月瞬間出手,變掌為爪。雪貂毫無反抗力的被寧月吸入掌中。腳步猛的停下,一道靈壓突然爆射席捲天地。

望著身後緊追而來的離州武林高手,寧月冰冷的眼神一個個的掃過。

「蕭盟主,請留步1說著手掌之中,一團如海浪一般翻滾的掌力飛速的凝結,彷彿扭曲了空氣,扭曲了光線,寧月傲然凌立的身姿也變得漸漸朦朧。

「寧月!你想做什麼1蕭太玄暴怒的嘶吼,但他卻依舊停下了腳步。他不知道寧月想幹什麼,但他知道寧月一定要做什麼!

「冤冤相報何時了,蕭盟主,還請你一笑泯恩仇吧」說著,手中的掌力猛的向身側的高聳入雲的雪山打去。

兩邊山崖成一百三十度斜坡,千百年來無論酷暑寒冬都被冰雪覆蓋。而昨夜的一場暴雪更是將兩邊的崖壁披上了厚厚的雪衣。

山峰是沉寂的,千百年來突然間被人驚醒,驚醒之後,彷彿爆發出無窮的怒火。地動山搖,整個大地都開始顫動,整個天空彷彿在微微搖晃。

蕭太玄臉色大變,剎那間彷彿見到了天地間最可怕的場景,身形爆射,猛然間化成流光向後退去。

「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