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十五章 是鬼?是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五章 是鬼?是魔?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那個聲音太熟悉了,哪怕過了十五年,那個聲音依舊是他們的噩夢。一個貌若天仙,卻心如蛇蠍的女人。一個明明如花一般的少女,武功卻高的可怕的女人。軒轅無淚,那個哪怕死了十五年,每次想起來依舊能讓他們顫抖的女人。

「可是……無淚姐姐,我不想殺人!殺人有什麼好?那些紅色的血好噁心……」軒轅無恨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不是答應過我要保護好無月的么?你不敢殺人,怎麼保護無月?」

「不是有無淚姐姐么?無淚姐姐會保護好我們的1軒轅無恨的聲音很單純,也很開心,似乎軒轅無淚真的會永遠的保護著他。

「是啊,我會保護你們。那麼……外面來了五個想傷害無月的人,我們一起去殺了他們?」軒轅無淚的話讓外面陷入恐懼的五大長老瞬間亡魂大冒。這個時候,他們才想起來自己該做什麼。

「跑」

「轟」

天空的星辰扭曲了,彷彿將整個世界分割在另一個時空。一道劍光,突然的出現在天空之中。劍氣暗淡,卻難以忽視那如同天道法則威壓。威壓之中,孕育著濃濃的死亡氣息,似乎這不是劍氣,而是死神從地獄里伸出來的手。

「轟」又一道氣勢衝天而起,在軒轅無淚的小樓天空,一道至精至純的氣勢彷彿要洗凈紅塵席捲天地。氣勢與死亡劍氣相觸,無窮的風暴雷鳴在雲層中閃現。眨眼之間,天空一清,無論那道死亡的劍氣還是突然出現的出塵氣勢都消失不見。

天空閃爍著星辰,依舊如此的明亮。那道橫空出世的劍氣,一如既往的像是人們的幻覺。但所有人知道,那不是幻覺。而這一次,所有人也可以確信。那道出現三次的劍氣,真的不是出自千暮雪之手。

千暮雪至精至純的氣勢還未散盡,那兩道遙相對峙氣勢還在眾人的心底留下了可怕的恐懼。千暮雪輕輕的推開了房門,一身潔白如雪彷彿聖潔的精靈。微微的抬起頭,望著遠處劍氣升空的方向,眼神中閃爍莫名的光彩。

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閃現,眨眼間出現在千暮雪的身前。

「你怎麼樣?沒事吧?」寧月的臉上掛滿了焦急,眼神中閃爍一絲責怪。他萬萬沒想到,千暮雪竟然會對那個神秘的武道高手出手。明知道自己現在武功盡失修為盡廢你還這麼作死?有想過別人的感受么?

「他沒有出手1千暮雪淡淡的說道,算是給寧月一個解釋,「去看看1

話音落地,身形一閃人已向遠處略去。

燕返水閣的老宅之外,這裡已經聚攏了很多的人。蕭太玄藍嵐兩位盟主,離州武林各派掌,燕返水閣的大長老魚子目。君無涯段海和軒轅無月,當然還有一個讓寧月一直小心提防彷彿是一條毒蛇的司徒冥。

現場的景象並沒有超出寧月的預料,因為這樣的劍氣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五具屍體,被人從中間均勻的劈開,鮮血和內臟散落在一地。五個燕返水閣的長老,每一個都是先天以上的境界。死的毫無聲息,也毫無價值。

千暮雪的到來似乎給了這群惶恐的不知所措的人一些寥寥的安慰,這一刻,他們的內心全部被恐懼佔據。他們自動的忽略了自己似乎和千暮雪有著深仇大恨甚至隱隱有種被千暮雪救贖的渴盼。

相對於血海深仇,他們更害怕死亡。

原來,那個在燕返水閣殺人的真的不是千暮雪!原來,自己真的一直在一個死神的利劍之下。原來……燕返水閣真的是幽冥地獄?

人群飛速的分開,千暮雪雪白的身影淼淼的走來。沿路上,所有的人都地下了頭。他們甚至連看千暮雪的勇氣都沒有。

蕭太玄與藍嵐兩人退到了一邊,他們也如同其他的一眾武林盟弟子一般微微彎下了脊背。想要說出口的話,他們怎麼也說不出口。就這麼獃滯的,彎著腰一動不動。

「好快的劍1這不是千暮雪的聲音,而是寧月開口說的話。

五具屍體,以一個中心分佈呈扇形的五條射線。他們無一例外的面部朝下,他們無一例外的背對著老宅的大門。

寧月的腦海中不禁想起了那個畫面,五大長老察覺到了不對,立刻轉身逃走。而那道劍光突然橫空出現一閃而逝。在劍光消散的瞬間,五大長老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劈成了兩半。他們的身形還在空中飛掠,突然之間,體內的血壓爆開將他們的身體分開。到了這個時候,他們才死去。

