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四十一章 畫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 畫眉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我記得你曾對我說過,我爹寧缺曾經是文華館大學士,而且我們的婚約也是我爹與你父親二十年前定下的。我爹和皇上還有楚源到底什麼關係?」

千暮雪眼中閃過一絲迷茫,漠然的搖了搖頭。

寧月苦笑的拍了拍自己的腦門,「我忘了,你現在不記得以前的事。瑩瑩,你知道么?」

「這些事只有老夫人和小姐知道,我一個丫鬟怎麼可能知道?」

夜色降臨,外面的喧囂漸漸地安靜了下來。千暮雪輕輕的拿起手中的劍,但猶豫了一會兒再一次的放下。瑩瑩早已經撐著腦袋打起了瞌睡,千暮雪放下手中的書。

「瑩瑩,你先去睡吧1

「哦,小姐,你看書也別太晚……」瑩瑩揉了揉眼睛,長長的打了一個哈氣就走向了床邊。

突然,千暮雪的眉頭再一次皺起。淡淡的先天之靈感應到房頂上有一雙窺視的眼睛。

瑩瑩輕輕的解開了衣裳,頭頂上窺視不僅沒有離開反而越發的明目張起來。一聲細碎的動靜,天頂上的瓦片被無聲的掀開。

突然,窺視的眼睛猛然間瞪得渾圓,因為他看到了一雙淡漠的,彷彿沒有一絲情感的眼眸。

「嗤」一道劍光衝天而起,彷彿一道探照燈直衝蒼穹,劍光一閃即逝,千暮雪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

「小姐,怎麼了?」

「沒事……」

「咕嚕嚕……」一陣滾動的輕響,窗外響起了重物墜地的悶聲。寧月猛然間翻身而起,飛速的奔向窗外。而在此時,數道身影突然間衝出街頭,什麼話都沒說,拖著那具漆黑的死屍轉瞬間消失不見。

寧月鎖眉低頭,一瞬間臉色大變。身形一閃,一息之間就來到了千暮雪的房門之前。

「暮雪,我能進來么?」

瑩瑩替寧月開了門,千暮雪輕輕的擦拭著手中的羲和劍,「我惹麻煩了?」

「這倒沒有,你早知道有人監視?」寧月強裝出一個苦笑,故作輕鬆的問道。

「他隱匿氣息的手法異常的高明,但也無法瞞過我的感知。從我們住進客棧開始,他就一直監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生怕給你惹來麻煩,所以我也沒有聲張,只不過……」

「只不過他太過分了?」寧月苦笑的問道。

「對不起……」千暮雪的抬頭看著寧月,眼神中閃過一絲懊悔。這一個眼神,也許就是滄海桑田。寧月憐惜的握著千暮雪的手淡淡的搖了搖頭。

「你沒必要說對不起,他是故意送到你面前讓你殺的。其實你該早點告訴我有人在窺視……算了,說這些也已經沒用了。你自己多加小心,我想就算知道了你散功,也沒人敢在京城惹事。」

皇宮大內,守衛森嚴。高手如林,暗箭如雨。在皇宮的北面,一處偏僻的建築群中。一個太監急匆匆的走在走道之中在一處小樓前停下了腳步。

「都督。」

「怎麼樣?」

「死了……千暮雪出的手1

「哈哈哈龍王果然沒有騙洒家,千暮雪真的已經散功了。」

「都督,那我們要不要……趁機除掉千暮雪?」

「為什麼要除掉千暮雪?」裡面的聲音突然化作尖嘯傳來,外面的人頓時一驚,渾身顫慄的趴倒在地。一瞬間,冷汗已經濕透了衣裳。

「只要她不會妨礙到洒家的計劃,我又何苦費盡心思的除掉她?更可況……想要她命的另有其人。」

清晨的薄霧悄悄的化去,外面的街道突然間熱鬧了起來。濃郁的香味將寧月喚醒,這讓寧月響起了前世布滿大街小巷的路邊攤。

起床洗漱完之後,寧月先跑到大堂吩咐客棧準備早飯而後才回去敲響了千暮雪的房門。依舊是瑩瑩開了門,手裡還拿著一把梳子。寧月視線望去的剎那,不禁呆立當常

千暮雪散落著如瀑的秀髮,安靜的坐在梳妝台上。從銅鏡的倒影里,千暮雪看到了寧月的傻樣不禁宛然一笑。

千暮雪會笑,但也只是在散功之後失去記憶之後才有的。千暮雪笑起來很美,哪怕只是露出了一點點笑意,都能讓人迷失在其中。

「姑爺傻站著做什麼?進來啊1瑩瑩拉著寧月的胳膊,到了這時寧月才回過神摸著鼻子有些尷尬。

「我以為你們已經起來了1

「是起來了,只不過還沒梳妝而已。」千暮雪平時的髮髻很簡單,沒有過多的裝飾。而此刻散發如瀑的模樣,卻平添了無數的嫵媚動人。

寧月輕輕的來到千暮雪身邊坐下,看著千暮雪幾乎完美的五官有些出神。千暮雪雪白的臉頰上漸漸的升起兩朵紅暈,微微的垂下眼皮,「你看什麼?」

「我替你化妝可好?」寧月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強烈的慾望。他想替千暮雪化一次妝,想知道千暮雪真正打扮起來到底有多美。

