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四章 回家過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 回家過年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京城御書房內,莫無痕安靜的坐在台前批閱著奏摺。緩緩的抬起頭輕輕的喝了一杯參茶,看著眼前那一張空空的座椅有些發獃。

這張椅子不是楚源的專座,任何被請入御書房的文武大臣都坐在這張椅子上與莫無痕商討國家大事,但唯有楚源,讓莫無痕最為想念。

但現在已經兩個月了,楚源去了離州,連個音訊都沒有就消失不見。

「誰在外面?」突然,莫無痕威嚴的聲音響起傳出御書房。

「啟稟皇上,是奴才水蓮1

「水蓮啊進來吧1

御書房打開,一身漆黑官服頭戴高帽的老人滿臉堆笑的踏入御書房。剛跨過門檻,老人便撲通一聲趴倒莫無痕的案前。

「奴才陳水蓮叩見皇上,皇上萬福」

「起來吧1莫無痕漠然說道,「水蓮有什麼要啟奏的么?」

陳水蓮緩緩的站起,看起來如此的弱不禁風。但誰又知道,這個看似弱不禁風的老太監卻是執掌與天幕府齊名的鏡天府大都督?

陳水蓮緩緩的從懷中掏出一本奏章,恭敬的遞到莫無痕的案前,「這是鏡天府今夜剛送來的奏本,恭喜皇上賀喜皇上,離州武林盟盡數殲滅,整個離州武林十不存一。皇上只需一聲令下就能輕易收回離州武林,管控離州所有武林人士……」

莫無痕抬起頭,漠然的看著陳水蓮如菊花一般的笑臉,眼神平靜也沒有一絲的笑意。

陳水蓮看著莫無痕的臉色,頓時收回了尷尬的笑容,「皇上……難道……您不高興?」

「離州武林盟是九州武林第一個成立的武林盟,如今他們被打散了自然免去了朕的心頭大患!但是,水蓮礙…你身為鏡天府都督,眼光要長遠不能只顧著眼前。

離州武林盟高手死傷殆盡,但這卻也在消弱了我大周皇朝的武力。離州武林盟不僅僅是朝廷的心腹大患,但同時也是我大周的子民。如今……離州武林盡廢不知要過多久才能恢復元氣!這一點,你就比不上天幕府。就連一個總捕都知道朝廷在收復離州之後需花多大的力氣恢復離州的民風,凵廈嬡粗揮鋅上部珊廝母鱟鄭俊

「是……奴才罪該萬死……奴才愚鈍……」陳水蓮順勢的再次跪倒在地惶恐的說道。

「算了,你自幼進宮服侍了三代君王,自閉於皇宮禁內眼光短了點也屬正常,朕也沒有責怪你。你下去吧……」

「是!是!屬下告退1陳水蓮躬著身體緩緩的倒退,一直退出御書房關上了房門才直起了身體。眼神中,閃過一絲精芒,「總捕?寧月么?哼1

接近年底,諸事繁忙。寧月在看完沈千秋遞過來的各堂口年終報表之後又要制定來年的計劃。

武林中人,無非為名為利,而歸根結底,還是為了利。成名也是為了更方便的獲利。各門派平日廣收弟子光大門楣,而各個獨行俠也都是為了創出一番名聲好開宗立派。

這些就是武林中人最初心的主旋律,各方利益相互碰撞摩擦產生了衝突,而衝突最後爆發成仇恨。經過無數年的糾纏形成了江湖的愛恨情仇。

但現在,江南武林已經連成整體。沒有了獨立在外的勢力,也沒有了孤獨的俠客。就算有,很快也變得沒有。那麼這直接暴露了一個問題,支持著武林發展的愛恨情仇沒有了,整個江南道武林竟然茫然的失去了方向。

門派勢力沒有了綠林好漢給他們刷聲望,刷財富。獨行俠沒有一戰成名,甚至行俠仗義的機會。到了年底,大家開始展望來年做什麼,但突然間發現,對來年竟然失去了目標和期待?

「這怎麼可以?」寧月輕輕的放下沈千秋送來的調查報告,臉色嚴肅的說道。

「盟主,老夫也覺得此風不可漲!如果大家都這樣想,那我們這江南道武林盟還不如不成立。至少那時候大家還會為了仇恨利益而拚命。

現在你看看……幾大宗門還好,他們需要培養弟子,督促弟子習武。而那些散落的小門小派和獨行客,要麼想著離開江南道闖蕩九州,要麼就守著自己一畝三分地遊手好閒。這樣下來別說他們日益精進,修為不倒退已經是奇了。」

「你看看這個……」寧月緩緩的向沈千秋遞過去一個卷宗。

「嗯?江南道武林盟弟子審核制度?」

「不錯!每年年底,弟子資格審核。武林盟弟子每一個人都必須每年一檢,連續三年未能達成年度指標的直接驅逐武林盟。當然,這隻針對於閑散的武林盟弟子,比如宗門的弟子那麼其宗門必須完成年度審核指標。

