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四十五章 天涯輕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天涯輕舞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比武招親是隨便用的么?這是沒有對象的江湖女俠用的。莫天涯頓時感覺自己的頭頂一陣發綠,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

看著莫天涯的臉色,諸葛輕舞有些喘喘,微微收起眼眸閃躲的不敢看莫天涯,「怎麼啦?幹嘛這麼凶?人家只是覺得好玩嘛……你要不喜歡,人家不玩就是了……」

「輕舞啊,這終身大事能用來玩嘛?要被別人取得了比武招親的優勝,那你就必須嫁給他了!再說了,你答應過將來要做我太子妃的。你召開比武招親,你讓我的面子往哪擱?」

「又沒人知道……」諸葛輕舞鼓著腮幫子有些委屈,「到時候,你打敗了所有人再風風光光的把我娶回家就好啦……」

「哪那麼想當然?你知道九州武林的青年高手有多少?就是無月公主比武招親,我也在擂台上被人打了下來。你身為中州巨俠的寶貝孫女,比武招親的聲勢比無月公主肯定要大好幾倍。到時候,你就是不想嫁也得嫁了……這個風頭咱們不出好不?」

諸葛輕舞收劍歸鞘,眼神中閃過一絲黯然,「我諸葛輕舞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女俠,走在京城大街上,誰不叫我一聲輕舞大俠?可是……在京城之外,人家提到我的只有中州巨俠的孫女……」

「你這叫行俠仗義?這叫雞飛狗跳好不好?」

「哪有?橫行鄉里,欺男霸女的,要不是你的親戚,要不是你的臣子!你下不去手本姑娘替你教訓他們有什麼不對?

早晚有一天,本姑娘要像暮雪劍仙一樣成為世間最了不起的俠女。到時候,所有人見到我不會說『看,那是中州巨俠的孫女/」

「千暮雪?」莫天涯眼珠一轉,臉上頓時露出了一個極度裝逼的表情,「輕舞,告訴你一個秘密,千暮雪是我的表嫂1

「嗯!水月宮主還是我姐姐呢1諸葛輕舞很認真的點頭說道。

「沒和你開玩笑,孤是太子,君無戲言1莫天涯一臉得瑟的樣子,如果寧月在這還少不得扇他兩巴掌。以前在知道他是太子的時候就敢扇,現在知道了自己與皇室的關係扇得起來更沒有心理障礙。

「真的?」諸葛輕舞瞪著大大的眼睛遲疑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他們現在就在京城……哎,你去哪?」

「當然去見暮雪劍仙啦……我要去拜師……」

「你知道他們在哪么?」

輕舞腳步驟然一停,緩緩的轉過頭,「對哦,好像不知道……」

一滴汗自莫天涯的額頭垂下,「諸葛輕舞,我的未來太子妃……你啥時候能長大啊」

中州天幕府總部,不出意外自然坐落於京城。但待遇,肯定沒有江南道天幕府總部的好。京城別說有一個大內皇宮,就算沒有,也是達官顯貴多如狗。

京城天幕府位於京城的東南方向,距皇宮約三十里。雖然地處不算黃金位置但巍峨浩大卻不輸金陵總部。寧月拉著履走進天幕府匾門,剛剛靠近,天幕府內一大群人紛紛涌了出來。

「中州天幕府總捕,葛天佑。攜天幕府下屬捕頭捕快,恭迎鬼狐大人!參見鬼狐大人」

「嘩啦啦」齊刷刷的跪下聲勢動人。

「都起來吧1寧月平靜的說道,他已不是半年前,現在的他對於接受他人的請見早已習慣。輕輕的舉起手中映月蓮柄,示意自己的身份。

寧月輕身來京城,所以也沒帶什麼行李。拉開車簾,將千暮雪迎出了馬車。京城天幕府果然是整個九州最精銳的天幕府,千暮雪如此驚世面容也沒有引起他們的驚呼。僅僅是氣息有些混亂,每一個都目不斜視。

「天佑啊,我初來咋到奉旨坐鎮京城一個月。對於京城天幕府的情況還不甚了解,過會兒你替我好好解說解說。我坐鎮京城,也是臨時過渡,所以如果沒什麼特殊情況就一切照舊。剛剛過完年……這個月的薪水就發雙倍吧!我個人支出……」

「多謝鬼狐大人」寧月的話還沒說完,一眾天幕府捕快再次抱拳叩謝。

寧月這句話不只是說給葛天佑聽的,也是給所有天幕府捕快聽得。空降的長官最難做,前世經歷體制的他自然明白。

他說這話的目的也很簡單,第一句就直接點明了自己只是過渡。這樣一來,中州天幕府也沒理由排擠自己。一個月而已,大家好聚好散。接下來表明態度,自己不會橫加干涉天幕府的內部事宜。這樣一來大家也不用擔心寧月新官上任三把火。

