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四十二章 面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二章 面聖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拋去食君之祿忠君之事這些虛的,皇帝這個詞原本就代表著生殺大權。從容不迫風輕雲淡,那是因為皇帝離得太遙遠。如果近在眼前的這個人是隨便一個念頭都能要了你的命的,誰還能做到從容不迫,侃侃而談?

再往裡走,引路的公公也閉上了嘴巴。寧月收起了笑容暗中調整呼吸來平復緊張的心情。一路百轉千回,引路公公將寧月帶到了聽雨軒門口。

「寧大人,等唱名太監唱到您的名字之後你就可以往裡走了,記住,一息兩步1

「多謝公公提點1

「江南道天幕府總捕,寧月覲見」

「江南道天幕府總捕,寧月覲見」

聽到唱名,寧月控制著步伐緩緩的走進。聽雨軒內,高高的東首高台之上,正中坐著身穿黑色龍袍的莫無痕。而身邊坐著身穿暗紅色鳳冠霞披的高貴麗人想來是當今的月娥皇后。

寧月不敢直視,微微的垂下眼皮,眼角的餘光撇過發現莫天涯這貨正在對自己擠眉弄眼。寧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來到大殿中央,輕輕單膝跪地手扶蓮柄刀。

「臣,江南道天幕府總捕寧月,參見武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參見皇後娘娘,參見太子殿下1

「平身吧1莫無痕淡漠的聲音響起,沒有一絲情緒,風輕雲淡中卻儘是上位者的威嚴。

「謝皇上1寧月起身抬頭與莫無痕對視,僅僅一眼,寧月再一次愣住了。莫無痕的長相,和自己有些相像。無論是眉毛還是眼睛都幾乎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恐怕就是莫無痕的嘴唇比自己厚一點,而且下巴上掛上了一撮山羊鬍須。

「真像氨莫無痕沒有說話,身邊的皇后竟然率先發出一聲淡淡的驚嘆,「若非皇兒和我說,本宮還真不敢相信有人長得和皇上如此相似……」

皇后的聲音空靈的如山中空竹,話音落盡,彷彿有餘音環繞。原本,聽著這個聲音就該是一種享受,但寧月的心卻不由的泛起了微波瀲漓。

氣息綿長,餘音繞梁。從言語中竟然有道韻相隨,寧月當即斷定皇後娘娘必定身懷絕世武功,至少應該比自己強。皇宮大內,虎藏龍果然不虛。

「你是寧月,從前年二月加入天幕府?」莫無痕的聲音突然間變得輕柔了起來。

「回皇上,是的1

「加入天幕府三個月,你便破獲了席捲整個江南道的孩童拐賣案?一年之後,你又破獲了蘇州採花案,三個月之後,你再次破獲天幕府內諜,覆滅整個十二樓。天幕府成立至今,還從未有哪個人破案速度如此之迅捷,升遷速度如此之快的。」

「皇上謬讚了,臣……只是運氣好1

「沒有實力的運氣也是枉然,朕從來都不信什麼運氣,就算是運氣,朕也認為是必然成就偶然。半年前,楚源授予你天幕府金牌銘牌,命你執掌江南道天幕府總部。你的金牌呢?」

寧月連忙從懷中掏起那面金牌,恭敬的舉過頭頂,「金牌在此,請皇上授權1

陳水蓮笑臉如花的來到寧月身邊,接過寧月手捧的金牌又恭敬的送到莫無痕的案台之上。

莫無痕輕輕的拿起金牌,眼神有些迷離的撫摸著金牌上玄妙的紋路。

「當朝九州,共有十位金牌總捕。雖然天幕府之中,武學功勛足夠達到金牌高手有好幾個,但金牌總捕卻依舊只有十人。你可知為什麼?」

「臣不知。」寧月老老實實的說道。

「因為九州天幕府只有十二個總部,而金牌的名額卻有定數。所以,要成為金牌總捕,不只是需要武功功勛,而且還要有足夠的資歷。所以,你的這面金牌,朕不打算給你1

「是,臣明白1寧月微微躬下身體,心底閃過一絲失落。但寧月也並沒有過多的難受,因為就連他自己也覺得自己升遷的速度太快了。

天幕府獨立於朝廷六部之外,直屬皇上和捕神管轄。而九州範圍內只有十個金牌捕頭,換算下來金牌捕頭已經是朝廷的從一品大員了。寧月二十二歲,實際上才二十一歲。這麼年輕就是封疆大吏,無論朝廷怎麼破格提拔都不合適。

但是,寧月心底最擔憂的還不是自己的金牌被收,而是江南道的將來。連自己都沒資格繼承金牌,沈青自然更沒有資格。一旦朝廷給江南道天幕府空降一個總捕,會不會直接破壞江南道如今的大好局面?

