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五章 易水之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 易水之鄉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馬車晃悠悠的走了,前面的是寧月趕得馬車,而後面跟的就是君無涯的貨車。坦白的說,君無涯一點也不想離開金陵。這段時間,他跟著余浪這貨不知道浪成什麼樣,整天早出晚歸。

金領到蘇州,就算趕著馬車也不過一天的路程。上午出了金陵城,到了黃昏時分已經進入蘇州地域。寧月並沒有進蘇州城,而是直接拐道向易水鄉行去。

易水鄉依舊如原來的一般寧靜祥和,遠遠望去,成塊的農田依山傍水。整個鄉村也不過幾十戶人家,渺渺炊煙從家家戶戶的煙囪里升起。

一輛華麗的馬車駛進村頭,也自然引來了村民們好奇的目光。愛看熱鬧是人的天性,而這麼華麗富貴的馬車,別說鄉野小道就是在同里鎮上也是不多見的。

「喲,是小月啊!你這是發了財衣錦還鄉?」剛到村口,一個老漢抽著煙斗岳。

「柯大叔,你老還好這一口吶1寧月清亮的聲音遠遠的傳去。

不一會兒,寧月的馬車邊上就圍了不少的人,還有爭相尖叫奔跑的熊孩子。馬車被堵住了,寧月也不好再坐在車上趕車,跳了下來牽著馬車走。

「哎呦,小月,聽說你做了大官?寧先生要知道你這麼有出息也能含笑九泉了……」

寧月有些不知道怎麼應付這群熱情的鄉親,只能露出憨厚的笑容,「沒有做什麼大官,大家別圍著我了,我給你們帶了點金陵的特產,大家到我家去領啊1

「小月還真會來事,沒忘記給我們帶東西啊?」一個婦人頓時笑臉如花的問道。

「哪能忘啊,我小的時候沒你們照顧,我和謝雲估計都餓死了。現在混出點人樣,我也不能忘本不是?」

「姑爺……怎麼突然變熱鬧了?小姐讓我出來看看1馬車打開一扇門,瑩瑩的小腦袋嗖的一下鑽出來。

「嘶」整齊的吸冷氣聲音響起。

「好標緻的姑娘……」

「小月,這是你媳婦?」

「呸,沒長耳朵呢?人家稱呼小月為姑爺,小月的媳婦一定在馬車裡頭,人家是丫鬟1

「哎呦,丫鬟就長得這麼標緻,那小月媳婦該長得多漂亮啊?」

瑩瑩被大夥熾烈的眼神嚇了一大跳,俏臉一紅嗖的一下就縮了回去。

寧月苦笑的搖頭,拉著馬車擠過人群向自己的小屋行去。而寧月穿過人群之後,君無涯又被熱情的鄉親圍了起來。

「耶?這小夥子怎麼和小月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周圍嘖嘖稱奇的聲音讓君無涯渾身不自在,就像一隻被觀賞的大熊貓。但君無涯這貨的臉皮夠厚,而且大場面也見多了。

「各位父老鄉親好,我叫君無涯,是寧月失散多年的弟弟……」

話還沒說完,瞬間被馬車下的大爺大媽一口唾了回去,「小娃娃蒙誰呢?小月剛出生的時候,寧先生就來了。你看起來比小月小了兩歲,寧先生到死都沒離開過咱們村,就算是小月的弟弟也該在咱們村……」

歡呼鬨笑聲中,一大群人來到了寧月的家。還是如離開時的那樣,院子之中沒有雜草叢生,就是兩扇大門上都被貼上了新的對聯。

馬車停下,寧月微笑著來到車廂便,「暮雪,我們到了1

「嗯1清冷的聲音傳出,周圍的相鄰也紛紛屏住了呼吸伸長了脖子直勾勾的看著虜乓桓訣叨計亮的跟仙女似的,寧月的媳婦該是什麼樣的品貌?

車簾緩緩的掀開,瑩瑩麻溜的跳下了馬車。在眾人目光灼灼之下,一隻如雪似玉的皓腕伸出了騾只手,白的細膩,美得令人目眩。

寧月輕輕的牽著千暮雪的手,千暮雪的身影漸漸的出現在眾人的眼前。一瞬間,周圍的鄉鄰個個呆若木雞,無論男女老少,全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緩緩走下馬車的千暮雪。

「哇真是仙女啊」一聲驚呼過了好半響才響起,緊接著,一陣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暮雪,我給你介紹一下,他們都是我的相鄰。」說著寧月憨厚的一笑,「這是我媳婦,千暮雪1

