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七章 謝雲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謝雲歸來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嗤」一道勁風響起,漫天的雪球突然被一道雪浪席捲,剎那間消失不見。眾人的眼前一花,寧月的身邊突然多了一個雪白的身影。

「可以加我一個么?」清冷的聲音響起,千暮雪面無表情的掃過一種獃滯的眼神。

「打啊」寧月突然暴喝一聲,手中的兩團雪球化作流星一把拍在君無涯的臉上,也將獃滯的眾人換了回來。

玩到盡興,哪還顧得上你是不是千暮雪是不是天地十二絕。寧月與千暮雪兩人獨戰余浪等五人。而瑩瑩一個人站在一邊拍著手歡呼,打到最後,就連千暮雪的臉上都露出了快意的笑容。也許,這是她平生第一次愉快的玩耍。

瘋玩了一個下午,在天空漸漸昏暗的時候,一行人圍上了碩大的圓桌,而寧月端上來的大火鍋佔據了圓桌的一大半。幾人都搓著手,聞著湯底散發出的濃郁香味,看著眼前擺滿的薄如蟬翼的食材,還沒吃已經是一種享受。

寧月數著桌上圍著的人,默默的轉過頭望著窗外遠處那一盞孤獨的燈火。眼底之中,露出一絲淡淡的愧疚。

突然,一雙冰冷的手握上了寧月的手掌,「你在想那個翠翠姑娘?」

「沒……沒有……」寧月雖然嘴裡說著,但眼神中的心虛就連一邊的瑩瑩也瞞不過去。

「你跟我說過,大年夜是全家團圓的日子。易水鄉家家戶戶都熱熱鬧鬧,就連這裡,也有親朋好友來敘唯有翠翠姑娘孤獨的一人度過。我雖然不喜她對你的情誼,但這份情你卻不能當做不存在,我們一起去吧。」

「真的?」寧月驚喜的轉過頭,他實在無法相信,性情淡漠的千暮雪會如此的善解人意。而他也第一次從千暮雪的口中得到我不喜她對你情誼的話。一股暖流流淌心田,寧月到了這個時候才算確認,千暮雪的心底終於有了自己的存在。

周翠翠家的燈火有些昏暗,遠遠望去顯得那麼獨孤。就算靠近了門,周翠翠家裡也聽不到一點聲音,家家歡笑獨此一家守候在孤獨的年夜之中。

「噠噠噠」清晰的敲門聲響起,剛剛端上飯菜的周翠翠身形一顫,臉上掛上了一絲淡淡的錯愕。

「誰……誰啊1

「翠翠,是我1

「寧月哥哥?」周翠翠的眼中突然迸射出驚喜的神光,剎那間,眼角的淚光湧現。迅速的抹去淚光,周翠翠三步並作兩步的衝到門前打開了大門。

「寧月哥哥……」突然,周翠翠的身形再次一僵,她看到了寧月身邊美得令她絕望的千暮雪,一身白衣彷彿月亮上飛下來的仙女一般,「嫂子……」

「大過年的,到我家吃年夜飯1寧月溫暖的話語讓周翠翠心神劇顫,原來……還有人記得我,原來……寧月哥哥並沒有忘記……

「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我家裡還有幾個從金陵跑過來的吃貨呢。余浪他們你也認識,都是自己人,一起去熱鬧。」

突然,一道流光從遠處一閃而過。一道黃色的虛影,彷彿從地里竄出來一般直直的撲到寧月的胸膛。

「哎呦,旺財!你也變重了?看來翠翠把你伺候的跟大爺一樣啊1放下了旺財,寧月對著周翠翠溫柔的一笑,「彆扭捏了,這可不像瘋丫頭啊!走吧1

好久沒見到旺財了,寧月彷彿有很多的話要對旺財說。一人一狗走在前面,而千暮雪和周翠翠安靜的走在後面。

「旺財啊,身為一條狗,你該有狗的覺悟啊!把自己吃的這麼胖,估計跑路都跑不動了。這樣的狗,不能看家不能打獵估計也只能殺了吃肉了……」

「汪」

「喝,我說你你還敢頂嘴啊?」

「汪汪」

看著在前面對罵的一人一狗,跟在身後的周翠翠突然捂嘴宛然一笑。就連千暮雪的平淡的臉上,也勾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嫂子……」

「嗯?」千暮雪轉過臉好奇的看著周翠翠,眼神如湖水般平靜,沒有排斥,沒有厭惡,甚至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感。清澈的眼眸中帶著淡淡的疑惑,哪怕就一個普通的眼神,又能勾起他人的心跳。