伯父,這是我這幾日整理出來的三種法案制度。您替我看看,有什麼不足之處還須你老指正1寧月笑著將手裡的兩個卷宗送上。

「江南道武林盟傭兵體系法規?江南道武林盟經濟產業鏈?」

沈千秋總能從寧月的口中聽到新鮮的辭彙,他也早已見怪不怪了。但是,真正讓他震撼的是這三個相輔相成卻又自成體系的制度。

傭兵體系法規,可以讓武林盟的每一個個體成員或者宗門都有奮鬥的目標和方向。通過完成武林盟發布的任務賺取積分,通過積分可以升為高層成員或者是兌換高深的武功秘籍。有了長期穩定的目標,武林盟就會迸發出新的活力。

而經濟產業鏈既是任務積分的來源,又是武林盟弟子財富的來源。開發新的產業,將所有閑散的,甚至以前沒人做的產業統一起來,形成經濟鏈。經濟轉動,財富可以說源源不斷。有了豐厚的財富,不再為吃飽肚子而犯愁,所有人也會迸發出更大的熱情。

而審核制度,正好是剔除那些腐朽的,喜歡坐吃山空濫竽充數甚至投機取巧的敗壞分子。保持江南武林盟內部的健康持久。

看著沈千秋臉上的錯愕與震驚,寧月心底還是有些過意不去的。自己動動嘴巴,沈千秋新的一年裡估計要累斷腿。這三個計劃都是關係到江南道未來甚至十年的政策方針,自己身為武林盟主做甩手掌柜似乎不太好啊!

「好!好!太好了!盟主,老夫服了!盟主竟然只用了短短時間就能一掃弊端,略施小計就能化腐朽為神奇。如此經天緯地,實乃武林之福,實乃我江南道武林之幸啊1

「那個……伯父,這些計劃方針異常繁瑣複雜,其他人怕力有不殆,還需您老人家多多上心礙…」

「力之所至,萬死不辭1沈千秋非但沒有露出一絲為難和不樂意,反而是一臉振奮給人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盟主嘔心瀝血做出如此驚天動地的治國良方,老夫就不打攪盟主休息了。盟主放心,老夫定然不會令這宏偉計劃蒙羞。告辭」

寧月有些蒙逼的看著急匆匆離開的沈千秋,一時間有些無法適從,長長的探出一口氣,「也許人的價值觀真的是不一樣的。」

忽然,一道身形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會議室門口。寧月抬起頭,頓時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暮雪,你怎麼來了?」

回來了一個月,千暮雪身上出塵的氣息越發的濃郁了起來。在外人看來,她就是飄渺的仙子,震懾九州的月下劍仙。唯有在寧月面前,她才露出一絲微不可見的傲嬌。

「你忙完了?」千暮雪看著漸漸走來的寧月淡淡的問道,冷冽的聲音如湖水般寧靜,淡漠的眼神之中卻閃過一絲焦慮。

「差不多了,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寧月輕輕的握著千暮雪的手無比溫柔的問道。

「我不想住在這……」千暮雪的聲音顯得有些低沉,彷彿在猶豫該不該說出來。

「呃?」寧月臉上掛起一絲錯愕,「發生了什麼事么?」

千暮雪淡淡的搖了搖頭,「從一開始我就不喜歡住在這裡,渾濁的空氣,還有那些暗中的目光。聽沈青說今天是你年底最後一次會議,所以……」

「傻瓜,早點和我說嘛1寧月有些懊惱,這些天他的確是忙壞了,也忽略了千暮雪的感受。千暮雪破功重修,修鍊時對於環境的要求很高。若不是飄渺出塵的洞天福地,如何能修鍊出至精至純的無垢劍氣?

江南道武林盟總部雖然極盡奢華,但畢竟充滿了俗世氣息。哪怕身居後院,嘈雜的喧囂和渾濁的空氣自然為千暮雪不喜。

「好,我們今天就走1寧月洒脫的一笑,「諸事已了,剩下的交給沈千秋和沈青他們吧,我們該回去好好的過個年了。」

說做就做是寧月的風格,剛剛下定主意,就讓下人替他們打包好行裝。只用了半個時辰,一輛豪華的馬車就已經準備妥當。

「盟主,為何走的如此匆忙?」寧月剛剛要走,沈千秋便帶著一大幫人從內門追了出來。

「伯父且寬心,並無大事發生。只不過年關將近,我也不過想早點回家過年埃」

寧月的話讓沈千秋鬆了一口氣,但轉念又開口問道:「盟主,你孑然一身家中又沒有親朋,何不就在這金陵安家落戶?」

「算了吧,雖然沒有親朋,但我還有鄉鄰啊!自從來了金陵,我還沒回去過呢,這麼一想突然歸心似箭了。伯父,告辭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