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十三章 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三章 交易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瑩瑩,我覺得你這個眼神不對。姑爺又不是壞人,你這樣提防我會讓姑爺很桑心的……」

「但是姑爺是騙子!小姐現在不記得以前的事了,昨天就差點被姑爺騙了。我是小姐的貼身侍女……要保護小姐……如果姑爺你……非要……非要……」

「想多了1寧月滿頭黑線,「瑩瑩,你小腦袋瓜里都想些什麼啊?姑爺是有原則的人……」

「君公子說……姑爺的原則早就喂狗了,所以……姑爺你不能靠近小姐1

「君無涯?」寧月的眼睛微微眯起,從牙縫中擠出三個冰冷的字眼。

遠處正在無聊的君無涯突然打了一個冷顫,疑惑的抬起頭看著頭頂正艷麗的太陽,「沒變陰天啊?怎麼突然之間冷了?」

「瑩瑩1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千暮雪緩緩的睜開眼睛。

「小姐……你醒了?」瑩瑩似乎對千暮雪非常依戀。再一次如小鳥歸巢一般躲到千暮雪的背後。

明亮平靜的眼眸抬起,卻看到寧月那一張溫柔的笑臉。千暮雪的視線微微一頓,隱約的,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

「你來了1

「怎麼樣?」寧月的眼神很關切,也收起了之前壞壞的笑容。

「突破了先天1

千暮雪的話直接將寧月打擊的呆立當場,突破了先天。這幾個字說的如此的輕描淡寫彷彿吃飯喝水一般的簡單隨意。可要知道,先天這道坎,攔下了九成的武林中人。

千暮雪破功重修滿打滿算才不到五天,雖然知道千暮雪重修的進境會很快,但他真的看到了,見識了之後才明白,這個快一般人接受不了。

「誰?」千暮雪突然別過臉,眼神如劍一般的射向門外。

「噗通」一個燕返水閣的下人彷彿嚇癱了一般軟倒在地,幾乎用爬的方式慌亂的挪正了自己的腦袋。

「回……回……回稟暮雪仙子……小人……小人奉命……奉命請……請寧公子……」

「請我?誰請我?」

「是……是……是大長老……」

寧月疑惑之色從眼底劃過。雖然早從軒轅無月的口中暗示得知燕返水閣的十大長老和他們兄妹並不是一路人。而十大長老自始至終存在感都很低倒是讓寧月有點忽略了他們。

一對姐弟,在群狼環視,孤苦無依的情況下能活這麼大還真是難為他們了。寧月想到這裡,長長地的嘆了一口氣。

「你帶路吧1

那人立刻慌亂的爬起,彷彿逃命似退出了千暮雪的房間,直到走出了小樓,他的呼吸才漸漸回歸平靜。

大長老的庭院在軒轅無月小樓的東南角。雖然沒有軒轅無月的如此精美華麗,但也是別具匠心。寧月跟著下人來到樓前,仙風道骨的大長老早已遠遠的迎了上來。

「勞煩寧盟主大駕光臨,魚子目有失遠迎罪過罪過……」

「魚長老客氣了1寧月微微的點了點頭,在魚子目的引路下,寧月走進了一間溫暖如春的客房。羊絨鋪就的地毯,燒著旺盛火焰的壁爐。客房之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檀香。

兩人分賓主坐下,「寧盟主來燕返水閣有些時日了,不知道寧盟主住的可滿意?」

「雖然荒古皇朝乃西域皇朝,但這燕返水閣卻盡顯江南風味。寧月住在此地,倒是像回到了江南一般……」

「哈哈哈……那是自然!這燕返水閣,說是軒轅家族的,但這裡的一草一木一橋一亭卻皆是老夫的心血!故土難離,也唯有這樣以寄相思之情。」

「故土難離?莫非魚長老也是江南人士?」寧月好奇的問道。

「老夫原本不叫魚子目,老夫真正的名字應該叫……穆之雲1

「哦?」寧月詫異的抬起了頭,「當年和易羅雲合稱江南雙雲的穆之雲前輩?你不是早就去世了么?」

「呵呵呵……是啊!早就去世了!當年我與易羅雲幾乎同期出道。在江南道,論名聲,老夫與易羅雲在當年年輕一代獨領風騷,就是江別雲與沈千秋也稍遜一籌。

好事者將我與易羅雲相提並論,但我們皆是心高氣傲之輩總想著分個高下。一次鏡湖比試之後,易羅雲贏了老夫一招半式,從那天起,老夫一氣之下離開江南闖蕩九州。這一去至今……三十多年了。」

