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老零三章 刀劍齊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老零三章 刀劍齊鳴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無力的踉蹌,單膝跪地。默默的低下頭,劉海垂下遮住了眼帘。一絲絲似斷似續的血絲從嘴角垂下,滴落在眼前的雪地之上給潔白的雪染上了紅妝。

劍胎被廢,琴心劍魄化為烏有。丹田破損,經脈寸斷。按照正常來說,寧月此刻已是廢人。就算活下一條命,今生也只能在床上度過。

但寧月卻不是一般人,他的武功不只是有琴心劍魄,他的內功也非以丹田為基礎的普通武學。所以在丹田破損的剎那,體內的內力竟然絲毫不受影響的運轉,非但沒有減弱,氣勢反而越發的強悍。

「哇——」一口鮮血再次噴出,寧月的臉色突然變得紅潤了起來。那道被司徒冥打入內府的真元,終於在丹田破碎的瞬間被寧月藉機逼出體外。

撐著膝蓋,寧月緩緩的站起身,嘴角掛著血絲,眼神中卻迸出了堅毅。寧月以前一直在逃避,能用腦袋解決的問題從來不動手。這也許是寧月的長處,但同時也是他最大的弱點。

修為的飛速提升,讓寧月忽略了武道心境的穩固。在寧月想來,按照自己的這個速度和系統輔助不斷提高的根骨,幾年之內踏足武道之境是水到渠成的事。

但是……寧月從上一次升級之後,實力雖然提升飛快但境界的跨度卻並沒有讓他非常的滿意。寧月在升級之前已經中位先天,而升級之後也堪堪達到上位先天境界。要不是凝練劍胎助他踏足武道之境,他的武學修為根本無法與天人合一境界的高手交戰。

如今劍胎破碎,那種對武道的感悟化為烏有。一瞬間,寧月似乎明白了自己欠缺的是什麼!欠缺的是身為武者的百戰之心,試問哪一個成名高手不是在百戰之中逐漸成長?遇敵必戰,遇死不逃,百折不屈,百敗不餒非是如此,如何成就百鍊精鋼的武者之心?

寧月漸漸地站直,瘦弱的身形越發的蕭瑟。就這麼靜靜的站著,周身的氣場卻越發的激蕩越發的飄渺無蹤。

「不可能1一聲驚呼在蕭太玄的身後突然的響起,這是司徒冥第一次感到驚訝,感到錯愕,也是司徒冥的臉上第一次掛上不可思議的面容。

「丹田破損,經脈寸斷,他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還能調動內力?」司徒冥的震驚也是蕭太玄他們的震驚。內力存於丹田,流通於經脈。連丹田都碎了,連經脈都斷了,為什麼他還能調動內力?如果寧月不能調動內力,那麼他周身如火炬般激蕩的靈壓是什麼?

先天長春神功,以精神識海的先天之靈為基礎,直接返後天為先天。丹田識海對寧月來說只是內力的中轉站,精神識海才是先天長春功的根本所在。

「轟——」一道靈力之柱再次衝天而起,寧月的氣勢再一次爆發出炙熱的生命力。一道虛影緩緩的從寧月的背後升起,彷彿法相天地一般如神如佛。

「何苦猶哉1藍嵐輕輕一嘆,彷彿心中有化不盡的惋惜,「神魂合一,天地奪魄。可惜了如此驚才絕艷的青年俊傑,何苦要自尋死路?你若不死,你必是下一個千暮雪。但你為何要如此執迷不悟?為何要自尋死路?」

「藍兄,無需多言!寧盟主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千暮雪與我們的恩怨今日必須要有了斷。寧盟主怒髮衝冠為紅顏,我亦敬佩!既然如此,就給他一個體面吧1

話音落地,一道天劍再次直衝天際攪動風雲。

藍嵐的手掌揮下,彷彿明月墜落海面。極致的銀白又極致的冰冷。面對天空的皓月,寧月緩緩的舞動雙手,虛擬的法相也隨著寧月的舞動而變換。

「天地無欲——」寧月的手掌,彷彿化身佛像金身。一道金色的巨掌從掌間脫離而出狠狠的迎上迎頭斬落的銀月。

「轟——」手掌破碎,銀月瞬間也變得暗淡無光。但銀月的趨勢依舊未盡,彷彿定格了天地欲將眼前的萬物泯滅於虛無。

「乾坤涅槃——」

突然寧月雙掌翻飛,雙手猛然平舉兩道手掌交錯纏繞眨眼間化身成一對陰陽魚迎上頭頂的銀月。

陰陽魚緩緩流動變換,化身成吞噬萬物的黑洞。銀月落下,卻在剎那間碎成漫天的星辰。寧月這兩招,是無量六陽掌最後三掌。自被不老神仙傳授以來,寧月一直無法領悟。而在神魂合一瀕臨絕境的時候,寧月竟然一口氣使了出來。

