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十八章 司徒冥的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八章 司徒冥的身份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五根巨大的石柱緩緩的升起,每一根都有三丈來粗。彷彿是由一整塊石頭雕刻而成。寧月一行人站在一根石柱頂端都顯得寬闊,而另外五根的石柱之上,站著司徒冥和蕭太玄還有去而復返的天劍門弟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寧月感覺自己的腦子也不夠用了,這好端端的……怎麼突然間天崩地裂?

「密境開啟了……」軒轅無月的聲音充滿著濃濃的疲憊,「燕返密境,其實是兩千五百年前太古皇朝的一處祭壇所在。是為了祭祀無量天碑用的,原本藏於寒月潭水之中。三千年變幻,祭壇的周圍漸漸升起的島嶼,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定居在寒月潭的原因。

密境原本需要軒轅家族之血才可以進入,但還有另外一種開啟方式,就是祭天符文!一旦開啟祭天符文,祭台就會升起,而這五根石柱就是當年的祭台支柱。但是……祭天符文是太古皇朝的不傳之密,一直封存於黃金廟宇之中……為什麼……」

說著,軒轅無月的眼睛突然綻放出炙熱的光芒,滿臉震驚的看向站在石柱另一頭的司徒冥,「你是……你是荒古皇朝的遺民?」

所有目光射向一邊的司徒冥,就連蕭太玄看向司徒冥的目光暴漏著濃濃的懷疑。蕭太玄雖然和司徒冥有著約定,但司徒冥就像一條狡猾的毒蛇,無論誰與他做交易都要提起十二分的警惕。

「無月啊無月!你心底只記得段海那個白痴,你可曾想過當年那個被你當馬騎的屠思辰?當年我們在一起玩耍,一起捉迷藏。天罰到來,為什麼你們要撇開我獨自逃生?你知不知道,我哭著喊著求你們等等我……你們等了么?」

「轟」軒轅無月腳下一顫,看向司徒冥的眼神變得無比的複雜。那種懷念,震驚,心痛還有懊悔的眼神,彷彿刀割一般的在她的心中來回穿插。

「屠思辰?是你?」段海冷冷的眼神向司徒冥望去,微微顫抖的指尖緊緊的握著手裡的寒槍。

「是我!就是我!你們沒想到我還活著吧?你們沒想到我還會從廢墟里爬出來吧?那個書生一劍斬開了逃生通道,一個陌生人都知道拉我一把,你們身為我的朋友,卻狠心的將我拋下!我活了下來,當我在水中快要窒息的時候我就對自己發誓,只要我還活著,我一定要你們為當初的事後悔1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為什麼司徒冥會來參加比武招親,為什麼他什麼都不要卻願意幫著蕭太玄對付他們,他是帶著仇恨過來複仇,他原本就是來討債的。

「業火紅蓮之毒,是你交給詩雅的?」寧月突然冷冷的問道。

「不錯1

「詩雅那把抹了業火紅蓮之毒的匕首,也是你給她的?」

「哈哈哈……她該死不是么?她做了那麼多的錯事,她背叛了所有的人,難道不該死么?」司徒冥笑得很癲狂,笑得幾乎有些撕心裂肺。

突然,司徒冥收住笑聲,緩緩的收起手指輕輕的拭去眼角的淚光。

「祭台開啟,龍龜丹就在裡面!蕭盟主,我只能幫到你這裡了,能不能一步登天全在與你1

話音落地,五座石柱的中間,突然升起一座金字塔,金字塔越來越高,眨眼間在眾人的眼前形成一座高逾三十丈的小山。

「轟」突然之間,五彩的霞光升起,在霞光的籠罩之下,細密的符文升上高空,突然之間化作煙花一般爆開,將方圓千丈距離籠罩在內。符文如星光閃耀,形成了彷彿浩瀚星空的結界。

「好冷1寧月身後的君無涯摩擦著手臂突然說道。

「下雪了?」寧月望著金字塔的頂端,在話音落下的瞬間,無數的雪花從天空灑落,「那是萬載玄冰的氣息!果然在寒月潭的水底,有一塊萬載玄冰。」

「龍龜丹1蕭太玄的眼睛突然迸射出狂熱的精芒,一瞬間,身形爆閃向金字塔衝去。

「哼」寧月冷哼一聲,頭頂的天劍猛然間的揮下斬向飛速衝上金字塔的蕭太玄。

「滾開」蕭太玄如瘋如魔,身上的煞氣彷彿黃昏的火燒雲一般,一道天劍憑空升起,狠狠的迎向寧月斬來的天劍。

「轟」

無數碎石爆裂,激射而出的碎石如漫天的彈雨。一道身形彷彿鬼魅一般衝出煙塵,一往無前的向金字塔的頂端衝去。

寧月悶哼一聲,一絲殷紅的血跡從嘴角浮現。寧月修為雖然盡復,但他依舊還只是先天巔峰的境界。在先天境界之中,他可以人擋殺人佛擋殺佛,但面對一個天人合一的高手,甚至一個陷入瘋狂的天人合一高手。寧月的武功還是差了很多。

蕭太玄的眼眶之內已經變得通紅,他的腦海已經完全被龍龜丹佔據。無論誰,只要擋在他的面前都將被他無情摧毀。

蕭太玄已經六十歲了,武道之路已經走到了最後。氣血已經不再旺盛,精神識海已經面臨枯竭。他不可能再有進一步的突破,所以想要踏足天榜唯有藉助外力。

龍龜丹可以提升五百年的功力,世間也沒有人能修鍊出五百年的功力。無論誰,只要服下龍龜丹就能一躍成為世間頂尖高手,而像他這樣的高手,只要得到龍龜丹就能再續已經末途的武道。

仇恨,已經不重要了。天榜,才是蕭太玄最終的訴求。而如今,軒轅密境已經開啟,太古皇朝最神秘的龍龜丹就在眼前!

