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章 司徒冥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司徒冥之死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蕭太玄的氣勢如火焰般燃燒,狂暴的威壓突然間增加了一倍。通紅的雙眼,彷彿是地獄爬出來的幽魂。

「力量,強大的力量……哈哈哈……原來……我也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哈哈哈……軒轅無淚……我不怕你!千暮雪……我不怕你了……哈哈哈……你們都要死……都給我去死」

「轟」身形化作火焰燃燒,彷彿展翅飛翔的鳳凰。但此刻的蕭太玄,卻沒有半點鳳凰的仙氣與聖潔。通紅的血煞,就如同沸騰的血海翻騰的霧氣。

「嗤」突然之間,一道劍光出現在天空。昏暗,死寂,深沉。如同死神的鐮刀,懸在眾人的頭頂。

這一次,不需要千暮雪試探寧月也能從劍光中感受到那種黑暗與混亂。只有純粹的殺意,只有最極致的死亡。這是與千暮雪無垢劍氣另一個極致的劍氣。

劍光升起的瞬間,所有人背後都瞬間炸毛。就是軒轅無月,也感覺自己就在這道劍意的籠罩之下。

「我會保護你的……無月……所有妄圖傷害你的……都該死……」

那種如禱告似誓言的聲音再次響起,天空的劍氣突然間消失,彷彿出現時的那樣毫無徵兆。

「噗」

一聲脆響,被定格在空中的血煞身影突然發出一聲爆裂。濃密的血煞之氣瞬間消散,現出了隱藏在血煞之中已經入魔的蕭太玄。

而此刻,一道清晰的血絲出現在蕭太玄的眉心。輕響的聲音就是從蕭太玄的眉心發出。如霧的血噴涌而出,就像滅火器的咆哮。

所有人獃滯的看著蕭太玄,獃滯的看著在空中漸漸分成了兩半,獃滯的看著明明強大的不可一世的蕭太玄就這麼輕易的毫無反抗的被人劈成了兩半!

「都該死……他們都該死……」軒轅無淚的語氣更加奇怪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扶上寧月的心田。天地變幻,強大的威壓如泰山壓來。剎那間,寧月只感覺亡魂大冒。

「噗噗噗」所有天劍門弟子,無論是長老還是內門高手,竟然如被點燃的鞭炮一般發出一聲聲輕響。數十名高手,十幾名先天境界,彷彿一個個豎起的木材被劈成兩半。

殺意席捲,恐懼瀰漫。

在所有天劍門弟子全部斃命之後,那恐怖的威勢依舊沒有散去。氣機,就像速干水泥將寧月幾人鎖定。別說動一根手指,就是呼吸也成了奢望。

「哼1一聲清冷的冷哼,一道氣勢升起與天空威壓交融。千暮雪緊緊的握著羲和劍,眼神中閃過一抹莫名的神光。

「嗯?」軒轅無淚緩緩的別過頭,眼神如電的向千暮雪望來。兩個分屬於不同時代的絕色天驕,卻以這樣的狀態相遇。眼神相觸,誰也不明白兩人視線中的涵義。

軒轅無淚緩緩的抬起手臂,那道如死亡一般的劍氣再次出現在天空。而劍氣鎖定的,就是底下寧月五人。

天人合一境界的蕭太玄他們已經勉強應付,如果換了武道高手。除非千暮雪立刻恢復修為否者任何抵抗都是徒勞。再一次,寧月如此直接的面對死亡氣息,這種氣息就像當初在夢中遊走冥界一模一樣。

「不要大姐……不要……」軒轅無月突然尖聲的叫道。

「無月別怕……我會保護你的……我會那些想要傷害你的人……全部殺死……他們都該死……」

「大姐,錯了!他們不是……他是保護無月的……他們不是敵人……」軒轅無月情急的說道,雖然奇怪大姐為什麼會死而復活,雖然奇怪大姐為什麼這麼奇怪。但這些早已顧不得了,萬一軒轅無淚一劍劈下,寧月他們全部得死!

「不是……敵人……他們也是保護你的?」軒轅無淚喃喃自語,在話語落下的瞬間,天空的劍氣突然間消失不見。

天空一瞬間放晴了,剛剛還充滿死亡的天地再一次回到了人間。頭頂的劍氣消失,寧月不禁送了一口氣。眉頭緊鎖,寧月的心底突然有了一個荒謬的猜測。

無論從軒轅無淚的三次出手,還是從今天的神秘現身,這個軒轅無淚的身上都透著古怪。無論她說話的方式,還是她的行為都毫無邏輯理智。

當寧月再次抬頭望向金字塔頂的時候,上面的軒轅無淚卻已經失去了蹤跡。周圍全是可怕的血跡和恐怖的森羅景象。寧月牽著千暮雪的手與風蕭雨一行人和段海他們會合。

司徒冥依舊站的筆直,高大的身姿頂天立地。看到寧月他們到來,司徒冥臉上絲毫沒有挫敗的死灰。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彷彿是一個勝利者一般。

