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六章 武道高手之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 武道高手之戰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一個人遭遇了大起大落,他的氣質形象會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但一個武道高手,或許會被時間歲月遺忘。也許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都不會發生變化。

但此刻的岳龍軒身上,發生的變化讓寧月都有點不敢認。原本滿頭烏黑的頭髮,已經變得雪白。就這麼如瀑的散落在身後。不只是頭髮,無論眉毛還是鬍鬚,全部變成的白霜。

若不是身姿依舊傲然獨立,若不是背脊依舊擎天如柱。寧月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那人就是江州龍王岳龍軒。

岳龍軒的眼眸深處似乎有化不開的寒冰,冷冷的掃過寧月一行人最後定格在寧月身邊的千暮雪身上。突然之間,天空昏暗了下來。積雲如墨,彷彿有游龍翻滾。這一刻,岳龍軒就是這方天地的化身。天地之間,只有一人也只許這一人存在。

氣勢蕩漾,莫名的法則化作瀲漓。空間震蕩,整個世界變得扭曲了起來。無盡的威壓來自整片天空,蒼穹之下只剩下螻蟻。

無論是寧月,還是風蕭雨。無論是莫天涯,還是段海!一瞬間感受到的威壓如翻山倒岳,剎那之間氣血翻湧。岳龍軒只是一個眼神,一個氣勢,但就是這個眼神這個氣勢讓他們四人紛紛嘔出一口鮮血,瞬間委靡了下來。

盤膝而坐,死命的運動功力抵抗這如蒼穹一般的威壓。一道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但卻在剎那之間碎於蒼穹之下。

「噗——」

又是一口鮮血嘔出,寧月的臉色瞬間變得死灰。岳龍軒又強了,至少在半年前,岳龍軒的氣勢比現在差了很多。當初的岳龍軒能鎮壓上萬武林高手,此刻的岳龍軒卻能鎮壓這片天地。

「哼1一聲清亮的冷哼,一道氣勢憑空升起。千暮雪緩緩的探出腳步,默默的來到寧月的身前。氣勢長空破浪,彷彿化作清風要吹散天空的積雲。但這一次,積雲彷彿凝為了實質,任千暮雪的氣勢如何狂涌,積雲卻巍然不動。

「暮雪仙子,別來無恙1彷彿言出法隨,岳龍軒的聲音帶著滾滾雷音震得眾人心膽俱裂。就連千暮雪,也不由的微微顫慄,腳下不經意的移了一步。

「原來如此1岳龍軒眼神平靜的看了眼千暮雪,但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表情,彷彿一件很微不足道,很平常的事。

「轟——」一道水柱衝天而起,在水柱之中,一道身影衝破寒月潭。身影化作虛影,剎那間落到了龍舟之上。

「弟子司徒冥,恭迎師尊法駕1

「他竟然沒死?」寧月的心不由的沉到谷底。司徒冥果然夠無恥夠卑鄙,當初該給他補上一劍的。寧月沒想到,自盡身亡的司徒冥竟然以假死遁生。如果這次弄不死他,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岳龍軒並沒有看司徒冥,哪怕司徒冥此刻跪在他的身側瑟瑟發抖。

「回稟師尊,龍龜丹已經被軒轅無恨服下,只需刨開他的肚子就能取到。無量祭台之中並沒有無量天碑的線索,請恕弟子無能無力。千暮雪身中業火紅蓮之毒,雖然不知道她是如何解毒,但她現在武功盡失。至於殺害少幫主的寧月……弟子已將他引到了這裡任由師尊處置1

「不錯1岳龍軒淡淡的兩個字,彷彿是對司徒冥最大的褒獎。司徒冥的臉上頓時露出惶恐的驚喜,恭敬的磕了頭之後緩緩的站起。

岳龍軒依舊靜靜的站在船頭,眼睛緩緩的望向天空。在天空的北方,無窮的陰雲在劇烈的翻滾彷彿暴雪就要到來。

「師尊,請替少幫主報仇……」司徒冥突然帶著悲嗆的撲倒在地嚎道。

「你在催我?還是說,你很著急?」岳龍軒突然淡淡一笑,但話語的內容卻讓司徒冥冷汗直流。

「你也要傷害無月?」突然之間,一道身影彷彿劃破了虛空。在聲音響起的瞬間,人已站到了岳龍軒的身前。

「武道之境?竟然沒有位列天榜?你是何人?」岳龍軒的語氣雖然驚訝,但他的面容之上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凝重,如沐春風的話語就像一個慈祥的老者。

「師尊,他……他就是軒轅無恨,他是因為服下了龍龜丹才踏足武道之境的。」司徒冥在軒轅無恨出現的瞬間嚇得連連後退,在岳龍軒問出話的時候脫口而出絲毫不顧幼年玩伴的情誼。

