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九章 奉旨進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 奉旨進京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幾夜雪落停歇,微暖的陽光在天空綻放萬道金光。蘇州城外的官道上,一隊車馬碾過冰雪在官道上狂奔而去。

十數個鏡天府高手身著黑色勁裝,面帶白色面具,身上的官袍之上著獸紋。腳跨駿馬,將中間的馬車拱衛在中間。

「大人,我們已經到了蘇州城外。」一個密探突然拱手對著馬車說道。

「太子身在何處?」

「太子殿下與寧月都在寧月鄉下老家。」

「立刻過去1

「遵命1

君無涯伸著懶腰跨出了院子,望著天空的高陽眼角邊竟然還掛著淚珠。遠處的寧月在費力的鏟著雪,屋頂上千暮雪抱著劍安靜的站著不知道做什麼。

突然,君無涯的眼睛微微眯起,在遠處白雪的盡頭,一隊漆黑的快馬正飛速的奔來。

「鏡天府行轅?終於來了?」君無涯無聊的打了一個哈氣。千暮雪悠然的飄落,寧月也舉著鏟子回到了院子。

車隊呼嘯的衝來,踏過積雪靠近了寧月的家門也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寧月臉色一凝,手指輕輕的在身前一揮。一道劍氣激射而出,在門口三丈出劃出一道明顯的橫溝。

「律」

急速飛奔的戰馬茫然間停下,有幾匹戰馬甚至高高的揚起了前腿,整齊衝鋒的隊伍剎那間顯出了一陣慌亂。寧月的劍氣給了戰馬們濃烈的危機,哪怕停下了衝刺,依舊不安的踩著腳步發出一陣陣嘶嚎。

「大膽!前方何人膽敢肆擾鏡天府特使?」冷酷的聲音從白色的面具中傳來。

「私闖民宅就算被打死了也活該吧?幾位?」寧月毫不在意的淡淡說道,對於鏡天府的行為,他只感覺無聊。這種下馬威或者故意呈呈能在他看來就是小孩子過家家,如果鏡天府的氣魄大一點也絕對不可能用這樣老掉牙的伎倆。

「嘎嘎嘎嘎……不愧是天幕府近百年來最具天賦的人才之一。千衛,你們的這些伎倆在寧總捕面前就不要獻醜了……」

「是,大人1

馬車輕輕的拉開,一個頭戴高帽身穿黑色官服的老太監緩緩的踏出門帘在手下的攙扶下下了馬車。

「奴才高德祥,參見太子殿下1老太監一下馬車,立馬恭恭敬敬的來到君無涯身前跪下行禮。

「奴才參見太子殿下1一眾鏡天府密諜紛紛惶恐的跪倒在地,跟著老太監一樣磕頭行禮。

「原來是高公公啊,你也別說你的一群屬下。你自己不也這麼做作?明明身懷高深武功,卻裝得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剛剛過完年,你們這麼急匆匆的趕來是什麼意思?」君無涯一臉傲然,一瞬間,高貴的氣勢噴涌而出向眼前跪倒的眾人壓下。

高德祥滿臉笑容的站起,絲毫沒在意君無涯的冷嘲熱諷,「太子殿下,寧總捕,請接旨!聖上口諭,兩位無需下跪,就站著聽旨吧。」

說著,高德祥接過身邊人的錦盒,從裡面拿出黑色的聖旨展開用他獨特的聲線讀到:「聖上令,太子諸事已了,著令太子儘快回京莫要在外逗留。命天幕府總捕寧月擇日進京面聖,欽此1

「臣領命1

「兒臣遵旨1

高德祥緩緩的收起聖旨遞到寧月的身前,「寧總捕,按理來說,你被認命為江南道代理總捕,在完成交接之後理應儘快進京面聖,卻還要等到聖上搬下聖旨來請你?這天幕府有史以來的金牌總捕中,你算是第一人了。

太子殿下,聖上甚是想念殿下,還請殿下隨奴才等一起回京吧1

「急什麼?寧月不是也要上京面聖么?孤和他一起回京1

「太子,請莫要與我等為難,太子身份特殊,還是儘快回京以防不測。太子與寧總捕一起,老奴實在放心不下……」

「你的意思是……寧月保護不了孤,而你卻可以?」君無涯的眼睛微微眯起,兩道歷芒彷彿劍鋒一般射向微微躬身的高德祥。

「鏡天府的職責就是守護皇室安全並監察地方官吏,而天幕府卻是維護一方穩定,挾制江湖武林。術業有專攻,護送太子回京由老奴做應該更好……」

「轟」突然之間,天地變色,強悍的威壓彷彿蒼穹化作的舉手向高德祥壓去。一瞬間,別說鏡天府的密諜被嚇得面無顏色,就是高德祥的臉色也刷的一下變得慘白。

這個時候,高德祥才注意到站在寧月身邊的女子。按理說,這麼一個風華絕代美得不似人間的女子,無論處在什麼地方都會是眾人視線的焦點。但偏偏,無論是高德祥還是他手下的一眾鏡天府,全都忽略的千暮雪的存在。

