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十四章 劍是殺人的(感謝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四章 劍是殺人的(感謝東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魚子目臉色頓時一僵,原本憤恨的表情也突然變得錯愕。寧月緩緩地站起身,漠然看著魚子目的眼睛,「跗骨釘的確惡毒,但卻控制不了真正的英雄豪傑。你們與軒轅無淚的恩怨我不想知道,但你們想著把我當槍使……是不是太看不起在下了?」

「寧公子是不是誤會了什麼?」魚子目的臉色有些陰森,勉強的掛著笑容問道。

「軒轅家族只剩一對兄妹,軒轅無淚死後軒轅家族對你們的控制已經微乎其微。可是,你們還是沒有乘機脫離燕返水閣。十五年來,你們有的是機會不是么?不甘心為奴為婢,卻甘心鞍前馬後為我驅使?你們這前後不矛盾么?

恐怕,除了你背後的跗骨釘,你其他的話都是假的吧。什麼為了跗骨釘的解法?你們的真正目的無非是龍龜丹。

想想也對,就連蕭太玄他們都對龍龜丹趨之若鶩,你們又怎麼可能不心動呢?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個燕返秘境的開啟恐怕是有時間限定的吧?這也是為什麼離州武林和你們願意等上這麼長時間。」

寧月的話雖然全是猜測,但看著魚子目的表情,寧月很懷疑自己猜的也許就是事實。十五年前,軒轅無淚戰死。為了讓自己的弟弟妹妹能夠安穩的成年,她將燕返秘境鎖定在十五年後開啟。而軒轅無月也曾說過。論武學天賦,她的哥哥軒轅無恨比軒轅無淚還要高。

如果按照軒轅無淚的預想,十五年時間足以讓軒轅無恨成長成一代高手,甚至不遜於當初軒轅無淚的高手。這也是為什麼軒轅無淚臨終前死死抓著軒轅無恨的手,要他保護妹妹的原因。

但可惜,造化弄人。軒轅無淚的計劃是好的,但一個變數卻將情勢徹底的改變。軒轅無恨的一場高燒讓他從天才變成了傻子!寧月不止一次試探過軒轅無恨,他的體內絕對沒有一絲內力。而且,軒轅無恨不是裝瘋賣傻,而是他的智力真的……

「寧公子,我們是真心……」

「不管你們是真心還是假意!我全都不聽!龍龜丹,在下沒興趣!你們之間的恩怨情仇我更沒有興趣。我離開江南只為尋找千暮雪,如今千暮雪已經找到也已痊癒。若不是之前答應段兄要助他一臂之力我早就離開了。說真的,在我的心裡恨不得你們立刻把那個什麼比武招親舉行完,然後相忘於江湖。」

魚子目臉上的笑容再也無法維持,眼中閃爍一絲濃濃的陰鬱,「寧公子當真見死不救?」

「我欠你的?」寧月突然有些好笑,我和你們非親非故憑什麼讓我幫你們?就算軒轅無淚當初的手段狠辣,但眼前的魚子目也絕對不是什麼好鳥。

「寧公子,要是我們轉而支持蕭盟主,和他達成交易……寧公子和段公子都會失去比武招親的資格。到時候……軒轅無月也不得不嫁給天劍門弟子。他們兄妹兩的日子,可就沒那麼好過了……」魚子目眼見寧月油鹽不進,也頓時撕破臉皮陰森戲謔的笑道。

「不是我看不起你們……你們敢么?」寧月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絲邪邪的冷笑。

「寧公子,請不要欺人太甚」魚子目瞬間被寧月鄙夷的眼神激怒,好歹他是上位先天的高手,好歹,他是除了離州武林盟兩大盟主之下第一人,好歹……他是成名數十年的高手。

暴怒之下,狂暴的靈力瞬間席捲。空氣中的無數先天之靈為之震蕩。而彷彿受到了暗令一般,在魚子目的契機鎖定著寧月的瞬間,其他九道先天氣機也同時籠罩在寧月的頭頂。

寧月連蕭太玄的氣機鎖定都不懼,又怎麼可能被區區十個先天之境的長老壓制。輪真的交手,他們十個打寧月一個寧月未必是對手。但輪氣勢威壓?寧月只能當他們是空氣。

一瞬間,一道強悍的靈力波動自寧月的身上涌動。彷彿撥動了無形的琴弦,一陣陣蕩漾的靈力席捲天地,剎那間掙脫了十道鎖定的氣機。魚子目震驚的看著面帶微笑的寧月,腦海之中已經翻騰起驚濤駭浪。

寧月之前一人獨戰兩大天人合一,其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他曾親眼所見。但是……寧月的劍胎不是已經破碎?寧月的神魂不是也已破碎?