「哎呦,了不得啊!小月這真的要一飛衝天了……這應該就是大家閨秀吧?普通人家絕對養不出來……」

「你啊,就是沒見識,小月媳婦起碼得是官家小姐!沒聽過小月當了大官了么?說不準是上司家的閨女……」

寧月沒必要解釋,也懶得解釋,和君無涯還有一眾鄉親將車上的東西搬了下來。雖然這些東西對於身懷高深武功的寧月幾人來說不過是動動手指的事,但寧月也沒有拂了大夥的熱情。

寧月其實也沒給大家帶了什麼好東西,金陵板鴨,每家兩隻。雖然寧月可以給他們更多,以寧月現在的身價,翻個十倍都不痛不癢。但寧月不想讓自己和相鄰之間純粹的感情蒙上了其他的東西。

每家領到了板鴨,臉上紛紛掛上了開懷的笑容。他們知道哪怕寧月發達了也沒忘了自己這群從小幫襯的鄉親。這一點已經很滿足了,他們並不是為了索求什麼回報,他們只要知道寧月的心意就覺得當初所作的都是值得的。

「翠翠,變得漂亮了1寧月將兩個包著紙的板鴨遞到周翠翠的面前。快大半年沒見,周翠翠的樣貌發生了極大的改變。越來越成熟,越來越有女人味。

周翠翠笑的如春天盛開的花朵,伸手接過寧月遞來的禮物,「寧月哥哥,嫂子真漂亮,恭喜你了1

「你也不差1寧月隨口笑道,轉身迎向別的鄉親。在寧月轉身的瞬間,他並沒有發現周翠翠的眼角,一滴晶瑩的淚光被風輕輕的吹走。

分了東西,送別了熱情的相鄰。唯有身為里長的郝大爺還留在寧月的院子。寧月很久沒有回來,而且還帶了媳婦。身為里長他要在村裡的人口本上添上新的名字。

當人散盡,寧月才輕輕的來到門前推開門,想象中的灰塵瀰漫並沒有出現。院子整潔,屋子裡更是一塵不染。寧月臉色微微一愣,疑惑的回過頭看著臉色有些怪異的郝大爺。

「大夥都知道你當了大官,還以為你不會再回這窮鄉僻壤呢,只有翠翠那丫頭一隻等著你回來。隔三岔五的她會來把你的屋子收拾一下,想不到你還真回來了!小月啊,你現在是有出息了……倒是苦了翠翠那丫頭……」

莫名的,寧月的心有些沉重了。

「對了,千丫頭,你是哪裡人?」

「離州1千暮雪淡淡的回道,眼神中露出一抹莫名的疑惑。

「離州哪裡?家裡還有些什麼人?」郝大爺倒是不介意千暮雪的冷漠語氣,大門戶小姐自然要有其身份,對誰都細語輕柔的顯得不夠端莊。

「郝大爺,你這是……」寧月疑惑的解圍問道。

「他不是你媳婦嘛?進了你寧家的門我總得給她入個籍啊!等來年我好一起報到縣裡去……」

「我們還沒……」話還沒說完,千暮雪直接抓著寧月的衣袖打斷了他的話。

「我叫千暮雪,家住離州梅山,父母雙亡,家中只有我一人1

「哎!又是個苦命的孩子!好了,小月是我們從小看著長大的,他人老實,心眼也實在。你跟著他可以放寬心,保證不會受了委屈……」替寧月說了一通好話,郝大爺滿臉笑哈哈的轉身離開了寧月家。

「人老實?心眼也實在?他說的是你?」君無涯瞪大了眼睛疑惑的問道。

「怎麼?不像么?」寧月微微眯起眼睛,頓時嚇得君無涯脖子一縮打了一個冷顫。

寧月家原本就有三個房間,以前寧月一個寧缺一個還有一個作為客房。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千暮雪和瑩瑩住進了寧月的房間,而君無涯就被安排到了客房。

將大箱小箱搬回到了屋子,寧月活動了一下手臂準備動手做飯。翠翠過來收拾房子比寧月想象的還要細緻,真的簡直是把寧月家當成自己家收拾的。就連大半年沒用的鍋碗瓢盆都洗的乾乾淨淨。

想到這個從小青梅竹馬的女孩,寧月心底涌過一絲愧疚。愛情,原本就是在正確的時間遇到了正確的人,而寧月和周翠翠,雖然認識了很久,但原本的感情卻只定格在小時候的打鬧瘋玩之時。

當周翠翠發現自己已經長大,發現了自己對寧月的感情的時候,卻已經遺憾的錯過了正確的時間。千暮雪的出現也許是命中注定,當寧月睜開眼之後,在他的心底只留下了兩個人的影子。

一個是重生之後見到的第一個人,芍藥。第二個,就是如神女一般的千暮雪。原本以為,自己和千暮雪之間的婚約只是一個笑話,連他自己都不敢當真的笑話。

可是,這何嘗又不是寧月的自卑?如果換了現在的他,當初還會不會用看待笑話的心態看待這一場婚約?千暮雪在風華絕代的時候依舊願意履行這一場不對等的婚約,這原本就不是羞辱,而是重恩!

「寧月?需要我幫忙么?」千暮雪不知何時出現在廚房,雪白的身影就像此刻天邊剛剛升起的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