「喝——」在銀月碎的瞬間,那道天劍毫不停歇的斬落。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帶著一劍了恩仇的決心。離州武林的各派掌門飛速後退,就連司徒冥也無法承受這一劍斬落的餘波飛速的後退。

「轟——」天劍斬落,雪花飛濺。寧月身後的虛影微微一晃便如同破碎的泡沫碎於無形。寧月的身形倒飛而起,口中的鮮血彷彿空中飄散的雪花。

天劍趨勢不減,一劍斬向身後的山洞。寧月眼眶欲裂的看向身後,眼睜睜的看著天劍將千暮雪所在的冰山劈開,眼睜睜的看著地上那裂開的如峽谷一般的裂紋飛速的蔓延。

「噗——」

寧月無力的摔倒在冰雪之上,這一次他真的儘力了。哪怕拼上了性命,面對兩個天人合一的高手,他依舊輸了!

「殺——」

各派掌門頓時精神一震,臉上露出狂喜的笑容。不等蕭太玄下令,數十人化作洪流向蕭太玄劈開的峽谷衝殺而去。

寧月無力的躺在雪地上仰望天空,如鼓風機一般的胸膛劇烈的起伏,帶著細碎的血沫從嘴角緩緩的溢出。

「嗯?千暮雪呢?」衝進峽谷的各派掌門突然驚疑的叫道。

「沒有?這裡什麼都沒有?」

「會不會已經被盟主……」

「不可能,就算受傷的千暮雪也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死去。這裡……不是千暮雪的藏身所在?」

離州各派掌門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好不容易清除了最後的阻礙,眼看著報仇雪恨的機會就在眼前,但現在……卻被告知,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寧月牢牢死守的身後竟然根本就沒有千暮雪?既然沒有,寧月你死守什麼?你拼了命的阻攔我們是為了什麼?

「哈哈哈……」一陣長笑突然間的響起,寧月雖然輸了,雖然像死狗一樣躺在雪地上苟延殘喘。但他真的很開心,也笑得很得意。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一團長長的影子投影在寧月的臉上。微微眯開眼睛,寧月看到了藍嵐青色的身影。藍嵐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眼神就這麼漠然的射在寧月的臉上。

「我……喜歡礙…呵呵……呵呵……」寧月的聲音很無力,急促的呼吸彷彿隨時都會斷氣。但他的笑容很燦爛,彷彿他真的是笑到最後的人。

「我明白了1司徒冥聲音突然出現,如同燈塔一般如此的惹人注目,「他一定悄悄的將千暮雪藏了起來,但因為時間太過急促而無法妥善的隱藏。所以他故意在這裡引發大戰,將周圍的環境盡數破壞。幾番大戰下來,所有的痕都被掩埋於冰雪之下。哪怕我們知道千暮雪就在這附近,也無法找出千暮雪。」

司徒冥看向寧月的眼神猛的一縮,想通了其中的關竅,心底對寧月的心機越發的忌憚了起來。寧月拚死守護身後的山洞全是他營造出來的假象,他的目的一直都是阻礙離州武林盟找到千暮雪。

雖然寧月現在這麼的凄慘,但不得不說他贏了,他成功的阻絕了離州武林盟找到千暮雪的所有線索。

「你以為這樣就能將千暮雪藏起來?你以為這樣我們就找不到她了?就算掘地三尺,我也會將她挖出來……我一定……」

「你們不覺得冷么?」寧月虛弱的問道,在說話間,寧月的臉色已經被凍得鐵青,失去了內力,寧月此刻和不懂武功的普通人別無二致。

寧月的話彷彿給蕭太玄敲響了警鐘,之前連番大戰受傷的何止寧月一人?各派掌門幾乎都受了傷就是蕭太玄和藍嵐兩人,他們的內力消耗也極其的恐怖。就算天人合一,內力生生不息,但身體和意識的疲憊也讓他們異常的吃力。

正如寧月說的那樣,這裡很冷。就算他們掘地三尺也絕對沒有足夠的時間。還沒找到千暮雪,他們一半高手也許就會長眠於冰天雪地。

想通了一切,所有人的臉色變得鐵青。而錯愕之後,難言的怒火卻衝天而起燒灼著他們的理智。

是寧月讓他們前功盡棄,是寧月讓他們打碎了他們最後的希望。千暮雪找不到了,寧月必須死!

「我殺了你——」

「報仇——」

突然間,喊殺聲平地而起。被打破希望的離州各派掌門眼睛突然變得通紅,憤怒的升起靈壓欲將寧月碎屍萬段。什麼武林動亂九州浩劫,這些理智全部被怒火衝散。

數十股靈壓衝天而起,數十根靈力之柱攪動天地。彷彿感應到了他們的怒火,天空剛剛散去的陰雲又毫無徵兆的聚攏。

「嗡——」突然,一陣蜂鳴響起彷彿在眾人的怒火上澆上了一層冰雪。各派掌門錯愕的表情定格在了臉上,茫然驚恐的看著手中刀劍,茫然失措的看著手中的刀劍彷彿受到什麼牽引一般發出震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