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四十章 映月蓮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 映月蓮柄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原本寧月打算駕馬車進京,但瑩瑩卻抱怨馬車太悶,撒嬌之下竟然說動了千暮雪,這點倒讓寧月很是詫異。由此可見,千暮雪對瑩瑩的寵溺程度根本就把瑩瑩當成親妹妹一般。

四匹汗血寶馬撒開腿狂奔,只用了一天就到了江州北界。一路官道暢通無阻,僅僅花了兩天時間便到了京城郊外。

一路上想象中的變故沒有發生,別說山賊劫道,就是江湖武林人士都沒有看到幾個。寧月覺得正常,反而莫天涯卻有點不太習慣。

「不對啊,我明明記得從京城到離州遭遇了近三十次劫道。雖說我們走的路線不盡相同,但有幾條道還是一樣的。這一路行來難道那些山賊過完年還沒開工?」

「你省省吧!還真以為你遇到的真的是山賊?大周皇朝要真的有這麼多山賊,早就民不聊生了。再說了,我們走的是官道,每年天幕府都要沿官道清理一遍。這剛剛過年,自然也不會有山賊。連商人都沒有開工,他們搶什麼?」

一路順利的來到京城城門,不到京城不知道何為繁華,剛到京城,就被眼前這巍峨的城牆吸引住了目光。高逾十丈的城牆,彷彿巨龍連綿遠處不見其終點。城牆之下的行人,彷彿地上爬行的螞蟻絡繹不絕的進出城門。

寧月四人順著人流進入城牆,瑩瑩瞬間就被城內的繁華喧鬧吸引住了目光。道路兩旁商鋪林立,街上行人擦肩接踵。哪怕還在新年期間,京城之內依舊繁華的如平日。

「以前我一直以為蘇州城是天下最繁華的地方,但到了現在我才知道,蘇州城還沒這裡一半熱鬧1瑩瑩歡快的說著,眼神中閃爍著濃濃的羨慕。

「凡塵俗世,終究是過眼煙雲。瑩瑩,有些東西看過了就行了,沒必要記在心裡1千暮雪淡漠的聲音響起,就像一桶冷水澆到了瑩瑩的頭上。

瑩瑩的笑容定格在來臉上,彷彿變臉一般露出了呆萌的委屈,「是,小姐……」

「瑩瑩還小,對她的要求別這麼高嘛……小孩子喜歡玩喜歡熱鬧也是天性……」

「瑩瑩十六歲了,不小了1千暮雪淡淡的說道,卻讓寧月不知道如何反駁。十六歲在寧月眼裡還小,但在這個世界卻是可以做媽媽了。而對於千暮雪來說,十六歲的她已經在天榜上待了兩年了。

莫天涯將寧月三人送到了京城最大的客棧,「你們就住這裡,所有花費算我的。隨便玩隨便逛,不出意外,今晚上會有人通知你何時進宮面聖,到時候也會有車馬來接你。我先進宮了……」

莫天涯交代完風風火火的離開了,說是沒玩夠,實際上他也歸心似箭。一回到京城,就迫不及待的往皇宮跑。

瑩瑩滿臉羨慕的站在窗口,望著樓下如流水一般的人流,千暮雪安靜的坐在房間中捧著書細細的品讀。這些書都是從寧月家裡掏來的珍藏,任何一本都是無價的孤本。

「小姐,好無聊礙…」

「你想上街玩?」

「小姐……」

「不行1千暮雪淡淡的聲音讓瑩瑩的臉色再次垮了下來。

「姑爺都說了,沒有入世,如何出世?沒有深陷紅塵,如何跳出紅塵?因為羈絆,才能掙脫羈絆,因為牽挂才能了無牽挂……你不是也認為姑爺說的對么?」

「不許你去不是這個原因1

「那是為什麼?」

「有人監視我們1千暮雪漠然的說著,緩緩的收回目光再次看向了手中的書。

千暮雪武功雖然破而後立,但精神境界從未跌落分毫。別說一些先天高手,就是天人合一高手在暗中監視也別想瞞過她的感知。

「在……在哪?」瑩瑩脖子一縮,猛然間退回到房間里問道。

「不要管他1

突然之間,窗外喧鬧了起來。尖嘯與呼喝聲遠遠的傳來,漸漸的在客棧的門口停下。瑩瑩又是好奇的衝到了窗口探出了頭。

「小姐,下面有個當官模樣的人……」

「江州江南道總捕寧月何在?速速前來接旨」呼聲一起,客棧的門口瞬間圍上了一群看熱鬧的百姓。

「臣寧月接旨」寧月一身白衣,緩緩的從後堂走來。風采卓越,引得圍觀之中一陣嘖嘖稱讚之聲。

寧月雖然知道會有人前來通知自己面聖的事宜,但想不到等來的竟然是聖旨。聖旨乃天子令,一旦下定就是言出法隨。

一個地方臣子進京面聖,基本上只需專職部門接待安排就好了。別說聖旨,就是口諭也不會有一個。但皇帝對待寧月的事件上,卻透發著濃濃的古怪。

先一道聖旨,命自己進京面聖,到了京城之後又是一道聖旨?寧月也不再是當初什麼不懂的毛頭小子,每一道聖旨都是天子最高指令輕易不會頒布,而寧月此刻的身份還遠夠不上皇帝下聖旨的禮遇。

