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一章 爽不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 爽不爽?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其實寧月很想告訴不老神仙,他說的是一桶漿糊而不是一統江湖,但這話也只在心底流轉化成了寧月臉上淡淡的笑容。

「原來是無名兄大駕,久聞不老神仙無名兄乃武林活神仙,但百年來卻只聞其名未見其人,想不到岳某今日竟然有幸一睹無名兄風采……」

剛剛訓完徒弟的不老神仙身體猛地一僵,緩緩地直起腰背漠然的轉過頭。在回頭的一瞬間,原本略顯猥瑣的臉瞬間變得無比的嚴肅。不怒自威的氣勢與先前的玩世不恭形成強烈的對比。

「你叫我無名兄?」

「哈哈哈……聞道先後,達者為先,你我二人皆是位列天榜踏足武道,我稱你一聲無名兄有何不可?」

滿頭白髮隨風飄灑,岳龍軒此刻的樣子比起不老神仙更加的飄渺出塵。而光看外表,也許十個人會有九個認為是不老神仙佔了便宜,怎麼看岳龍軒的年紀應該更大一點。

岳龍軒背著雙手,腳下的波紋蕩漾開去,神秘的道韻彷彿化作蒼穹,一身傲骨唯我獨尊。自從踏上武道,天地間就再也沒有值得岳龍軒所敬之人。不敬天,不敬地,更不敬人!

「沒錯1不老神仙認可的點了點頭,突然之間氣勢浩蕩。

疾風席捲,將不老神仙的衣袖吹得如狂風勁草。突然之間,天空暗淡,漆黑如墨的積雲幾乎是憑空出現。不老神仙輕輕的揮手,天空的雲層卻極具凝縮化成一隻巨大的手掌。手掌浩瀚,連綿數里隨著不老神仙的手掌狠狠的拍下。

「哼!雕蟲小技……」岳龍軒氣勢猛然間升騰,而剎那間卻面無顏色。只因為天空的巨掌拍落的速度太快,快的彷彿超越了時間間隔。幾乎在不老神仙手掌壓下的瞬間,巨掌已經來到了岳龍軒的頭頂。

「轟——」

之前岳龍軒一掌鎮壓歷滄海,那個巨掌也不過數十丈而已。當時翻江倒海的氣勢卻幾乎將整個寒月潭水都拍向了天空。而此刻,不老神仙的巨掌比岳龍軒的神魂虛影大上百倍,一掌下去那動靜就彷彿小行星撞上地球一般。

「轟——」水浪滔滔……不對,應該是沒有了水浪。因為在剎那之間,水浪已經化成了天空。而腳下的水面卻已經成了大地。

一言不合就開大招,也許也只有不老神仙幹得出來。寧月想苦笑,但他此刻卻只能罵娘。不老神仙離她們太近,就是岳龍軒也離他們太近。

「打架前不知道清場么?你開大招有沒有想過我們的感受?」寧月的吐槽卻只能在心底流過,因為面對眼前如天崩地裂的威勢,寧月只想說……死定了。

無論段海還是風蕭雨,臉上都瞬間露出一個尷尬的絕望。感情自己不是被岳龍軒弄死,而是被自己人發的大招給順帶削了?世上最荒唐的死法也不過如此吧!

天空的水突然間塌陷,在化成天空的短暫時間再次如九天崩塌一般墜落。而寧月,卻絕望的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如此大的威勢沖刷下來,如此強大的餘威席捲而來。就算自己幾人再驚才絕艷也只有閉目等死的份吧?

很奇怪寧月能在剎那之間想那麼多,當他察覺出為什麼自己沒有隨著寒月潭水拋向高空的時候,眼前的變故再次超出了他的認知極限。

覆水難收,但眼前的一幕卻在告訴寧月這句話就是一個欺騙了無數年的謊言。彷彿影片的倒放,天空的水包括席捲天地的餘威都彷彿被無形的大手定格住了一般。更為詭異的是,那一掌拍落下之後所產生的爆炸場景彷彿有從新時光倒流一般。

世界安靜了,天地定格了,只有那一隻泛著濃密白霧的手掌狠狠的壓在岳龍軒的頭頂。而其餘的一切,彷彿從未有發生。沒有拍出滔天大浪,沒有毀天滅地的餘波,甚至……不老神仙都沒有出手?

岳龍軒已經被不老神仙的一掌拍到了坍面上只餘下翻騰的雲海。不老神仙的身形輕輕的飄起彷彿能踩著飄渺的霧氣而縱身飛騰。

「唔叫無名,非老夫原本無名,而是老夫活的太久忘記了自己的名字!老夫五十歲習武,八十歲踏入先天,一百零五歲踏足武道,橫跨三屆天榜,你稱我為無名兄?」不老神仙平時嘻嘻哈哈,但現在寧月知道了,這老頭子會生氣,而且生氣起來還很嚇人。

