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二章 孤乃當今太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孤乃當今太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金光消散,楚源的身形憑空消失了一般。柳葉青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看著楚源消失的地方。突然之間,彷彿瘋了一般跳了起來衝到懸崖邊。望著崖底如巨龍蟄伏的長江,盡眼望去也看不到一絲楚源的身影。

「哇」一口鮮血染紅了眼前的青石,楚源的臉色突然間變得青紫。隨著呼吸,一口口寒氣從鼻孔里噴出。

暗月滲水,至陰至寒!雖然不似業火紅蓮般中者無解,但需散功重修。而楚源,卻無法散功!太子殿下被騙出了皇宮,如果太子遇難,天下一定大亂。沒有人比楚源更清楚莫無痕在太子身上給予了多少希望,更沒人比他更清楚……太子一旦出事!莫無痕的怒火會多麼的可怕。

「沙沙沙」清晰的腳步聲傳來,楚源的臉色猛然間大變。腳步聲很近,近的離自己不過十丈。但直到腳步聲響起,自己才發現有人靠近?

就算身中暗月滲水之毒,楚源也不可能被消弱到這等地步。那麼……能無聲無息走進自己的……會是誰?

緩緩的直起身體,楚源慢慢的轉過身。不遠處,一身雪白的女子緩緩的走來。白色的紗裙,白色的斗笠,白色的鞋子甚至……她手中的劍也是雪白色的。

「閣下是……水月宮主?」楚源試探的問道。

來人並沒有說話,緩緩的抬起手,手中劍微微的顫抖。突然之間,一道劍氣橫空出世彷彿炎炎夏日炙熱的驕陽。

剎那間,楚源的臉色大變,原本青紫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通靈劍胎,你是千暮雪……」

寂靜的夜,黎明即將到來。天空的星辰眨眨的閃耀,在金字塔的頂端,一對璧人相互依偎看著天空出神。

寧月哼著前世的歌謠,雖然沒有琴聲伴奏但即便清唱也充滿著溫柔的韻味。千暮雪微微閉著眼睛,彷彿睡著了一般。

「這首歌叫什麼名字?」在寧月的歌聲停下之後,肩膀上的千暮雪突然睜開了眼睛。

「魯冰花!好聽么?」

「好聽1

「那我再唱一遍?」

「好1

直到太陽升起,寧月都在不厭其煩的唱了一遍又一遍。千暮雪喜歡,他就願意。當太陽升起地平線,當寒月潭水突然之間泛出朦朧紅光的時候,遠處的水面上出現了幾根衝天而起的船帆。

「嗯?有人來了?」君無涯其實早就受不了寧月的歌聲,如今找到機會立刻打斷的說道。一首歌,再好聽,單曲循環了一個時辰也會吐的。

「你早就猜到有人回來?」寧月詫異的轉過頭,君無涯的話似乎很驚訝,但寧月從他的語氣中根本沒聽到半點驚訝的意思。似乎早在他的意料之內,似乎他一直在等著的某人的出現。

「是啊1君無涯沒有絲毫做作,「我離開家這麼久了,家裡也該派人來接我回去了!寧月,啥時候來中州,我帶你玩啊1

「呵呵呵……」寧月的臉上突然掛著一絲邪惡的壞笑,「雖然明知道你這話只是逢場的客套,但我還是要不幸的告訴你。過兩個月我還真的有可能去中州,你家裡是官宦之家,應該在京城吧?」

「不錯!不過……我這話可不是逢場客套……等等……對面的船隊……好像不太對礙…」

「屁話1寧月緩緩的站起身,「自然不太對,因為那是離州武林盟的船隊,希望這個結界夠結實吧1

遠處的船帆越來越多,數十艘大船乘風破浪的向燕返水閣駛來。船帆皆是白色,站在船頭的人也全是披麻戴孝。

藍嵐傲然的立在船頭,望著遠處巍峨的金字塔久久出神。從他變換的眼眸中可見,他的內心遠沒有他此刻表現的那麼平靜。

蕭太玄死了,在離州武林盟總部的性命銘牌已經碎裂。離州武林盟主死了,對於離州武林來說是噩耗但對於藍嵐來說,這是等了這麼多年的喜訊。

論武功,藍嵐自問不遜蕭太玄分毫。要不是天劍門的實力比幻月宗強上那麼一絲,武林盟主花落誰家還是未知數。

而現在,蕭太玄死了,從今往後離州武林盟他藍嵐說一不二。原本,以藍嵐的武功威信,他完全可以壓制住反對的聲音,甚至兵不血刃的接過武林盟的權柄。

但是,千暮雪是一柄懸在他頭頂的刀,龍龜丹是一個無法拒絕的誘以,替盟主報仇成了一個無比正當的理由。

蕭太玄是個白痴,為了撇下自己和武林盟獨自帶著天劍門的高手回到燕返水閣。但是,一個天劍門的力量怎麼比得上離州武林盟?所以。蕭太玄死了,死的那麼乾脆!

