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七章 雪原寒槍歷滄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 雪原寒槍歷滄海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無月……我會保護你的……不要怕……」軒轅無恨的話就像孩子的撒嬌,聽在人的耳朵里如此的讓人心疼。

「無月,快讓無恨回來1寧月焦急的喝道,只要長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軒轅無恨和岳龍軒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再不依不饒,軒轅無恨必死無疑。

「無恨,不要打了……快回來……」軒轅無月聞言,心瞬間提到了嗓門口,帶著哭腔的喊道,在這裡,能說動軒轅無恨的只有無月,除了她誰也沒用。

「無月別怕……我會保護你的……不要怕……等我一會兒……我殺了他……」

「嗤——」劍氣再次凝結,但這一次卻讓人明顯的感覺到了虛弱。如果之前的那道劍氣是曾經所有劍氣總和的話,這一道連以前的一半都沒有。

「嗯?傻子?」岳龍軒眉頭一皺,下一瞬間,一絲惱怒的情緒突然浮現在臉上。意念一動,數條游龍編織成一沉碩大的巨網狠狠的向軒轅無恨罩去。

「轟——」劍氣破碎的如此的無力。軒轅無恨的身體再次被轟擊的倒飛而去,口中鮮血紛飛。

在跌入水面的瞬間,一道水波席捲,剎那間將軒轅無恨禁錮其中,彷彿破開了時間間隔。在眾人眼花繚亂之際,軒轅無恨已經被岳龍軒提在了手中。

「無恨——」軒轅無月尖聲叫道,恐懼在眼眶中蔓延。但她卻如此的無力,沒人能救下軒轅無恨,尤其是從岳龍軒的手上救下軒轅無恨。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龍龜丹,竟然被一個傻子吞下。和你動手,簡直是對我的侮辱。」說著,手掌翻湧,一道,朦朧的毫光出現在手掌之上。變掌為爪,狠狠的向軒轅無恨的腹部刺去。

「不要——」軒轅無月尖欣,臉色剎那間變得死灰。眼眶欲裂,無窮的驚恐自蘊滿整個眼眶。

岳龍軒的動作猛然間靜止,手指離軒轅無恨的小腹不到三寸距離。彷彿聽到了軒轅無月的尖叫,岳龍軒默默的抬起了頭。

天空突然颳起了狂風,北風呼嘯,氣溫瞬間驟減了十度以上。風雲變幻,天空的積雲非但沒有吹散反而越發的厚重了起來。

「歷兄,你我幾乎同時踏足武道之境,我對歷兄也是神往已久。想不到今日,我們終於見面了。」岳龍軒突然高聲喝道,聲音彷彿滾滾車輪駛向遠方。

岳龍軒的話不只是讓司徒冥錯愕當場,更是讓寧月一眾人精神一振。尤其是段海,臉上瞬間掛上了驚喜的笑容。

岳龍軒太強,就算自己一方有軒轅無恨這麼一個武道高手也不能與之相抗。更何況,軒轅無恨的腦子還不好使,被岳龍軒虐的不要不要的,但如果加上一個歷滄海,寧月終於可以將懸起的心放回到了肚子里。

岳龍軒再強,他也不可能一人獨戰兩個武道高手。雖然武道高手不可能放下身份群毆,但就算車輪戰,他們也有極大的勝算。

武道高手,言出法隨。現在歷滄海到了,就算軒轅無恨被他提在了手中,但岳龍軒依舊無法下殺手。這也是為什麼岳龍軒突然收手的原因。一旦他出手,也許下一瞬間,歷滄海的槍就會刺進他的後背。

氣溫越來越冷,突如其來的。天空下起了鵝毛一般的大雪,雪花飛舞,彷彿整個世界突然間變得寧靜了起來。

「寒月潭……結冰了?」風蕭雨略帶吃驚的說道。眾人紛紛低下頭,果然在戰船的周圍,不知何時已經結了冰。

寒月潭水,碧綠清澈。哪怕結了冰也綠的彷彿翡翠寶石一般。但是,無窮歲月以來,寒月潭從未接過冰。哪怕再冷的天氣,哪怕零下十幾度寒月潭依舊碧波粼粼。但現在,寒月潭竟然悄然的結了冰。

一道身影,彷彿鬼魅出現在天際。身影出現的一瞬間,在眾人還以為眼花的時候,身影已經出現在眾人的不遠處。

一身雪白的裝扮,雪白的貂皮帽子,雪白的熊皮大衣,就連他的臉色,也白的彷彿天空的飄雪。手中銀亮的長槍隨意的收在背後,血紅的槍穗迎著風微微擺動。

「他……長得真好看……竟然比……姑爺還好看……」瑩瑩瞪著閃亮的眼睛,看到來人之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別沒禮貌1寧月短短的訓了一句,眼睛再次看向那個孤傲的彷彿一座冰山的身影。

