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十二章 楚源 夜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二章 楚源 夜談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協…小姐……你……你與姑爺還沒有成婚……這……這……不好吧?」

「沒有成婚?」千暮雪的英眉猛然間一簇,「不是說孩子都有了么?」

「這麼可能?小姐,你……你沒發燒吧?」瑩瑩瞪大了眼睛,有些擔憂的看著千暮雪越來越陰沉的臉。

「媳婦,你聽我解釋……」寧月話音剛落,嗖的一聲發動天涯月閃現出了房間。一道劍氣,彷彿扭曲了空間一般沿著寧月站立的位置擦過。

心有餘悸的抹了一把額頭的汗,不是說武功散盡了么?那剛才那道劍光是什麼?雖然比不上先天境界但是……才兩天時間礙…

寧月很沮喪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多好的機會啊?瑩瑩這小丫頭怎麼盡搗亂呢?哎!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

突然之間,寧月懸起的腳步定格在了原地。一滴冷汗,突然間的溢出額頭沿著鬢角緩緩的滴落。不是寧月不想放下,而是此刻的他被氣機鎖定著竟然無法再移動分毫。

死寂窒息的感覺襲來,寧月聽到了身後傳來了腳步聲。一條長長的影子被月光投影到了腳下,看著來人的影子,寧月猜想他一定是一個魁梧壯實的漢子。

彷彿一瞬間,寧月周邊的氣機鎖定消失不見。那種重獲自由,重新可以呼吸的感覺讓他貪婪的吸著氧氣。轉瞬間,寧月猛然跳轉回頭,看到來人後又畢恭畢敬的老實站直微微躬下了背脊。

「暮雪仙子,我與寧月有些話要說,請仙子放心1楚源的聲音突然間悠悠的響起,一道籠罩在寧月與楚源身邊的氣機如洪水一般消退。

「寧月……」

「屬下在,請捕神大人指示1寧月低眉順眼的應道。

「寧缺是你爹?」

楚源的問題出乎了寧月的意料,他能想到楚源要責難自己擅自主張把天幕府與江南道武林盟合併。甚至,他想到了自己被處罰再次被收回天幕府的權利。但他就是想不到,楚源直接詢問自己的父親。

寧月知道自己的父親不簡單,還有一個流雲先生這麼裝逼的身份。甚至,父親也許還是文華館大學士,是大周皇朝學識最為淵博的一類人。

但父親就算再牛逼,他也是一介文人。也許在文人雅客中有著超然的地位但在武人眼中,也許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窮書生。

「是1寧月畢恭畢敬的回到。

「你爹真的死了?」楚源心情很複雜,過了半響,他才再次問道。寧月從他的語氣中聽到了緊張,心底不由的有了些猜測。難道父親和捕神……不只是同朝為官這麼簡單?

「是1寧月依舊乾脆的說道,太久了,寧缺死了已經十五年了。再次被人問起,寧月的心底竟然已經想不起父親的樣子。唯一留下的,就是那一襲青衫的模糊影子。

「他是怎麼死的?」

「風寒,最後引發肺病,咳血而死1寧月的語氣很淡,似乎在說一件於己無關的事。

生老病死乃人之平常,哪怕再至親,死了十幾年感情也會淡的如開水一般。也許,寧月永遠不會忘記,但感情卻早已不復存在。當時,寧月才五歲埃

「風寒……」楚源的眼神微微眯起,似乎在自言自語,但轉瞬間,卻又如兩道歷芒一般射向寧月微微彎曲的身姿,「你確定你爹已經離世?」

「屬下自然確定!當年,鄉親們幫著屬下下葬了父親。父親平日里人緣極好,也正是如此,屬下才沒被餓死活著長大。」

「是么?」楚源的身影突然間蕭瑟了很多,茫然的抬起頭,望著天空的明月,「大哥……」

「什麼?」寧月茫然的抬起頭。

「沒什麼1楚源依舊抬著頭望著天空的明月,突然,楚源的身形一震。飛速的從懷中掏出一塊玉佩,玉佩反射著月白的光芒,在楚源的掌心微微顫動。

「我有點事要離開一段時間,你好自為之!還有,君無涯是我故人之子,你替我照應一下……」聲音剛剛落地,人已消失不見。此地幾乎眨眼之間只剩下了寧月與地上的影子大眼瞪小眼。

「這就走了?我還想讓你照應一下呢……」寧月的話,楚源自然聽不到。但君無涯的身份,卻讓寧月有些蒙逼。楚源故友之子?還是中州巨俠的記名學生?這樣的背景,簡直是深不可測埃

一夜平靜,誰也不知道離州武林盟的人一夜討論了什麼。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打了什麼算盤。燕返水閣之中,三方勢力涇渭分明的各自窩在自己的地盤沒有一點接觸。

