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一章 最後一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 最後一次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一行人沿著祭台頂部的台階走下,整個金字塔內部中空,空間相當巨大。在金字塔的底部,一眼望去便看到一塊三丈見方的巨大萬載玄冰。

萬載玄冰乃天材地寶,武林之中能擁有萬載玄冰的勢力不多,而能夠擁有這麼巨大的萬載玄冰的,更是前所未有。

「這是……」寧月望著萬載玄冰邊上的一處高台,高台的邊上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拱衛著一個圓台。而圓台之上,原本應該有什麼供奉的聖物,而此刻卻空空如也。

祭台上印刻著絢麗的符文,放射著朦朧的白光異常的神秘飄渺。這種場景,原本應該只在仙俠世界才會出現而此刻卻讓寧月感受到一種莫名的牽引力。

「這原本是祭祀無量天碑的祭台,太古皇朝的鎮國神器!可是,兩千年前,無量天碑神秘遁去,太古皇朝氣運流逝才導致皇朝碎……大姐……哥哥……」

軒轅無月說著,突然之間瞪大了眼睛向不遠處的萬載玄冰望去,眼神之中迸射出濃濃的驚恐和不可思議。眾人順著她的目光,也看到了躺在萬載玄冰上的一道身影。

「軒轅無恨?原來……他被無淚公主帶到了這裡……」風蕭雨恍然的說道。也唯有武道之境的軒轅無淚出手,才能從他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帶走軒轅無恨。

「不可能……不會的……不會的……」軒轅無月卻沒有半點見到親人的驚喜,眼眶中再次溢滿了淚光。驚荒失措的搖著頭,臉色慘白的向萬載玄冰奔去。

寧月緊跟而上,看著眼前彷彿一間房子大小的萬載玄冰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讚歎。萬載玄冰,萬年不化。尋常宗門只要得到三尺見方的一塊,足可保宗門百年人才輩出。

而此刻的眼前,竟然有著如此巨大的一塊萬載玄冰。如果將它運回江南道,寧月估計五十年之後,江南道必定能成為整個江湖武林首屈一指的勢力。

軒轅無月顫抖的伸出手,輕輕的拂上眼前的萬載玄冰,玄冰的表面,被附上了一層晶瑩的冰霜。輕輕的擦去冰霜,如水晶般透明的玄冰呈現了別樣的美麗。而在看清玄冰內部的一瞬間,所有人又齊齊的吸了一口冷氣。

玄冰之中,一個美麗的女人安靜的躺在中間。女人約莫二十上下,一身白衣勝雪,風華絕代美艷動人。慘白的臉盤沒有一絲血色,緊閉的眼眸就像安靜的睡著了一般。

但是……看到她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美麗的女人只是一具屍體。她已經死了,甚至已經死了很久。哪怕她此刻的樣子如生前的一模一樣,但死人的氣息和活人的絕對不一樣。

「大姐……」軒轅無月捂著嘴巴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無淚公主……已經死了?那剛才……剛才出現的高手是誰?」段海的聲音第一次帶著顫抖。

玄冰之中女子的身份是軒轅無淚,這已經確認無疑!軒轅無淚死了,而且已經死了很久。那麼,一個無法釋懷的疑惑彷彿隕石一般撞進寧月幾人的腦海。

那個冒充軒轅無淚的神秘武道高手……是誰?

寧月眼睛突然瞥向玄冰之上的軒轅無恨,突然臉色變得古怪了起來,「一個不懂武功的人,怎麼可能躺在萬載玄冰之上?」

寧月的話音剛落,軒轅無月的臉色突然變得刷白。手掌一揮,玄冰上的軒轅無恨彷彿被無形的大手抱起。飛快的落到軒轅無月的手上。

「哥哥……哥哥……你醒醒……」

寧月輕輕的來到軒轅無恨的身邊,抓起他耷拉的手臂按上了脈門。

指尖傳來了灼熱的熱力,在萬載玄冰上躺了這麼久,他的高燒竟然還沒有褪下?這原本就不合理,更何況……一個普通人竟然沒被萬載玄冰的寒力凍死?

內力運轉,沿著指尖導入軒轅無恨的身體。但是,猜想中內力護體並沒有出現。寧月原本的猜測中,假冒軒轅無淚的只有他也只可能是他。但是,無論丹田,膻中,還是精神識海,裡面皆空空如也沒有絲毫的內力。

這就證明,軒轅無恨真的不懂武功,一個不懂武功的人也絕對不可能是武道高手!

