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三章 反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反響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江南道的變化可謂是天翻地覆的,官道之上車水馬龍,城鎮之中處處融融恰牽就連外地過來外表兇悍的武林人士行走江南也變得斯斯文文。

「天下大同啊,要是我大周皇朝之內所有區域都能如此刻江南一般,那該多好……」君無涯很享受江南的風土人情,也很喜歡這裡安逸和諧的環境。

「離天下大同還差的遠呢,且不說大周皇朝所有區域有沒有可能像此刻江南一般,就算可以,那大周可就真的要面臨著考驗了……」寧月不可置否的淡淡一笑。

「為什麼?難道這樣還不夠好?」君無涯有些想不明白。

「看起來很好,但你應該知道,這大好的局面是建立在極度集權的條件下的。改革之時,需集權推行。而改革完成之後,需將權柄再次打散分而化之相互監督。

但我江南道,集權容易化權卻難。無論我身兼江南道總捕和江南道武林盟主,最終金陵沈府手握武林盟大權和天幕府大權。這樣一個高度集全的地方組織……朝廷就不擔心?

因為我江南小,所以無傷大雅。但如果九州皆是如此,那天下大亂矣當年太古皇朝不是如此?」

君無涯臉色刷的一下白了,當年太古皇朝之所以碎。不是因為太古皇朝變弱,而是因為紛封的各方官吏掌管了軍政大權。

一個偶然的星火竟然一瞬間點燃了戰火,太古皇朝碎,戰國時代開啟。可以說,太古皇朝是最令世人懷念的朝代,因為他是在巔峰的時候莫名其妙的顛覆了。

看著君無涯慘白的臉色,寧月苦笑的搖了搖頭,「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當初見到捕神大人這麼心虛了吧?如果當初楚源一巴掌拍死我,都是我活該。可當初江南道的情勢,卻也無可奈何。江南道天幕府總部是十二樓的總部,天幕府幾乎成了空殼子。

而當初的江南道武林盟卻已經成立,我若不成為他們的盟主,江南道天幕府就真的該抹除了。我苦思冥想才想到這個兵不血刃兩全其美的辦法……不過以後江南道該何去何從,連我也不知道1

兩人說著,不知不覺已經到了金陵城門之外。剛過午時,金陵城門外已經人山人海。沈千秋來了,一眾江南道武林盟的各派掌門也到了。沈青帶領著一眾天幕府捕快也盡數到常

看到寧月,所有人紛紛單膝跪地,「我等參見盟主1

「恭迎總捕」

「都起來吧1寧月此刻已經不像半年前那般的生澀,現在已經可以坦然接受大家對他的恭敬禮遇。

「嘶」當眾人抬起頭,再次看向寧月的時候卻又忍不住生生的吸了一口氣。

「千暮雪」一聲低沉的驚呼從人群深處響起。

「盟主和暮雪仙子這……」

「如果我沒瞎的話……盟主和暮雪仙子牽著手?」

「放心,你一定沒瞎。因為我也看到了!盟主真是偉丈夫,竟然能把暮雪劍仙拿下?這……這樣一來……就算盟主沒有位列天榜,我江南道武林盟已經有了一個天榜的夫人?以後……我們行走九州,誰敢不對江南道武林盟高看一眼?」

議論紛紛,興奮的驚喜蔓延到了所有人的心中。千暮雪受傷散功這樣的事他們不可能知道,而寧月也不可能透露出去。

「沈伯父,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我自踏入江南道,一路行來卻是感觸良多。很多變化甚至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江南道能維持如此穩定,全是沈伯父勞苦功蓋,寧月在此拜謝1

「盟主嚴重了,這是老夫該做的!盟主車馬勞頓,我已命人準備妥當,今晚替盟主接風洗塵……」

寧月也沒有客氣,直接來到沈青身前。看著如陽光一般的沈青,寧月莫名的有種心安。輕輕的一拳擂在沈青的胸口,兩人突然相視一笑。

沈千秋看著眼前的一幕,眼底流過一絲輕鬆的笑意。寧月太卓越,太風華絕代。而如今,寧月更是帶回了千暮雪就算沒腦子的人也看了出來,千暮雪和寧月的關係。

這樣的寧月已然成事,就算自己掌管著江南道武林盟大權也無法掩蓋寧月的鋒芒。有寧月在一天,他金陵沈府也只能退居第二。

金陵沈府為了江南道經營了數百年,要他將整個江南道拱手讓人心中必定有所不甘。而寧月與沈青那種關係,卻又將他的不甘立在搖擺不定的位置。

沈千秋心底有兩樣最重要的東西,一個是金陵沈府的數百年大業,而這個和另一個相比卻又顯得如此的微不足道。沈青是沈千秋獨子,也是沈千秋的一切。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給兒子鋪路,而現在,兒子似乎不只是自己在替他鋪路。

