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八章 勇者無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 勇者無敵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久聞歷兄寒槍震懾雪原萬里,然岳某卻在江州,神往已久卻未曾有幸一睹風采。今日,岳某就以化龍神跡向歷兄討教。」

話音剛落,無數游龍突然間掙脫水面向對面的歷滄海衝撞而去。論聲勢浩蕩,比之前與軒轅無恨交戰強了數倍,無窮無盡的游龍就像溪流中的蝌蚪一般。每一條都數十丈長,分毫畢現,就連每一片龍鱗都反射著光輝。

「嗤」冰川之上,無數冰刺如萬箭齊發。游龍閃轉活現,但密密麻麻遮天蔽日。萬箭齊發幾乎都不需要瞄準。剎那間,冰刺與游龍撞擊,撼動天地的風暴在爆炸中席捲。

「轟」寒月潭水突然間整體下降,寧月幾人只感覺腳下一空,戰船跟著水位下降了三丈有餘。剛剛感應到腳下一空,突然間一股大力從腳下傳來。寒月潭彷彿化成了一根彈簧,在急劇壓縮之後瞬間反彈了起來。

寧月幾人二話不說,瘋狂的運轉內力穩住戰船。雙腿彷彿與戰船連成一片,戰船與潭水融為一體。即便離交戰的兩人這麼遠,寧月一行人也依舊感受到了那種從靈魂深處發出的顫慄。

武道之境,只可仰望。即便交戰的餘波,已然不是天人合一高手所能承受。更何況……寧月幾人還沒達到天人合一之境呢。

雪花飛舞,冰屑翻飛。交戰之地不停的有游龍咆哮,也不斷的有冰錐爆裂。然而,這還只是兩人的試探。如果這樣的攻擊就是兩個武道高手的對決,那便過於兒戲了。

「轟」突然之間,天空的雲層席捲,原本的漩渦漸漸的壓縮,而眼前的空間,似乎也隨著漩渦的壓縮而變得重疊了起來。

在歷滄海的眼前,出現了兩個岳龍軒。而這似乎還只是開始,更多的岳龍軒身形突然間出現,在扭曲了光線與空氣之後,岳龍軒的氣勢彷彿化身於這片天地。

一道虛影從岳龍軒的背後升起,頭頂蒼穹,腳踏大地,寶相莊重,如神如魔。岳龍軒緩緩的舞動著雙手,而背後幾乎凝為實質的虛影也慢慢的舞動手臂。七個岳龍軒,做著同樣的動作,七個威壓,如同天地塌陷將傲骨凜凜的歷滄海鎖定。

「終於……要認真了……」風蕭雨臉色凝重的喃喃說道。

「光是氣勢,已經能改天換地。果然天榜高手非人力所能抗衡。風兄,天機老人前輩與他們比之孰強孰弱?」寧月聽到了風蕭雨的驚嘆轉過臉好奇的問道。

「風某雖然拜在天機閣,但也從未見過師尊出手。師尊踏足武道成就天榜是二十二年前,當初師尊已經八十高齡了。如此算來,輪天賦師尊是比不上龍王和寒槍兩位前輩的。應該他們更強一點……」

「雖然岳龍軒和我有不小過節,說不定過會兒他就會一巴掌拍死我。但不得不承認,岳龍軒的確是武道宗師。

無論是劍胎劍氣,還是歷前輩的極寒凍氣。說起來都是借了外力而非真正的武道修為。但岳龍軒卻是以水屬性功法為基礎,走的是堂堂正正的霸王之路。

天地加身,神魂合一。根基之牢固,境界之高深令人嘆服。這一點看來……歷前輩要略遜一籌啊1寧月眉頭緊鎖的淡淡說道,眼中閃爍著莫名的神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哦?」風蕭雨詫異的別過頭,「寧兄竟然能看透其中的玄妙?想來……寧兄踏足武道已經指日可待了。」

寧月嘴角微微的勾起,心底卻湧出一絲莫名的自豪。武道之基,常人只需一樣就可直指大道,而寧月卻有兩道。

當初琴心劍胎破碎,在不老神仙療傷救治之後竟然破而後立,如今紫府之內琴心劍胎已經凝練完成。而且不老神仙也對劍胎有過指點,劍胎既然為胎,就是與人無二。不止要身具陰陽,還須身具五行。寧月打算領悟五行之道融入劍胎,但五行之道領悟完成,就是劍胎大成踏足武道之時。

而除了劍胎之外,先天長春神功與太陰長生神功融合而成的乾坤混元神功乃是天級上品武學,其生成的內力本身就是自帶陰陽之力。加上寧月身具五行,簡直是修鍊這套武學最契合的體質。加上寧月接受了不老神仙一生如武學寶庫一般的典籍,就算沒有劍胎他也擁有武道之基。

一個堂堂正正,一個劍走偏鋒。武道之路,恐怕世上在沒有一人能有寧月這麼好的起點和開端。只要自己不做死胡來,問鼎武道已經是註定的事。

「轟」虛影的手掌化作蒼穹一般拍下。地天為之震顫,空中的積雲突然間彷彿蓮花盛開一般。這一掌,就是天地某頭!