「真是好根骨!可惜了……」千暮雪的眼眸輕輕的掃過軒轅無恨,寧月需要用內力探測才能確定軒轅無恨的虛實但千暮雪卻只需要看一眼就能知道。

「是很可惜1軒轅無月輕輕的將軒轅無恨放下,「哥哥的天賦真的很厲害,八歲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後天巔峰的修為……十五年前,大姐死前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可是,從那之後他卻……卻……」

「天命如此,造化弄人1寧月輕輕一嘆,「你們以後有什麼打算?」

「等七天結界撤去之後,我們便回冰天雪原1段海的聲音之中,竟然透露著濃濃的疲憊。他們從西域回到九州,十五年來他們在離州掙扎。但最終,他們依舊不容於九州武林。天大地大,唯有冰天雪原才能容得下這對兄妹。

「也好!經歷了今日一役,離州武林必定將我們視為死敵。我們也要回去多加防範,希望藍盟主能剋制住不要再起紛爭了……」

離州之地還是冰天雪地,但在蜀州盆地卻是溫暖如春。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一處懸崖峭壁,一個美麗端莊的女子安靜坐在崖邊閉目彈琴。

枯葉紛飛,彷彿彩蝶圍繞著她翩翩起舞。絕美女子嘴角微微勾起一絲淺淺的笑,微閉的眼眸緩緩的睜開。而睜開眼睛的女子,像是打開了心靈的窗戶美得如此的驚心動魄。

「呼」一道金芒閃過,彷彿天空灑下的金色陽光。琴聲停止,在女子的眼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金色的身影。

「你終於肯來見我了?」女子的聲音很慵懶,柔情似蜜的話音中帶著淡淡的哀怨。

「不是我不肯來見你……其實……只要你願意見我,哪怕我在幽冥地獄我也會爬過來與你相見1沒人能想象,堂堂捕神楚源的語氣會這麼溫柔,也沒人可以想象,鐵血無情的楚源會說這樣的甜言蜜語。

「咯咯咯……你以前是不會說這麼肉麻的話的!我們差不多有二十五年沒見了吧?」女子緩緩的收起琴,對著楚源微微示意了一個請。在兩人的身邊,一張擺著酒菜的地毯卻沒有沾上一片枯葉。

「是啊,二十五年了1楚源似乎有些懷念,眼神中閃過一絲迷離。

「為了我們二十五年的重逢,先干為敬1女子舉起酒杯異常豪爽的一飲而盡!

楚源望著眼前女子,眼底的柔情怎麼也無法掩飾。彷彿想起了曾經的快樂和痛苦,楚源一把抓起酒壺咕隆隆的猛的往口中灌。

「慢點喝,你是武道高手,就算喝再多的酒也不會醉,又何苦這樣呢?」女子宛然一笑,那語氣就像小情人在撒嬌一般。

「青兒……」

「別1女子笑著打斷道,「小女子可不敢從堂堂捕神口中聽到這個稱呼。你可以叫我柳葉青,也可以叫我柳掌門,但唯獨不可以叫我青兒!你的青兒,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經死了……」

楚源的臉色微微一怔,突然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我以為……你已經原諒我了!想不到過了二十五年……你還是那麼恨我1

「哈哈哈……二十五年?區區二十五年?別說二十五年,就是二百五十年,我也不會原諒你!新婚之夜,在峨眉拜堂的禮堂里,只有新娘一人!九州武林紛紛來賀,卻看了如此的一場好戲?

哈哈哈……留下一封信表明身份就人去無蹤?我柳葉青在你的心底是什麼?哈哈哈……你的青兒,在那天已經死了1

「我可以補償你……」

「補償?你拿什麼補償?」

「如果不是我,五年前峨眉就該覆滅了……你們在蜀州做了那麼多,朝廷會容你們?我一直替你們壓著……一直都在替你們壓著……我為了誰?鐵面無私的捕神楚源竟然徇私枉法?收手吧!我快壓不住了……一旦被朝廷知道……你就死定了……」

「哈哈哈……那柳葉青倒是要謝謝捕神大人手下留情了?」柳葉青突然捂著嘴巴嬌笑了起來,顫抖的肩膀別樣的俏皮可愛。

「可惜,我收不了手……不僅收不了手我還出手了……聽說……當今太子不好好的在皇宮裡待著跑到離州去了?哈哈哈……」

一瞬間,楚源的臉色猛然間大變,嗖的一聲跳了起來。眼神如電,氣勢如雷狠狠的向柳葉青逼壓過去。

「你這是在找死1

「呵呵……呵呵呵……」柳葉青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冷汗如雨的從額頭滴滴落下,「找死?不不不……只有輸得人才會死……」

突然之間,楚源的氣勢猛然間收起。原本憤怒的臉龐被驚愕代替,惶恐的眼神中露出濃濃的哀求。沒人會相信,堂堂捕神的臉上會露出哀求!

「暗月滲水?你……你真的要這麼做?」

「不是我要這麼做,而是我已經這麼做了……楚源,你已中毒,散功吧1

「哈哈哈……散功?」楚源的眼角突然滑過一滴眼淚,殷紅如血,「你錯了,你真的做錯了……」

緩緩的站起身,輕啟腳步慢慢的走向懸崖。

「你做什麼?你若再不散功,你會死的1柳葉青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眼神中的戲謔與諷刺再也見不到了。

「最後一次!替你……彌補……犯下的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