寧月與沈青親如兄弟,這種感情不是虛與委蛇就能表現出來的。哪怕是江南武林盟的任何一個人都能從他們之間感受到那種羈絆。

如果說誰是寧月無條件信任的人,江南道武林盟第一個念頭就會是江南四公子。而沈青,已經是天幕府的銀牌捕頭,借著他又是金陵沈府公子的身份,寧月之後下一任的武林盟主非沈青莫屬。這根本不需要指定,反正是大家公認的意識。

回到天幕府,寧月並沒有立刻休息。而是立刻書寫了一份奏摺火速送往京城。這份奏摺,將在離州發生的一切事情都詳細的說了出來,並對離州的勢力分佈,現存的狀態做了詳細的說明。

離州武林,可以說一朝回到了解放前。不對,應該說是直接打回到了原始時代。可以說,整個離州武林勢力全部碎。這對大周皇朝來說,既是大敗,也是大勝。

敗是因為九州較強的離州武林從九州除名,這對於大周武力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損失。但大勝卻又因為朝廷可以趁機將離州盡數掌握在手中。

離州接壤中州,涼州,江州。將離州掌握於朝廷手中可使朝廷對涼州之間有了一個緩衝帶。將來如果收服江北道,那麼中州就會在重重的拱衛當中。哪怕以後朝廷與武林要真干一場,中州京城可立於不敗之地。

離州北方的蠻族被一個歷滄海殺的逃回極北苦寒之地,離州已經不再是九州門戶。雖然自廢武功,但也不算太過於危急。

寫完奏章,晚宴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寧月剛踏進會場,就見到君無涯身邊已經圍了一大群人。那貨唾沫橫飛的說道燕返水閣的一切,尤其是最後岳龍軒不可一世獨戰兩個武道高手戰而勝之,更是讓一眾江南武林盟高層臉色大變。

「君兄,岳龍軒既然如此強大,你和寧月又是怎麼全身而退?」鶴蘭山眼中閃爍著精芒,滿臉神往的問道。

岳龍軒在江州武林的名聲不太好,而且大家都看怒蛟幫不太舒服。但不可否認岳龍軒一代武學宗師的身份,岳龍軒在迦南寺一人鎮壓上萬江南道武林人士,不可力敵的氣場和蠻不講理霸道無雙的性格成為了人們對他唯一的印象。

「嘿嘿嘿……最後你們猜猜是誰出手了?」君無涯猥瑣的一笑,誘惑的反問道。

「莫非是暮雪仙子出手了?」沈青淡淡的問道。在江南道武林人士們的心中,岳龍軒和千暮雪都是無敵的代表。而且當年千暮雪一劍傷龍王給他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哎暮雪仙子之前中了毒,當時還不是岳龍軒的對手……」君無涯騷包的搖著扇子淡淡的說到。

「別賣關子,信不信老子不帶你去玩?」余浪收起扇子輕輕的敲在君無涯的腦袋上,「話說,你真是寧月的弟弟?流雲先生都有這樣的風流往事?」

「這個別問我,我也不知道1君無涯臉色一苦,有些無奈的摸著自己臉龐,突然,君無涯收起扇子雙眼頓時綻放出萬道精芒,「到了最後關頭,那個天榜最神秘,幾乎從來都沒出現過武林的人出現了……」

「難道……是不老神仙他老人家?」君無涯的話,就連沈千秋都為之動容。橫跨三屆天榜,怎麼想都覺得那麼的不可思議。

一百年前就已是武道高手,而現在的年紀,怎麼算都有一百五十幾歲了吧?所以這也是江湖武林對不老神仙的傳說耳熟能詳,但誰也沒有怎麼當真的原因。

沒有人能活這麼長,超過百歲的已經是千萬中無一。而一百五十歲?那是恆古未有的高壽。就連曠古絕今的軒轅古皇,他最後壽限為一百一十五歲。

「不錯!不老神仙出手了!你們是沒看到,不老神仙前輩真的是陸地神仙,僅僅三招,只用了三招,打得岳龍軒吐血遠遁,連一句狠話也不敢留1

「嘶」

整齊的吸氣聲響起,在場的武林高手紛紛噤聲,剎那間氣氛變得一片死寂。

不是說天榜高手生死相博必定是同歸於盡么?怎麼不老神仙強的這麼不可理喻?三招打得岳龍軒吐血遠遁?如果不是相差的天差地遠怎麼可能造成這樣的結果?

「無涯,吹牛吹大了,師傅他老人家出了四招好吧?」寧月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緩緩的上前。

「盟主1

「盟主1

一眾行禮聲中,眾人紛紛用敬畏的目光看著寧月。四招?和三招有區別么?眾人心底凌亂的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