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八章 糜爛的北地三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糜爛的北地三州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他是你朋友?歡迎歡迎……」寧月無語的鬆開謝雲的衣領,向他身邊那個身穿青色長袍的俊秀青年望去。

青年似乎無法適應眼前突然轉變的畫風,對著寧月露出一個靦腆的笑容。青年長得真的很俊秀,很難想象這麼一個溫雅俊秀的青年會和謝雲這個邋遢滿臉絡腮鬍子彷彿中年大叔的人成為朋友。

「哦,他叫孤紅葉,是我在涼州認識的朋友,對江南的風土神往已久所以才跟我過來看看。小月月,你應該知道我要回來過年吧?」

「知道,怎麼了?」

「好酒好菜是不是已經準備好了?咦?」突然,謝雲伸長了脖子向努力的嗅著,「什麼好東西,真香啊」

「敢問閣下就是與寧月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謝雲?好高深的修為1餘浪一臉騷包的搖著扇子緩緩的走來。

「不錯1謝雲眼神瞬間變得犀利,如兩道劍芒射向滿臉微笑的余浪,「江湖中能有此等風采,大冬天也不忘搖扇子的青年高手……除了江南四大公子之中的踏月公子,我想也沒有誰了……」

「真是在下,幸會幸會1

「久仰久仰1

兩個臭味相投的人彷彿是一見如故,僅僅一個招呼,兩人之間的距離就被消除殆盡彷彿很久沒見的老朋友一般。

寧月輕輕的一拍腦門,余浪的浪蕩和謝雲猥瑣簡直是天作之和。如果他們兩人成為朋友,不知道要把這個江湖禍害成什麼樣?

余浪將江南四公子和君無涯分別介紹給了謝雲,而這個時候,千暮雪彷彿人間仙子一般緩緩的走來。千暮雪的氣質飄渺出塵,而且隨著修為的精深。如果不是她故意出現,她的氣勢會讓其他人自動忽略她的存在。

「啊」謝雲突然瞪大了眼珠露出一副見鬼的樣子。臉色刷的一下子變得慘白如紙,顫抖的手指如他刺出的劍芒。

「至於嚇成這樣么?」寧月鄙夷的瞥了謝雲一眼,就連余浪現在也敢和千暮雪開玩笑甚至還一起打雪仗。但謝雲這貨再次見到千暮雪還是那一副見了鬼的慫樣。

「寧月,他是誰?」千暮雪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清澈,而對面的謝雲卻眼孔猛的一縮用充滿疑惑的眼神看著寧月。

因為謝雲非常清楚,千暮雪見過自己,不僅見過自己而且還對自己了如指掌。所以千暮雪問出了這話,謝雲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暮雪,他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謝雲1

千暮雪微微的額首,對著謝雲輕輕一禮,「見過謝大哥」

「噗」謝雲只感覺眼前一陣天翻地覆,腳下一個踉蹌。要不是孤紅葉攔著,估計謝雲直接一頭栽倒在地。

「差不多得了,再做作就過了!別在外面傻站著了,進去開飯1

眾人紛紛歡呼的向屋內走去,走在最後面的孤紅葉突然扯了扯謝雲的衣袖,「你的弟妹到底什麼身份?從來沒見過你這麼失態1

「千山暮雪,月下劍仙1謝雲深吸一口氣,這才緩緩的吐出了一句話。

孤紅葉的身形猛的一僵,臉上頓時也掛起了驚駭的表情。深吸了好幾口冷氣,才平復了內息的激蕩情緒。

外面又開始飄起了雪花,十來人圍著火鍋也是一種享受。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因為千暮雪存在的僵硬氣氛也漸漸的消散。

謝雲和余浪這對寶貨吹牛的功夫不相伯仲,兩人天南地北的海吹,不一會兒就已經臉紅脖子粗了。

「謝雲,你在涼州到底發生了什麼?我記得兩年前你還只是後天八重境,而現在,你竟然已經半步天人合一了?」飯局過了一半,寧月突然的問道。而這一點,也是江南四公子他們比較感興趣的。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寧月這樣的妖孽,寧月從無到有短短兩年時間踏足半步天人合一,而謝雲竟然不比寧月差上分毫。如果排除寧月這個另類,謝雲絕對是這番世界的主角成長史。

「也沒什麼好說的,我被追月大人調到涼州,后又被海棠大人調入麾下效命。你們也知道,魔教身影在北地三州頻繁出現,我們天幕府的壓力還是很大的。

四大神捕全部鎮守北地,大戰小戰自然不少。我算了一下,這兩年來大小交戰不下於百次。在北地,像我們這樣的誰也不敢保證活過了今天還能不能活過明天。

武功這玩意也就那樣,打的多了,他精進的速度就蹭蹭蹭的往上漲。有一次我和葉兄遇到了麻煩,差點就被十殿閻羅的廣成王給弄死。死裡逃生之後遇到了些奇遇,得到了一門不錯的武功。所以也就成了現在的樣子了……」

