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零四章 捕神楚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 捕神楚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不只是在場的各派掌門,就連倒在雪地上的寧月也露出了錯愕的表情。刀劍悲鳴,這樣的畫面太熟悉,熟悉的寧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陣脆響,數十把刀劍齊齊出鞘升空。天空的陰雲剎那間彷彿被什麼驅散露出艷紅的驕陽。刀劍飛舞,在眾人的頭頂盤旋。刀劍閃爍著陽光,給潔白的雪地染上五光十色的霞彩。

「砰」

一陣爆裂的聲響,天空起舞的刀劍幾乎同時碎。就像升上天空炸碎的煙花一般,數十道聲音連成一線。在刀劍碎的瞬間,離州各派掌門紛紛口吐鮮血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如紙。

「沙……沙……」一陣清晰的聲響傳來,不遠處的積雪突然間彷彿為無形的大手分開。在積雪中間,走出了一個一襲白衣的女子。彷彿雪中的精靈,冰原的女神。

完美,無垢!女子的存在似乎就是為了給這片冰雪代言,而她似乎也是冰天雪原千萬年來凝聚的本源。

「千暮雪」

蕭太玄眼睛死死的盯著緩緩走出冰雪的人,也叫出了那個人的名字。但不知為何,他的聲音變得顫抖,他的氣勢如同風中的燭火奄奄一息。

原本以為,自己在見到千暮雪的時候會迸射出滔滔的怒火。原本以為,自己在見到千暮雪的時候會忍不住暴起出手。

但真的見到千暮雪的時候,什麼仇恨,什麼血債?這一刻竟然一瞬間煙消雲散。當所有的情緒都被恐懼掌控的時候,蕭太玄才意識到……自己之前想的何其的天真。

蕭太玄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千暮雪的步伐,想從她的身上看到一絲一毫走火入魔深受重傷的跡象。但是,無論他怎麼努力,眼前的千暮雪依舊是千暮雪。她就是這片天,這片地,她就這麼的驚才絕艷,她就這麼的令人絕望。

千暮雪緩緩的來到寧月的跟前,輕輕的蹲下身體。緩緩的摟著寧月的手臂又溫柔的將他扶起。看向寧月的眼神,依舊如此的平靜,就像她曾經仰望天空的眼神,不帶一絲的情緒。

「咳咳……你……不該出來的……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把你藏起來……」

「我不能看著你死1

這是千暮雪說的第一句話,也是寧月能聽到的唯一一句話。這話說完,寧月便再也支撐不住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之中。

千暮雪的瞳孔一縮,第一次在她的眼中流露出一絲別樣的情緒。如果這一刻,寧月沒有昏睡的話他一定能看到千暮雪那屬於凡間的眼神。

輕輕的抱起寧月,千暮雪緩緩的轉身向來的方向走去。每一步都那麼的緩慢,彷彿生怕顛簸了架在肩膀的寧月。

「盟主!千暮雪就在眼前,你還等什麼……」

「嗤」

話語未盡,血霧從喉間噴洒的聲音彷彿掠過峽谷的疾風。血霧很美,就像天空的雲卷。但這朵雲,是紅色的,紅的令人心底發顫。

千暮雪受傷了,這一點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因為如果千暮雪沒有受傷,她不會等到現在才出現,更不會留著自己一行人多活上哪怕一息時間。

但是,她受了多重的傷卻沒人知道。哪怕她還只剩下五成的實力,就是蕭太玄和藍嵐兩位天人合一之境的高手聯手也別想接下她的一劍。

李賀死了,只因為他說了一句話就被千暮雪一劍斬殺。他用生命測試了千暮雪還剩多少實力,但他的死卻沒有一點價值。因為無論誰,都沒看清楚李賀是怎麼死的。堂堂中位先天的一派掌門,彷彿就是被千暮雪動了一個念頭就殺死了。

千暮雪緩緩的走進她出現的積雪層,一個黝黑的洞口出現在蕭太玄的眼前。蕭太玄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看著千暮雪一步一步的走遠。

「千暮雪,在燕返水閣殺人的……是不是你?」蕭太玄自始至終都沒有膽量開口,唯有藍嵐在千暮雪消失之前才鼓起勇氣問道。

「不是1

出人意料的,千暮雪竟然回答了藍嵐的話。清冷的聲音彷彿空中吹過的寒風,但卻清晰的鑽入眾人的耳朵。千暮雪說不是,那就一定不是。就算對千暮雪再恨之入骨的蕭太玄也沒有懷疑千暮雪的話。

「哈哈哈……哈哈哈……」

直到千暮雪消失,一個笑聲突然間炸響如此的刺耳。司徒冥放聲大笑,笑得很癲狂彷彿看到了世間最可笑的一幕。

「什麼仇深似海……什麼不共戴天……什麼千載難逢……都是狗屁!哈哈哈……可笑,可笑……剛剛還如此豪氣雲天,還說什麼不殺千暮雪誓不罷休?人家走到你們面前,可你們竟然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離州武林……不過如此1