一道金芒從雲層中灑下,落在岳龍軒的頭頂。金光閃閃的虛影如同金甲戰神。氣勢狂涌,寒月潭水面突然間爆炸了開來,激射的水流直衝蒼穹與雲層交融。

「轟」大浪滔滔,寧月腳下的戰船幾乎連抵抗都沒有瞬間被撕成碎片。一行人瞬間落入翻騰的潭水之中,若不是幾人都是身具高深武功在被寒月潭水吞沒的瞬間就會被凍結。

「轟」六道身影衝天而起,借著水面的碎片六人紛紛立在水面之上運功抵禦潭水的酷寒,而六人的目光也在瞬間射向交戰的戰常

岳龍軒這一掌的威力超出了眾人的想象,所有人也沒想到岳龍軒認真出手的第一擊都那麼的石破天驚。一掌拍下,幾乎將整個寒月潭水拍上了天空,而直面面對這一掌的歷滄海又如何能好受。

「歷前輩他」軒轅無月擔憂的問道,在她看來,歷滄海是她唯一的希望。如果連歷滄海都輸了,軒轅無恨也許就真的死定了。

「沒事的,師傅是無敵的1段海的聲音依舊如此的堅定。他從小被歷滄海養大,在他的心底,他的師父就是天下第一。

虛影的一掌已經狠狠的按在水中,但岳龍軒的眼中卻絲毫沒有欣喜,因為哪怕自己藉助天地偉力打出的一掌,依舊沒有讓眼前的冰川盡數破碎。

「喀喀喀」一陣脆響,虛影的手掌竟然在肉眼可見的情況下化成了堅冰。晶瑩剔透,如天地造化的水晶美得令人炫目。

突然之間,天空的積雲也急速的褪色,原本漆黑如墨的天空漸漸的變成了雪白。岳龍軒的瞳孔猛然一縮,如此強悍的凍氣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虛影是他神魂合一的產物,而連神魂都能凍結的凍氣,已經不再是純粹的極寒。天空突然塌陷,彷彿一塊懸浮的大陸墜落。

寧月瞪大了眼睛,臉上的驚駭再也無法隱藏。雲層有多高?雲層有多大?遮蔽天空的雲層,竟然剎那之間化成了寒冰?這得需要多強的偉力才能做到?

急速墜落的雲層在空中碎,化作漫天星辰,就像天空掉落的天花板。突然之間,一道光柱從水底直衝天空。

那一刻,寧月的眼前出現了一柄槍,一柄用光和水晶組成的銀槍。岳龍軒身形暴退,虛影也跟著暴退。被凍住的手掌瞬間爆碎化成星辰。

「暗夜星辰1段海的眼中突然迸現出激動的驚喜。

「什麼?」

因為段海的聲音太輕,誰也沒聽到他在說什麼。就連抱著他手臂的軒轅無月也沒聽清段海的話。

「師傅必殺絕學暗夜星辰!這是一招毀滅天空槍法,五年前,師傅用了這一招一槍屠滅妄圖侵入九州的八萬蠻族,也因為這一招,蠻族退避雪原極北三千里。」

聽了段海的話,寧月突然對歷滄海又有了信心。武道高手,每一個都會有他的必殺絕學。而修為有強弱,但在必殺絕學之下卻難分高下。

岳龍軒的一掌也許是蒼穹之力,而歷滄海能破碎蒼穹的絕技又將如何?

突然之間,一道身影緩緩的從水底升起,手握著銀槍,槍身微微的震顫。極寒的凍氣將周圍的水面剎那間凍成堅冰,也彷彿在瞬間凍結了時間。

歷滄海是孤傲的,也是冰冷的。但如果勾起了歷滄海的戰意,他會迸射出炙熱的內心。槍為兵之膽,槍為勇者之器。用槍者,一往無前,存敵無我,有我無敵!

「轟」一槍刺出,在槍尖出炸出了一團又一團雲層。彷彿刺破了時空壁壘,彷彿劃過了時間長河。

岳龍軒瞳孔一縮,在他眼前,周圍的事物急劇的扭曲變形,在眼前緩緩的扭轉剎那間化成了一個漩渦。而在漩渦的中心,一個孤傲的身姿如此的耀眼,那柄銀色的長槍如此的令人膽寒。

「哈」

天空發出了一聲驚嘆,虛影的雙手在空中飛速的舞動。岳龍軒知道,這一戰就是分出勝負的時刻。而他此刻唯一慶幸的,就是歷滄海不是水月宮主,也不是琅琊劍主,更不是千暮雪。用槍者會分出勝負,而用劍者只分生死。

星辰閃耀,彷彿化作了天空銀河。無數星辰在銀河中起舞,又圍繞著那柄銀槍旋轉。岳龍軒沒有絲毫把握與寒槍觸碰,但他卻必須冒著生命危險去迎接刺來的一槍。

槍為勇者之器,你越是退讓,他就越強。你退一步,他便強一分。所以和槍道高手對決,決不能後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