在最後發雙份俸祿也算一個示好,坦白的說天幕府的捕快不靠俸祿過活。雙份俸祿是一個橄欖枝,代表寧月有意大家和諧。而天幕捕快叩謝,自然是認可了寧月的這些意思。

為官之道,其中的繞彎都那麼的輕描淡寫,寧月也在不知不覺中徹底的融入了官府的角色。在捕快們的拱衛下,寧月領著千暮雪和瑩瑩進入了內堂。而寧月他們的房間,在一大早葛天佑就已經命人準備好了。

「鬼狐大人,暮雪劍仙的房間以前是海棠大人的,海棠大人離開之後一直有人打掃。您的房間在屬下的隔壁,時間倉促略顯不足還請大人不要見怪……」

「天佑有心了1寧月漠然的點了點頭,「天佑的修為已經快天人合一了吧?」

「屬下慚愧,離天人合一還差了一點……」

「我們中州天幕府的實力如何?」

「中州天幕府有守衛京城的重任,所以實力偏強一點。屬下為金牌總捕,揮下共有先天以上的銀牌捕頭二十五名,銅牌捕快三百名,餘下鐵牌不計!另外分散於中州五府的銀牌捕快各共十名銅牌五十名……」

隨著葛天佑的話,寧月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中州天幕府不愧是最強天幕府,而現在的人數還是在有不少高手調往北地三州的情況下。換成以前有捕神和海棠神捕坐鎮的時候,京城天幕府該多強大?

寧月查看了一下天幕府的工作報表,發現京城天幕府最近真的很清閑,為了一個月後的泰山封禪,從一年前天幕府就開始大力整頓,半年前已經全部掃尾了。

原本中州的治安就很好,再加上整頓了一番別說是山賊強盜,就是過街老鼠也活不過三秒。中州武林雖然門派林立,但他們多閉門不出而且也多在京城之外的郊區。可以說,現在的中州是不下於江南道的大同環境。

「不錯1寧月收起卷宗對著葛天佑讚許的說道,「既然天幕府一切正常,我也不提什麼建議了。一切照舊,對了,中州巨俠所在何處?」

一提到這個名字,對面的葛天佑臉色也是一僵,但轉瞬間就恢復了正常。

「巨俠常年居住在東山茶莊閉門不出,一般人也無緣拜見。但大人要去拜訪應該問題不大……」

「暮雪來到京城,如果不去拜訪巨俠顯得不懂禮數,下午我和她打算去拜訪一下。」

「是,屬下明白,天幕府一切正常無需大人費心!屬下會處理好一切的1

吃過午飯,寧月和千暮雪便拉著馬車出發了。還沒走出多遠,就聽到身後有人呼喚。回頭一看,就見到莫天涯被一個紅衣女子拽著耳朵那叫一個凄慘。

莫天涯是堂堂太子,而在京城不認識他的可能也不多。敢在大街上拽他耳朵的……這個少女的身份就值得玩味了。

「老表救命啊」莫天涯嘶嚎著跑來,「快,快讓嫂子治治她吧,她可是把我從千岳樓一直拽到這裡礙…」

「就這點出息?」寧月鄙夷的瞅了莫天涯一眼,轉過臉看向他身邊的紅衣少女。紅衣少女此刻也早已放下了手,瞪著閃亮的大眼睛看著寧月。

「你就是那個最近江湖上風頭最甚的江南道武林盟主?琴心劍魄寧月?」

寧月突然微微翹起嘴角,露出了他標誌性的笑容,「不過你現在應該叫我鬼狐神捕,我覺得這個名號比之前的更好……」

「你是天涯的表哥?」

「如果皇室沒有亂認宗親的習慣的話……我想應該是!你呢?知道他是天涯一定也知道他是當今太子,你這麼拽著他的耳朵會讓他很沒面子的……」

「老表,沒關係的……」

「你閉嘴1寧月突然甩過臉喝道,換上了溫柔的笑容看著有些畏縮的諸葛輕舞,「看的出來,你和天涯打鬧習慣了。但是……天涯畢竟是一國儲君,將來會是大周的皇帝。你這麼在大街上拽著他的耳朵,這樣會讓他很難堪。

他代表的不只是他自己,還是大周皇朝的臉面。私下裡你怎麼樣都行,但在公共場合還是給他留點面子!你敢這麼做,想來你的身份也不簡單,敢問姑娘芳名?」

別人對諸葛輕舞厲聲呵斥,諸葛輕舞估計會立刻粉拳伺候。但寧月這樣既不是呵斥,又不帶商量的語氣她卻找不到暴怒的理由。而寧月所說的這些,似乎也是自己之前有欠考慮的。就算平日驕躁蠻橫的諸葛輕舞,竟然一時間也找不到暴怒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