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零八章 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八章 歸來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媳婦,冷不冷?」寧月突然回頭問道。

「有點……」

「上來1寧月微微躬下身體,站在千暮雪身前。

「為什麼?」

「我背你啊!你貼著我就暖和了1

千暮雪微微一愣,但也僅僅一瞬就爬上了寧月的背。感受到背後貼緊的柔軟,不知為何,寧月的心底湧出一股莫名的滿足。

「你為什麼走的慢了?」突然,千暮雪的聲音響起,溫暖的鼻息吹動著寧月的耳垂將寧月從遐想中喚醒。

「沒什麼……」不由得,心底竟然有點慌張,就連語氣也變得微微急促了起來。

「如果覺得我重,你可以放我下來1聲音依舊清澈清冷,哪怕失去了記憶,千暮雪依舊是千暮雪,她的性格她的脾性一直如此。

「怎麼可能?你這麼輕我覺得我可以背一輩子1寧月的話脫口而出,但說出口之後連他自己。心跳突然間加速,喘喘的感受著背後千暮雪的反應。

「好1過了很久,千暮雪的聲音淡淡的響起。聲音雖然如此的平淡,但聽在寧月的耳朵里卻彷彿時間最動聽的音樂。

「媳婦,我要起飛了1彷彿打了雞血一般,寧月緊了緊背後的嬌軀,腳下一蹬身形化作炮仗衝天而起。

走火入魔之後醒來,寧月自不老神仙口中得知了千暮雪的情況。而他對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卻一無所知。唯一可以猜到的是自己在接受了不老神仙傳承之後差點嗝屁,也不知道不老神仙廢了多大的勁才把自己拉回來。

不老神仙交代了幾句便飄然而去,而寧月自己卻被自己的狀態嚇個半死。以前,寧月一直依賴於系統提升武功,也因為系統,自己的武功突飛猛進。雖然寧月知道過於依賴外物對他沒有好處,但系統的便利卻如同毒藥一般讓他欲罷不能。

但現在,寧月卻悲劇的發現腦海中的系統徹底的當機了。屬性版面,自己的人物等級包括所有的數據全部變成了一個個神秘的符文。而自己的功法上面也是如此,所有的數據,只要是衡量單位全部變成了亂碼。

這樣的系統還怎麼用?最讓寧月驚恐的是,無論他怎麼和系統互動,系統都像死了一般毫無反應。要不是感受到一身所學的武功依舊在的話,寧月都不知道該怎麼接受這樣的結局。

「我們去哪裡?」過了一會兒,背後的千暮雪再次開口問道。

「燕返水閣,之前我答應過人家,只要我不死,就一定過去幫忙。我覺得不該失信於人,更何況,你中了毒,兇手也在那裡,這個罪不能白受1

「好1千暮雪很乾脆的回道。

燕返水閣之中,比武招親正在激烈的舉行了。高大的擂台之上,兩道身影在飛速的閃轉騰挪。紅色的火焰與銀白的拳頭不斷的碰撞,狂暴的氣勢如平地狂風席捲四周。

軒轅無月的手指已經發白,緊緊的握著段海的手臂。臉上掛滿了擔憂,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盯著交戰的兩人。

兩人的實力已經超出了常人很多,就是在場的老一輩武林高手都為之汗顏。君無涯與司徒冥,他們可以說代表著他們這個年代最頂尖的高手。

玉骨神拳,霸道無雙。一拳接著一拳竟然絲毫不帶回氣。但即便如此霸道,對面的司徒冥卻招架的遊刃有餘。擂台之上,四處都是火龍咆哮。這些火焰幾乎已經凝為液態的熔岩,就算遠離這擂台也能感受到其中散發的可怕熱量。

「君公子的武功放眼年輕一輩也能排進前五,以他如此資質,將來問鼎天榜也是可以預測的。原本以君公子的人品武功,配上我們無月公主也是綽綽有餘,但可惜他遇上了司徒公子!這場比試的勝負到了現在已經可以預見了……」蕭太玄淡淡的說著,眼睛不住的瞟著身邊的楚源。這麼一尊大神杵在這裡,他這離州武林盟主卻沒有一點的存在感。

「勝負只在其次,無涯這次出來不過是歷練歷練增加見識!輸了就輸了沒什麼好可惜的……」楚源的眼睛波瀾不驚,讓人分辨不出他此刻心中所想。

「轟」

一聲巨響,擂台之上密布火龍突然間全部爆碎。彷彿萬道火炬齊齊爆炸,一瞬間,火焰密布熔岩紛飛。君無涯大驚失色,雙拳猛然間互抵,一道銀色的護體罡氣將自己包裹。

突然間,火焰急劇凝練,彷彿被收盡的覆水一般再次凝練成一團火龍。火龍咆哮,張開利嘴向君無涯衝撞而來。變化太快,快的超過了君無涯的反應時間。

「轟」

火龍與君無涯的護身罡氣相撞,捲起的氣浪如同暴風席捲。熱浪翻滾,將看台下的眾人紛紛吹離。除了幾個武功高深之輩提前閃避之外大多數人一陣人仰馬翻。

一道身影乘風倒飛而來,在巨大的撞擊和爆炸之下,君無涯也無法穩住身形被吹離了擂台。空中翻轉,君無涯踉蹌的落到地上,一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君公子,承讓了1司徒冥微笑的對著擂台下的君無涯拱手。如果不是立場不同,司徒冥的風采也能讓君無涯刮目相看。

