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四章 忠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 忠誠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給我滾開」身後的各派掌門的死並沒有被藍嵐放在心上。此刻在他腦海的只有一個念頭,那便是突圍。什麼獨霸離州,什麼深仇雪恨,什麼龍龜丹問鼎天榜。這一切在求生面前多麼的不堪一擊。

藍嵐的劍光再一次升起,這一次再也不像曾經的新月,更像是夏日當空的驕陽。就連藍嵐都沒想過,幻月宗的劍法可以使得如此的華麗,如此的炙熱。

身前的大內高手再也無法維持原本戲謔的笑,驚恐的眼睛瞪著那道彷彿砍破歲月時光的劍光。兔子急了也會咬人,而同為天人合一高手的藍嵐在生死一瞬間之間爆發出的劍光何其的璀璨。

「啊」一聲尖嘯,彷彿受驚的少女發出的尖叫。大內高手的臉色變得更加死灰,一劍劃過的虛影彷彿斬斷了世界。

「轟」

死了,一出場就展現出無敵實力的大內高手,幾乎在電石花火之間被藍嵐一道劍光斬殺。藍嵐的氣息亂了,在空中停頓了一瞬之間身形便再次化作流星越過大周皇朝的水師。

「嗤」

一陣尖嘯,彷彿漏氣的輪胎髮出的悲鳴。底下的水面翻湧的浪花突然間靜止。急速飛奔的藍嵐身形突然間頓祝

「嗤」又是一聲輕響,藍嵐艱難的低下頭,胸口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血洞。血涌如注,貫穿的胸口中早已失去了心臟。

「什麼……時候……」藍嵐艱難的問道,但他註定得不到答案。最後時刻,他確實拼了命。但那個被他斬殺的大內高手何嘗也不是?同為天人合一,想要斬殺對方很難,但要同歸於盡卻如此的容易。

「噗通」

藍嵐的屍體墜落,濺起一柱水花。任你生前何等的驚天動地,只要死了,就和常人沒有一點不同。

兩道身影如彩蝶舞動,剎那間落回到了船板之上。隨著火炮的轟擊,對面的船已經化成了碎片。隨著大內高手的攻擊,所有還在掙扎的武林盟高手都已成了寒月湯屍。

「保持隊形,前進1大內高手輕輕擦去嘴角的一絲鮮血,陰鬱的臉上再也看不到一點笑容。

「不好1寧月突然瞳孔一縮,身形一閃就來到眾人身前,「大家躲起來,來著不善1

「別擔心,他們都是來接孤回朝的……」

「回你妹!我看是送你進地獄的!你自己看看,離州武林盟已經盡數殲滅,他們卻還保持的攻擊隊形。這次攻擊的會是誰?」

「不會吧?」莫天涯嘴裡雖然不信但臉色已經刷的一下變得慘白。眼神閃爍的望著漸漸逼近的戰船,心底不禁打起了鼓。

「沒用的,祭台根本沒有我們躲藏的有利地形。更可況……他們有兩個天人合一的高手,我們就算躲起來也沒用1風蕭雨臉色也變得異常凝重,神光閃閃的看著漸漸靠近的船隊,心底閃過一條條突圍的辦法。

「開火1一個大內高手冷冷的下令道。

「什麼?」水師將軍瞬間錯愕,茫然的抬起頭疑惑的問道。

「洒家命你開火1大內高手冷冷的轉過臉,眼神中迸射出一絲濃濃的殺意。

「不是……大人……太子……太子殿下就在眼前……您……您讓我開火?」

「太子如今被惡徒劫持,我們現在要營救太子!開火1大內高手的氣勢突然噴涌而出,死死的將水師將軍鎖定。強悍的氣息如巨掌壓下,水師將軍毫無反抗之力的轟然跪倒。

「大……大人明鑒……誰…屬下不能……從命……太子殿下龍體聖安……噗」

一口鮮血噴出,水師將軍在老人的一掌之下氣絕身亡。望著已經死去的水師將軍,老頭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霾。

「不識時務1說著手掌狠狠一壓,地上的屍體發出一陣慘烈的脆響,剎那間被壓成一團爛泥。

「開火1

將軍的死給一眾將士的心上籠上了死亡的陰影,一眾士兵剎那間打了一個冷顫紛紛掉轉炮口再次瞄準搖搖欲墜的結界。

「嗤」一道刀光閃耀,準備開火的士兵瞬間被一刀斬殺。年輕的副將身形一閃來到船頭,將手中帶血的長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之上。

這一幕讓兩個大內高手的臉色瞬間陰鬱了下來,一眾將士獃獃的看著眼前偉岸的副將,手下的動作再一次停頓了下來。

單膝跪地,副將與結界中的莫天涯遙相對望,「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臣大周皇朝皇家禁衛水師副將李志,參見太子殿下,殿下聖安!臣有罪1

