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二章 回江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 回江南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天空之上,再次垂下萬道霞光。不老神仙華麗的登場又在霞光之中漸行漸遠。瀟洒的歌謠震蕩天地,身形彷彿剝離了世界飄散而去。

「能有這樣的師傅……真是令人羨慕……」段海望著天地灑滿的金光淡淡的說道。

「嗯哼」彷彿炸雷在耳畔炸響,段海突然之間一哆嗦,冷汗刷的一下從額頭溢出細密的滴落。歷滄海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段海的身後。

「阿海,我們走1

「是……是,師傅1

「回去把暗夜槍法練一千遍1

「啊?」段海剎那之間臉色變得慘白,彷彿想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嘴唇都起了哆嗦。

「一萬遍1

「是」

不知道是不是寧月的錯覺,段海的語氣中竟然充滿了悲憤。

三人帶著昏迷的軒轅無恨乘著浮冰漸漸地遠去,寧月望著遠去的段海心底有一絲難言的不舍。有些人哪怕萍水相逢都能化作知己,何況段海還與自己並肩作戰過。

「寧兄,看來諸事已了,在下也該回天機閣復命了1風蕭雨突然洒脫的說道。

「風兄他日若來江南,在下必要與風兄把酒言歡1寧月也不做作,拱起手恭敬的行了一禮。

「哈哈哈……那是自然!寧兄,無涯太子,風某去也」話音落地,風蕭雨突然間身形一晃,幾乎眨眼間就飛騰上了高空。雲海翻卷,如飄飄仙人消失在雲海深處。

「真是如風似雲,好一個風采不凡的風蕭雨1莫天涯仰著頭一臉傾慕的說道。

「你呢?怎麼還不走?」寧月斜著眼看著這個寶貨。

「走?好不容易出宮一趟,不玩個盡興怎麼可以回去?都說江南好,春日碧水如玉翠,夏日荷花印天紅。寧月,孤欲去卿家江南體察民情,你可莫要令孤失望礙…」

「你敢再提一句孤,信不信我揍你?」

「我要跟你去江南1

「去個屁啊,沒看到有人要弄死你么?還不回去好好調查調查跟我去江南幹啥?」

「正因如此我才要和你去江南啊,我一個人怕不能活著回京。再說了……誰要殺我還需要調查么?你當天人合一的高手在皇宮大內是大白菜?反正他們已經死了,沒有鐵證如山,誰能動的了他?」

「你真要跟我去江南?」寧月突然板起臉嚴肅的問道。

「除了跟你走,我無處可去啊1

「那你得保證,不許透露你是當今太子的身份,不許胡鬧,還有,無論你去哪都得跟我報備1

「啥?這樣不就是監視我么?」

「嘿嘿嘿……」寧月突然裂開嘴露出生生的尖牙,「你是當今太子,金枝玉葉。說難聽點,你要是哪裡磕了哪裡絆了我都賠不起!一個選擇,就是我剛才說的,第二個選擇……就是我把你關起來然後過完年牽著你回京,你選哪個?」

「我是太子啊」莫天涯悲憤的吐槽了一句,但卻在寧月的淫威下不得不屈服。

寧月輕輕的牽著千暮雪的手,「跟我回江南吧,在你武功恢復之前我保護你。」

「恩1千暮雪輕聲應了一句,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個令寧月也剎那失神的笑容。

「叮隱藏任務已完成是否提交?」

「恩?」寧月的臉色突然一怔,系統不是當機了么?怎麼還能提交隱藏任務?

「怎麼了?」千暮雪細膩的感受到了寧月的臉色變化,抬起她迷人的眼睛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1寧月淡淡的一笑,在心底卻確認了系統任務的提交。

