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六章 如此賢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六章 如此賢惠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會么?」寧月頓時感覺好笑,就算失憶前的千暮雪,也一定不會做飯更可況失憶之後?

「不知道,你教我啊1

「好吧1寧月將手中洗凈的蘿蔔放在案台上,「先把蘿蔔去皮,然後切成薄片……」

「薄片?要多薄?」

「能有多薄就有多保」

「轟」剎那間,一道靈壓升起,寧月驚駭的轉過頭只見一道劍芒彷彿煙火一般在眼前綻放。

劍氣如虹,劍光如電,幾乎一閃即逝,千暮雪再次收劍傲立,「好了1

冷汗沿著額頭淌下,寧月獃滯的眼神也慢慢的恢復了神采。削個皮,靈力狂卷氣壓如雷?切個菜,劍光閃閃寒芒如風?這千暮雪估計也不知道切菜和砍人的區別吧。

兩個腦袋嗖的一下縮了回去,君無涯一臉后怕的看了眼身邊的瑩瑩,「你家小姐平日就這麼做飯的?」

「你覺得我家小姐平日可能做飯?」瑩瑩用看白痴的眼神斜著瞟了眼君無涯。

「那千暮雪為什麼會突然想到要去廚房幫忙?連我都不去1

「嗯……」瑩瑩疑惑的摸著下巴,「也許……是因為那個叫翠翠的姑娘吧……看的出來,那個姑娘很喜歡姑爺的。雖然她不懂武功,也沒小姐好看,不過……男人不都喜歡賢惠的女人么?」

「呵呵……賢惠……」君無涯乾乾的笑著,微微縮了縮脖子。

臨近過年,蘇州城又下起了一場大雪。雪花飛舞,給世界帶來了一絲魔幻的意味。

寧月坐在院中默默的彈琴,琴聲悠悠席捲了天空的雪花。換了常人,如果頂著大雪在院子里彈琴那是傻帽。而對於寧月和千暮雪來說這是情調。

雪花彷彿被什麼牽引了一半,安靜的圍繞著寧月緩緩的飄落。哪怕大地已經被染成了雪白,寧月的身上依舊沒有沾上一片雪花。

千暮雪坐在躺椅上安靜的看書,眼角時不時的抬起看一眼院中風采卓越的寧月。她的氣勢越來越出塵了,就連君無涯也清晰的感覺到,千暮雪與他的距離越來越遠。

唯有在寧月的面前,千暮雪不再像騰飛九天的仙人。因為在寧月面前,她會露出疑惑,露出認真,有時候會露出淺淺的微笑。

琴聲停下,寧月有些感慨的摸著沈青重新製作的古琴。他的琴心劍胎已經大成,發動琴心劍魄已經不再需要琴音輔助。

琴隨心生,幾乎揮手之間就能打出琴心劍魄。可不知何時,自己竟然對琴有了別樣的感情。琴心劍魄原本是黃級武學,將來只要將陰陽五行屬性凝練於劍胎之中就可真正踏上武道境界。

但劍胎大成顯然不是琴心劍魄的終點,也許創出琴心劍魄的九天玄女也沒有完成劍魄的凝鍊吧?寧月想著,頓時感覺有些可惜。

「這曲叫什麼名字?」千暮雪緩緩的抬起頭好奇的問道。

「陽春白雪1

「這曲子很好聽,意境深遠,琴聲空靈!你的武功已經半步天人合一了吧?」

「是啊,你呢?」寧月緩緩的收起琴來到千暮雪身邊。

「還差一點,快了1

「明天是大年夜,你想吃什麼?」寧月扯開話題溫柔的問道。

一聽到吃,別說縮在角落裡抱著寧月家裡萬卷書冊狂啃的君無涯,就連平日性情冷淡的千暮雪也眼睛里泛著光亮。

「你做什麼都行1

寧月的廚藝經過這幾天的親身體會已經奠定了他國寶級大廚的地位。用君無涯的話,就是宮廷御廚的手藝,也比不上寧月的十分之一。

「那……咱們吃火鍋吧1寧月當下拍板說道,天氣這麼冷,最適合吃火鍋了。

食材什麼的寧月從金陵回來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前幾天易水鄉又開始了一年一次的殺豬宴,寧月分到豬肉夠他吃到正月十五。

豬在這個時代是賤肉,但寧月卻知道豬全身是寶乃是瑞獸。

清晨的天還沒亮,遠處的爆竹已經里啪啦的響起。早在幾個月前,家家戶戶就已經去竹林砍回了竹節。從大年三十開始,爆竹會響到大年初三。在爆竹聲中,原本寧靜冷清的易水鄉突然之間充滿了年味。

瑩瑩和君無涯歡快的拖著一串爆竹衝出院子,對於他們兩人來說,這些充滿民間的慶祝方式如此的新奇好玩。

一個太子,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在雪地里歡快的跳著。炮竹聲響起,里啪啦的聲音極其的響亮。突然,雪地之中穿出了一窩兔子。瑩瑩頓時興奮的丟下手裡的爆竹向兔子衝去。