一道劍光突然間的升起,化作風雨雷電從上而下的向蕭太玄斬來。風蕭雨出手了,在寧月的劍光破碎的一瞬間華麗的出手了。

「滾開」

沸騰的氣勢彷彿火山爆發一般席捲,在狂暴的氣勢跟前。風蕭雨的劍光如此的無力,幾乎剎那間破碎。蕭太玄披散著頭髮,斑白的髮絲迎風舞動。

寧月的眼眸猛的一縮,看著退到身邊的風蕭雨臉上掛起一絲苦笑。他們聯手可以和蕭太玄打成平手,但他們聯手卻無法攔住蕭太玄的衝鋒。

蕭太玄已經瘋了,已經癲狂了,幾乎用硬接的方式接下了寧月與風蕭雨的兩劍。寧月的內府受了傷,風蕭雨的氣血產生了混亂。但是,蕭太玄卻只是有些癲狂,他的氣勢竟然沒有一絲動搖,甚至磅的氣勢彷彿此刻翻騰的寒月潭。

「哈」突然間,一道身形彷彿跨越的時空,眨眼間來到了蕭太玄的身後。那是一道彷彿玉石雕琢的石像,渾身上下泛著聖潔的光輝。

蕭太玄猛然轉身,也不得不轉身。君無涯的玉骨神拳太霸道,帶著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威勢。蕭太玄敢硬接寧月的琴心劍胎,敢硬接風蕭雨的璀璨一劍,但他卻不敢硬接君無涯的輕輕一拳。

玉骨神拳,連號稱無堅不摧的劍罡都能打碎,哪怕蕭太玄如瘋如魔也在這一拳的壓力下回歸了理智。回身的瞬間,鐵袖飛舞,如同天空的流雲變換莫測。

「轟」巨石碎,君無涯倒飛而起,剛剛離地升空。兩道身影已經牢牢的將他接住,寧月風蕭雨欺身上前,呈三角將蕭太玄圍在了中間。

「蕭盟主,你就此收手咱們還能做朋友1寧月淡淡一笑,皮懶的說道。

「哈哈哈……朋友?沒有龍龜丹,老夫寢食難安!千暮雪要我死,那個躲在暗處的神秘高手也隨時會暴起殺人。我還有退路么?我還能收手么?只有得到了龍龜丹,只有踏足武道,我才能有未來,我才能活著1

蕭太玄的聲音,幾乎從牙縫裡狠狠的擠出。原本打算一鼓作氣的衝上祭台,可寧月三人的修為實在太難纏。蕭太玄的眼神微微閃爍,無數心事急速的從心底流過。

突然間,遠處傳來了激烈的交擊聲,在寧月三人困住蕭太玄的時候,司徒冥與段海那邊的戰場也開始了交手。

段海原本的修為根本不是司徒冥的對手,但從未出過手的軒轅無月卻在此刻展現了令人側目的強大實力。雖然只是先天境界,但卻在先天高手中也能傲視群雄。

這是他們荒古皇朝的恩怨,寧月也懶得關心。蕭太玄與千暮雪有著深仇大恨,就憑這一點寧月也不能放過他。三道氣機,將蕭太玄牢牢的鎖定,一個堂堂天人合一境界的高手,被三個先天境界的人圍毆,這估計會是史上最憋屈的天人合一高手吧?

「天劍門弟子,給本座殺了千暮雪」蕭太玄眼見無法掙脫寧月三人的鎖定,突然想起了圍魏救趙的一招。

天劍門作為離州第一宗門,其實力的強悍幾乎超出了其他宗門的總和。能與天劍門分庭相抗的,唯有幻月宗!

在得到了蕭太玄的指令之後,十數道靈柱衝天而起。數十道身形彷彿黃蜂一般向千暮雪涌去。而這一幕,卻是出乎了寧月的預料。

離州武林青年一輩幾乎被千暮雪殺盡人才凋零,而老一輩高手被當年的軒轅無淚也殺得十不存一。這也致使寧月低估了天劍門的實力。但是,擁有蕭太玄的天劍門,也許當年並沒有受到重創。正如擁有藍嵐的幻月宗,也依舊保留著原本的實力。

蕭太玄是掌門,但他不是天劍門的唯一,十數個天劍門長老每一個都是先天高手。而面對十幾個先天高手,哪怕修為有所突破的瑩瑩也絕不可能獨自護的千暮雪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