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十六章 發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六章 發難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千暮雪現在是紙老虎,他能嚇得住天人合一的蕭太玄和藍嵐,但絕對嚇不住一個武道高手。也許躲在床底下的這個武道高手也是個紙老虎。但寧月,卻不敢賭!

「那你好好照顧無恨……」寧月故作鎮定的說道,緩緩的後退,抓著千暮雪的手往門外退去。

「怎麼了?」千暮雪冰雪聰明,從寧月微微不自然的語氣中發現了問題。但寧月不說,千暮雪也沒有詢問。

正在這時,蕭太玄與藍嵐先後踏進了房間與寧月迎面碰頭,「寧盟主,可有什麼發現?」

「沒什麼發現,不要打擾病人休息了,我們還是離開吧……」

「星星的眼睛眨呀眨,告訴孩子別害怕……」在寧月的話還未落地之前,一段幽幽的歌謠突然間的響起。聲音略帶著磁性,微微有些沙啞。

這個聲音絕對不是軒轅無月的,但那裡,除了軒轅無月再沒有另一個女人。一瞬間,寧月的頭皮猛然間炸開,臉色大變彷彿石灰刷的牆壁。

歌謠只唱了一句就消失不見,寧月僵硬的別過頭,卻發現軒轅無月捂著嘴巴滿臉的震驚。氣氛一瞬間變得異常的詭異,彷彿就是恐怖電影的開篇。

「軒轅無淚……」

蕭太玄的臉色,甚至比寧月的更加可怕。瞪大了眼睛慢慢的驚恐,那個略帶沙啞磁性的聲音,哪怕過了十五年他都清晰的記得。

「軒轅無淚……你果然沒死……你在哪……你出來1蕭太玄突然竭斯底里的暴吼,狂暴的氣勢猛然間升騰將房間的燭火吹得搖搖欲墜。

「哼1

冷冽的哼聲響起,千暮雪微微眯起眼睛冷冷的向蕭太玄射去。剛剛升起的氣勢彷彿遇上了滔滔洪水一般,蕭太玄只感覺渾身上下一陣冰冷。冷汗刷的一下如細雨般滴落。

寧月的心瞬間提到了嗓門口,胸膛處彷彿被一塊巨石壓住無法呼吸。一息,兩息……等了許久,想象中的人並沒有出現。寧月的目光,再次看下軒轅無恨的床底,那一片隱約的衣角還在黑暗中微微搖曳。

「沒有出來?」寧月的腦海中閃過一絲疑惑,用力的吞了一口口水,寧月猶豫的探出腳步,緩緩的踱向軒轅無恨的床榻。

蹲下身體的一瞬間,寧月只感覺自己的心幾乎已經跳出了胸膛。定眼一看,一口不大的箱子夾著一片潔白的衣袖。而箱子的大協…似乎也裝不下一個人。

輕輕的拉出箱子,寧月的心到了這時候才放回到了肚子里。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什麼時候,自己膽小的竟然被一片衣角嚇得不知所措。

「這是大姐的衣服……這裡原本是大姐的房間!大姐死後……哥哥就住進了這裡……」

「剛才……剛才……」蕭太玄雖然被千暮雪嚇的收回了氣勢,但那句歌謠的主人,卻依舊是他難以釋懷的噩夢。

「星星的眼睛眨呀眨,告訴孩子別害怕……」從軒轅無月的口中,那一句歌謠再次被哼出。略帶沙啞磁性的聲音,與方才突然出現的歌謠一模一樣。

「是你?」蕭太玄老臉一紅,尷尬的看著臉上帶著些許哀怨的軒轅無月。

「以前大姐在的時候,哥哥晚上害怕睡不著覺大姐一直唱這個歌謠哄他入睡。蕭盟主,還有什麼疑問么?」

軒轅無月的聲音彷彿一記耳光抽的他臉上火辣辣的疼,但軒轅無淚當年的狠辣,也是縈繞在他們心頭的一個噩夢。

人群散去,寧月幾人再次回到了他們的小樓住處。望著天空的明月,寧月的心緒彷彿翻滾的波濤久久無法平靜。

那一道死亡的劍氣,那一個可怕的武道高手!不只是懸在離州武林門頭上的劍,也是懸在寧月頭上的劍。突然之間,寧月有一種衝動,帶著千暮雪離開!又出現了一個武道高手,這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

一隻冰涼的手掌,輕輕的握著寧月的掌心。寧月渾身一僵,緩緩的轉過身看著千暮雪清澈的眼神。哪怕她不說話,寧月也能讀懂她的意思。

突然之間,寧月竟然升起一絲淡淡的慶幸,如果千暮雪沒有中毒,沒有散功,沒有失憶,自己也許永遠沒有進入她的生活進入她的心的機會。

「暮雪,我們離開吧!不要管這些事了,一個武道高手的出現,太可怕……太危險了……」

千暮雪默默的搖了搖頭,「你答應過的事,一定要做到1

寧月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千暮雪依舊是千暮雪,哪怕失去了記憶,她對承諾的堅持依舊沒變。雖然這個承諾是自己應下的,但在千暮雪的心裡,寧月的承諾就是她的承諾。

