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十九章 軒轅無淚現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九章 軒轅無淚現身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狂暴的靈壓席捲天地,寧月頭頂升起的靈力之柱微微搖晃。雖然臉色平靜如水,但誰都看的出來寧月此刻的心緒有多麼的不寧。

「哈哈哈……寧盟主,我的這些師弟武功雖然比老夫差了點,但對千暮雪的仇恨,卻是絲毫不差的。寧盟主有情有義,但今日不知道你是重情,還是重義呢?」蕭太玄的氣機彷彿水波從腰間蕩漾開去,如雷達一般尋找一切可乘之機。

寧月的修為雖然是先天頂端,但他已凝聚劍胎踏上武道,所以的他真實戰力應該在半步天人合一。而風蕭雨原本實力就高深莫測,此次精進之後也踏上了半步先天。

寧月和風蕭雨聯手,只能保證與蕭太玄對戰而不敗。但要想攔住蕭太玄卻也不可能,而君無涯的無物不破的玉骨神拳,卻是對蕭太玄最大的威脅。

三人聯手,將蕭太玄克制的死死的,相輔相成缺一不可。但此刻,天劍門高手對千暮雪的攻擊已然臨頭。若瑩瑩一人,憑著她高深莫測的輕功還能周旋幾分。但因為千暮雪散功重修,而且還剛剛突破先天,瑩瑩根本不能採取遊走戰術只能硬接。

天空突然間升起十數把衝天劍氣,天劍門劍法以霸道威猛著稱,而天劍正是天劍門的標誌。十幾個先天高手氣機牢牢的將千暮雪鎖定,就算瑩瑩有心帶著千暮雪閃避都無從做起。

「姑爺」在劍氣斬落的瞬間,瑩瑩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你還等什麼?」君無涯突然厲聲暴喝,雙拳燃起乳白色的火焰,身形化作流光向蕭太玄的胸口轟去。

在君無涯發動的瞬間,寧月的身形一震模糊。殘影還在原地,真實的身影已經出現在瑩瑩的頭頂。手掌翻飛,一道神佛虛影剎那間出現的虛空。虛影張開手臂,彷彿撐起的天空一般。

無數彩光在空中炸亮,十幾道劍氣狠狠的劈在虛影的巨大手掌之上炸出如煙花般絢麗的彩光。

「眾生無量」

虛空手掌翻飛,化作蒼穹從天而降的壓來。氣勢如火,威勢如山。將千暮雪身前的十數名先天高手全部籠罩於掌印之中。

「哈」一道天劍攪動天地,蕭太玄自然不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君無涯的拳頭雖然厲害,但在蕭太玄的面前依舊顯得如此的無力。無堅不摧,但在境界法則的差距下君無涯的反應速度還是比不上蕭太玄身法。

身形交錯,蕭太玄腳下踩出一道神秘的步伐。彷彿閃爍一般,身形消失在君無涯的眼前。君無涯的氣機無法鎖定天人合一高手,能鎖定蕭太玄的唯有半步天人合一的風蕭雨。

一道劍光在君無涯與蕭太玄擦肩的瞬間升起。劍光如水,其中布滿了亮麗的星辰,彷彿漆黑夜空閃耀的銀河。那些星辰,每一顆都是風蕭雨刺出的劍芒,每一劍都那麼的驚心動魄。

「哈」

蕭太玄暴喝一聲,一身氣勢如颶風一般升起。面對風蕭雨強力的一擊,蕭太玄竟然,竟敢用後背硬接?風蕭雨詫異了,君無涯獃滯了,而遠處的寧月卻是瞬間將心提到了嗓門口。

「轟」

劍光與蕭太玄的護體罡氣相觸,一瞬間狂暴的劍氣與強悍的氣勢激烈的碰撞。劍氣是犀利的,蕭太玄的護體罡氣僅僅只能做到一瞬的低檔便爆裂開來。

強大的爆炸在兩人中間響起,無數碎石彷彿流星一般激射。巨大的金字塔也在轟擊中晃動,在風蕭雨和蕭太玄交戰之地,被挖出了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風蕭雨的身形倒飛而去,但這離地的瞬間他已發現了蕭太玄的打算。借著爆炸的反作用力,蕭太玄的身形如炮仗一般衝天而起。

「嗤」風蕭雨情急之下又是一道劍光砍出,雖然很弱但卻如疾風一般向遠處的蕭太玄追去。

蕭太玄不閃不避,任由劍氣砍在在自己的背後。眼神中,狂熱的驚喜在綻放。他已突破了封鎖,再也不可能有誰能阻攔自己的步伐。

「龍龜丹是我的」難以壓制內心的激動,蕭太玄忍不住仰天長嘯。身形在空中毫無借力的情況下再次拔高,如金雕撲騰一般扶搖直上。

忽然間,天地暗了!