「加餐啦」君無涯大吼一聲,幾個起落嗖的追上兔子一把抓著兩隻兔子耳朵提了起來。

「喂,你這樣會抓疼他們的1瑩瑩的清脆的聲音如動聽的音符。君無涯轉過頭卻見她的懷中抱著一隻大白兔瑟瑟發抖。

「弄疼他們?過會兒它們就是一鍋肉,還在乎這一點?」君無涯頓時感覺好笑。

「啊?你要吃了他們?兔子這麼可愛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瑩瑩頓時不幹了,鼓著腮幫子氣鼓鼓的說道。

「小豬仔也很可愛,但你那麼喜歡吃烤乳豬?雞鴨羊豬,包括兔子都是用來吃的。要不,你懷裡的那隻用來玩,我手裡的兩隻用來吃?」

「人家本來就是一家子,你卻要他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還要把它們吃掉?」瑩瑩閃閃的眼睛漸漸的蘊著淚光,君無涯頓時有種難言的罪惡感一時間錯愕的無法適從。

「哈哈哈……君兄,所以你永遠不要試圖和女人講道理,因為不講道理是女人最大的道理1話音剛落,一道雪白的身影彷彿幽靈一般閃現在君無涯的身前。

「浪貨,你怎麼來了1君無涯頓時一喜,這段時間可把他悶壞了。雖然一直和瑩瑩玩耍,但畢竟男女有別哪有和余浪他們玩得那麼肆無忌憚?隨手將兩隻兔子塞到瑩瑩的懷裡,便一把向余浪懷中的禮物抓去。

「你該叫我浪哥,別沒大沒小1隨手將手裡的禮品扔到君無涯的懷裡便向寧月的屋子走去,「今天是大年三十,我猜著寧月要大展身手。我要不來,不是要遺憾一年?」

「浪貨,我勸你還是別進去1看著余浪要往廚房走,君無涯頓時出聲制止道。

「呵?還對我保密?那我更好奇了,寧月,我來了……」剛剛推開廚房門,剛剛探進去一個頭,余浪的身體猛然一僵,彷彿觸電一般剎那間倒飛而去。

劍氣縱橫,劍光閃爍。這廚房裡哪裡是在做菜,根本就是兩個劍道高手在生死搏殺。余浪僅僅看了一眼就被逼人的劍氣驚退,估計一般人直接會被嚇死。

「我叫你別去的,是你不聽1君無涯強忍著笑,但微微顫抖的肩膀卻是出賣了他的內心。

「裡面是暮雪仙子和寧月?」余浪心有餘悸的問道。

「你不是看到了么?」

「可是……暮雪仙子……她……她……她幫著寧月做菜?我感覺……我還沒睡醒……」余浪連話都不利索了,舌頭彷彿打了結一般。

「小姐說……她要做一個賢惠的妻子……」瑩瑩抱著三隻彷彿睡著了的兔子笑道。

「賢惠?這樣的賢惠法……估計沒有足夠強大的心臟很難接受得了,寧月也算是……厲害了1

沒過一會兒,沈青與鶴蘭山還有葉尋花也來了。江南四公子聚首自然又少不得比武切磋一番。君無涯加上瑩瑩,六個人在雪地上打成一團。

寧月與千暮雪並沒有在廚房裡忙多久,以他們的武功和切菜的速度,幾乎也是分分鐘搞定的事。火鍋的準備原本就簡單。一個湯底需要好好熬制,還有一些需要燉的菜花點時間。其他的食材,只要切好了就可以。

廚房門打開,寧月突然會心一笑。院子外的雪地上,六人分成兩隊打著雪仗。身形翻飛,勁力縱橫。區區六人打起的雪仗竟然被打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

難得六人竟然重拾起了童心,寧月突然也有了一點意動。尖嘯一聲,身形化作流光沖向場中。手掌一抄,一個雪球就被寧月撈在了手中。

「嗤」一道白光化作流光激射而出,在余浪奔放的小臉上碎裂化成漫天的冰屑。

「寧月,你」余浪暴怒,撈起雪球向寧月打來。寧月身形閃爍,登峰造極的天涯月彷彿雪地上的幽靈一般。無論余浪如何追殺,寧月都能從容不迫的閃避。

而寧月的雪球卻精準的可怕,沒一會兒,戰場的六個人挨個的被寧月點了名。一瞬間,六人突然停下了動作,相互對視一眼。

余浪的嘴角突然裂出了陰森的冷笑,「哥幾個,寧月現在武功大成已經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大夥說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一起上1君無涯嗷嗷叫的抓著雪球向寧月圍攻而去。四大公子對視一眼露出滿臉的壞笑,身形一閃將寧月包圍在中間。

「寧月,看你這次怎麼跑?」

四面八方的雪球極其刁鑽的攻來,寧月縱然輕功卓越,但面對四面八方的攻勢一時間卻也只有招架之力。

「嘿嘿嘿,暴雨梨花」余浪大吼一聲,舉起一個巨大的雪球狠狠的向寧月拋來,雪球突然間爆炸,化成如雨點一般的小雪球向寧月鋪天蓋臉的打來。

「我擦?這麼兇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