「叮因為是強制觸發隱藏任務,所以經驗值縮減一半共獲得八十萬經驗值……」

「叮系統內部衝突,經驗值無法發送……」

「叮……自動轉換成宿主可使用物品,獎勵氣運值十萬點……」

「什麼東西?」寧月心底泛起了無數漣漓。

一行四人出了龍門,在福井府買下了一輛馬車。馬車乃上等的紫檀木所制,就連拉車的兩匹馬都是五歲以上的上等健馬。

瑩瑩與千暮雪待在馬車之中,寧月與君無涯坐在馬車外頭。從離州東部到江州,一去一千里,馬車整整走了半個月才到達長江北岸。

上了怒蛟幫的船,寧月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江南道在望,歸鄉之情就尤為迫切。

怒蛟幫雖然和他有著難言的過節,但怒蛟幫也的確是長江南北唯一的交通方式。寧月不知道岳龍軒是否已經回到了怒蛟幫,但無論岳龍軒如何想,他與寧月的過節算是告一段落。

以後,只要怒蛟幫不招惹寧月,寧月也不會和怒蛟幫過不去。殺害岳繼賢的兇手已經找到,再加上被不老神仙一頓胖揍,想來岳龍軒也會變得老實很多。

踏上了長江南岸的土地,寧月上岸的地方便是寒江府區域,剛剛踏上港口,寧月大老遠的便看到港口邊上豎立的一塊巨大石碑。

「江南道歡迎你?這是你搞出來的?」君無涯疑惑的看著寧月,眼神中儘是濃濃的好奇。

「我離開的時候還沒有,這應該是近一個月弄起來的1寧月有些得意自己的傑作。這種條幅或者石碑在前世隨處可見,但在這個世界見到卻也倍感親切。

「咦?這上面的碑文是什麼?」君無涯像一個好奇寶寶一般跑到碑文前面,而在碑文前面還有不少圍著看的外地人。

「江南道行為公約?第一,凡踏入江南道武林人士,不可在任何城鎮,鄉村動武,違者視為挑釁江南道受江南道武林盟與江南道天幕府共伐之。如有私人恩怨務必在無人荒野處動手。凡見到有人欺壓弱小,魚肉相鄰者,需報備江南道武林盟分舵或各地域天幕府,江南道武林盟或天幕府視事件嚴重程度給予舉檢者獎勵?

第二,凡踏入江南道的外地武林人士或行商商人,需第一時間前往江南道武林盟登記註冊,發放通行路引才可行走江南道。否者被查出者一律驅除江南道……」

「這……這規定也太霸道了吧?無論江南道還是江北道,皆是我大周的土地。行走在江南道還要他們的同意允許?」

「喂,這位小哥是哪裡人?」在君無涯的話語脫口而出的時候,身邊的一個員外商賈模樣的胖子笑哈哈的問道。

「小生從京城而來,久聞江南水鄉風花秀麗,故而慕名前來。」

「呵呵呵……小哥怕是為了江南的佳人而來吧?」胖子露出一個咱們都懂的猥瑣笑容,「果然如我猜的那樣,小哥真是京城而來。」

「為何你會這麼猜?」君無涯好奇的問道,中州與北地的幾個州都口音相近,一般人只能分別南方人和北方人的差別,要能精確分辨是不是京城人士還是很不容易的。

「若非京城來的,哪能有這麼牛氣哄哄的口氣?但小哥你也別不痛快,有道是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你若真的來江南道做正當行徑,去天幕府報備一下又有何妨?

天幕府和江南道武林盟如此作為,也是為了一方安定。若那些江洋大盜,綠林山賊混進了江南道,無論對我等行商的還是對本地的百姓都是大威脅。而天幕府和江南道武林盟替我們甄別,我們就算行在人跡罕至的地方也能放心大膽的走。

你沒看到下面寫的那幾條么?凡在江南道遇到歹人劫財或者敲詐勒索。我們儘管散財保命,到時候無論到江南道武林盟還是到天幕府,他們都照常賠償。不過……那些手癢的可就要倒霉了?

小哥,到了江南道,心底的那些傲氣就收收吧!人家也沒說要時刻監視你什麼的,只不過登記一下問問你來幹嘛的就給你發通行證,不會耽誤你什麼事的。」

「多謝先生解惑1君無涯恭敬的行了一個書生禮儀,三步並成兩步的回到寧月的身邊,「這都是你搞的?」

「我只不過提出了這個設想,但想不到他們竟然落實的這麼快。而且從大家的反應來看倒是能被人很順從的接受啊!這點出乎我的預料。」寧月也有些驚詫於沈千秋父子的辦事效率,一個主掌天幕府一個主掌江南道武林盟,果然父子出手無往不利埃

「人才礙…不說這個公約如何,就憑這個做事效率就比起朝內八成的官吏強了。是誰弄的?」

「怎麼?想挖我的牆角?」寧月斜著眼睛有些生硬的問道。

「你都是我的人,你的手下不也該是我的?如此大才,若只在江南道那也太屈才了。這樣的人才應該有更寬廣的舞台……」

「第一,我不是你的人,我是當今皇上的人,等你當了皇帝之後再說吧!第二,沈千秋和沈青之所以能做到,是因為他們金陵沈府在江南道經營了數百年。如果換了其他地方,沒人會給他們買賬。所以,一個政令的實施首先要看的不是這個政令對不對,有沒有好處。而是看這個政令實施的人能不能把政令推行下去。

所以說為政者切不可貪功冒進,無論什麼計劃都必須徐徐圖之,尤其是江南道的這種改革。這是百年大計,絕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要想完成全國的改革,需要幾代人的小心經營才有可能。江南道乃是特例,絕不可套用在其他地方1

君無涯頓時露出思索的眼神,而寧月身後的瑩瑩卻早已經雙眼泛出了閃閃星光,「哇!姑爺好厲害,武能安邦,文能治國,就連太……」

「瑩瑩,不許多話1在瑩瑩要把太子殿下的稱呼脫口而出的時候,千暮雪突然出口喝止。而在她的眼眸中,竟然閃過一絲隱秘的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