離州武林盟有著那麼多的高手,就算面對一個武道高手也可以有一戰之力。更何況,武道高手在哪?一個受了傷的千暮雪已經是待宰的牛羊。

可惜他不知道,還有一個假冒軒轅無淚的神秘高手出現,他更不知道,蕭太玄是怎麼死的。

船隊緩緩的逼近,在結界外安靜的停下。藍嵐冷冷的注視著結界內一張張熟悉的臉孔。希望從他們的臉上看到驚恐,看到害怕。

但可惜,無論他怎麼看,寧月的微笑依舊那麼的討厭,段海的臉上還是面無表情。倒是君無涯的臉上掛了一些不可思議,但藍嵐怎麼看都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意味。

藍嵐沒有廢話,緩緩的抬起手臂。刷刷刷數十道身影出現的藍嵐的身後。這群人中有離州武林的各派掌門,也有幻月宗的長老高手。

手臂揮下,沒有絲毫的言語。數十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強悍的靈壓席捲天地,無數刀光劍影突然間的出現狠狠的撞向祭台的遠古結界。

「轟」

天地震蕩,整個寒月潭水面也劇烈的搖晃了起來。五根巨大的石柱微微的震動,無數粉末一般的碎屑如雨點一般灑落寒月潭中。

「無月公主,這個遠古結界……好像沒我們想象的那麼結實啊?」寧月摸著鼻子有些意外的問道。

「任何東西都無法抵禦歲月的侵蝕,這座祭台結界畢竟是三千年前就已存在……如今還能阻擋一時半刻已經很難得了。」

「看著他們攻勢似乎很猛啊?怎麼辦?」風蕭雨微微的笑道,但從他的臉上,卻絲毫沒有看到一點的緊張,「藍盟主是為了龍龜丹而來,可密境之中根本就沒有龍龜丹。這下子……估計他們是連在下都不願意放過了。」

「軒轅無淚一個謊言,騙了離州武林十五年。到現在卻要我們來替她買單。不得不說,軒轅無淚真是厲害礙…」寧月似乎並沒有因為離州武林盟的舉兵來襲而擔心,半開玩笑的說道。

「抱歉了寧公子」軒轅無月略帶歉意的聲音響起,「原本我真心打算把龍龜丹作為公子的謝禮,但現在……如果以後寧公子有什麼要求盡可來找我,只要無月不死,定然無所不應1

「以後再說吧1寧月緩緩的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筋骨,「結界快碎了,到時候我與風兄拖住藍嵐,你們帶著千暮雪撤。等你們安全了我們自然會脫身去尋你們……」

「轟」一根石柱突然爆裂,天空的結界上出現了一道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紋。看著結界出現裂紋,離州武林盟更像打了雞血一般。無數強大的刀氣劍氣紛紛向結界破碎處砍來。

「又有人來了……」

「是來了1在寧月打算應戰的時候,君無涯突然懷抱著雙手有些陰沉的說道。一瞬間,君臨天下的氣勢直衝雲頂,彷彿主宰眾生的君王。君無涯的臉色漠然,平視的看著遠處緩緩出現的一支漆黑的船桿。

黑色是大周皇朝獨愛的顏色,無論官服還是軍甲,刀劍軍械甚至馬匹船舶都獨愛於黑色。滾滾紅塵,巍巍黑水!遠處的漆黑的船隊讓人第一時間聯想到大周皇朝的水師。

「無涯,你到底是何身份?」寧月淡淡的轉過身與君無涯並肩站立。他實在不願意看君無涯此刻那張裝逼的臉,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別提多膈應。

「我以為你會忍住不問,有些話不要說出來更好。一旦你們知道了我的身份,我怕我又要變成孤家寡人了……」

「切!不就是皇親國戚嘛……有什麼好了不起的?」寧月眉角微微抽搐,對面的離州武林盟也已經停下了攻擊緩緩的掉轉船頭。

「你怎麼知道?」君無涯淡淡的撇過眼冷冷的問道。

「這麼一副濃郁的紈氣息,除了那群二世祖還真沒誰敢這麼囂張……不對!普通的皇親國戚不可能驚動捕神親自過來照應,更不可能驚動大周水師前來護駕……」

「不錯!君無涯不過是孤行走江湖的假名,孤本姓莫,莫天涯才是孤真正的名諱!孤乃大周皇朝太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寧月,知道了孤的身份,你還敢與孤稱兄道弟么?」

「啪」

莫天涯摸著腦袋瞬間懵了,長這麼大,還真沒人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後還敢打他。

「偶爾裝裝逼可以,裝過了就是欠揍!別一口一個孤的,聽得膈應人。你的身份倒是讓人意外,話說,你好好的二世祖不做跑這來幹嘛?別告訴我是為了比武招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