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四十六章 中州巨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中州巨俠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路上的行人遠遠的避開,有的甚至給寧月投來了同情的目光。京城有一個小魔女,幾乎每天都能把京城幾條大街弄得雞飛狗跳。而凡是被魔女攔下的人,沒一個會有好下常

寧月的裝扮看起來如此的風華卓越,想來也是哪家的公子太少。大清早的被魔女攔下,估計又是一頓苦頭。

「寧月,是天涯來了么?」空靈的聲音從馬車之內響起,一隻皓白的酥手伸出車簾將車門緩緩的拉開。

原本諸葛輕舞微微有些羞惱的表情一瞬間被震驚代替,原本就大大的眼睛剎那間瞪得渾圓,微微張開了小嘴望著馬車之中露出一角的女子。

一身白衣勝雪,略施粉黛的臉龐在寧月的鬼斧神工之下集冰雪與柔美完美融合。就這一張臉,卻彷彿讓整個世界失去了顏色。

不需要任何人介紹,諸葛輕舞就知道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的偶像千暮雪。因為千暮雪是完美的女人,而眼前的女子就用令人絕望的容貌述說著完美。

一瞬間,諸葛輕舞只感覺除了自己的心跳她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除了千暮雪她再也看不到世界的其他人。

「她怎麼了?」寧月疑惑的看向莫天涯,諸葛輕舞這模樣彷彿嚇傻了一般?如果是個男人露出這個模樣還情有可原,一個女人卻這一副豬哥相?這讓寧月有些不好的預感。

「您……您是……千山暮雪,月下劍仙?」過了半天,諸葛輕舞才結巴的從口中問道。

「咦?小姐姐,你認識我家小姐?」瑩瑩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突然之間她覺得諸葛輕舞很可愛,尤其是現在呆萌的樣子。

「師傅請受徒而一拜」說著,諸葛輕舞真的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而在諸葛輕舞跪下的一剎那,周圍的路人紛紛停下了腳步露出了詫異的面容。諸葛輕舞竟然當街跪下了?魔女也有被制的一天?這彷彿超出了他們的想象甚至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難道履……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停下的路人離得很遠,卻遠遠的低聲猜測著。

「我不收徒弟的,姑娘還是起來吧……」千暮雪的話很輕,也很隨意。但無論寧月還是跪倒在身前的諸葛輕舞都聽到了語氣中的不容改變。千暮雪說不收弟子,那麼她絕對不會收。

諸葛輕舞茫然的抬起頭與千暮雪對視,眼眶中不知不覺已經蘊滿了淚水。沿著粉嫩的臉頰滴落,這一幕梨花帶雨卻又如此的惹人心疼。

「輕舞,喜歡千暮雪也不是一定要拜她為師啊?你跟著她能學什麼?論武學傳承,你根本就不需要再拜師傅……」莫天涯急忙來到諸葛輕舞身邊小聲的安慰道,緩緩的抬起頭,對著千暮雪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嫂子,她有點任性,我勸勸她……」

「小姐姐,有什麼話好說嘛,你哭什麼?」瑩瑩似乎不忍心看到諸葛輕舞淚眼朦朧的樣子,癟了癟嘴唇看著千暮雪。

「你的武學根基穩固,想來也是師出名門,更何況,我並沒有收弟子的打算,你還是起來吧。」千暮雪眼波流轉,淡淡的說道。

「輕舞,千暮雪是我嫂子,要收了你,你不是比我晚了一輩……這樣不好吧?」莫天涯的話似乎很有作用,諸葛輕舞聽了,臉上閃過一絲掙扎的猶豫。在莫天涯的攙扶下順從的站了起來。

「老表,你們這是要去哪?」

「我和暮雪打算前往東山茶莊拜訪中州巨俠……」

「真的?那正好!輕舞就是中州巨俠的孫女,咱們一起去?」

聽了寧月的話,諸葛輕舞也破涕為笑。在瑩瑩的邀請下上了馬車,寧月和莫天涯坐在馬車外趕著馬車向東山行去。

東山茶莊位於京城東郊,連綿三座高峰,漫山遍野的種著茶樹。在普通人眼中,東山乃是一座巨大的茶園。而在武林人士的眼中,東山卻是武林聖地。因為在東山住著一個普天之下最強大的武林高手,天榜排名第一的中州巨俠。

原本寧月以為東山茶莊應該在東山山頂之上,但到了才知道,茶園是在東山山腳。馬車靠近,原本門口的護衛打算遠遠的攔下。但諸葛輕舞伸出腦袋一聲暴吼讓馬車暢通無阻的直接走進內府。

諸葛輕舞在此刻表現出了大家閨秀的端莊賢淑,悉心的安排了寧月等人在客廳飲茶,還命人端來了糕點蔬果。招待行為體面大方,處處顯得熱情周到。

寧月倒是沒什麼感覺,卻是讓莫天涯感覺一陣的不自在。在諸葛輕舞招待完成人去尋中州巨俠之後,莫天涯才緩緩的回過神來。

「真是天翻地覆……要是輕舞能一直這個樣子該多好……」

「你若有本事,就是母老虎也會變綿羊!女人是該寵,但卻不能慣著!你將來要君臨天下,如果連一個女人都治不了……你如何治理天下?」寧月隨意的說教道,絲毫不介意身邊安靜看著牆上字畫的千暮雪是否會聽到。

