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輸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輸了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岳龍軒幾乎沒有猶豫,不僅沒有猶豫而且還急速的迎上了那一團帶著星辰的銀槍。

「轟」

彷彿星辰在眼前爆炸,突然之間,無論天空還是大地都被籠罩上了刺眼的白光。無數彩帶在兩人交手的瞬間向天空激射。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認為這是世間最華美的瞬間。

但是,沒有人能看到,就連寧月他們都被迫的閉上了眼睛。光線太過於刺眼,偉力太過於厚重。不是武道之境,根本沒資格睜開眼睛。

白光劃過,卻又剎那間消失不見。天空再次昏暗,就像拍照瞬間的閃光燈,短暫的失明之後,眼前那閃過的消散不去的黑斑。

過了數息時間,寧月一行人才恢復了視覺。也迫不及待的看向交戰的場地。

「嘶」

一座偉岸如神的水晶雕像出現在眼前,頂天立地,彷彿能工巧匠花費了無數心血而成的華麗藝術品。

在水晶的身前,一道雪白的身影傲然的立在冰柱之上。長槍收回,安靜的放在身後。

清風吹過,拂動了從帽檐垂下的細發。這一刻,歷滄海的形象彷彿烙印一般印刻在寧月的心底。如雪山一般高遠,如神仙一般出塵,如泰山一般厚重,如星空一般浩蕩。

「勝了?」軒轅無月試探的問道。

「應該是吧?」莫天涯有些不確信的回到。如果那個被凍成冰雕的是岳龍軒,那麼歷滄海一定是勝了。可是,冰雕之中是什麼樣的情勢,他們誰也看不到。

「」一聲脆響,清晰的裂紋出現在冰雕之上。如蜘蛛網一般飛速的蔓延。在眾人獃滯的目光之下,冰雕轟然倒塌。

寧月心底竟然流過一絲濃濃的可惜,冰雕是如此的精美如此的華麗,可是竟然還沒來得及讓人欣賞就轟然之間的倒塌。

碎片如雨一般的墜落,彷彿指尖滑落的細沙。當冰屑盡數跌落潭水的時候,冰雕之中的人現出了身形。

岳龍軒,安靜的站在水面之上。背著手默默的看著眼前的歷滄海。兩人平靜的凝視,誰也不知道這一戰之後誰勝誰負。

白髮飛舞,彷彿成風御劍的仙人。岳龍軒此刻的風采竟然如此的出塵,如果他不是岳龍軒,寧月也許會忍不住向他獻上膝蓋。

「龍為水之靈,乃水中的主宰。有水的地方不一定有龍,但有龍的地方一定有水。歷兄,現在你明白了么?我是龍王,在有水的地方,沒人會是我的對手。你輸了1

岳龍軒的話瞬間將寧月幾人的慶幸僥倖打的支離破碎。明明看起來是歷滄海略勝一籌,但為什麼岳龍軒會說你輸了?但是,既然他這麼說了,那麼就一定是歷滄海輸了。

「歷滄海已經用盡了全力,而岳龍軒卻還能再戰。所以……歷滄海的確輸了1千暮雪的話給了寧月他們解答,但這個解答他們卻沒人願意接受。

歷滄海輸了,寄託了他們所有希望的歷滄海怎麼可以輸?岳龍軒先和軒轅無恨一戰,緊接著又和歷滄海一戰。接連對戰兩個武道高手,難道他就不累?難道這樣他還贏了?

歷滄海沒有說話,緩緩的舉起銀槍。一瞬間,狂暴的氣勢席捲天空。一瞬間,剛剛放晴的天空突然間萬里雪飄。

「歷兄!你這是何意?」岳龍軒眼神一凝,臉上終於掛上了惱怒的表情,「你非要如此?我們皆是天地間最頂尖的那一類人,經歷了多少才踏上武道之路。武學的巔峰我們還沒看到,你卻要在此地與我同歸於盡?」

岳龍軒的話沒有絲毫的隱藏,也讓聽到這番話的寧月一行人心中一冷。歷滄海要和岳龍軒同歸於盡?到底是什麼能讓歷滄海做到這一步?

「把那個孩子還給我,否則,死1

岳龍軒的臉色瞬間變得漆黑如墨,眼睛微微眯起彷彿劍芒射在歷滄海的眼眸之中。但岳龍軒失望了,他從歷滄海的眼中看到了平靜,也看到了決心。

「如果我把他還給你,你可否不再插手?」

「可以1

「可否讓軒轅無月嫁給我的徒兒司徒冥?」

「不可以1

岳龍軒默默的點了點頭,「冥兒,把你手裡的人還給他們1

司徒冥淡淡的一笑,手中輕輕一甩昏迷的軒轅無恨就像炮彈一般射向段海。軒轅無月驚呼一聲,飛身躍起將軒轅無恨接下。

緊張的檢查了一番,發現軒轅無恨也的確沒有受到傷害。就連原本發燙的體溫也漸漸恢復到了正常,心卻不由的鬆了下來。

「阿海,無月,你們過來1歷滄海的聲音遠遠的傳來。一瞬間,軒轅無月的臉色卻變得死灰。段海猶豫的轉過頭,看著面帶微笑的寧月眼神中帶著濃濃的猶豫。

「段兄,無月公主!還在等什麼?歷前輩從冰原千里迢迢來接你們,難道不捨得回家?」寧月洒脫的一笑淡淡的說道。

「寧兄,你我相逢於萍水,雖相識時間才短短一個月,但我們也數次一起並肩作戰。無論對峨眉還是對離州武林盟,寧兄的風采一如令段海羨慕。在此段海只想問一句,在寧兄的心底,可曾當我是朋友?」

