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三章 剿滅離州武林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 剿滅離州武林盟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君無涯瞬間露出一個皮懶的笑容,把方才霸氣側漏的氣勢破壞殆盡,「我好歹是當今太子,留點面子吧?」

「想不到……民女的一次比武招親竟然驚動了太子殿下的大駕,無月真是受寵若驚1軒轅無月嘴裡誰然說著這話,但她的語氣表情卻沒有一點受寵若驚的意思。

江湖與朝廷似乎是分隔兩個不同的世界,朝廷不問江湖事,江湖也不怎麼鳥朝廷。大周皇朝堂堂太子殿下卻參加江湖的比武招親,怎麼看都帶著別樣的目的。

「是不是改變注意了?要不做本太子的太子妃吧?」莫天涯很無恥的當著段海的面挖著牆角。

段海冷哼一聲,緊緊手中的銀槍。意思自然不言而喻,敢挖牆腳,信不信一槍捅死你。

「太子殿下真會開玩笑,小女子是江湖兒女,恐怕沒這個福分當你的太子妃了。」軒轅無月輕柔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清澈。

莫天涯笑了笑,「軒轅公主畢竟是荒古皇朝的公主,當年若非歷滄海力保,朝廷也不會放任你們落戶在離州更不會放任你們十五年前攪動離州武林風雨。

一次比武招親搞的聲勢浩蕩幾乎席捲了九州武林,更為甚者,離州武林盟全權處理比武招親,無論常理還是聲勢都透露著古怪。

一個月前,鏡天府上報,離州武林意圖牽連九州武林以復辟太古皇朝的名義起兵,父皇自然不能視若無睹。孤授命離京查明真相,這就是孤為何來參加比武招親的原因。」

「一派胡言1段海冷喝一聲,眼神如劍的射向莫天涯的背脊。

寧月的眼底閃過一絲恍然,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君無涯會來這裡,更明白了眼前的大周戰船為什麼能如此及時的出現。

軒轅家族的名頭太敏感,就算其中明知道有很多疑點,當朝也不得不小心應對。大周戰船恐怕早已在遠處蟄伏,只要莫天涯查證屬實就會傾巢而出以雷霆之勢將動亂消滅於萌芽之中。

「那現在……太子殿下可查探清楚?我軒轅家族可是要復辟太古皇朝?」軒轅無月的聲音有些低沉,任誰知道自己已經被朝廷盯上,覆滅只在對方的一念之間心情都不會好。

「還有什麼懷疑的?這根本就是一場鬧劇!可憐了整個離州武林,竟然被一個謊言騙了十五年!可笑,可嘆1

「開打了……」瑩瑩突然興奮的叫道,眼睛發直的看著遠處的戰船越來越近。

「轟」

突然,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彷彿天空的響雷如車輪滾滾而來。這一聲巨響來的毫無預兆,在場的除了寧月和莫天涯之外全都被嚇得一哆嗦。

一道火柱從漆黑的戰船上面激射而出,化作火球狠狠的撞在離州武林盟的船上。

「轟」

又是一聲巨響,一團火光突然炸出,離州武林大船的船沿上被炸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炮?」寧月獃滯的驚呼道,他萬萬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也能見到炮。寧月一直以為,就算朝廷已經擁有了火藥,而對火藥的利用是非常簡陋的。但現在看來,自己的猜測何其的可笑。

前世從冷兵器時代進化到熱兵器時代就是因為炮的大範圍出現。而眼前的炮,也不是前世宋朝時期出現的那種實心彈丸的炮彈,而是真正可以二次爆炸的火炮。

朝廷到底隱藏了多少實力?他們對火藥的利用到底到了什麼地步?單兵火藥武器是不是已經出現?這些疑問一瞬間彷彿海嘯一般席捲寧月的大腦。

從他還是衙役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一個普通人想要學到武功只有走三個路子。拜師學藝,加入天幕府,加入軍隊。而這三種路子之中,唯有軍隊最為神秘。

而現在,最神秘的軍團終於露出了犀利的獠牙。僅僅露出冰山一角,寧月的腦海中已經腦補了大周精銳軍隊的可怕戰力。

彷彿一個訊號,在第一炮開火的瞬間,十數艘戰船突然接連不斷的響起開炮聲。離州武林的戰船原本也只是木質結構,哪能經得起炮火的轟擊。還沒十息時間,一半大船已經搖搖欲墜。

沒有打招呼直接就開火,大周水師的突然動手將離州武林盟弄懵了。在挨了一頓胖揍之後,武林高手們也紛紛反映了過來。

數十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刀氣劍氣呼嘯的迎上從天墜落的炮彈。彷彿煙花一般,炮彈們在空中爆開。如果說火炮是朝廷的利器的話,那麼先天高手就是一座移動的炮台。