「你也要傷害無月?你該死……」無恨喃喃的說著,身上的氣勢再一次如狂風席捲天空。氣勢蔓延天地,天空的雲層彷彿被無形的大手攪動了一般。

「嗤——」劍氣橫空,帶著死亡的孤獨。死氣籠罩天地,彷彿要將整個世界剝離。但這一次,軒轅無恨卻無能為力。天空大地就連腳下的潭水都已凝結,這一片天地已經有了岳龍軒,就絕對無法容得下另一個。

無論天空的劍氣如何的可怕,這片天地依舊如禁錮的囚籠一般。光是意境的比拼,軒轅無恨已經比岳龍軒差了很多。更何況……軒轅無恨的腦子還不好使。

「不好!無月快讓無恨回來1寧月瞬間判斷出了兩人的高下,也一瞬間判斷出軒轅無恨絕對不是岳龍軒的對手。

「嗤——」劍氣飛散,在寧月喝止的時候,卻已經晚了。

天空扭曲,死亡降臨。那道漆黑如墨的劍氣,彷彿九天之外撞落大地的隕石。也許軒轅無恨也察覺到了岳龍軒的強悍,一劍斬落的氣勢遠遠超出之前的總和。這一道劍氣,彷彿帶著幽冥地獄墜落人間。

「唵——」

突然之間,寒月潭水彷彿活了過來。水面劇烈的翻滾,水面之下的暗涌如激烈絞殺的戰常

「轟——」寒月潭的水面終於破開,一條條晶瑩透亮的游龍衝出水面。每一條反射著水晶一般的光彩,帶著炫目的神光。游龍數十丈長,盤龍出海,群龍舞空。那一番天地,彷彿將世間變得魔幻。

一條條游龍交纏的沖向天空下墜的劍氣,彷彿一支迎著號角衝鋒的軍團。但那不是普通的軍隊,而是帶著令人窒息龍威的群龍。

「轟——」劇烈的撞擊晃動了天地,天空的雲層突然彷彿碎裂的地板一般。不是飄散,而是真的碎開崩裂。劍氣與游龍交纏,黑暗與光明交織,死亡與生命交融。

劍氣如虹,一如既往的衝殺而來,而水面升起的游龍,彷彿一窮無盡一般。有終的劍氣,對上無盡的游龍,勝負似乎原本就該註定。

「轟——」寧月所在的戰船被翻滾的海浪高高的拋起,無數將士被拋離的戰船落入潭水之中。寒月潭水,至陰至寒,凡人一旦墜入必被凍死。

但寧月一行人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狂暴的餘波就連他們也只能勉強穩住身形更別說出手救人。巨浪滔滔,整個寒月潭都翻轉了過來。

劍氣最終還是無法落下,在岳龍軒的頭頂被無窮無盡的游龍衝散。劍氣消散,天空中迷茫的死亡氣息也彷彿隨著劍氣一起消失。而籠罩在眾人心頭的死亡氣息,卻瞬間蔓延了起來。

游龍依舊層出不窮,狂涌的向站在水柱之上的軒轅無恨撞去。軒轅無恨手指狂舞,無數劍氣狠狠的砍上衝鋒而來的游龍。劍氣如風,劍刃如雨,游龍在空中化作雨水灑落水面。而水面之下,依舊有無數的游龍衝出水面。

岳龍軒背著雙手,眼神淡淡的平視前方。哪怕水面如翻江倒海,他所在的龍舟卻穩如泰山。突然之間,岳龍軒的眼中精芒一閃。無數游龍交相纏繞化作游龍之柱狠狠的向軒轅無恨的胸膛撞去。

劍氣如虹,萬劍齊飛。剎那間,軒轅無恨伸直了手臂一劍向游龍撞去。

「轟——」

水中火光乍現,無數水汽彷彿爆開的蘑菇雲。剛剛平息的寒月潭,剎那間再一次捲起滔天巨浪。寧月死死的抱住千暮雪,體內乾坤混元神功飛速的運轉。將雙腿牢牢的釘在戰船的甲板之上。

但即便如此,戰船依舊被拋上了高空之中。如果不是戰船上這麼多高手努力的維持,戰船早已在餘波中如同其他戰船一般化為碎片。

「無涯,風兄!穩住戰船——」寧月突然大吼。剎那間四道身形閃爍,眨眼間出現在戰船的四個方位。

「喝——」四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四人內力瞬間交融導入腳下的戰船之內。

翻滾的戰船突然在空中一怔,彷彿被無形的大手定住了一般。戰船在穩住的一瞬間再次轟然落地,無盡的浪花突然席捲衝破天地而這一次,戰船終於沒有受到波及。

「轟——」一道身影彷彿被轟出炮口的炮彈,翻滾的跌入寒月潭水之中。岳龍軒意念一動,上一瞬還巨浪滔滔的水面剎那間凝為靜止。就連一點瀲漓,一點水花都沒有濺出分毫。

「無恨——」軒轅無月突然驚恐的叫道,她已經失去了大姐,軒轅無恨是她世上唯一的親人。

「轟——」水面緩緩的分開,一道身影緩緩的從水中升起。軒轅無恨的樣子很慘,口中的鮮血彷彿破洞的水袋,眼神渙散的看著依舊傲立船頭的岳龍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