「同是江南人,寧某以茶代酒敬魚長老一杯1寧月瀟洒的端起茶杯飲了一口,「不過……今日魚長老邀寧某前來,怕不是為了與寧某敘同鄉之情吧?」

魚子目雖然是前輩,但寧月實在沒閑心和他扯皮,所以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不錯!不知寧公子是否聽說蕭太玄他們欲以無淚公主當年的約定做文章,將寧公子與段公子排擠在外呢?」

「這倒未有耳聞!不過……有道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他們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反悔……也不是太容易吧?」

「其實不然!無淚公主的約定原本就僅限於離州武林。這一次,無月公主強行將比武招親擴大到九州範圍,本來就是壞了規矩。若不是我們力挺無月公主,寧公子君公子包括段公子都無權參加的。

而現在,九州闖過龍門擂台的青年才俊已盡數離開。他們要硬說無月公主無理取鬧不合規矩……我們也無可奈何!行走江湖,承諾為重!當年約定可是白紙黑字……」

寧月突然抬起頭,泛著精芒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有些遲疑的魚子目,「你們是燕返水閣的人,力挺軒轅公主不是本分?為什麼,是那種好心幫忙的語氣?」

「本分?哈哈哈……本分?」突然,魚子目彷彿癲狂了一般仰天大笑,「他軒轅家族從西域而來,在離州根基全無,我們和他們何親何故?哪來的本分?」

說完,魚子目突然嗖的一聲站起身,一把解開腰帶。

「你要做什麼?」寧月頓時嚇了一跳,怎麼一言不合就寬衣解帶?這畫風也太突然了吧?

魚子目依舊沒有停下動作,將上衣脫得乾乾淨淨。緩緩的轉過身,用背脊對著寧月。

「本分,寧公子,看到這個……你還覺得這是我們的本分么?」

寧月的眼神猛的一縮,他是修鍊天羅星盤的大成者,也是暗器的行家。而在魚子目長老的背後,脊椎上被密密麻麻的釘了十顆透骨釘。

這一種,已經不能稱之為透骨釘了,因為這並不是用暗器手法打的!這是將人制服之後,強行將透骨釘以特殊內力打入脊椎節骨之中。人的全身經絡全部是發散於脊椎,十顆透骨釘附上不同的暗勁。就像密碼一般除了出手之人誰也不知道解法。

只要錯了一個順序,浸入脊椎的內力就會爆發,輕者全身癱瘓重者身死道消。這是一種極為惡毒的刑法,所以江湖中人另外冠上了一個名字。追魂奪魄跗骨釘!

「你以為我們會心甘情願替燕返水閣賣命?試問天下哪一個先天高手甘願放棄姓名做一個奴隸?寧公子,現在你還同情軒轅家族么?你還會同情他們么?最該同情的是我們!

我們十個,原本是武林中響噹噹的豪傑!當年軒轅無淚為了讓燕返水閣在離州站穩腳跟無所不用其極。殺得離州武林血流成河,而是四處搜尋沒有師門依靠的高手為他們賣命。

被種下跗骨釘的,當年足足有十五個!但十五年來,只剩下我們十個了!寧公子,你說句公道話!軒轅家族做的對不對?我們,有什麼錯?」

「咳咳1寧月摸了摸鼻子,眼神中閃過無數心思,「也許,當年軒轅無淚做的並不對。但這些都是陳年舊事!說真的,我是江南道武林盟主,離州的恩怨我本不該介入。若非千暮雪,我還在江南道逍遙快活。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好么?你到底要做什麼?」

「老夫懇求寧公子救救我等1

「怎麼救?」

「我們原本商定,俘獲軒轅無恨逼迫軒轅無月開啟燕返密境。龍龜丹和跗骨釘的解法都在燕返密境之中。到時候,龍龜丹歸你,我們只需要重獲自由……」

「龍龜丹?」寧月的眼中閃現出疑惑的精芒。

「不錯!龍龜丹服下之後,能提升人五百年功力。這麼就算一個三流的傻子,在服用龍龜丹之後也能成為頂尖高手。

像寧公子這樣的半步天人合一,服下龍龜丹就是直接問鼎武道也不是難事。蕭太玄和藍嵐他們之所以這麼熱切的要娶軒轅無月,就是因為約定中龍龜丹作為陪嫁嫁妝1

「呵呵……」寧月突然笑了,笑得跟狐狸一般。心中更是對當年的軒轅無淚產生了濃濃的好奇,她是怎麼用一顆龍龜丹就穩住了離州武林十五年。但若龍龜丹真的這麼神奇,軒轅無月自己為什麼不吃?更可況……寧月對魚子目的話也並不相信,也懶得去信。

「寧公子,只要你答應!我們就是拼了性命也會阻止蕭太玄他們的陰謀詭計。到時候,寧公子得到龍龜丹成為武道高手,我們願意為奴為婢以報寧公子救命之恩1

「漂亮!說的真是漂亮1寧月拍著手一臉讚歎的站起了身,「漂亮的我都差點信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