「那是自然!不過段兄也莫要為寧某擔心,寧某豈是無縛雞之力之人?回去吧1寧月揮了揮手笑道。

「好1段海默默的點了點頭,背起軒轅無恨拉著軒轅無月的手飛身而起。

「段海,你……」軒轅無月詫異的抬起頭盯著眼前的背影,她想不到段海離開的竟然這麼的果決。無論在段海的心底,還是在軒轅無月的心底,寧月一直是他們的朋友。朋友有難,他們不該也不能袖手旁觀。

段海幾個起落便落到的歷滄海的身前,輕輕的放下背後的軒轅無恨,「弟子參見師父1

「回去1歷滄海沒有廢話,陰沉著臉有些不快。也許是為了自己打架打輸了,也許是對自己武道有些動遙看向岳龍軒的眼神微微有些閃爍。

「嗖」在放下軒轅無恨的瞬間,段海突然間身形爆射,化作一團虛影再次向寧月衝去。

「師父,替阿海照顧無月和無恨」

「段海……」軒轅無月大驚失色,緊接著也要飛身跟來。但可惜,剛剛提起內息瞬間身形卻被歷滄海禁錮當常

在寧月苦笑的眼神下,段海落到了寧月的身邊。臉上掛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個時候寧月才恍然察覺,段海平時板著臉雖然很酷,但他笑起來的時候更好看。

「師父,自幼你就教導弟子,為人者要一身正氣,識大體,行大義!師父一生鎮守雪原,盡綿薄之力守衛九州邊疆。弟子身為師父的徒弟,怎麼可以在朋友有難之時袖手旁觀?

師父已和龍王定下約定,大丈夫一諾即出自然無法反悔。但弟子卻不能就此抽身世外,請師傅原諒弟子拂逆,段海叩謝師傅養育之恩1說著,撐著銀槍鄭重的跪在水面之上,深深的扣了一個頭。

「哈哈哈……好!段兄不愧是真豪傑,風某佩服1風蕭雨大笑的來到段海身邊將他拉起,「段兄與寧兄相識較短,而我與寧兄相識卻已一年了。不過我不像段兄,段兄是歷前輩唯一的弟子,而風某卻是師父眾多弟子中的一個。寧兄也不必勸我,我幫你是我的事,與你無關1

剛要說出來的話被風蕭雨一句話生生的堵了回去,人生得一真心朋友不容易,要說不感動那絕對是假的。岳龍軒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龍龜丹可以放棄,但寧月與千暮雪的命他要定了。

「一群大老爺們別煽情,孤看了都膈應的一身雞皮疙瘩。你們放心,由孤擋著我還不信了岳龍軒敢連孤都殺了?」

「你是……天涯太子?」身形一閃,岳龍軒就出現在寧月一行人的不遠處。莫天涯的聲音很大,也到了這個時候,岳龍軒才注意到寧月一群人中的莫天涯。

「岳太史久違了!孤要在此保下寧月,不知太史可否賣孤一個面子?」莫天涯傲然直立,冷冷的向岳龍軒望去。

「不行1岳龍軒依舊背著雙手,滿頭白髮輕輕飛舞,雪白的劍眉直衝雲端。眼神中沒有蔑視,也沒有重視,彷彿他的眼中所有的一切就是這山,就是這水。

「你1莫天涯頓時火起,自己可是堂堂太子,將來會是一國之主無上帝皇。自己這麼低聲下氣的求他,岳龍軒竟然毫無給面子的駁回?莫天涯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心底閃過濃濃的殺意。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寧月與千暮雪的命,本座今日收定了1

「龍王,雖然我知道你做事從來都不講道理,但你總不能真的睜眼說瞎話吧?」寧月面帶微笑的來到人前,無論從語氣還是臉上的表情,都是那麼的從容不迫。

「岳繼賢死的時候,我尚在金陵府!他死在泰興府也能說是我?」

「你當時在哪,本座不知道!但我兒死前叫的是你的名字,他也是死在無量劫指之下。就這兩點,你就該死1

「誰親眼看到令公子死於無量劫指?我想龍王也是從令公子的傷口上得出的推斷吧?無量劫指乃一套運勁法門,本沒有什麼玄妙之處。如果被人親眼看到,我自然無可狡辯。但無量劫指留下的傷口不過是一個血洞,和其他指法沒什麼不同。單憑這誰都能做到的傷口就斷定為無量劫指?龍王是不是太草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