魚子目之所以敢暴怒之下給寧月一個下馬威,還不是認為雖然寧月沒死,但實力必定倒退。如此重的傷,不可能短短數日之間就能痊癒。而現在寧月展現出的靈壓卻告訴魚子目,寧月的實力不僅沒有倒退,他的修為竟然又精進了許多。

在寧月剛剛掙脫氣機鎖定,在十大長老驚駭於寧月變態的實力的時候。一道強悍的威壓彷彿來源於蒼穹深處。就如同天空化成了一隻巨大的手掌,將魚子目的小樓狠狠的壓在掌心。那種威壓,比起蕭太玄和藍嵐兩位盟主強的太多。

「寧月,殺不殺?」一個清冷的聲音彷彿來自於靈魂深處,而這個聲音響起的瞬間。魚子目的眼神已經被恐懼代替。臉色慘如死灰,細密的冷汗溢滿額頭。

千暮雪問的聲音很輕,也很隨意。殺不殺似乎只是一句微不足道的詢問,在她的眼中,先天頂峰的魚子目只是一隻隨時隨意可以殺死的蟲子。

「看你心情了1寧月的回答讓魚子目瞬間亡魂大冒。看心情?要是心情不好……這……

寧月淡淡的一笑,緩緩地轉身向走出了門外。寧月真替魚子目感覺悲哀,他連自己有幾斤幾兩,連自己處在什麼樣的位置都不清楚還要在漩渦的中心渾水摸魚坐收漁翁之利?難怪當年軒轅無淚要替他種下跗骨釘,這樣的人,也只配這樣的待遇。

千暮雪的氣勢宣告了她的存在,而楚源的離開也意味著唯一可以挾制千暮雪的人已經不存在了。無論離州武林盟還是燕返水閣的十大長老,他們沒有勝算也不可能再有勝算。但寧月小看了人的貪婪,也小看了龍龜丹的誘惑。

原本以為,蕭太玄會帶著離州武林盟撤離燕返水閣,但即是到了晚上,離州武林盟都彷彿死寂一般沒有多餘的動作。唯一知道的,蕭太玄和離州各派掌門已經在一起商量了很久。也許是在商量著這麼繞開寧月,更也許實在商量著怎麼對付彷彿頭頂之劍的千暮雪。

千暮雪散功重修,但因為凝練了精神道種致使千暮雪的精神境界依舊是武道之境。只要不出手,她的虛實就不會被試探出來。

寧月離開了魚子目的住處回到了軒轅無月所在的小樓,而在寧月離開不久,一道身影進入了寧月離開的房門。

「軒轅公主,不知此刻是否方便?」寧月並沒有直接去見千暮雪,而是轉道來到了軒轅無月的房間之外。房門很快被人打開,兩個穿著露臍紗裙的侍女幫寧月開了房門。

「寧公子,剛才……大長老有沒有對你怎麼樣?」軒轅無月有些擔憂的問道。

「呵呵呵……他能對我怎麼樣?無月公主,咱們自己人我也不見外了。離州武林盟死命的拖延比武招親的舉行,老是等著也不是辦法!眼看快過年了,你是不是替我去催催?早點完事,我也好早點離開1寧月離開江南道已經快一個月了,現在諸事已了歸鄉之心也越發迫切了起來。

「多謝寧公子出手相助,其實我在昨天已經開始催促了。只給他們兩天時間,如果明日再不進行,便算他們自動退出。到時候,離州武林與姐姐的十三年之約算是了結。」

「如此甚好1寧月緩緩地起身,「那我先告辭了1

月朗星稀,整個燕返水閣再一次陷入夜的寧靜。這些天,似乎每一個在此的人都在期盼著黑夜。黑夜,彷彿能給他們帶來心安能給他們帶來無窮的保護,讓他們能感受到一絲淡淡的慰藉。

燕返水閣後院的老宅,是十五年前最初建成的宅院。也是軒轅無淚帶著軒轅無月軒轅無恨最先落腳的地方。燕返水閣的亭台樓閣,正如魚子目所說,是他十五年來精心布置精心設計而成。當一座座雕樓建成之後,燕返水閣的人漸漸的搬離,唯有軒轅無恨執著的住在老宅之中。

五道身影,神秘的出現在老宅門外。他們穿著燕返水閣長老的服飾,每一個的修為都那麼的精深。五人在老宅之外頓下腳步,相互對視了一眼漠然的點了點頭。

「只要我們擒住軒轅無恨,就能讓軒轅無月投鼠忌器。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等了十五年,燕返秘境開啟在即不容錯過……」

五人的眼中紛紛閃爍著狠厲,當年軒轅無淚加在他們身上的恥辱,他們要讓軒轅兄妹連本帶利的還過來。當五人的腳步剛剛踏過石階,當他們正要擊碎緊閉的老宅大門的時候。五人的動作突然地為之一僵,因為在老宅的門內,竟然想起了對話聲。

「無淚姐姐,你又來看我了?你看,無恨的劍法練得好么?」

「好!但是,劍是用來殺人的,不是用來看的,你的劍法好看,但不能殺人1一個略顯沙啞的女聲響起。而聽到這個聲音的五大長老,卻頓時嚇得面白如紙渾身顫慄。哆嗦的嘴唇彷彿觸電似的抖動,細密的冷汗,就像春天下的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