直到磅的氣勢如泰山壓頂,他們才感受到那種由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恐懼。寧月戲謔的看著額頭上冷汗直冒的高德祥,嘴角微微勾起。

「暮雪,別把他們嚇壞了。」

天空的威壓一瞬之間消散,鏡天府的人此刻才知道,能自由的呼氣空氣是多麼的美好。方才那一種窒息,如果再持久一點也許他們也許都會被活活的憋死。

「想不到暮雪劍仙竟然也在……不知暮雪劍仙是否會一起進京?」高德祥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之前的孤傲也剎那間消失不見。

「寧月去哪,我便去哪1

「如此正好,我家都督定然會欣喜暮雪劍仙的到來,到時候定會好好與劍仙探討武學。太子殿下既然不願隨老奴回京,那老奴定會如實稟報聖上,老奴告退1

鏡天府一行人再次如疾風烈火的褪去,君無涯遠遠的望著消失在盡頭的身影,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冷笑。

「他們的都督……就是天榜上那個皇宮大內?」寧月有些擔憂的問道。

「天榜第十,皇宮大內!鏡天府總都督陳水蓮。」君無涯淡淡的說著,每一個字都如此的冰冷,「鏡天府成立於八十年前。當年承乾帝專寵宦官奸逆,鏡天府成立之後四處排擠異己,滿朝上下人心惶惶。榮仁帝登基之後曾有意取消鏡天府,但當初鏡天府已經成勢而且國家剛剛浴火重生百廢待興。所以取消鏡天府這麼一拖,就拖到現在1

寧月的眉頭不禁已經凝成了疙瘩,「恐怕陳水蓮在一天,鏡天府怕是無法撤銷了。當初那三個欲圖刺殺你的老太監是鏡天府的人?」

「不錯!但因為他們已死,我們根本沒有證據指認鏡天府。所以就算心裡知道,這口氣也得忍著咽回肚子里。」

「咦?無涯,有進步啊!都學會隱忍了?」寧月滿是欣慰的說道。

「那是自然,我是當今太子,將來會是大周的皇帝。如果連這點隱忍都做不到又如何有資格繼承大統?寧月,你不僅有驚世武功,你還有經世之才,你可願意真心輔佐我?」

「等你當上了皇帝,我自然會幫你。」寧月淡然一笑,轉過頭望向身邊平靜的千暮雪,「原本還以為要過了十五才動身,現在看來……明天就走吧1

寧月先去了金陵,與沈千秋他們交代了今年計劃的一些注意項目。

「盟主,此次進京是否需要我們在暗中沿路護送?」沈千秋現在真的是把寧月當成珍寶一樣捧著,不老神仙為了寧月鎮壓岳龍軒這事突然之間傳播江湖。

而在大家都覺得這個傳聞有待證實的時候,另一個消息如暴風一般席捲江湖。第二則消息,卻沒人再敢懷疑它的真實性。因為這一則消息,是從武夷山傳下來的。

不老神仙踏足武夷山,與紫玉真人相談甚歡。不老神仙離開之後,武夷山傳出不老神仙重出江湖的消息,並且也證實了之前的第一個江湖傳聞。這樣一來,江南道武林盟主寧月的名字,成了整個江湖武林名聲最響,風頭最盛的人物。

細細歸納一下寧月的資本,所有人在捋清之後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天榜第四的不老神仙是他師傅,天榜十二的月下劍仙是他未婚妻,他自己本身還是江南道武林盟主,天幕府金牌總捕。

而偏偏,他年紀輕輕已經是半步天人合一之境。以寧月展現出來的天賦,問鼎天榜是遲早的事。這哪裡是潛力股?根本是24K純金的磚石王老五埃

寧月低頭想了想,還是默默的搖了搖頭,「京城不比其他地域,我這次是上京面聖,如果帶了太多的人不僅會遭到猜忌而且會有人拿此做文章。

再說了,以我們四人的武功,除非有武道高手出手否者都能從容應對。輕車檢行,不出三日便能踏足中州。暗中保護就算了。而且伯父要實施再次改革,但總會和某些人產生利益衝突,伯父還是小心暗中別有用心之人為好。」

「哈哈哈……盟主,不是老夫自誇。只要老夫坐鎮金陵,整個江南道就別想颳起大風大浪!盟主一路小心,早點回來。不出三年,老夫定給你一個煥然一新的江南道武林。」

「多謝了1寧月轉過臉看著站在沈青一起的江南四公子淡淡的一笑,「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放心,如果我有需要,一定會發訊通知你們。好好練武,我有預感,將來我們會一起並肩作戰,到時候可別被我拉的太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