突然之間,寧月被一陣敲門聲音吵醒。慢悠悠的穿好衣服才伸著懶腰開了門。會這麼毫不顧忌的敲他房門的除了君無涯之外別無他人。換了千暮雪和瑩瑩,她們向來是直接進來的。

「擾人清夢如同殺人父母啊!無涯兄,你是想讓我削你么?」寧月臉色不快的說道。

「得了吧,外面都雞飛狗跳了你還睡得著?」

「雞飛狗跳?」寧月伸頭望了望空空如也的庭院,彷彿死一般的寂靜,「有么?」

「那是暗流,暗流涌動啊!大哥!現在離州武林盟都在等你的動作,千暮雪坐鎮於此,已經把他們嚇破了膽。你說說,你有什麼打算?」

「打算?什麼打算?」寧月滿不在乎的伸了一個懶腰,「幫段海贏得比武招親的勝利就回去唄!答應人家的事總是要做到的。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找到千暮雪,並幫她解了業火紅蓮的毒。如今人已找到,毒也解了!其他的事,已經於我無關1

「多謝寧公子高義,我與段海謝過……」一個聲音響起,一瞬間,眼前就多了兩道身影。軒轅無月緊緊的摟著段海的胳膊,看著兩人如此親密,寧月的心底不知為何有些羨慕。

「沒什麼高義不高義的,你們幫了我,我也幫你們!不過……軒轅公主也看到了,業火紅蓮之毒似乎並沒有絕跡江湖啊!在九州的業火紅蓮數千年前就已絕種,這業火紅蓮似乎只能是從荒古皇朝流露出去的。軒轅公主就沒有解釋么?」

軒轅無月臉色一白,但又默默的搖了搖頭,「我真不知道!當年逃跑的太過倉促,根本不可能有時間去拿業火紅蓮。再說了,你都知道業火紅蓮乃荒古皇朝的聖物,如果是我們,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么?」

「我並不是懷疑軒轅公主,但我懷疑的是……荒古皇朝是否還有別人逃了出來!給千暮雪下毒的是詩雅,可她卻不可能是荒古皇朝的人。所以……有人還在暗中給你們樹敵。你們應該好好提防才是……」

軒轅無月的臉上掛起了濃濃的擔憂,但轉瞬間,她卻慘然的一笑,「業火紅蓮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個隱匿暗中的劍客!捕神大人昨夜突然離開,這使得離州武林有些坐立不安。他們現在紛紛猜測……」

「怎麼?他們還該認為是千暮雪?」寧月眼中寒芒閃爍,冷酷的聲音彷彿段海身上的凍氣一般。

軒轅無月緩緩的搖了搖頭,「是懷疑大姐1

「軒轅無淚?」寧月詫異的瞪大了眼睛,「你大姐的武功那麼高?」

「那是自然1軒轅無月一臉驕傲的昂起頭,「大姐要是不死,天榜之上必有她一席之地。十五年前,大姐年方十八武功已經不在現在的蕭太玄他們之下。」

寧月的臉上猛然一僵,這世界的變態怎麼這麼多?按照軒轅無月的說法,十八歲的軒轅無淚是天人合一高手,如果沒死十五年後很有可能是武道高手。

像蕭太玄他們,也許天人合一是他們的武道末途,但對於軒轅無淚這樣的天才來說,也許只是剛剛起步。

「那……軒轅無淚有沒有可能還沒死?」

「不可能!大姐當年獨戰十大宗門,所受之傷非常人所能想象,定下十三年之約之後不久就在燕返水閣離世。我們親眼看著大姐下葬,就是蕭太玄他們都已經確認過。」

「那……離州武林盟到底打算做什麼?」寧月好奇的抬起頭問道。

「他們明知道大姐已死,卻偏要認為大姐還活著,打算撕去當年的承諾。我們已經借故拖延了兩年,離州武林盟不會再給我們機會。雖然我擅自主張將比武招親擴大到九州武林,但當年大姐與他們的約定是在離州武林中挑眩如今,寧公子和段海都不是離州武林中人……」

「我明白了!他們是想取消我們參加比武招親的資格?」

「正是如此!而且九州武林參加比武招親的盡數已經離開,就連司徒冥也失去了資格。只剩下寧公子和斷公子他們……他們……」

「當我是軟柿子?哼1寧月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暗流涌動,哪怕天空灑滿陽光也給人無窮陰鬱的感覺。而寧月,似乎是是所有人中最逍遙的一個。起來之後,吃過燕返水閣送來的早餐之後就一溜煙的往千暮雪房間里鑽。

這次,瑩瑩看向寧月的眼神很怪異,那種防狼一般的眼神看的寧月別提有多膈應。就像護雞崽的母雞,牢牢的將閉目打坐的千暮雪護在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