「那道劍氣……我試探過1看著寧月臉上的為難,千暮雪接著說道,「發出那道劍氣的,不是人1

「什麼?不是人?」寧月瞪著眼睛一時間無法理解千暮雪的話。

「是人都會有意識,有理智!而那道劍氣卻沒有。雖然有著武道高手的威力和境界,但劍氣之中並沒有魂魄。所以,發出那道劍氣的,要麼是鬼,要麼是魔,絕對不是人。」

「鬼?或者是魔?」寧月咀嚼著千暮雪的話卻無法理解。

在經歷了噩夢一般的一夜,離州武林盟的人終於離開了。恐懼戰勝了貪婪,第二天一早,蕭太玄,藍嵐,包括各派的掌門及門下弟子全部乘船撤離。什麼比武招親,都沒有自己的性命重要。一瞬間,整個燕返水閣都變得冷冷清清。

「真是虎頭蛇尾的一幕1寧月望著遠處的船隊有一種不真實的錯覺。明明暗潮湧動,明明有種風雨欲來的壓迫,但僅僅一夜之間,一道劍光之下什麼都結束了。

「是啊!結束了1軒轅無月也有些不可置信,緩緩的轉過頭,看著身邊的段海露出了溫柔的一笑,「離州武林盟自動退出,比武招親終於可以告一段落。無月多謝寧少俠,君少俠,還有暮雪仙子出手相助1

「等等……」突然,君無涯緊緊的鎖著眉頭,微微磨搓著下巴,「你們有沒有看到司徒冥?我好像並沒有看見他離開啊1

所有人都忽略了司徒冥的存在,但君無涯卻沒有。自從在擂台上敗給了司徒冥之後,君無涯對他的怨念異常深重。

比武招親既然已經結束,司徒冥又和燕返水閣非親非故他沒理由留下來,但是……不只是君無涯,其他人這時候才恍然覺察,他們也全都沒有發現司徒冥的蹤跡。

「難道他還想搞事?」寧月的眉頭不禁皺起,眼神掃過人群,卻發現大長老魚子目的眉眼之中竟然流露著一絲得意的笑容。

「魚長老,人都走了!你是不是已經沒必要掩飾了?」寧月的臉色猛然間拉下,在所有人的錯愕下,寧月緩緩的向魚子目看去。

「確實如此1魚子目竟然沒有一絲狡辯,很是大方的承認了。說著,緩緩的轉過身來到軒轅無月的身前,「老奴懇請公主開啟燕返密境……」

軒轅無月微微一愣,段海的臉色猛然間陰沉的下來,緩緩的跨出一步擋在了軒轅無月的身前。氣勢狂卷,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

「以下犯上,該死1

「哈哈哈……」魚子目緩緩的直起身體,狂暴的靈力衝天而起。在他的笑聲中,燕返水閣的所有人竟然全都聚攏在了魚子目的身後。

「以下犯上?哈哈哈……」魚子目癲狂的笑了,「你是軒轅家族的狗,世代都是狗!你的骨子裡流淌著狗的血……但我們不是!以下犯上?你問問我身後的那些人,他們誰願意給人當狗?」

情勢的變化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就連寧月,也有點不真實的感覺。他知道魚子目要反叛,但他沒想到整個燕返水閣……竟然沒有一個對軒轅無月忠心耿耿的人?就連軒轅無月的貼身侍女,竟然也站在了魚子目的身後。

但這些,卻不是真正讓寧月感覺不真實原因。到底是哪來的自信能讓魚子目這個時候發難?到底是哪來的依仗可以面對這邊這麼多的高端戰力?

不說可以嚇人的千暮雪,就是自己要收拾魚子目也不費多大的勁。更可況,無論段海,君無涯都是有著先天之內無敵的實力,魚子目到底憑什麼敢在這個時候逼供?

「大長老,難得你忍了這麼多年!我答應過你,等十三年之約完成,我就會替你們解開跗骨釘。如今約定已經完成,我今晚就會按照約定讓你們重獲自由,為什麼……為什麼你等不及?」軒轅無月的聲音很輕,似乎並沒有因為魚子目的逼宮而憤怒。

「哈哈哈……自由?都為奴為婢了十五年,我稀罕自由?一句還我自由就能彌補我們失去的十五年?老夫要的,不是自由,打開燕返密境,交出龍龜丹!否者……少爺就要被碎屍萬段的喂狗了1

「司徒冥?你們把瑩瑩怎麼了?」寧月的臉色突然化成了冰霜,軒轅無恨因為發燒昏迷不醒。根本不可能跟著他們一起來給蕭太玄他們送行,所以寧月安排了瑩瑩照顧軒轅無恨。以瑩瑩的武功,就算不敵也能發出預警。但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