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十七章 秘境開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七章 秘境開啟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公子不要緊張,瑩瑩小姐沒事!瑩瑩小姐冰雪聰明,但畢竟年輕少了點防人之心。今日之事,只是我們與軒轅家族的恩怨,寧公子作為外人還是不要介入的好1

魚子目的語氣很得意,臉上掛滿了戲謔的笑容。也許在他的想法中,只要拿住了瑩瑩和軒轅無恨,就算千暮雪也會投鼠忌器。

被迫為奴十五年,天地早已斗轉星移!失去的青春和歲月再也無法重來,得到龍龜丹成了魚子目唯一的信念。

「瑩瑩在哪?」輕聲的詢問就像清澈的流水,千暮雪緩緩的抬起眼眸看向魚子目的眼睛。沒有殺意,沒有冰寒,就是一句普通的詢問卻讓魚子目如墜冰窖。

「暮雪……暮雪仙子……只要你……你答應不管閑事……我保證……保證……」

「瑩瑩在哪?」這一句千暮雪已經微微帶了怒意,恐怖的威壓突然化作蒼穹壓下。那種如同毀天滅地的威勢,幾乎要將大地的一切化為粉末。

「轟」一道衝天的靈柱彷彿擎天玉柱一般直衝天頂。在千暮雪氣勢升起的一瞬間,寧月的靈力突然攪動蒼穹。

琴心劍胎突然從寧月的頭頂升騰,一瞬之間,一柄天劍在寧月高舉的手臂上成型。無數劍氣匯聚成絞殺萬物的颶風,讓整個天地都在此刻為之變色。

「寧月!你敢?你不怕我殺了瑩瑩姑娘么?」魚子目臉色大變,在天劍為威壓下瑟瑟發抖。原本得意的笑容再也無法掛在臉上,死亡的恐懼填滿了他的心海,這一刻,魚子目只感覺自己是一條被擺在砧板上的魚。生死只在別人的揮手之間。

「怕!當然怕!但是……我更怕被人威脅1寧月邪魅的微笑如此的可怕,在魚子目的眼中,他已化成了惡鬼。

「不要」軒轅無月突然尖聲叫道,「寧公子,求求你……不要……」

「無月公主!有時候不要把事情想得那麼絕對。妥協無法讓他們換得平安,就算你答應了他們的要求,他們也不會把無恨乖乖的送過來。

古語有言,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只要魚子目一死,他們的軍心就會散荊所以……此刻的我們無需妥協,只要殺人即可!斬1

「你敢」魚子目的臉色頓時猙獰的扭曲,瞪大的眼睛裡布滿了恐懼與不信。到底是為什麼?寧月竟然絲毫不顧瑩瑩和軒轅無恨的死活。到底為什麼,他會如此果決的砍下這一劍?

氣機已將魚子目牢牢的鎖定,別說抵擋還是閃避,他甚至連動一下手指都無法做到。就這麼在恐懼和絕望中,看著寧月一劍斬下。

「轟」

無數劍氣縱橫交錯,彷彿混亂的暴風席捲天地。不只是眼前的魚子目,包括他身後的那些燕返水閣的下人在凌亂的劍氣中被萬劍穿心。

劍光一閃而逝,天地也漸漸回歸平靜。寧月的一劍彷彿劈開了天地,也在地上犁出了一道一丈寬貫穿整個島嶼的鴻溝。

寧月的嘴角微微勾起,臉上浮現一絲邪魅的笑容,看著遠處還驚魂未定的一眾魚子目手下,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到了對死的恐懼,對生的渴望。

「現在……誰告訴我瑩瑩和軒轅無恨在哪了?」寧月冷酷的聲音喚醒了還在獃滯中的眾人。回神之後,上百人突然撲通的跪倒在地。

「寧公子饒命,公主饒命」

「我們是被逼迫的,是大長老逼我們的……」

「公主饒命啊」

不住的乞饒聲,不住的磕頭。所有的叛徒,全部蜷縮在地上瑟瑟顫抖。沒有足夠的實力,卻擁有了與實力無法匹配的野心?

寧月不屑的冷笑一聲,「他們在哪?」

「老……老宅……他們一直在老宅……」

突然之間,一道強大的威勢從天而降,四周寒月潭的水面突然間翻起了無盡的浪花。那種如天地被人操控的感覺,生生的將寧月的氣勢隔離的開來。

「蕭太玄?」寧月的臉色猛然間陰沉了下來,這種氣勢太熟悉了,那次在冰天雪地蕭太玄的氣勢他依舊曆歷在目。

但是……為什麼蕭太玄又回來了?他明明已經離開,他明明……為什麼會再次出現?