「你贏了1君無涯冷漠的拱手回到,轉身向軒轅無月走去,「段兄,無月公主,讓你們失望了……」

「司徒冥武功太高,這並不怪你!在此多謝君兄出手相助!他日若有差遣,段海定然萬死不辭1

「段兄嚴重了,我們還是想想現在怎麼辦吧!在這裡,沒人武功能高過司徒冥,如果他執意要娶無月公主誰也奈何不得他!真不知道蕭太玄和他達成了什麼協議,竟然放任他取得比武招親的優勝?」

「哼!想要優勝,問過我手中的槍再說1段海冷冷的喝道,抬起頭,正好與台上面帶微笑的司徒冥對視。目光中擦出了絢麗的火花,這一戰似乎已經在所難免。

「不要1

在段海正要跨出步伐的時候,無月卻死死的拉著段海的手臂,「你不能去,你要是輸了,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難道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你被他娶走么?」段海的聲音很輕,但卻異常的堅定,「如果是這樣,我寧可戰死1說著,段海輕輕的掙開軒轅無月的手臂,緊緊的握著銀槍緩緩的走向擂台。

「段兄,這一戰留給我可好……」

聲音彷彿來自九霄之外,又似乎就在眾人的耳邊。明明很遙遠,卻清晰的就在跟前。

「寧月?」軒轅無月驚喜的叫道。

「哈哈哈……寧月,我就知道你命硬死不了……」君無涯突然拍手笑道,戲謔的眼神向台上錯愕的司徒冥掃去。

人群紛紛回頭,一個個伸長了脖子向遠處望去。寒月潭水,清澈冰寒,兩道身形並肩從水面上遠遠的走來。

並不是向常人一般使用輕功飛躍寒月潭,而是真的像漫步在庭院一般悠然的走近。

風采超然,在寒月潭的水汽間若隱若現彷彿來自於仙境的金童玉女。

「千暮雪」人群中突然響起一聲驚呼,卻是將離州武林盟弟子嚇個半死。

而隨著兩人的不斷走近,越來越多人看清了寧月身邊人的容貌。千暮雪的驚呼不斷的響起,恐懼在人群中飛速的蔓延。更有甚者,竟然直接癱倒在地。

「千……千暮雪……」蕭太玄的心猛地咯一下,氣息已經不爭氣的沉重了起來,「捕……捕神前輩……」

蕭太玄看向楚源的眼神充滿了祈求,在這裡,能阻止千暮雪大開殺戒的只有楚源,所以楚源成了蕭太玄一眾人唯一的希望。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楚源淡淡的話讓蕭太玄頓時亡魂大冒,但接下來一句話卻讓他稍微有些心安,「必要時候,我會制止1

楚源緩緩的站起身,而身後的一眾離州武林各派掌門紛紛惶恐的站起身緊跟著楚源的步伐向寒月潭水岸迎去。

寧月與千暮雪緩緩的走上岸,而寧月第一眼也注意到了站在蕭太玄前面楚源。金色的飛魚服如此的扎眼,就像放著金光的太陽讓寧月心神劇震。

楚源看到寧月臉,眼神也微微一怔。但轉瞬間就再次恢復了如沐春風的淡然微笑。寧月長得不像他的父親寧缺,但他卻繼承了他母親的容貌。這一張與君無涯幾乎一樣的臉讓楚源有點啞然失笑。

「屬下江南道天幕府總捕寧月,參見捕神大人1

「江南道總捕?你不是江南道武林盟主么?」楚源的聲音很淡,但聽在寧月的耳朵里卻如響雷般炸響。寧月知道自己的雙重身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但他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和自己的頂頭上司撞上了……

「是,屬下知錯……」在挨領導批評的時候,絕對不要試圖解釋,解釋的越多,挨的批越多。而低頭認錯,往往能得到網開一面的待遇。

「有錯么?三百年來,天幕府也沒有不許捕快當武林盟主的規定!當然,之前也沒有先例,你也算開天幕府之先河了1

楚源說完也不再看寧月,轉過臉望向臉色平靜的千暮雪,「見過暮雪仙子1

「捕神大人有禮了1千暮雪雖然記憶全失,但禮節似乎已經被印刻在靈魂深處。很自然的向楚源行了一個江湖禮儀。

突然間,一道氣勢猛然升騰,楚源的威壓狠狠的向千暮雪壓去。這也許是十二絕的正常打招呼方式,但楚源的舉動卻將身邊的寧月嚇個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