在江南道,現在的武林盟遠遠的強過天幕府,一旦天幕府與武林盟分裂,江南道武林盟必定成為朝廷的心腹大患。寧月的眼中閃過一絲掙扎,如何才能委婉的稟告江南道的情形如何能避免江南道的動亂成了寧月心底最揪心的難題。

「你心底可有不服?」莫無痕的聲音再次響起。

「臣不敢1寧月頓時打了一個冷顫,連忙收起臉上變幻的表情再次躬身說道。

「金牌捕頭職位朕不能給你,但你的功勞卻也真真切切,朕若不賞罰分明定會讓卿心寒。朕欲敕封你為封號神捕1

「什麼?」寧月猛然一驚兩個字脫口而出。

御賜映月蓮柄,這讓寧月有了對封號神捕的野望。但剛才被收回金牌卻讓寧月將心中的幻想破滅。連金牌的資歷都夠不著,如何有資格成為封號神捕?然而事實證明,當今天子真的不是按常理出牌的。金牌不能給,但比金牌地位更高的封號神捕卻能給?

驚詫從心底流過的一瞬間,寧月便猜到了其中的緣由。雖然金牌總捕要比封號神捕差一個級別,但金牌總捕是封疆大吏。金牌總捕需要鎮守一番維護一方安定,這不只是要武功和功勛,還要有治理地方的經驗和能耐。

節度使掌管一方政務,而天幕府就是這一方的武力。相比於地方,天幕府的作用甚至比軍隊更強。因為五王亂世,榮仁帝已經不允許地方擁有正規軍團。所以,維護九州安定的重任落在了天幕府身上。除非出現大範圍的動亂和反叛,否者軍隊輕易不出。

「不可1在寧月發出驚呼的瞬間,一道厲聲再一次響起。寧月順著聲音望去,說話的那人是一個身穿黑色蛟袍的中年。孔武有力卻不失文雅氣質,雙目如鈴聲若洪鐘。寧月不經意的低下了頭,在此刻,他已經沒有了說話的份。

「皇兄何意?」莫無痕冷冷的喝道。

「寧月,你如今年歲幾何?」安陽王沒有回答,反而一臉輕慢的掃著寧月淡淡的問道。

「臣今年二十二歲1

「哼哼哼!一個毛頭小子,就已身居高位。封號神捕乃超然天幕府的職位,豈可輕易授人?倘若寧月以此年歲成為封號神捕,那麼再過十年授予他何職,封侯封王么?」

「皇叔,海棠師姐成為封號神捕的時候不比寧月大吧?」莫天涯緊皺著眉頭有些不快的反問道。

「閉嘴1安陽王狠狠的一眼瞪過去,「海棠不過是一介女流之輩,位居高位也不會功高震主!封號神捕,皇權授受,有先殺後奏職權,有代天子巡視九州之名。每一個封號神捕,都得慎之又慎。寧月無論功勛還是資歷都不夠授受封號神捕1

「安陽王1莫無痕突然抬起頭,眼神中閃爍道道歷芒直刺安陽王的眼眸,「你都說了,封號神捕,皇權授受!這是朕的權利1

「皇上,臣身為皇室宗族族長,需對我大周皇朝負責!寧月的忠誠還無法得到認可,封號神捕之位還是延後再議吧1安陽王絲毫不忌憚莫無痕的冷冽目光,直視著莫無痕的眼睛毫不退縮的說道。

「你莫忘了寧月的出身,他的忠誠朕覺得可信1

「身不正,言不順!何來出身?苟且之後,豈能妄定忠誠?」

「混賬1

「砰」一聲巨響,莫無痕身前的案台突然間發出一聲悶響。狂暴的氣勢噴涌而出,如泰山壓頂狠狠的向台下眾人壓來。

「」一聲脆響,原本完好無損的案台突然間彷彿碎裂的水晶一般緩緩的塌下,化成滿地的碎屑。莫無痕高高的站起,俯視的眼眸冷冷的盯著安陽王。

「皇兄,朕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同樣的話,朕不想再聽到第二遍!你可明白?」

而此刻的安陽王早已經臉色慘白虛汗直流,顫抖的嘴唇如風中的燭火一般飄忽不定。緩緩的,艱難的,安陽王微微的躬下了身體跪倒在地。

「臣,遵旨1

莫無痕的氣勢頓收,就連寧月也不由的鬆了一口氣。無論是皇後娘娘還是皇上,竟然都有如此精深的修為。如此強悍的威壓,非天人合一境界絕對無法發出。剎那間,背後的冷汗也濕透了衣裳。

「啟奏皇上,奴才有事稟報1忽然,一個尖細的聲音響起,陳水蓮撲通的來到寧月身邊跪下。

「是水蓮啊,你有什麼事要說?」莫無痕的臉色漸漸的緩和了下來,眼神中閃過一絲不耐煩。

「奴才要彈劾寧月,鏡天府授命負責皇室安全,監察大周文武百官,這一點寧月也當心知肚明。但昨天夜裡,鏡天府的天字密探長空在監察寧月的時候竟然被他一劍殺了。

陛下說寧月忠誠可靠,但他卻霸道到在面聖前夕肆意殺害大內密探。如此囂張跋扈,奴才實在認為皇上該慎重考慮。陛下,長空可不是普通的鏡天府密諜,他可是與寧月官職相當,替大周立過汗馬功勞的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