一道青色的身影,彷彿跨過了時間空間。在眾人還在驚詫的時候,蕭太玄神秘的出現在眾人的眼前。眼神如電,掃過臉色發白的軒轅無月,掃過寧月陰沉如水的臉龐,最後定格在人群中彷彿盛開的冰山雪蓮一般的千暮雪臉上。

「司徒公子不愧是司徒公子,果然神機妙算!千暮雪,她真的只是一隻紙老虎1蕭太玄的話讓寧月的臉色猛然間大變。

「蕭盟主過獎了!業火紅蓮乃無解之毒,不可能真的毫髮無傷的解毒。從千暮雪出現之後我就懷疑,現在終於可以確信,千暮雪真的只是外強中乾。」

司徒冥的身影突然間的出現,幾乎眨眼之間,他已站在了蕭太玄的身邊,「恭喜蕭盟主,賀喜蕭盟主!藍盟主已經離開,此刻再也沒有人能阻止你得到龍龜丹。只要獲得五百年功力,蕭盟主將一舉突破武道境界成為天榜上的第十三個名字1

「哈哈哈……」蕭太玄得意的仰天大笑,「軒轅公主,還不開啟燕返密境?」

「轟」寧月身形一閃,閃電般的擋在千暮雪的身前,幾乎剎那之間,一柄天劍升空打破了蕭太玄的氣機封鎖。眼神冷冷的向蕭太玄身邊的司徒冥射去,陰沉的臉色彷彿天空匯聚的烏雲。

「寧兄別來無恙!這一局,是在下贏了1

「你果然是一根攪屎棍1寧月的口中吐出了冷冷的一句話,「但是,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

「早么?請寧兄指教1

「指教不敢當,風兄,此時還不現身更待何時?」寧月突然對著虛空淡淡的喝道,卻讓司徒冥得意的表情為之一僵。

風蕭雨,這個天機閣的入世弟子,神秘的出現之後彷彿再也沒有了存在感。但寧月再次叫出他的名字之後,司徒冥才想起來這個無論風采還是武功都不輸自己分毫的天機老人第五弟子。

「寧兄莫急,風某在此1

聲音彷彿來自九霄雲外,但又似乎就在眾人的耳畔。眾人的眼前一陣模糊,寧月的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兩道身影。

「嗯?為什麼只有你們兩個?軒轅無恨呢?」寧月的眉頭微微一皺,按理說由風蕭雨在暗中照應,不該讓魚子目的人得手才對埃

「說來慚愧,風某有負寧兄重託了。軒轅無恨不知為何神秘失蹤了。」

「什麼情況?」寧月微微錯愕,風蕭雨向來可靠,這一點寧月心底從未懷疑。以風蕭雨的武功,不可能有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擄走軒轅無恨,但是……為什麼他會失蹤?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從寧兄跟我交代之後,我就一步未離的守在老宅之中。但不止在下,就連照顧軒轅無恨的瑩瑩小姐都沒有察覺到軒轅無恨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姑爺,小姐,我就是轉個身,真的!今天早上,軒轅公子的身體很燙,還滿嘴的說著胡話。我就想用濕毛巾給軒轅公子降溫……等我轉過身的時候,床上已經看不見軒轅公子了……」

「轉個身?」寧月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神光,瑩瑩的修為不弱,而風蕭雨的武功更是登峰造極。這樣的武功修為,竟然連影子都沒有看到軒轅無恨就被人擄走了?

風蕭雨的出現讓蕭太玄的氣勢出現了一絲混亂,從那天指認詩雅之後,風蕭雨就再也沒有出現。所以無論是蕭太玄還是司徒冥,包括軒轅無月都認為風蕭雨已經離開了。但現在看來,風蕭雨一直沒有離開,隱藏在暗處洞悉他們的一舉一動。

現如今,雖然蕭太玄的武功高出他們一大節,但寧月一方的超級高手陣容也太過華麗了。寧月與風蕭雨聯手足以將蕭太玄壓制住,勝利的天平似乎又開始向寧月妥協。

「哈哈哈……有趣,越來越有趣了1

在蕭太玄臉色鐵青的時候,一邊的司徒冥卻絲毫沒有被算計的挫敗,看向寧月的眼神閃爍著好奇的精芒。

「寧月,你算計的本事果然天下無雙。不過……」

「轟隆隆」一聲巨響,從燕返水閣的身後響起。彷彿滾滾的響雷,從遠處翻滾而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的臉上露出了疑惑,而唯獨軒轅無月的臉色卻在剎那間變得慘白。

「哈哈哈……燕返密境開啟了?」蕭太玄短暫的錯愕之後,眼中瞬間迸射出驚喜的神光0哈哈哈……密境竟然開啟了?」

似乎印證了蕭太玄的話,燕返水閣突然地動山搖了起來。周圍的寒月潭水彷彿剎那間沸騰。無數的浪花翻湧,水面卻不住的升高。

「不對,不是水面在升高,而是……而是燕返水閣在下沉……」寧月瞬間回過神來,猛然間轉過頭看向依舊陷入獃滯滿臉不知所措的軒轅無月。

「轟」突然間,一根巨大的石柱升起,而其餘的地面卻不住的下沉。

「快,快跳上石柱1軒轅無月終於回過了神。在他的提醒下,寧月抓著千暮雪身形一閃便站在了石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