唯一的區別在於,一個先天高手乃萬中無一,而且多數需要經過數十年的苦練才能成就。而火炮卻是死物,也許只需要一年就能生產出來。

如說上千上萬的火炮被運到戰場,這等於有了上萬個先天高手。雖然死板,雖然攻擊單一,但一旦形成規模必定是無往不利。

就像此刻,雖然數十個先天高手攔截炮彈那叫一個準。但依舊有些漏網之魚落到了船上。爆炸聲響起,終於,一艘大船在火光中裂成了兩節。

「上」

藍嵐的眼中迸射出冰寒的殺意,一聲令下十數名先天高手幾乎同時飛身而起。能成為先天,踏水無痕凌空虛度已成必備技能。雙方戰船離得那麼近,幾乎眨眼間就被武林高手欺到身前。

「大周水師要輸了1寧月眼放精芒的說道,「火炮再犀利,一旦被高手近身他們就成了死物1

「寧兄,你把我大周軍隊想的太不堪了。武林有高手,我大周坐擁九州資源難道就沒有么?這一次,鏡天府派出了三位總管,而離州武林盟卻只有一個藍嵐1

彷彿印證了莫天涯的話,在離州武林高手眼看就要衝上戰船的時候。剎那間風雲變色,狂暴的氣勢平地而生,天空瞬間變得漆黑如墨。

「天人合一?」

「不好」

遠處的藍嵐心頭一緊,眼神中閃過一絲驚駭的神光。大周水師的到來超乎他的預料,而三個天人合一高手更是讓他亡魂大冒。

「想撤?晚了1戰船的主船之內,一個頭戴高帽的老人裂開薄薄的嘴唇發出一聲尖細的冷笑。臉色慘白,嘴唇卻殷紅如血。

「嗤」數道破空之聲響起,如同漆黑的夜射出的極光。被定格自空中的十數名高手,幾乎連閃避的動作都做不到。彩色的極光,如同死亡射線,擦著喪中者死。幾乎剎那之間,先天高手如同下餃子一般落入冰寒的潭水之中。

「還愣著幹嘛?給洒家打1一個如鬼臉一般的老人翹著蘭花指尖銳的喝道。水師將軍瞬間回神,在回神之後才恍然察覺自己的背後已經濕透。

三個天人合一的高手,威勢強悍的令人髮指。他身為水師將軍,就算有著先天境界也被鎮壓的無法動彈。不敢有絲毫怠慢,立刻拔著嗓門下令開火。

這一下子,根本就不是力量上的抗衡。離州武林盟無論高端戰力還是低端戰力都差了一大節。先天高手不敢上前,戰船在火炮之中接連的破碎。

「你們到底誰?為什麼要趕盡殺絕?」藍嵐站在主船之上顫饋

「離州武林盟,意圖謀反,更欲加害當朝太子。證據確鑿,罪無可恕!奉聖上旨意,殺無赦」一個老人彷彿唱名一般尖著嗓門叫道。

「放屁1藍嵐聽到對方的話頓時被噎的噴出一口髒話。意圖謀反?反個妹啊!加害當朝太子?太子是誰我都不知道這不是欲加之罪么?

「我想……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你死了就沒有誤會了……」老人奸笑一聲戲謔的說道。

「我們投降,投降了……」藍嵐還沒說話,身後的各派掌門驚恐的呼道。搶奪龍龜丹沒他們好處,就算搶到了也是藍嵐的。大家背後都有宗門弟子,沒必要為了一個人效死。

炮火聲剎那之間停下,對面的各派掌門紛紛鬆了一口氣也停下了手裡的動作。

「誰然你停火的?」一個老人斜著眼冷冷的看著一邊的水師將軍,強悍的威壓如同大山一般向他壓來。

「大……大人……他們……他們不是投降了么?」

「你剛才沒聽到洒家的話么?格殺勿論1

「是!是!屬下明白!開火」

「轟」

再一次,炮火齊鳴,也打碎了離州武林的最後幻想。面臨絕境,一眾離州武林掌門也被激起了血性。剎那間氣勢翻湧靈柱衝天而起。

「各派掌門,隨藍某突圍」藍嵐暴喝一聲,率先跳出戰船彷彿飛雁撲食一般向對面的戰船衝去。

「這才有點意思……」一個老人露出一個淡淡的奸笑,眼角寒芒一閃,身形閃爍化作流光向藍嵐衝去。

「轟」天地變色,剎那之間天空的積雲彷彿崩塌了一般從天壓下。三個天人合一高手合力一擊彷彿化成了整片天空。

藍嵐的劍光瞬間升起,如銀色的月牙升起海面。然而月光再亮麗,卻始終無法突破天空的積雲。一瞬間,月光就被雲層掩埋消散於無形。

「啊」黑雲化作游龍翱翔於天際。離州武林高手無人能躲過黑龍的衝擊,每一個被撞上的高手都在空中爆碎成無數碎片。幾乎一息之間,離州的高手死傷殆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