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五章 岳龍軒來了(盟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岳龍軒來了(盟主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人在受到強烈刺激和強烈恐懼的時候,腦海里會凝聚出另外的人格。當年軒轅無淚為了保護你們戰鬥到流乾鮮血,最後死在了你們的面前。

年幼的你們將軒轅無淚當成你們的保護傘,所以軒轅無淚死後,你們無窮的害怕。正因為渴求軒轅無淚的保護,無恨在受到刺激之後分裂出了一個無淚公主的人格。

在平時,無淚人格隱藏在暗中。當無月受到威脅,有了危險的時候,第二人格就會出現保護無月。雖然無恨的變化我可以理解,但是……為什麼無恨平時一點武功都沒有,而一旦被軒轅無淚的人格佔據之後卻一躍成為了武道高手?」

聽了寧月的解釋,眾人臉上雖然震驚但心底卻微微鬆了一口氣。精神分裂雖然稀少,但在江湖上也不是沒有發生。

普通人精神分裂發作會被認為鬼上身而被燒死,但邪魔外道中有不少瘋狂的瘋子。他們的行為和此刻的軒轅無恨非常相像。

「這……難道……」軒轅無月突然想到了什麼,雙眼頓時放光滿臉不可置信的驚呼道。

「難道什麼?」

「當年……大姐明明下葬於老宅花壇之中,但是……為什麼她的屍體會出現在萬載玄冰之內?還有……裝有龍龜丹的藥瓶為什麼會是空的?

我一直想不明白,但現在……也許是無恨做的吧!是無恨把大姐的屍體送到萬載玄冰中保存了起來,也是無恨服下了龍龜丹。」

「龍龜丹?」寧月好奇的別過臉看向緩緩走向水面的軒轅無恨,「龍龜丹不是說能增強人五百年功力么?為什麼無恨的里內沒有一絲內力?」

「龍龜丹……其實並不是丹藥!龍龜丹是玄武內丹,當年軒轅古皇無意間發現了一頭瀕死的玄武,從它的體內得到了內丹,通過符文巫術製作在成就了龍龜丹。

常人服下龍龜丹之後輔助功法可以獲得玄武之力,所以……無恨體內並無內力內力全都隱藏於龍龜丹之中。」

「玄武?」寧月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連玄武都有?那青龍白虎朱雀什麼的是不是都存在?

「閣下何人?」尖銳的聲音突然間響起,兩大高手之中,一個總管尖欣。一聲內力激蕩噴發,天空雲卷翻騰起舞。兩人的氣勢融為一爐,彷彿化身於整個世界。

「你們要傷害無月……該死……都該死……」明明是軒轅無恨的臉,口裡吐出的卻是軒轅無淚的聲音。一個男人,發出的聲音竟然比太監更像女人。這樣的奇怪變化讓兩個老太監感覺深深的詭異。

「轟」

劍氣橫空,彷彿死神降臨。天空的積雲剎那間停止滾動,彷彿被定格了時間。天空昏暗,那道昏暗如死氣凝聚的劍氣突然間的出現在他們的頭頂。

「武……武……武道高手……」

「不……不可能……天榜……天榜高手……天榜上絕對沒有……沒有你……你是誰?」

兩個大內高手瞬間慌了,在這一刻他們才意識的,自己不是神,更不是這裡一切的主宰。原本手到擒來的事,到現在竟然發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變故。

他們計劃了這麼久,好不容易將太子騙出京城,好不容易逮到這麼好的機會。只要太子一死,他們就可以將太子之死嫁禍於離州武林,甚至可以嫁禍於天幕府嫁禍於楚源。但現在,太子的身邊竟然跟著一個武道高手?什麼時候,武道高手會淪落為他人保鏢了?

「你們膽敢傷害無月……去死……」

無恨的聲音很輕,也很柔美,就像一個溫柔的熟婦在說著情話。但一瞬之間,天空的劍氣碎消散於無形。兩個大內高手就這麼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幾乎突出了眼眶。

