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十一章 曾經滄海難為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一章 曾經滄海難為水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在火焰中漸漸消散,就像一朵凋零的蒲公英在風中飄遠。業火紅蓮,毒發之時渾身浴火,身不燃盡,火不止歇。原本應該凄厲可怕的場景,卻在詩雅的舞蹈中變得美麗變得令人留戀。

詩雅的死,也宣告著一段武林公案的結束。至少,殺死七大家主的兇手已經伏法,千暮雪中毒之密也得以解開。

但是,詩雅最後也死於業火紅蓮之毒,那麼在詩雅的背後一定還有一個幕後指使或者同黨。最為重要的是,燕返水閣的比武招親還未結束,燕返水閣行兇的那個神秘高手還未浮出水面。

司徒冥的不戰而逃致使離州武林盟的算盤打空,整個離州武林,再也不可能有哪個年輕高手能贏得寧月的一招半式。這樣一來,寧月贏得比武招親已經毫無懸念。到最後,寧月只要故意輸給段海,比武招親也會在最後完美收官。

比武招親再一次被叫停,千暮雪的到來給了離州武林盟太大的壓力。要不是有楚源在場,離州武林盟都有可能直接嚇的解散。蕭太玄匆匆的告退了,拉著離州武林盟的所有人撤離到燕返水閣的一角,他們迫切的召開了高層會議以面對千暮雪帶來的壓力。

軒轅無月的小樓之內,燕返水閣以最高規格的禮遇接待了千暮雪與楚源,也讓寧月君無涯一行人也佔了光。大家都被請進了燕返水閣最華麗的小樓,而旁人也不敢說出半個字的閑話。

「風兄,你是怎麼來了?還有為什麼瑩瑩明明已經死了,她為什麼會和你在一起?」寧月此刻有太多的疑問,雖然罪魁禍首已經伏法,但瑩瑩的死而復生卻讓他難以釋懷。如果死去的人都可以復活,那這個世界……恐怕比他想象還要複雜。

「此事還要從寧兄來到天機閣說起,寧兄求問業火紅蓮之毒之後我們也才得知是暮雪仙子中了毒。天機閣勘測天機,關乎天地十二絕的大事我們自然不會置之不理。

師尊命我下山調查桂月宮一事,我便立刻下山前往了梅山。在桂月宮內,我看到了寧兄所立的三座新墳。當時我便有感天機玄妙,以天機法陣卜了一卦!

三座新墳,一座死,一座空,一座生!死者已矣,空者無蹤,唯有瑩瑩的新墳死里藏生!所以我將瑩瑩挖出帶回了天機閣。」

「嗯?一死一空?這麼說來,芍藥紅霞兩人之中還有一人活著?活著的那個是誰?」寧月猛然驚喜的問道,心底竟然沒有一絲懷疑。

「是不是活著我不知道,但芍藥小姐的墳中是空的。」

寧月緩緩的收回了目光,眼神中還是閃過一絲哀傷,「如果兩個都還活著,那該多好!瑩瑩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會死里藏生?」

「姑爺……是我修鍊的天蠶九變!在詩雅一劍刺進我胸膛的時候,剛巧我的天蠶九變突破圓滿就行化繭成蝶。

化繭成蝶的時候,瑩瑩會陷入假死!等化繭結束就會再次蘇醒。姑爺見到我的時候,我還在化繭之中所以看著就像死了一樣。風公子來的時候,我就要蘇醒過來。所以……」

寧月慶幸的點了點頭,天下奇門武學有很多。連太上忘情這樣的功法都有天蠶九變這種會陷入假死的也不奇怪。而且寧月從瑩瑩的氣機上也感受到了,瑩瑩這次化繭成蝶,實力已經突飛猛進。已經隱隱摸到上位先天的門檻。

經歷了生死,瑩瑩似乎依舊像原來那樣。一隻手摟著千暮雪的胳膊,就像一個抓著大人手的孩子。眼神中雖然蘊滿了悲傷,但她似乎並沒有變得成熟。

「當初桂月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過了許久,寧月還是凝重的問出了這個問題。讓一個受過傷害的孩子再次回憶起受傷的經過,這似乎有些殘忍。但是,寧月卻必須詢問這件事的詳細過程。

詩雅雖然伏法,但詩雅絕對不是唯一的兇手。不能讓詩雅一個人為所有的罪孽買單。最為重要的是,那個暗中的敵人,寧月一定要揪出來,否則他無法向真正死去的紅霞交代。

「那天早上,外面的梅花開了……好香1過了許久,瑩瑩才幽幽的說道,「我們四人就一起出去賞梅花,雪白的,紅色的,還有最漂亮的紫色的。

小姐雖然在閉關,但我想著小姐一定也想和我們一起賞梅。因為以前,小姐最喜歡坐在梅花叢中彈琴。那飄落的花瓣像雪花一樣,好漂亮……

我折下了各種顏色的梅花,興匆匆的跑進小姐的房間想給小姐看看。但是……當我看到小姐的時候,她的臉上卻長滿了紅斑。

我當時害怕極了,小姐讓我出去。我連忙衝出屋子喊芍藥姐姐她們。這時候,小姐突然也沖了出來。拔出了羲和劍就向我胸口刺去。

小姐當時的樣子好嚇人,不只是滿臉通紅,就是眼睛也是紅色的。小姐的劍好快,我避不開只能站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劍刺過來。