莫天涯尷尬的一笑,「路漫漫其修遠兮……」

沒多一會兒,諸葛輕舞就拉著一個老農遠遠的走來。無論從外形,身上的服裝,還有腳下的泥土。眼前的這個身材不高,滿手老繭的老頭真的是就是鄉間一個最普通農民。但寧月知道,這個農民不簡單。

「哈哈哈……我這茶莊已經好久沒有客人臨門了,沒想到今天會有客人啦,這不我還在茶園裡幹活呢……」諸葛青樸實的笑容消減了寧月幾人的敬畏,輕鬆的話語也減輕了寧月等人的緊張。

寧月幾人紛紛站起身,恭敬的躬身一禮,「晚輩寧月,攜未婚妻千暮雪拜見諸葛前輩,冒昧前來未曾事先遞上拜帖是晚輩的疏忽……」

「你是無名前輩的徒弟?坐坐坐,別拘束1諸葛青哼熱情的招待著,「就當自己家一樣,不要生分1說著,他也拉開了一張椅子坐下輕輕的端起身邊的茶慢慢的抿了一口。

「這是我茶莊自產的農茶,你們嘗嘗1諸葛青放下茶杯,眼神閃爍著精芒掃著寧月和千暮雪,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你就是昨日被皇上最新封賜的封號神捕鬼狐?你師父不老神像比我們高出兩輩,我們就算平輩論交也是我佔了便宜。至於千暮雪……你我同是武道之境,咱們也平輩論交吧1

「這……諸葛前輩是武林至尊,晚輩不敢放肆1寧月當然不可能就這麼順著台階上,依舊低眉順眼的說道。

「你們來見我我也能猜出一二,我在京城住了近二十年,自從當年我西出函谷之後就再也沒人敢在中州搞風搞雨。所以千暮雪哪怕散功重修,你們也不要太過於擔心。以暮雪劍仙的武學造詣,想來不出一個月就能再次問鼎武道……」

「多謝巨俠1寧月臉色肅穆的站起身躬身一禮,寧月雖然才來京城沒幾天,但他已經敏銳的感覺到京城平靜之下的暗流涌動。尤其是陳水蓮在臨走前的警告,更讓寧月提心弔膽。

「你無須謝我!天下承平不容易,只要四海昇平,百姓安居樂業,我的茶園生意才越來越好1諸葛青似乎有些感慨,但話語中也有著對維護著和平安樂的決心。

「千姑娘師承何人?」諸葛青突然對著千暮雪好奇的問道。不只是寧月,就連一邊的莫天涯諸葛輕舞也豎起的耳朵。

「暮雪已經不記得了……」

「耶?」諸葛輕舞包括莫天涯都發出了驚呼,莫天涯雖然知道千暮雪武功跌落,但他還真的不知道千暮雪會失憶。

「原來如此1諸葛青默默的點了點頭,「是無名前輩的精神道種吧?果然是神乎其技的絕學1諸葛青似乎很讚歎千暮雪所凝練的道種,而寧月卻有些莫名其妙。不就是為了保住武學境界封存記憶么?其實也就是一個讀檔回檔的功能。

似乎看到了寧月臉上的驚疑,諸葛青輕輕一笑,「精神道種的玄妙,遠非此刻表現的那麼簡單。對於我們這些踏入武道境界的人來說,精神境界才是武學之根本。

一旦擁有精神道種,這就意味著武道的修為境界永遠不會跌落。無論遇到多麼兇險的困難就像千暮雪此刻的散功重修,亦能很快的重回巔峰。而這僅僅只是精神道種玄妙之處的一種而已。

自從踏上先天境界,武道若想在進一步,就必須靠感悟,感悟從何而來?從生活的點點滴滴之中而來,歷經紅塵百態,感悟人生哲理。而歷經紅塵,就會難免沾染紅塵俗世。這是一把雙刃劍,既能助我們感悟武學,也能令我們深陷紅塵。

而精神道種的凝練卻給我們的精神深處留下了一片凈土。倘若哪一天深陷紅塵無法堪破的時候,解放精神道種恢複本心。到時候,一劍斬斷紅塵紛擾,悟得無上大道。這凝練精神道種,不遜於世上任何一部天級武學。

再此實在該賀喜千姑娘,不過,真正讓我感到驚奇的,還是千姑娘的師承。天下武功種類繁多,但像千姑娘這種以七情六慾為基礎修鍊的武學卻少之又少。

千姑娘修鍊進境,逐一斬斷自己的七情六慾,以達到無欲無求,無相無我的至高境界。創出這門武學的前輩真可謂曠世奇才。在我的印象中,也只有九天玄女的琴心劍魄是以情為根基踏上無上劍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