彷彿剎那之間,陽光被厚厚的積雲掩埋。彷彿剎那之間,天地變得一片死寂。

一種恐懼,毫無緣由在從寧月心頭升起,風蕭雨與君無涯也幾乎同時臉色大變瞬間回到寧月的身邊。身後的千暮雪眼中突然爆射出一道精芒,微微的仰起頭,望著暗淡的天空嘴角微微的勾起。

「他來了……」

「誰?誰來了?」君無涯聲音顫抖的問道,茫然失措的掃視著周圍。

只差一步,蕭太玄就會踏足金字塔頂。但這一步,他卻無論如何也跨不出去。天空的威壓如此的可怕,彷彿將天地隔離到了幽冥地府。雖然只有那區區的一步之遙,但蕭太玄卻知道,只要自己跨出那一步,自己必死無疑。

「還能有誰?那個神秘的高手唄1寧月的心底突然有種輕鬆。雖然那個高手很神秘,也很奇怪。他三次出手,每一次都曇花一現。但似乎,他從來沒對軒轅家族的人出手。

一個被天機閣遺忘的武道高手,這原本如此的不可思議。但是,事實卻如此!風蕭雨的眉頭不禁皺起,從現在展現出的威勢來看,對方的修為的的確確是武道之境。但是,卻不是天榜之上任何一個。

「武者一旦踏上武道,就會被天地感應。任何一個武道高手,都會被天機法陣收錄。但是……這個卻從未出現過1風蕭雨的聲音彷彿清風一般吹過眾人的耳畔。所有人都瞪著驚懼的眼睛看著天地的變換。

「他在那1君無涯突然驚呼一聲,手指顫抖的指著金字塔的塔頂。

一道雪白的身影,一個頭戴面紗的女人。

修長的身姿,如千暮雪一般超凡脫俗。靜靜的站立,彷彿將整個天地都踩於腳下。

「軒轅……軒轅無淚……你……你竟然……真的沒死?」

蕭太玄瞪著驚恐的眼睛,顫抖的指著頭頂上那個俯視蒼生的女人。

「軒轅無淚?」

「她沒死?」

無數驚呼從天劍門高手中響起,那個名字,似乎是來自地獄的呼喚。將所有被寧月鎮壓的天劍門高手都嚇得面若死灰。

「大姐?」

與司徒冥交戰的軒轅無月和段海都停下了動作,軒轅無月捂著嘴巴滿臉不可置信的仰著頭望著祭台頂端出現的身影。

「無淚公主?」段海的眼神閃爍一絲莫名的憧憬。

「無……無淚……公主?」司徒冥的臉色刷的一下變成死灰。那個風華絕代的名字,哪怕過了這麼久卻依舊讓人心潮起伏。

「無月……我會保護你的……沒有人可以傷害你……我會保護你的……」沙啞略帶磁性的聲音,充滿著別樣的魅力,彷彿是在吶吶自語,又似乎在宣誓著某個誓言。

「我不信……我不信……」蕭太玄的頭頂突然升起了血紅色的煞氣。彷彿魔神降臨一般將他的身形牢牢的籠罩於血霧之中。

「你已經死了……你早就死了……我不信……我不信……」

「入魔了?」君無涯獃獃的望著遠處的一幕,臉上突然露出怪異的錯愕。

入魔與走火入魔不同,入魔比走火入魔更可怕。走火入魔,是修鍊出現了問題而性情大變,雖然暴烈但修為會大跌。可入魔卻會使原本的修為暴漲,就像黑化一般能在短時間獲得成倍的力量。

但入魔的代價卻也可怕,不僅會思維混亂陷入極端,而且還會透支生命。天底下沒有憑空得到的東西,當得到強大力量的同時,必定會消耗其他更為重要的東西。

入魔不可控制,一般都是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刺激而被內心的瘋狂,恐懼所支配。像蕭太玄這樣已經天人合一的高手,入魔前所未有。

「三番四次的在希望和絕望邊緣掙扎,竟然被直接刺激瘋了?這蕭太玄也……太……」寧月都不知道怎麼說,軒轅無淚的出現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但唯獨寧月認為理所應當。

從那天峨眉夜長老被殺,寧月其實已經懷疑。當初寧月的心底有兩個懷疑,一個是千暮雪走火入魔,這也是離州武林一致認為的結果。第二個就是有人在暗中保護軒轅兄妹兩。

雖然一個武道高手卻沒被列入天榜這讓寧月有些疑惑,但天地間總會有變數。從第三次軒轅無淚出手,寧月就已經確認了自己之前的猜測。

要不是千暮雪說那人的武道充滿著死亡和混亂,寧月甚至都不想讓風蕭雨暗中保護軒轅無恨。無論是魚子目,還是蕭太玄來襲,甚至司徒冥開啟燕返密境。寧月的心底一直沒有過多的擔心,因為寧月一直認為有一個超級高手在暗中注視著這一切。

而事實上,軒轅無淚的出現印證了寧月的猜想。無論是蕭太玄,還是自己,都是在為這個幕後的高手演完這一齣戲。而現在,戲差不多唱到了最後。唯一讓寧月心底沒底的是,這樣的一個高手,有必要大費周章的唱戲么?如果軒轅無淚一開始就站出來,他們還有必要唱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