最後,小姐突然收了手,吐了口血一句話都沒說便離開了。而我當時卻已經嚇傻了,在我回過神的時候。卻看到了芍藥姐姐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而詩雅的劍,就在紅霞姐姐的胸膛之中。

詩雅的劍好快,芍藥姐姐,紅霞姐姐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她一劍殺死了。而我……當時……當時……」說著,瑩瑩的眼淚再一次嘩啦啦的淌下,「我竟然還在問她為什麼……

詩雅沒告訴我答案,狠狠的一劍刺進我的胸膛……當時我好傻……真的好傻……」

在瑩瑩深深自責的時候,一雙手臂輕輕的摟上她的肩膀。第一次,寧月看到了千暮雪的溫柔,也第一次,寧月才知道千暮雪原來也會安慰人。

「小姐,瑩瑩是不是很笨……瑩瑩當時應該拔劍替芍藥姐姐紅霞姐姐報仇的……可是……可是我竟然連劍都拔不出來……詩雅她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

寧月感受到了一道目光,抬起頭卻發現千暮雪竟然目光灼灼的看著自己。第一次,寧月從千暮雪的身上看到如此重視的眼神,也許功力記憶盡廢的她,漸漸回歸了屬於人的感性。

「怎麼了?」寧月茫然的問道。

「如果當初我沒有突然收手,真的殺了瑩瑩,紅霞,芍藥她們……詩雅的計劃就完美了?」

「是1寧月想了想,肯定的點了點頭,「雖然因為你中了業火紅蓮之毒的緣故,但業火紅蓮之毒已經絕跡江湖。」

「如果我抵禦不住業火紅蓮的毒,我會成為禍亂武林的魔頭。到時候,不只是離州武林,就是九州武林也不會放過我。九州武林攻伐,甚至會引來其他十二絕的出手。那麼……到時候你會怎麼做?」

換做以前的千暮雪,她一定不會問出這麼一個問題。把條件建立在虛無的假設上,這隻有感性的人才會這樣問。千暮雪不是感性的人,但她感性起來卻讓寧月很頭疼。

「這種假設根本不成立……你讓我怎麼給你答案?如果你真抵禦不了業火紅蓮的毒,不需要九州武林除魔衛道你早就死了……」寧月背後不知不覺已經濕了,第一次,寧月感覺這麼緊張。

「也是1千暮雪的眼眸微微一動,「到時候,詩雅也許會達成所願吧。她會脫離我獲得自由,成為響徹武林的女俠,光彩奪目受人追捧……她好像很喜歡你?」

「錯覺1寧月頓時一個激靈,「媳婦,你不也聽到了么?她不願意嫁給我甚至暗中給怒蛟幫通風報信差點要了我的命……」

「不對礙…姑爺,詩雅最後還專門為你跳了一支舞……就是我也看得出來,詩雅最後是喜歡姑爺的。要不是……要不是之前她……她已經沒法回頭……」

瑩瑩的補刀很犀利,犀利的讓寧月背後彷彿有刀芒在背一般。

「寧兄,暮雪仙子!風某覺得……還是迴避一下的好……告辭1風蕭雨的話音剛落,身形一閃人已離開了房間。而此刻,整個房間就剩下寧月,與千暮雪和瑩瑩三人。

「真沒義氣1寧月心底拔涼的吐槽了一句。

「你很緊張?」千暮雪的話彷彿一陣冷風吹過寧月的心田。不知不覺,寧月打了一個激靈瞬間反應了過來。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1

寧月坦然的與千暮雪對視,那一刻,他彷彿情聖附身。那一抹痴情柔情的眼神,就連一旁的瑩瑩也深深的迷醉在其中。

「知道了1

寧月有點聽不懂千暮雪的話,僅僅是知道了?還是她很滿意?原本以為自己的這個逼一定裝的滿分。但現在想來,哪怕失去記憶的千暮雪,還是千暮雪!

「你去哪?」看著寧月微微蕭瑟的背影,千暮雪突然平淡的開口問道。

「夜深了,早點休息1寧月疑惑的轉過頭。

「你不是我夫君么?」

頓時,寧月彷彿打了雞血一般的跳轉過身,雙眼綻放出炙熱的光芒,「真的?」

「協…小姐……你……你……」瑩瑩一瞬間瞪大了眼睛,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整張俏臉像一顆煮熟的雞蛋,就連伸出的手指也像是顫抖的劍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