寧月一個大老爺們,但他確實會化妝。而且,化妝還是他當初選學的一個重要科目。結合今世學到的易容術,寧月自信前世的那些化妝高手也未必比得上自己,唯一的優勢……估計就是他們有著更齊全的工具而自己眼前,卻只有一支筆和一些胭脂水粉。

「好1千暮雪並沒有矯情,端坐的轉過身面對著寧月。

當天然的美到了一定的程度,任何雕飾都成了畫蛇添足。寧月握著細細的鼻尖,心底有些沒底。但既然口出了狂言,寧月也只好咬著牙進行了下去。

好在寧月還知道化妝之中有一個妝容叫做裸妝,在原本的美上面進一步的擴大美麗而掩蓋瑕疵。細細的柳葉眉幾乎在寧月揮手之間完成。但寧月的手卻沒有停下,蜻蜓點水一般給千暮雪點上了淡淡的眼線。

寧月敢發誓,就是他練武的時候,也沒現在的那麼用心。放下手中胭脂水粉的時候,他的額頭已經密布了細密的汗。

輕輕的吐出一口濁氣,寧月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效。雖然不敢說千暮雪比以前更美了,但絕對可以說沒有畫蛇添足。

「好了?」千暮雪抬起眼波,嘴角露出淺淺的笑意。

「哇,小姐變得更漂亮了,姑爺,我也要,我也要1瑩瑩雙眼閃著星星。

千暮雪緩緩的別過臉,對著銅鏡看著寧月輕描淡寫下的妝容。雖然臉上依舊平淡如水,但寧月可以感受到千暮雪心底的竊喜。

「我很喜歡1

「喜歡就好,以後我可以一直替你化妝1

千暮雪沒有說話,在瑩瑩的服侍下穿上了外衣。穿戴整齊之後的千暮雪,再次化作遠離塵世的冰山雪蓮。哪怕抹了妝容都沒有改變她一絲一毫的氣質。

小二小心的送來了早飯,知道寧月是即將面聖的人他連頭都沒有敢抬,輕輕的放下托盤就躬著身體退了出去。

悠閑的吃過早飯,來接寧月的四馬行轅才緩緩的出現在客棧的樓底。寧月也在瑩瑩的服侍下穿上了黑色的嶄新飛魚服,腰別雙魚龍配,手執映月蓮柄珊珊下了客棧。

望著馬車漸漸行遠,瑩瑩的眼神還依舊依依不捨,「小姐,我突然發現姑爺好了不起……」

「我的夫君,自然了不起1千暮雪淡淡的語氣卻充滿了認可與自豪。

「耶?小姐,你以前不是說過,你不需要姑爺能風光無限么?」

「我忘了1

瑩瑩的臉上突然掛起了一絲擔憂,眼神之中藏著濃濃的失落。

「怎麼突然不開心了?」千暮雪淡淡的問道。

「小姐,我覺得這個樣子的你很好,真不想你變回以前的樣子。任何事都藏在心裡,無論對什麼都是一副冷冰冰漠不關心的……」

「我一直是我,沒有以前的我還是以後的我1千暮雪淡淡的說道,輕輕的抓起瑩瑩的手語氣也變得有些溫柔。

「不是的……」瑩瑩搖了搖頭,「小姐修鍊的是太上忘情錄,修為越高,你就會變得越冷淡。等到小姐恢復了武功,你就會再次將心冰封起來。到時候,你不會對著姑爺笑,也不會對瑩瑩那麼好……小姐,你難道沒有感覺到么?現在除了對姑爺和我之外,你對其他人已經變得冷漠了。」

「我又不認識他們。」千暮雪嘴角雖然倔強的說著,眼底深處卻閃過一絲不經意的擔憂。

四馬行轅實際上走的很慢,從客棧到皇宮花了整整一個時辰。進了皇宮之後,又有太監將寧月牽引下了行轅。

「寧大人,皇上剛剛下了早朝,約定寧大人在聽雨軒覲見。寧大人可要去方便?如果不需要奴才這就領大人去覲見?」

「不用,公公請帶路1說著,很不經意的往對方的袖子之中塞了一張銀票。一瞬間,公公的態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寧大人,奴才不知道聖上為何要招大人面聖,但奴才知道寧大人的身份一定非比尋常。這次在聽雨軒等候大人的不只有聖上一人,還有當今皇後娘娘,太子殿下包括安陽王爺和鏡天府總都督!大人第一次覲見皇上也莫要緊張,只需記住從容不迫,不卑不亢即可1

這是第二次有人提醒寧月不卑不亢,看來當今天子是一個實事帝王不喜歡臣下溜須拍馬。寧月哪怕是一個穿越眾,但他真的無法做到小說里的那樣哪怕面見天子都一副看待閑雲的樣子。

寧月此刻有點緊張,也是他第一次對見一個人產生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