正如瑩瑩的驚呼的那樣,歷滄海,這個常年居住在人跡罕至的萬里冰原的男人。一個孤獨的守衛著九州邊疆的男人,卻是一個帥的不像話的男人。

刀削的臉龐,閃亮的星眸,如劍一般犀利的眉毛。無論五官,還是氣質,他都是集陽剛與美的完美融合。就是這一張臉,哪怕拋去他天地十二絕的身份也能讓無數江湖俠女怦然心動。而這麼一個英俊到完美的男人,卻甘願忍受孤獨一個人居住在冰天雪地之中。

歷滄海安靜的站在寒冰之上,傲然的仰起頭看著龍船之上一手提著軒轅無恨的岳龍軒。兩個人沒有說話,但無聲的交流卻在兩人的眼眸中開始。

岳龍軒站在高處,歷滄海站在水面之上。但兩人之間的凝視卻像是站在同一個高度,歷滄海沒有仰望岳龍軒,岳龍軒也沒有俯視歷滄海。這兩個哪怕在天榜之上都是天賦絕倫的人在此刻卻第一次見面了。

「歷兄也為龍龜丹而來?」岳龍軒突然開口了,淡漠的語氣就像冰層下安靜的潭水一般。

「你手中提著的,是我故友至親1歷滄海的聲音絲毫沒有他外表展現的那麼冰冷。磁性的聲線,更像是江南才子略盡酥麻的語調。但無論他的聲音多麼的柔和,他就是天榜高手,雪原寒槍歷滄海。

岳龍軒的眉頭微微一皺,眼眸掃了眼手中的軒轅無恨,「歷兄是想與我做上一場?也好,你我幾乎一起踏上天榜,久聞歷兄的寒槍震懾北地蠻族二十年,不敢踏足雪原一步。岳某有心領教……」

「轟——」突然之間,天地翻騰,空中的積雲彷彿被什麼牽動了一般,整片天空化作巨大的漩渦。冰層碎裂,無盡潭水從碎裂的冰縫之中激蕩而出。彷彿被人開啟了豪華的噴泉,天地的道韻如瀲漓一般震蕩,強悍的威勢鋪天蓋地。

岳龍軒拋下了手中昏迷不醒的軒轅無恨,臉色在剎那間變得無比的凝重。歷滄海不是軒轅無恨,他是真正行走在雪原之上的獨狼。耐得住孤獨,容得下寂寞。這樣的對手,就算武功突飛猛進的岳龍軒,也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寒月潭的冰層雖然碎裂,但歷滄海腳下的冰卻依舊紋絲不動。眼前一晃,岳龍軒已經跳下了龍船站到了水面之上。

兩個天榜高手的交戰,可遇不可求。當然這種可遇不可求的交戰也不是常人有資格觀看的。寧月風蕭雨幾個踏上了武道之路的,自然可以看,但他們卻只能遠遠的觀看。

寧月腳下一頓,戰船飛速的撞開冰山向遠處駛去。方才軒轅無恨和岳龍軒交手他們來不及跑,現在當然有多遠跑多遠。

「無恨……」軒轅無月淚流滿面的奔到船沿,望著也一同駛遠的龍船呼喚。

「無月公主,這個時候,我們更應該相信歷前輩!如果連歷前輩也無法救回無恨,你就算喊破喉嚨也於事無補。事態發展到如今,已經非我們所能掌控1

風蕭雨溫暖的聲音彷彿給了無助的軒轅無月無窮的信心。轉過臉看著眼睛發直的盯著遠處戰場的段海,淚眼朦朧,望著令人心碎。

段海似乎感受到了愛人此刻的無助,努力的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師傅不會輸,他是無敵的1

雖然這話也許在吹牛,但在段海的心裡,他的師父就是天榜中最強的存在。而段海斬金截鐵的話似乎也給了軒轅無月無窮的安慰。梨花帶雨的臉上突然掛起了燦爛的笑容。

而一邊的寧月心底卻沒有他們想的那麼樂觀。無論他切身體會,還是從千暮雪的感覺上來說。岳龍軒變得更強的,而且強的不是一星半點。

曾經的歷滄海也許和岳龍軒並不相上下,但此刻的岳龍軒也許已經高出了歷滄海一大節。再次出現的岳龍軒雖然一如既往的霸氣,但他的氣勢卻比之前收斂的很多。這一點並不是岳龍軒實力消退,而是他漸漸走向了返璞歸真。

在退到安全距離之後,寧月腳下的戰船也停了下來。最終,他們也無力保全這一群忠心耿耿的將士。在之前的風浪之中,他們全部跌入寒月潭水長眠於水底。

氣勢的激蕩,道韻的流轉。無聲的交流在兩人之間流轉。突然間,平靜的水面再一次沸騰,兩人中間的水面彷彿裂開的地面一般整齊的分開。

潭水升高,而兩人中間的裂縫越來越大。天空也彷彿受到了牽引。隨著水面的分離,天空的積雲也被一分為二向兩邊退去。

「唵——」一聲爆響,岳龍軒身後的水面突然間彷彿洪荒猛獸的戰常無數游龍在水面中穿梭起舞。

「喀喀喀——」

一陣清脆的響聲,歷滄海腳下的水面剎那間變成了雪白的冰雪。彷彿被一刀斬開的冰川,無數冰錐如刺蝟的背刺犀利,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