「司徒冥!你說什麼?」司徒冥的話如一把鋼刀,不斷的在蕭太玄的心上劃出道道傷痕。被掀開了傷疤,又在上面抹上了一層毒鹽。蕭太玄的臉只感覺火辣辣的疼,疼得揪心。

「怎麼?我說的不對?千暮雪已經走火入魔,她的傷一定很重。這樣狀態下的你們,都不敢出手?看來你們是想等千暮雪傷勢痊癒之後再來和你們秋後算賬啊!哈哈哈……離州武林盟……恐怕要在九州除名了1

「轟」彷彿一道響雷炸響在眾人的腦海,蕭太玄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剛才被恐懼支配,使得所有人都忘記了思考。但現在,司徒冥的話卻提醒了他們,不只是他們與千暮雪不共戴天,此刻的千暮雪何嘗不是?

如果不是受傷極重,如果不是已經油盡燈枯,千暮雪為什麼不出手?為什麼只是救下了寧月便飄然而去?

「千暮雪」蕭太玄眼底越發的掙扎,即使對死亡充滿恐懼,又是對殺死千暮雪的迫切心情。兩種念頭不踉。如今擺在他們眼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死,要麼等死!

這個選擇很艱難,就算蕭太玄這類人也無法做到坦然面對死亡的勇氣。但是……他們沒有後路,被司徒冥這麼一激他們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已經無路可走。

「藍兄,你說怎麼辦?」蕭太玄的聲音有些蕭瑟,這是他第一次露出祈求的眼神。

「為今之計……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與其以後被千暮雪天涯追殺……還不如今天與她玉石俱焚!殺1

聲音落地,身形化作青煙急速的向千暮雪追去。然而腳步剛剛跨出,身形卻再一次化為靜止。一動一靜之間彷彿定格了時間。

冷汗沿著額頭緩緩滴落,藍嵐的身體彷彿被人下了定神咒一般一動不動。發現了藍嵐的異常,離州各派掌門露出了驚詫的眼神,而緊跟著藍嵐的蕭太玄卻露出了獃滯的驚恐。

「是誰……是誰來了?」

能一瞬間將天人合一的藍嵐定格住的,普天之下除了武道高手絕無第二可能。而武道高手,也唯有天地十二絕!

一道金色的光芒,彷彿天空灑下的陽光。金色的光芒不知道從何而來,反正出現的時候,眾人的眼前已經多了一道身影。

金色的飛魚服,背後背著一柄長長的蓮柄刀。這樣的裝扮,普天之下只有一人。而這樣的實力,普天之下也只有一人!

「捕神?楚源?」蕭太玄吞咽著口水,驚疑的望著眼前突然出現,彷彿高山一般偉啊

天幕府受天下武林排擠,天下武林人士人人都會對著天幕府捕快罵一句朝廷鷹犬。但是,天下武林卻沒有一人敢在四大神捕面前說一句天幕府的是非,而更沒人敢在楚源面前說天幕府半個字的不是。

「回去吧1楚源的聲音很輕,並不像他的外表那麼的渾厚。但這三個字,卻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嚴,無論蕭太玄還是藍嵐,他們的心底都生不出一絲一毫的抵觸。

「在下怒蛟幫司徒冥,見過捕神大人1司徒冥像一個乖寶寶一般的上前行禮。

「聽說岳兄被千暮雪一劍傷了?他傷勢怎麼樣?」

「回稟捕神大人,師尊傷勢無礙不日便會痊癒有勞捕神大人掛心。話說師尊也是大周皇朝的三大供奉之一,不知道捕神大人是不是也該藉此良機除去千暮雪這個皇朝心腹大患呢?」

「心腹大患?你是在說千暮雪?」楚源冷笑一聲,眼底閃過一絲精芒。被楚源看上一眼,司徒冥的背後瞬間炸毛,冷汗忍不住的溢出額頭沿著鬢角緩緩滴落。

「相比於龍王獨斷長江,千暮雪可是我天幕府的媳婦!你覺得呢?」

「是是是!晚輩知錯1司徒冥在得知楚源的來意之後瞬間識相的變成孫子。

「捕神……我等與千暮雪的恩怨屬於江湖恩怨……天幕府是不是……」

「天幕府的規矩是我定的,我說了算1楚源冷冷的一句話就打碎了蕭太玄一切的幻想。天幕府不介入江湖仇殺,但天幕府有權挾制江湖。也許換了別人,蕭太玄一句話就能讓天幕府閉嘴。但在楚源面前,他卻迸不出半個不字。普天之下,皇朝之內,還有什麼是捕神楚源管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