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零五章 不老神仙出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五章 不老神仙出場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蕭太玄想要說的話終究沒有說出口,緩緩的躬下身體蕭瑟的抱拳行禮。

「是,我等……告退1

天榜十二絕之中,也只有三個人比較好說話。諸葛青與天機老人都是非常人所能見到,也只有楚源時常出沒於江湖。

楚源好說話,不代表可以討價還價。身為天榜高手威嚴,他自然不允許有人忤逆他的意念。換做別的天榜高手,在蕭太玄開口的時候已經一巴掌拍死他了。但楚源有自己的原則,他雖踏入武道,但他的心還在紅塵中掙扎。

眨眼間,蕭太玄等人急速的退去,甚至比追來的時候更快,更迅捷。楚源望著遠處消失的身影,緩緩的收回目光轉向向千暮雪消失的洞口望去。

「暮雪仙子,寧月是我天幕府的人還請暮雪仙子歸還1

楚源的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擔憂,在接到太子殿下求援之後,楚源已經馬不停蹄的趕來。但是,竟然還是晚了一步!寧月是寧缺唯一的遺孤,又是當今天子的親外甥。無論私心還是職責,他都不能讓寧月出事。

換做平常,從中州到離州不需要一天時間,但沿路上竟然遇到了諸多麻煩,甚至還有數十名天人合一的高手沿路阻截。

數十名天人合一?楚源甚至已經覺得世界都瘋了。什麼時候天人合一已經這麼不值錢了?還是說他天幕府遍布九州的情報已經如同虛設了?這其中一定有隱秘,但楚源也只能將此事押后,如今首要的,便是確定寧月的安全。

「我不信你1

過了一會兒,地洞之內傳來了千暮雪的話。很冷,很清澈,也很直白。

千暮雪不信任楚源,因為寧月與楚源的關係除了莫無痕和楚源之外沒人知道。而且就算知道,千暮雪依舊不信任楚源。此刻的千暮雪,只相信自己,還有她手裡的劍。

楚源的眼睛微微眯起,身上的氣勢緩緩的溢出攪動著天地。千暮雪現在受了傷,就算蕭太玄他們都有可能要了千暮雪的命更可況同為天榜的楚源?

只要楚源出手,千暮雪一定擋不住,而他只要出手,他一定能從千暮雪手中要回寧月。但是,剛剛溢出的氣勢卻在剎那間再次收回。千暮雪此刻的狀態根本接不下他一招,而自從得知了千暮雪與寧月的關係之後,楚源已經將千暮雪當成了朝廷的力量。任何一個天榜高手,朝廷都不會放過。

「寧月現在的傷勢如何?」楚源放棄了搶奪寧月的念頭,但他必須知道寧月的傷有多重。

「他需要靜養療傷,你走吧1

楚源長長的一嘆,緩緩的轉過身。一陣橫風夾雜著雪花吹過,彷彿櫻花灑滿人間。當橫風靜止,雪花回歸大地的時候,雪地上已經失去了楚源的身影。

山洞之內,那座晶瑩的萬載玄冰已經破碎,如鑽石般的碎屑灑落一地。寧月靜靜的躺在地上,若不是胸膛微微的起伏看起來就像一個死人。

千暮雪緩緩的蹲在寧月的身邊,伸出微微泛紅的手掌,輕輕的向寧月的臉龐探去。快要接觸寧月皮膚的時候,千暮雪再一次猶豫的停下手掌。

一塊通紅的血斑在千暮雪的手背上浮現,血斑泛著朦朧的紅光,紅光中彷彿有岩漿在裡面流淌。千暮雪的英眉微微一簇,轉瞬間紅斑便緩緩的隱去皮膚再次變成了原本的潔白細膩。

輕輕的扶上寧月的臉頰,第一次,千暮雪露出如此溫柔的眼神。那種彷彿化不開的花蜜,讓人心痛心碎。

千暮雪自封於萬載玄冰之中,但她的精神意念從未就此寂滅。從寧月來到,從寧月為她守住山洞拚死阻攔離州武林盟,她都清晰的看到了。

寧月為她所作的一切,給她原本就如白紙般的心房敲上了一記連太上忘情都無法忽略的烙櫻婚約本來就不只是一紙紅書,它是雙方法校也是兩人之間維繫羈絆的紐帶。

因為婚約的存在,千暮雪和寧月都無法忽視對方的存在。千暮雪關心了他十年,寧月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千暮雪都了如指掌。而真正讓千暮雪對寧月產生別樣情緒的也是從一年半前。

在得知與千暮雪的婚約之後,寧月就像彗星一般飛速的崛起。從一個默默無聞的衙役,僅用了短短時間就成為江南道天幕府總捕,江南道武林盟盟主。芍藥曾不止一次對自己說過,寧月有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還是因為他想追逐自己的腳步,他想有一天能配得上月下劍仙未婚夫的身份。

他做到了,用短短一年半時間做到了。但即便寧月如此的努力,如此的驚才絕艷。在千暮雪的心中,只留下一絲認可。因為千暮雪原本就是驚才絕艷的人物,在她的眼中,寧月所做大的一切並非多麼的了不得,只不過寧月是過江之鯽之中最優秀的一個。

「要想從我身邊過去,就先踏過我的屍體1

寧月的誓言還在千暮雪的耳畔迴響,為了不讓自己陷入危險,寧月煞費苦心戰到劍胎破碎,戰到神魂碎裂,戰到丹田塌陷,戰到經脈寸斷!易得千金物,難得有情人!能得此夫君,夫復何求?