「我沒想到無淚公主竟然還活著,我也沒想到她竟然一直就在無量祭壇之中。如果拋開無淚公主,這一局贏得會是我1司徒冥望著寧月淡淡的說道。

「你沒有想到的,我想到了1寧月輕輕的一笑,「要說意外的話……我沒想到軒轅無淚差點連我們也殺了!世上沒有什麼如果,你還有遺言么?」

「沒有1司徒冥默默的搖了搖頭,「寧月,你真的很了不起,其實我很想和你成為朋友。可惜了……」

「我恰恰相反1說著,寧月的手掌中突然匯聚了一道掌力,無窮的威壓自掌中成型。

「住手1

在寧月打算出手的瞬間,一道身影閃電般地站在了寧月與司徒冥中間。冰冷的氣勢溢出,那種能凍徹靈魂的寒意突然間的撲面而來。

「段海,你什麼意思?」寧月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寒,兩道寒芒彷彿吞吐的劍芒直射段海冷漠的眼眸。

「你不能殺他1段海的話很簡單,但語氣中的堅決讓寧月的眼中蒙上了一層陰霾。

「寧公子,求你高抬貴手1軒轅無月踩著蓮步緩緩的來到段海的身邊,「屠思辰是我們幼時的好友,哪怕他……」

「和我有什麼關係?」寧月冷漠的打斷了軒轅無月的話,「他是千暮雪中毒的元兇,是屠滅桂月宮的幕後黑手。我倒是問問你……我憑什麼放過他?」

沉默,死寂!段海抿了抿嘴唇,但卻依舊沒有說出一句話。他也非常清楚,無論說什麼都沒用。寧月今日必殺司徒冥,但自己……卻過不了自己的心。

「我願意用龍龜丹換回他的命,求寧公子高抬貴手……」

「龍龜丹?我很稀罕么?」寧月淡淡的一笑,話語落盡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席捲天空,「無涯,風兄,你們退到一邊吧1

風蕭雨苦笑的搖了搖頭,但也毫不做作的退到一邊。他雖然和寧月相交莫逆,也和軒轅家族沒有太多交集。但他依舊沒有助寧月的理由。這是寧月的私怨,天機閣的立場不能有一點偏保

「打架嘛……沒關係啊!我早看司徒冥不順眼了。寧月,我替你拖著段海,你去弄死他。」君無涯懶散的說道,緩緩的來到寧月身邊並肩而立。話音落下,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強悍的氣機將段海牢牢的鎖定。

「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可笑……太可笑了……想不到我司徒冥……竟然還有人為了殺我而大打出手?」

一聲爆笑出現在段海的身後,司徒冥仰天長嘯,笑聲中沒有悲涼,沒有英雄末路的寞落。豪氣滿懷,彷彿傲骨天成。

「我司徒冥什麼時候會淪為任人魚肉?你要殺我,你要保我?你們什麼時候有資格決定我的生死?你們憑什麼?」

司徒冥的身形爆射,幾個跳躍與寧月段海他們拉開了距離。高高的站在金字塔上,冷漠的眼神掃過底下幾個身影。

「寧月,你要殺我,殺得好!於情於理,你都該殺我。但是……我司徒冥一生與天地掙命,我可以輸給天,輸給地,但我決不能輸給人!天能收我,地能葬我唯獨他人,不能殺我1

說著,手指涌動,右手手掌突然間變得通紅彷彿剛從火中撈起的烙鐵。在寧月的注視下,狠狠的插進自己的胸膛。

「哇」

一口鮮血噴出,彷彿燃燒的火焰。

「天罰之日,國破家亡……我在仇恨中重生……依舊在仇恨中死去……原本……我以為我還能擁有愛……可上天為什麼……這麼殘忍……詩雅……等我……」

結界的星幕依舊在閃耀,司徒冥的傷口處冒著渺渺青煙不流一絲鮮血。寧月輕輕的來到司徒冥的屍體前,看著直到臨死嘴角還勾起一絲傲然嘲諷的司徒冥,心中不由的閃過一絲凝重。

「荒古皇朝……活著的人只剩下我們四個了……」軒轅無月的聲音充滿著哀傷。

「諸事已了,這個結界怎麼解開?」經歷了剛才的事,寧月與軒轅無月之間的關係已經產生了裂痕。望著如星空一般的結界天幕,寧月想家了。

「祭壇升起,結界自起。七天祭祀結束,結界會再次消失祭台會再次沉入湖底。既然密境已經開啟,我們就去看看吧1

說著,軒轅無月率先向金字塔的頂端爬去,「密境的入口在頂端,沿著入口進入祭壇內部。十五年前,大姐帶著我們來過。這十五年來,我和哥哥一直都不敢進入密境,我們無時無刻不被魚子目他們監視著。

我掌握著跗骨釘的術法,所以他們不敢逼問我。但是哥哥卻……這十五年來,哥哥經常受傷,最重的一次差點沒命。也因為那一次,十五個長老最後只剩下十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