「轟——」一道水柱從天而起,一條直徑十丈的巨龍騰空飛身。巨龍巨大,彷彿無窮無盡一般。就是那如水晶一般的眼眸也比寧月大上數倍。

巨龍咆哮,彷彿要改天換地一般。天地風雲變幻,無數天地法則彷彿被巨龍攪動變得混亂了起來。

「還不識相?」不老神仙臉色一沉,手掌一揮一隻巨掌彷彿憑空出現。巨龍無窮大,而在巨掌面前,卻如同一隻蒼蠅撞上了蒼蠅拍一般。

「啪——」一聲脆響,無數水波彷彿連串的炮仗一半接連不斷地爆開。巨龍毫無抵抗力的被巨掌瞬間拍碎,一道身影墜落九天,無力的從天空砸下。

「轟——」水柱四起,在寧月古怪的眼神中,不可一世的岳龍軒竟然被一巴掌扇回到了寒月潭底。

不老神仙位列天榜第四,這一點只要是江湖中人都知道。但天榜排名卻有先後,不老神仙既然是第四,那麼天榜之中比他強的應該還有三位。

但現在的一幕卻讓寧月對天榜有了新的認知,難道同為天榜差距就這麼大?寧月知道不老神仙橫跨三屆天榜,百年前就踏足武道武功應該很高,但就算高出第七的岳龍軒也該有限才對。

寧月當初求不老神仙暗中保護,其實也無非是想讓岳龍軒放棄出手等千暮雪恢復功力。但現在,不老神仙的表現也太給力了吧?簡直就是把岳龍軒碾壓著打啊!

看著從潭水中緩緩升起的那個狼狽身影,寧月實在無法將他和剛才不可一世幾乎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的岳龍軒聯繫在一起。

霸道無雙的岳龍軒,獨戰兩位武道高手而勝之,這麼一個強大的人卻被人當蒼蠅一般來回拍了兩次?寧月只感覺頭皮發麻了。同樣是天榜高手,差距竟然大到這樣的地步?那麼天榜第一的諸葛青,天榜第二玄陰教主,天榜第三的水月宮主,他們是不是比不老神仙更變態?

披散的白髮不斷地滴著水珠,慘白的嘴角緩緩地溢出殷紅的血絲。身上濕透的衣服緊緊的貼在了身上。這一刻的岳龍軒狼狽的就像一隻可憐蟲。

哪還有仙風道骨,哪還有霸氣無雙。不老神仙的隨意的兩巴掌直接教會他做人。

「岳小子……現在想想……你該叫我啥?」不老神仙牛氣衝天的淡漠問道,手掌輕輕的揮起,大有一個不對就一巴掌伺候的意味。

「無名……前輩……」岳龍軒並沒有寧月想象的那麼硬氣,在挨了兩巴掌之後竟然老老實實的改了稱呼。

不老神仙滿意的點了點頭。捋了捋胸前斑白的鬍子,「岳小子,你也別不服氣,老夫我就是做你爺爺的爺爺也綽綽有餘!別以為天機閣的小子弄了一個天榜就了不起。你還差遠了……」

不老神仙似乎很享受裝逼的快感,居高臨下喋喋不休的數落了岳龍軒一刻鐘。而且岳龍軒必須低眉順眼的老實聽著,否者一巴掌瞬間讓你變泥鰍。

「聽說……你想找我徒弟報仇?他弄死了你兒子?」不老神仙突然間問道,聲音雖然輕柔,但彷彿滾滾雷音炸在岳龍軒的耳旁。

「我兒並非寧月所殺,這是個誤會……」

「哦1不老神仙恍然的點了點頭,「原來是誤會藹—」

突然,不老神仙手掌一揮,一道金色的掌力出現在岳龍軒的胸前。掌力出現的太快,彷彿快過了時間空間。幾乎在岳龍軒錯愕的瞬間,一掌已經印上了岳龍軒的胸膛。

「噗——」鮮血橫飛,血霧飄揚。岳龍軒的身形瞬間如炮彈一般倒飛而去。

「不是也敢找我徒弟麻煩?感情你的兒子是命。老夫的徒弟就不是命了?月兒,給老夫瞪大眼睛看著。這招叫,眾生無量——」

「天地無欲——」不老神仙大喝一聲,一掌拍下狠狠的擊在水面之上。然而水面卻彷彿堅實的地面一般竟然沒有一絲波紋。但寧月卻清晰的感應到,強悍的內力真沿著水面直衝水底。

「砰——」一道身影彷彿導彈一般衝出水面,就像被什麼打出來的一般飛向高空。口中的鮮血彷彿不要錢的飄灑,那凄慘,讓寧月都於心不忍。

「乾坤涅槃——」

「轟——」陰陽魚憑空出現,彷彿要泯滅天地向空中的岳龍軒壓去。

突然,空中的岳龍軒身形一閃,剎那間化身千萬向天空的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哼1不老神仙輕輕的背著手,緩緩地仰望早已失去岳龍軒身影的天空冷哼一聲。

「月兒1

「弟子在1

「為師替你出的這口氣……爽不爽?」

「弟子拜謝師傅1

「謝個屁!你給老夫記住,以後無論對誰,打架就是不許輸。老夫打架一輩子就沒輸過。你是我徒弟就不能慫了……」

「那……萬一遇到的是岳龍軒那種呢?」寧月頓時就頭大了,這老頭子對打架打輸得有多大的怨念啊,至於他說從來沒輸過,寧月是打死也不信的。要沒輸過能有這麼大的怨念?

「天榜上,誰敢對你動手?老夫會替你和他們談談的……」說著,不老神仙的眼眸深處,一道精芒令人不寒而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