千暮雪意識清醒,但業火紅蓮之毒卻一直灼燒著她的五臟六腑,吸納萬載玄冰的寒氣以抵禦業火紅蓮的火毒。剛剛勉強壓制住,千暮雪立刻破冰而出!但是……沒有了萬載玄冰壓制,火毒又開始……

「傻瓜,你不願我遇到危險,我又怎麼能看著你去死?」千暮雪喃喃的說著,眼角竟然第二次閃爍出一滴晶瑩的淚花。

突然,千暮雪的身形一震,緩緩印上寧月的手掌也瞬間停頓。如雪一般的氣勢猛然間升騰,強大的念力將身後的一切牢牢的鎖祝

「誰?」

「小娃娃,你這樣做非但救不了他,還會要了他的命1一個聽起來有些沙啞的聲音突然響起,而且近的讓千暮雪都都感覺到心底一陣拔涼。

一個看似邋遢的老人緩緩的從冰晶的身後走出,頭髮黑白相間,面色紅潤如嬰兒。身上的衣服看似破舊,但卻給人乾淨整潔的錯覺。寬大的袖子垂下條條破布,髮髻凌亂但卻仙風道骨。

「業火紅蓮之毒已和你的內力融為一爐,就算你壓制了火毒,但你的內力之中依舊殘留著火毒的痕。你用內力替他療傷,也會將業火紅蓮之毒渡到他的體內。到時候,不僅你會死,他也活不成1

「你是誰?」千暮雪不為所動,冷酷的臉緩緩的吐出三個字。手指微微發白,指尖的紅光再一次升起如血般妖艷。但千暮雪的臉上似乎沒有一絲一毫的感覺,緊緊的握著手中雪白的羲和劍,眼中的冷意越發的冰寒。

「小娃娃別緊張,你身前的那個小子是我徒弟1老人一見千暮雪要動手,也不再賣關子一副老神哉哉的說道。

「寧月的師傅?你是……無名前輩?」千暮雪有些遲疑,因為就算是同為天榜的千暮雪,對於不老神仙的認知也只限於傳說。但能無聲無息的逼近自己,能讓自己都看不清深淺的,除了同為天榜的高手絕無他人。

「不錯,正是那個笨蛋的師傅1不老神仙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瞥了眼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寧月嘆了一口氣,「老夫一輩子都知道活了多少歲數,受過我指點的青年後輩不知凡幾。但真的受我一招半式的……也只有這個笨蛋!老頭子逍遙紅塵一世英明怕是要被這小子敗個精光了。

不老神仙的徒弟,竟然被人打的這麼慘?最後還要我這一把老骨頭替他續命?哎……我怎麼收了這麼個徒弟啊1

「寧月一人獨戰兩個天人合一的高手才會這樣的,他沒有給你丟臉1連千暮雪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忍不住替寧月狡辯一句。不老神仙是寧月的師傅,師傅怎麼罵徒弟都不為過。但千暮雪就是想說,所以她也說了。

「天人合一?很了不起么?」不老神仙冷哼一聲,也不再說話緩緩的來到寧月的身邊,伸手一抓,便將寧月一把提起拋向天空。

手指翻轉,無數星辰在不老神仙的指尖閃現。彷彿無數煙花在寧月的身上炸亮。絢麗的霞光化作彩虹的床,將寧月穩穩的舉在空中。

「丹田塌陷,經脈寸斷!虧你還是修鍊了先天長春神功,竟然還被人暗算了?丟人1不老神仙雖然嘴裡罵罵叨叨,但手底下卻絲毫不慢。隨著他的急點,寧月塌陷的丹田飛速的被修補,斷裂的經脈,飛快的自我連接。

「咦?竟然身居五行屬性?不對啊?去年還不是呢?難道以前的五行屬性隱匿現在顯現了?那就更是丟人!身居五行陰陽,竟然還輸得這麼慘?真是該打1

星辰變幻,圍繞著寧月急速的旋轉。彷彿一顆顆泛著金光的蝌蚪鑽入寧月的身體消失不見。不到一刻鐘時間,寧月原本微弱的心跳變得有力,剛剛瀕死的人又被生生的拉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