「嗤」

鮮血飛灑,帶走了一縷忠魂。大內兩個天人合一高手在側,無論是正將還是副將,他們都已經失去了指揮軍隊的軍權。身為將軍,他們無法掌控手下會不會貪生怕死,但他們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死。至少,在他們死前,沒人可以動太子殿下一根汗毛。

李志的死,水師主戰船和其他戰船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就連遠在結界之中的莫天涯也看到了。莫天涯緊緊的握著拳頭,臉色已經陰沉的如此刻的天空。

「鏡天府,陳水蓮1莫天涯咬牙切齒的喝道,眼神中殺意迸現,彷彿要將嘴裡的這個名字碎屍萬段。

「開火1兩個大內高手緩緩的轉過身,氣勢噴涌的籠罩在一眾將士的身上,「違令者,死1

「當」一聲脆響彷彿掀起了預兆,主戰船上的將士紛紛拋下了手中的兵器。一個個向著莫天涯的方向單膝跪地。

「臣等恭賀大周皇朝千秋萬代,臣等恭請太子殿下聖安!臣等無能,臣等最該萬死1

「好好好1尖細的笑聲突然間升起,彷彿幽冥深谷發出的哭嚎,「那麼,你們都去死吧1

掌影疊疊,兩大高手大開殺戒。一瞬間碎屍散落,血氣衝天。兩人就像嗜人的惡鬼,毫不留情的屠殺著一個個手無寸鐵的將士。

「住手住手啊混蛋」莫天涯眼眶欲裂,撕心裂肺的呼喊卻無法阻止眼前發生的一幕。莫天涯喊的越無力,兩人屠殺的就越興奮。他們喜歡血液飛舞的氣氛,他們痴迷於血腥沖鼻的氣味。

「護駕,平叛1一聲高呼從身邊的戰船上響起,主戰船周圍的戰船紛紛掉轉將炮口對著肆意屠殺的主戰船。

「嘎嘎嘎不知死活,既然你們如此執意求死,那洒家就成全你們」

「不要逃啊,快逃啊」莫天涯身形一閃來到結界邊上嘶喊道,心底更是如千刀萬剮。眼前的可都是大周好兒郎,都是皇家禁衛軍,都是皇朝近五十年來費勁心血培養的精銳。

何止是莫天涯,就是對朝廷無感的段海也心潮劇顫。微微緊了緊手中的銀槍,恨不得立刻衝破結界到場外與兩個混蛋廝殺一番。

寧月額頭青筋暴起,如此大好兒郎竟然被兩個太監屠殺?胸中的怒火如火山爆發一般噴涌而出,眼神中殺意熾烈。突然之間,寧月身形一閃來到段海的身邊。

高燒昏迷的軒轅無恨正趴在段海的背上睡得香甜,寧月突然一把抓住軒轅無恨的耳朵,「有人要傷害無月1

「無月?有人要傷害無月?誰?誰要傷害無月……」突然間,喃喃的聲音從軒轅無恨的口中吐出,剛剛還是清亮男聲的他竟然漸漸的變得沙啞,漸漸的變成了女聲。

「轟」

段海身形一震,瞬間化作炮彈摔向遠處。所有人包括軒轅無月都滿臉驚恐的盯著氣勢噴涌的軒轅無恨,不可思議的表情紛紛浮上眾人的臉上。

「無月……我會保護你的……不要怕,任何想要傷害你的人都該死……」

「無恨?你?」軒轅無月顫抖的問道,眼前的變化超出了她的認知和想象。

「無月別怕……我會保護你的……誰要傷害無月?」無恨睜開了眼睛,眼眸中一片蔚藍。渙散的瞳孔沒有一點神光,但卻沒人忽視這狂涌巍然的威勢。

「看到外面兩個老傢伙了么?他們好厲害……無月打不過他們,我們誰都打不過他們……他們說要把無月抓回去折磨致死……現在能保護無月的只有你了……」寧月用著平緩的語氣誘導的說道。

「他們?該死」

「轟」漫天的結界瞬間破碎,就如同被敲碎的冰花一般。

兩個大內高手停下了動作,手指尖還不停的滴落鮮血。緩緩的轉過身,望向那道漸漸走出祭台的身影。

「還有高手?」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軒轅無恨還沒有升起武道高手的威壓,但即便如此,強悍的氣勢已經讓他們感覺如此的不真實。

「到底……到底特么是怎麼回事?」被被震飛的段海身形一閃閃電般的來到寧月的身前一把抓起寧月的衣領喝道,「告訴我,無恨為什麼會這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哼1清冷的哼聲,彷彿帶著天地的偉力,千暮雪的聲音彷彿比段海的氣勢還要冰寒。一瞬間,暴怒的段海恢復了冷靜輕輕的鬆開了寧月的衣領。

「聽說過精神分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