「難怪寧月哥哥會這麼喜歡你,嫂子長得真好看1周翠翠有些羨慕的說道。

「他喜歡我不是因為我長得好看1千暮雪的聲音幽幽的響起,「一開始,寧月知道與我婚約的時候,他還想著和我取消婚約呢……」

「哦?那他一定沒見過嫂子,不知道嫂子長得這麼好看?」

「不是1千暮雪輕輕的從口中吐出兩個字,「當時我就站在他面前。」

「那寧月哥哥一定是高興壞了以為自己在做夢呢?」周翠翠捂著小嘴嬉戲一笑,「對了嫂子,你和寧月哥哥的婚約……是很久以前就定下的么?」

「嗯!差不多二十年了1

周翠翠陷入了沉默,茫然的眼神看著前面走路的寧月。

「二十年前?好早啊!比我認識寧月哥哥還要早……」

三人安靜的走著,剛踏進院子,旺財就狂叫的化作流光向院子的一處偏房狂嘯。寧月聽懂了旺財的興奮,驚喜的順著旺財的眼神看向房檐。一個騷包的身影,端著一壇酒仰頭痛飲。

「何方鼠輩」

突然之間,一聲暴喝從屋內響起。寧月來沒來得及說話,一道身形彷彿炮彈一般撞破窗戶。

「嗯?」屋檐上的黑影輕咦一聲,放下了手中的酒罈。

「嗤」鶴蘭山身前突然升起一道衝天劍光,氣勢如虹直衝雲頂。磅的威勢帶著至剛至陽的氣息,氣血激蕩,炙熱的彷彿夏日的火爐。

「盪魔劍法?」黑影輕聲一喝,剎那之間,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在靈力之柱之中,一道星芒自他的腰間閃現,彷彿水中蕩漾的蓮花在頃刻間踩著時間的脈動綻開。

「轟」

劍氣如雨,迸射出萬道霞光。幾乎電石花火之間與鶴蘭山的劍氣相撞。氣浪席捲,兩道劍氣發齣劇烈的爆炸,一瞬間,黑影腳下的屋檐化作星雨紛飛。

「嗷嗚嗚嗚」旺財何曾見過這樣的威勢?瞬間發出一聲慘嚎夾著尾巴縮回到了寧月身後。

「我擦1寧月胸膛頓時火起,大年夜的你們特么來拆我家?

「轟」在寧月剛要出聲的瞬間,又是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

「嗯,還有高手?」身形一閃,人已出現在鶴蘭山身邊,一抓抓住鶴蘭山的後背輕輕一揮推了回去。而在此刻,余浪他們皆已經化作流光閃現出了院子。

寧月空中毫無借力,但身形卻能翻轉眨眼間出現在黑影的身前。手指並劍,輕輕一點。一道劍氣彷彿跨越了時間空間出現在黑影的身前。

「嗤」突然之間,一道絢麗的霞彩彷彿天空垂下的彩虹。在黑影還在錯愕的瞬間,一道青色的身影突然間的出現一掌向寧月的胸膛打來。

「半步天人合一?」寧月眼神一凝,手指翻飛,將空中飄浮的蓮花點落。每一朵蓮花,卻如爆裂的手雷一般在被劍氣點落的瞬間爆炸開來。

「哼」寧月冷哼一聲,雙手舞動,在胸前化作一個玄妙的手櫻突然之間,天空放亮了。一道閃著淡淡毫光的虛影憑空出現。

虛影高約十丈,彷彿頂天立地的巨人一般。氣勢如虹,氣機剎那間定格了時間。寧月雙手舞動,虛影也如同寧月的手一般化作戰神撕裂天空。

「我靠,神魂合一?」第一道黑影發出一聲驚呼,手下卻是一點也不慢。長劍升空,一道接天的劍光狠狠的向寧月的頭頂劈落。

「眾生無量」虛影突然化作千方掌影,劍光破碎,天空的霞光也瞬間被一掌擊碎。寧月覆手一掌,天空的兩道身影如巨石一般墜落,而寧月的手掌彷彿天空一般狠狠的壓下。

「不要」青色身影突然驚呼,身形一閃便來到黑色身影的身邊。傲然直立,手指翻卷一掌向天空手掌打去。

寧月眼神微微一怔,如果自己不留手,這一掌下來這兩個人哪怕不死也得剩半條命。但這個青色的身影是如何掙脫自己的精神鎖定從自己的掌下逃走的?

既然逃走了,為什麼還要衝入自己的掌下硬接下他絕對無法承受的一掌?瞬息之間,無數念頭閃過心頭。而瞬息之間,地上的黑影突然彈身而起一掌將青色身影推出寧月的手掌之下。

「小月月,是我」

虛影消散,寧月的身影彷彿柳絮一般輕輕的飄落,眼神不善的看著略顯狼狽的黑色身影,「屁話,我要不是早知道是你,我早一掌拍死你了1

「那你還出手的這麼狠?」謝雲頓時有些委屈,而看向寧月的眼神也充滿了濃濃的欣慰。謝雲離開的時候,寧月剛剛加入天幕府。原本叮囑了魯達好好照顧寧月讓他能平平安安的度過一生。

但想不到,寧月就此乘風起,短短兩年不到,已經是響徹武林的江南道武林盟主,天下間最驚才絕艷的青年高手。

「你還有臉說?你手裡的是什麼?我爹庫存里的最後一壇酒啊!你還真下得了手?」寧月一把提起謝雲的領子,奪過他手裡的酒罈。輕輕搖晃,臉色頓時黑的如同夜色中的夜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