所以寧月才會驚嘆於好快的劍,因為要讓一個先天高手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這已經非他所能想象。

「千暮雪,他……是不是……」寧月臉色凝重的回頭問道,而周圍的人,卻瞬間屏住了呼吸豎起了耳朵。

「很厲害1千暮雪的聲音依舊如此的平靜,就像天空飄灑的雪。冷的寂寞,卻美的炫目。

蕭太玄的身形微微一顫,與藍嵐對視的眼眸上閃爍濃濃的驚恐。千暮雪說很厲害,那就代表著在武道高手的眼中那個神秘劍客很強。能得武道高手讚許的,也只能是武道高手。

一聲聲吸冷氣的聲音響起,死亡的恐懼在眾人心底蔓延。天下間,武道高手只有十二個。原本在他們想來,除了千暮雪,不可能還有別人。但現在卻證明,在燕返水閣,出手三次的神秘高手不是千暮雪,而這也證明,天機閣從來都不會出錯的天榜竟然出錯了?

「無月公主,這裡是什麼地方?」寧月的臉色有些陰沉,他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他似乎不該來,更不該帶著千暮雪過來。

「老宅!燕返水閣的老宅1軒轅無月的臉色有些慘白,緊緊抱著段海的手臂有些顫抖。

「裡面住的,是誰?」寧月看著軒轅無月的臉色,心底再次蒙上了一層陰霾。他冒著危險來幫他們,如果換回的是欺騙,換做誰的心情都不會好。

「無恨,無恨一直住在老宅里1軒轅無月的眼神中閃爍濃濃的擔憂,但礙於這裡這麼多人,各方勢力都聚首否者她估計早就衝進去看看自己的哥哥是不是也遭到了不測。

寧月推開了老宅的門,裡面並沒有想象中的破敗。但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一個有人住的老宅,自然不可能破敗。老宅不大,進門之後就是一個院子,院子里乾乾淨淨就連陳設也非常的整潔。

軒轅無月緊跟著寧月進了老宅,也不理寧月四處打量的眼神直奔院子後面的一間房間走去。千暮雪踏進的老宅,蕭太玄與藍嵐也緊跟著走了進來。他們的腳步很慢,彷彿在老宅之中,藏著一頭兇猛的野獸。

「一個武道高手,為什麼要藏頭露尾?」君無涯悄悄的來到寧月的身邊眼中精芒閃爍的問道。

「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一個武道高手,做什麼都沒必要藏頭露尾。那人出手了三次,每一次都驚天是,他想做什麼?為什麼殺人都讓人摸不著頭腦。堂堂武道高手,卻絲毫沒有武道高手的覺悟……」

突然,寧月的眼神一愣,眼角撇了眼身邊的千暮雪。一瞬間,他的心底流過一個猜測。千暮雪也是武道高手,但此刻的千暮雪卻只能嚇人。連一次真正的出手都不敢,一旦出手,千暮雪的真實修為定然暴露。那麼,那個武道高手是不是也有類似的限制,或者說,他那樣的攻擊只能發動一次?

「也許……他也是一隻紙老虎……」寧月喃喃的自言自語。突然間伸出手,一把抓著千暮雪的手腕向軒轅無月前往的房間走去。

寧月與千暮雪牽手並不是第一次,上次他們回來的時候也是牽著手。但再一次看到,依舊讓很多人感覺到如此的不真實。

千暮雪竟然真的任由一個男人牽著手?或者說,千暮雪真的和一個人訂了婚約?他們也許能接受一個天地十二訣娶妻納妾,但他們卻無法相信一個天地十二絕會嫁人!

但兩人站在一起的身姿何其的般配,任何一個人,看到眼前並肩走遠的兩人都會生出自慚形愧的哀憐。寧月走進了房間,卻見軒轅無月正一臉緊張的替軒轅無恨擦拭身體。而時刻的軒轅無恨,渾身通紅的在說著夢話。

「無淚姐姐……我的劍法好么?」

「無淚姐姐,我會保護無月的,沒人可以傷害她……」

「他怎麼了?」寧月看著一臉緊張的軒轅無月問道。

「他發燒了!從小到大,哥哥只發過一次燒!那一次,差點要了哥哥的命,也讓他變成現在的模樣。哥哥的身體一直很好,無論是挨餓還是受凍,他都沒有生過玻小時候,他經常挨打,有時候,她還替我挨打。他不是傻子,他一直不是……他從來沒有忘記承諾,他一直在保護我……」

軒轅無月說著說著,豆大的眼淚滴落,淋到了說著夢話的軒轅無恨的頭上。

突然,寧月的眼神猛地一縮,濃濃的恐懼襲上寧月的心頭。在別過眼的瞬間,他看到了床底下滑過了一片衣袖。床底下有人,這是寧月第一個想法。一個連自己還有千暮雪都無法發現的人?這是寧月第二個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