寧月因為是武職,所以接聖旨時只需單膝跪地一手放於胸前。

「天子令,江南道天幕府總捕寧月,才華橫溢,天賦絕倫,兩年來所立之功,皆,功在社稷利在千秋。賜寧月雙魚龍配,映月蓮柄。著明日,乘四馬行轅進宮面聖!欽此1

「謝皇上1寧月起身從吏部官員手中接過聖旨。

「寧總捕,恭喜恭喜1吏部官吏手捧著賜予寧月的雙魚龍配和映月蓮柄滿臉堆笑的賀道。

「大人辛苦了1寧月接過東西,手指一彈,一道白色虛影一晃而過,一張銀票就已經打入到對方的衣袖之中。吏部官吏頓時笑臉如花,不動聲色的挑了挑眉毛。

「寧總捕能得皇上如此看重,將來飛黃騰達不在話下。再次恭賀寧總捕,明日辰時,會有行轅來此接寧總捕。

等早朝結束之後,方會有人接引你進宮面聖!當今聖上文成武德,不喜歡獻媚拍馬,寧總捕只需牢記八個字即可,不卑不亢,道法自然1

「我知道了,恭送大人1

「寧總捕留步,下官去了1

直到吏部官駕離開,寧月才轉身走向客棧。這一次,客棧小二看向寧月的眼神也充滿了敬畏與獻媚。而圍著客棧門口的路人更是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我猜他一定是哪個皇親國戚,否者這麼小的年紀怎麼能得到皇上親自接見?」

「你傻呀,皇親國戚都在京城,沒看到人家是什麼……江南道總捕么?再說了,那些只知道鬥雞遛狗的皇親國戚之中,有哪個有這出息的?」

「那就更了不得了,年紀輕輕就是一方大吏,這要再過十年不是要封侯拜相?」

「估計不止……」

寧月聽不到那些閑言碎語,倒是滿懷心事的走向千暮雪的房間。瑩瑩熱情的開了門,一把奪過了寧月收到的賞賜迫不及待的打開。

「瑩瑩,不許沒禮貌……」千暮雪英眉一簇,有些不快的說道。

「沒事1寧月毫不介意的看著瑩瑩小心的打開一個錦盒。

「哇,好漂亮啊」瑩瑩驚呼一聲,從裡面捧出一塊玉牌。雙魚為心,雙龍為邊,通體皓白泛著朦朧的毫光。這樣的質地,寧月也只有當初在木柔兒小姐身上見過一次。

瑩瑩小心的將玉牌放回到錦盒之中,再次打開那個長長的錦盒。從裡面捧出了一柄造型古樸通體玉白的長劍,劍柄彷彿也是用玉石雕刻而成,花紋和寧月的蓮柄刀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在於手柄上印刻著新月的紋路。

「寧月,你有心事?」看著寧月低著頭似乎心事重重,千暮雪突然關切的問道。

「映月蓮柄,這是這是封號神捕的專利,每一個封號神捕都會在賜予封號的時候賞賜一柄映月蓮柄。」寧月緩緩的抬起頭遲疑的說道。

「咦?這樣是不是意味著……姑爺要升職成為封號神捕?」瑩瑩興奮的聲音響起。

「可能吧1

「那姑爺不是應該高興么?為什麼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寧月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能升職為封號神捕,我自然高興。封號神捕見官大半級,直屬皇上親自領導。超出地域限制,代天子巡視天下。可以說成了封號神捕,就可以不受任何人限制,除了皇上和捕神之外不需要向任何人負責,但是……」

「但是什麼?」

「但是,這個禮遇有點重了1寧月緩緩的來到桌邊坐下,「我寧月出生於鄉野,沒理由這麼受禮遇才對啊?當初在燕返水閣,捕神對我的態度就有點奇怪,我在江南道擅自將天幕府和江南武林盟合併,他非但沒有追究反而有點縱容。

而現在,皇上也彷彿無條件信任我,進京面聖前後兩道聖旨。我只不過是江南道總捕而已,而且這個金牌總捕還是虛的,真正的應該只是銀牌捕頭才對。」

「也許……」千暮雪的聲音如清涼的雪水流淌進寧月的耳朵,「在你看來,你或許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個。但在莫無痕和楚源的心底,卻早已注意到了你的一舉一動。

你現在也不再是同里鎮上的一個衙役,你是不老神仙的唯一弟子,是江南道的武林盟主,而且還是半步天人合一的絕世高手。無論哪一種身份,你足以當得起這個禮遇。只是你的意識還沒有被你的身份轉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