謝雲雖然說得輕巧,但兩年經歷百次交戰,就算隨便想想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兇險。一番話下來,在場的幾人對謝雲越發的認同了起來。一個能如此洒脫看待屍山血海的人,絕對是一個值得深交的朋友。

「小月月,對我那門功夫感不感興趣?這不是天幕府的武學你要是感興趣我教你啊1謝雲突然誘惑的問道。

「算了吧!你應該也聽過我的師承,師傅他的武學博大精深,就是本門武學我都學不完那有空學你的1寧月吃了一口燙熟的肉片搖頭拒絕了提議。

「也是,想不到不老神仙這個武林神話還真的活著啊?我當初聽說了你的事還不敢相信呢。」

「涼州真的已經糜爛到這等地步?」寧月突然臉色凝重的問道。

「玄陰教主,天榜第二!難道是隨便說說的?玄陰教十殿閻羅,每一個都是天人合一境界,更何況還有幽冥二使,黑白無常,這些高手……都很讓人頭疼啊!要不是四大神捕坐鎮,加上當年中州巨俠與玄陰教主有過約定,北地三州估計早就亂了……」

「要不……我申請把你調過來?」寧月的臉上突然掛滿了擔憂。照謝雲的說法,這北地三州哪裡是什麼危險重重,根本就是在刀劍上跳舞埃

「哈哈哈……」謝雲突然將眼前的酒杯一飲而盡,「小月月,你這是小看我了!別以為你做了金牌總捕就了不起。要不了多久,老子也撈個金牌噹噹1

一群人一直喝到深夜,每個人都喝到有點微微熏。當村裡接二連三的響起了爆竹聲,寧月知道新的一年拉開了新的篇章。

千暮雪和瑩瑩早已去休息,翠翠也領著吃的圓鼓鼓的旺財消失在夜色之中。當面前成堆的食材被消滅一空的時候,謝雲才意猶未盡的站起了身。

「新年新氣象,北方風雲再起。小月月,我該走了。」

「走?這麼急?你……」寧月錯愕的站起身,無法理解謝云為什麼剛剛回來這麼快就要走。

「我回來是為了看看你,既然看過了,自然也該走了……北地的風真的很冷,我在這裡喝著酒吃著火鍋。但我的兄弟,卻還在冰雪裡與魔教廝殺1

「寧月1坐在謝雲身邊一言不發的孤紅葉突然開口說道,「原本四大神捕早有意將你調往涼州,但卻被謝雲擋住了。謝雲嫻南穸鄖椎艿芤話恪…」

「紅葉1謝雲突然厲聲喝道,氣勢如虹,眼神冷冷的盯著孤紅葉略顯倔強的眼神,「北地有我已經夠了,不是所有的天幕府高手都該在北地對抗魔教。寧月不只是天幕府江南總捕,他還是江南道武林盟主。

魔教危害大周皇朝,可江湖武林這次選擇了袖手旁觀。寧月坐鎮江南道至關重要,他若去了北地,江南道大好局面就會白白葬送。」

寧月的眼神微微閃爍,突然間,一種感動在心底流淌。哪怕他現在已經功成名就,但謝雲卻一直在為自己遮風擋雨。

「寧月,你也別光聽紅葉說的,不只是我不想讓你去北地。就是捕神大人和朝廷之中,也不願你前往北地。只要玄陰教主不出,魔教的崽子們我們擋得住的。」

「我明白1寧月默默的點了點頭,寧月當然明白。大周皇朝不只是只有一個北方三州,其他六州也同樣至關重要。尤其是此刻與江湖武林合二為一的江南道天幕府,更是不能離開寧月。

天幕府和江湖武林盟還在磨合期,如果此刻自己離開了江南道。江南道武林盟和天幕府的分裂定成為必然,所以無論當局還是寧月自己短時間內絕對不能離開,更不能長時間離開。

謝雲瀟洒的走出房間,外面的雪花彷彿天空舞動的精靈。遠處傳來了聲聲的爆竹聲,謝雲有些懷念的聽著熱鬧喜慶的聲音。

「不知道明年……我還能不能回來……」

「如果你不能回來!我就去找你1寧月鄭重的說道,緩緩的伸出拳頭。

謝雲洒脫的一笑,也伸出了拳頭抵在寧月的拳頭之上,「老師泉下有知,一定會很高興的。」

「叮,發現好感度大於九十的人物,是否建立卡牌?」

「建立1寧月不動聲色的回道,幾乎一瞬之間,第五張印著謝雲頭像的卡牌出現在寧月系統的氣運欄中。

「保重1

「保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