「你看清了么?」一人輕輕的問道。

「看……」

「噗」

血霧噴洒,他連一句話都來不及說出口,一片血霧沿著他身體的中心噴洒而出。堂堂天人合一高手,竟然連自己怎麼死的都沒看清就被一劍劈成兩半。

「噗」看到了同伴的樣子,而他竟然連恐懼的心都來不及升起就步上了同伴的後塵。軒轅無恨的劍太快,哪怕兩人被劈成了兩半都沒有立刻死去。

「」緊接著一陣脆響,主戰船發出了巨大的轟鳴。在寧月驚駭的眼眸中,數十丈的大船也跟著一分為二倒在在寒月潭水之中。

「好犀利的劍1千暮雪淡淡的說著,口中雖然稱讚,但她的眼眸中卻平靜如水。也許只有曾經也是武道境界的千暮雪,才會這麼坦然接受軒轅無恨一劍造成的震撼。

「無情劍道,死亡劍氣!但是……總感覺好像缺了點什麼?」

「你們也要傷害無月么?」軒轅無恨緩緩的轉過身,眼睛慢慢向周圍的還沒被屠殺乾淨的將士望去。這一眼,也許死神的目光,一眾將士瞬間被嚇得臉色發白渾身顫抖。

「無恨,他們不是……他們是無月的朋友」軒轅無月的話讓一眾將士的心微微鬆了下來,就連寧月也替那群將士捏了一把冷汗。

「朋友?我不殺朋友……」

「轟隆顱…」突然間,祭台發出了驚天動地的聲響,剩餘的四根石柱瞬間劇烈搖晃了起來。軒轅無月臉色一變,急切的叫道,「祭祀時間已過,祭台要沉於潭底。」

「我們上船1莫天涯說著,大手一揮化作飛燕飛向大周水師的戰船之上。

「臣等參見太子殿下1

滿地的屍體,鮮血灑滿了甲板,倖存的將士們紛紛向莫天涯單膝跪地恭請聖安。這一刻,莫天涯的心底既是自豪,又是心痛。他們用死證明了他們對大周皇朝的忠誠,但是,他們本不該死!

「眾將士平身,孤在此發誓,孤不會讓這些將士英魂不得安息,孤回京之後,定會給他們一個交代。孤,絕不姑息1

「謝太子殿下,武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這個時候……你才像一個太子1不知何時,寧月的身形出現在莫天涯的身邊輕聲的笑道。

「以前我不像么?」莫天涯側著臉嘴角勾起一絲孤傲的微笑。

「你抱著桌腿哭嚎的時候,像么?」寧月的一句話,瞬間將莫天涯的風采打的支離破碎。

「無恨,你怎麼了?」軒轅無月突然來到無恨的身邊,看著無恨怔怔的盯著遠處的潭水發獃有些擔憂的問道。

「有人來了……」千暮雪突然轉過臉,也望著無恨視線的遠處輕聲說道。

正如千暮雪的話,在視野的盡頭,一根船桿突然伸出水面越來越高。巨大的龍船,彷彿移動的城堡乘風破浪的駛來。

「還是來了……」寧月望著遠處的龍船,臉上突然露出一絲苦笑。

「你早就知道?」莫天涯驚疑的轉過頭問道。

「岳龍軒的兒子死在江南,但怒蛟幫卻一直偃旗息鼓。這半年來,我一直在擔心怒蛟幫出手。原本,暮雪中毒,我最先懷疑的就是岳龍軒的手筆。而司徒冥的出現,也印證了我的猜測。

沒有背後的岳龍軒,司徒冥怎麼有膽量招惹暮雪?而現在,岳龍軒還是出現了。」

寧月的話,讓眾人的心頓時一沉。瑩瑩更是嚇得緊緊的抱著千暮雪的臂膀。千暮雪淡淡的一笑,輕輕的拍了拍瑩瑩的手臂,嘴角勾起一絲淺淺的微笑。

「沒事的1

乘風破浪,巨大的龍舟越來越近。

「龍舟乃帝皇的行轅,他岳龍軒有什麼資格?當年他自封龍王已經犯了大忌,迫於壓力才在龍王前面加了江州二字。但他卻依舊如此霸道,獨佔長江,使江州分割南北,朝廷政令,還須通過怒蛟幫才可以傳達。江州太守府,近二十年沒有節度使一職,岳龍軒,當真我大周一害1莫天涯望著越來越近的龍舟,臉色瞬間變得陰沉,忍不住低聲的罵道。

「其實……怒蛟幫在江湖上的名聲不咋地。無涯,要不咱們打個商量。你回去上奏皇上,咱們直接滅了怒蛟幫?」寧月臉上露出邪邪笑容,誘惑的問道。

「岳龍軒可是天榜高手啊1莫天涯無語的轉過臉凝重的聲明道。

「天榜高手咱們不也有三個?捕神大人和那個天榜第十的皇宮大內聯手,我就不信干不過岳龍軒。沒了岳龍軒,怒蛟幫在江南道武林盟眼中就是一個屁。對了,天榜十二位高手每一個都有名有姓,為什麼這第十的卻只寫了皇宮大內四個字?」寧月說到最後,別過臉看向了身邊的風蕭雨。

「每一個武道高手出現,天機法陣都會有所感應。但它感應的,只是大致方位。像在離州梅山,除了千暮雪再無他人有可能。

但皇宮大內不同,大周立國五百年,大內高手眾多。而且我們也不好去大內皇宮調查,如果他不願意自己站出來,我們也不得而知所以只能用大內皇宮來代替。」

「原來如此1

龍船在眾人戰船前百丈外停下,寧月眾人終於見到了傲立在龍舟龍首之上的岳龍軒。再一次見到岳龍軒,寧月卻不禁猛然吸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