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四十七章 你們解除婚約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 你們解除婚約吧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與千暮雪頓時一怔,紛紛轉過臉對視了一眼。而一邊的君無涯,也是眉角一挑似乎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寧月修鍊的就是琴心劍魄,想不到他們兩人的功法竟然還有這樣的淵源。老師,琴心劍魄和千暮雪修鍊的功法有什麼聯繫么?」

「哦?」諸葛青也是一挑眉毛好奇的磚過臉看向寧月,「鬼狐竟然修鍊了琴心劍魄?琴心劍魄秘籍藏於天幕府,但五十年來卻沒有一人可以修鍊。只因為這琴心劍魄對悟性的要求太高,就連海棠當年嘗試了三個月卻也無奈的放棄。鬼狐劍氣內斂,道基已成,想來琴心劍魄的劍胎已經凝練完成了吧。」

「是1寧月毫不隱瞞的說道,「只可惜,琴心劍魄尚未完整,功法記載只是止步於劍胎凝練。如何凝練劍魄……還一籌莫展1

「劍胎大成,足以踏上武道之境,至於後面的劍魄如何凝鍊……恐怕只有當年的九天玄女才知道了。」

「請問諸葛前輩,晚輩的琴心劍魄與暮雪所練的太上忘情錄可有什麼聯繫?」寧月冥冥中有種感覺,世間以情入道的武學十分稀有,兩者之間也許不是那麼偶然。

「有沒有聯繫我也不知道,但兩者之間反其道而行倒是真的!我曾研究過琴心劍魄,一開始以無形之琴音凝練有形之劍魄。性屬陰,無中生有。但天下豈有真的無中生有?

琴音說是無形物質,但它在精神識海之中卻是滔天大浪。琴音調動七情六慾,喜怒哀樂悲苦,皆是琴心劍魄的養料。情感波動越大,劍氣威力越強。所以,琴心劍魄實際上是以情入道。

而千姑娘的太上忘情錄卻恰恰相反,走的是無情之道。斬斷自己的七情六慾,以情為祭,換得穩固道心。但千姑娘的太上忘情錄必然不完整,定然有它配套的武學。我想這門武學應該就是千姑娘的通靈劍典吧?

無欲則剛,無情則利!這也是千姑娘的無垢劍氣能夠無往不利的原因所在。但是……」諸葛青突然沉默了,臉上掛起了一絲猶豫。

「但是什麼?」千暮雪淡淡的問道,而她自己似乎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但如果不早說,我怕到時候會引發出更加難以想象的後果……」諸葛青突然抬起頭,眼中精芒閃爍,不斷在兩人中間掃視,忽然的,諸葛青竟然露出一個可惜的眼神,「你們定親了?」

「是1寧月恍然間眉頭一皺,心彷彿在剎那間空虛了起來。

「當斷不斷,反被其亂!你們的婚約還是趁早解除吧……」

「什麼?」不只是寧月千暮雪,就連一邊的瑩瑩和莫天涯都一臉吃驚的盯著諸葛青。誰也沒想到,諸葛青會說出拆散一段姻緣的話,更想不到,諸葛青竟然當著他們的面讓寧月與千暮雪解除婚約。

如果換了兩年前,寧月也許會答應,雖然心底會有不舍但當時的千暮雪卻是寧月心頭最大的壓力。而換了兩年前的千暮雪,也許會在諸葛青的建議下也答應。

畢竟一紙婚約是父母訂下的,兩人沒有經歷過深厚的感情。如果有充足的理由,千暮雪寧願換一種方式補償自己的違背諾言。但現在,不只是寧月,就連千暮雪也不願意放棄這紙婚約。

「為什麼?」千暮雪的眼神有些冷,淡淡的聲音中彷彿飄零著雪花。

「因為你們兩人的功法背道而馳1諸葛青臉色突然凝重了下來,「兩種以情入道的功法,偏偏你們背道而馳。這恐怕也是上天給你們開的一個最荒謬的玩笑。

琴心劍魄,以七情六慾入道。內心起伏越大,劍氣越強。而太上忘情錄卻斬情絲入道,修為越高深者越是無情。偏偏你們兩人又是一對情侶,這何嘗不是一種最惡毒的詛咒?

我幾乎可以想象,千暮雪修為精深,隨著斬去的情慾越來越多,對鬼狐的心越來越冷,直到有一點,千暮雪欲更進一步唯有斬斷最後的情絲。到那時……鬼狐要麼犧牲自己成全千暮雪?要麼,將千暮雪斬落凡塵!

兩個都是驚才絕艷的人物,兩個人卻註定要相愛相殺!如果你們從來沒有交集那該多好,但你們彼此的武道,卻都寄托在對方的身上。我現在不知道,是琴心劍魄的深情感化無情,還是無情斬斷深情。此刻放手,相忘於江湖是對你們最好的結果……」

千暮雪瞳孔一縮,臉上漸漸的浮現出一抹恐懼。諸葛青的理由,合情合理!而如果自己繼續精深武學,勢必會走到他說的那一步。

但是……殺死寧月來成全自己的武道?千暮雪的心有點發冷。她雖不信現在的自己會這樣做,但未來的自己,她卻不敢想象。

聽著這一番話的莫天涯和和諸葛輕舞已經徹底的凌亂。獃滯的眼神中沒有一點聚焦,腦海中還在不斷的回蕩這諸葛青的話。

寧月顫抖的捧起茶杯,故作鎮定的捧起茶杯。艱難的送到微微乾裂的嘴唇邊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太上忘情……就是為了把人修鍊成仙?但沒有情感的仙,和泥塑木雕有什麼分別?」寧月緩緩的放下茶杯,「能換功法么?」

「千暮雪一生修為皆來源於此!我可以看得出,你的修為不全在琴心劍魄,如果讓你廢掉劍胎,你依舊有武道之基。但千暮雪一旦廢掉太上忘情錄,她就再也沒有踏足武道的機會。

這對於如千暮雪這樣的絕世天驕何其的殘忍?我想她寧可死,也不願意放下手中的劍。」

「天地陰陽,乾坤斗轉!有沒有可能以無情化有情?」莫天涯突然問道。

「嗯?」寧月猛然回頭,雙眼放光的看著莫天涯一臉的期待。

「無涯,皇極經世訣的確是天地間至高無上的神功,以天地龍氣為食,乾坤斗轉,轉換陰陽!但無與有卻不是這般。無便是無,有便是有!也許我的修為淺薄,還沒堪破無與有之間的關係。所以……我也不知道1

連諸葛青都不知道,連天榜第一的諸葛青也不明白無與有之間的關係。世間還有誰能堪破?也許,無和有之間,本來就是相對的。就像生死之間,只有少死多生,卻無法做到死極而生!

「我可以1千暮雪突然堅定的說道,緩緩的站起身,噴涌的氣勢彷彿北極聖潔的極光,「如果之前沒有路,那麼我就走出這條路,如果這條路我走不通,我便一劍將之劈開!在我失去七情六慾之前,我一定能找到……」

千暮雪的話彷彿就是事實,寧月微微一笑的站起身,心中的那點擔憂頃刻間煙消雲散。她是千暮雪,古往今來最驚才絕艷的人。她說可以,那麼一定可以!

繁華的京城,每天都如此的人聲鼎沸。達官顯貴處處,商賈富豪遍地。但即便如此富裕的京城街頭,總是會有那些衣不遮體甚至活過了今天就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的乞丐。

物慾橫流的世界吞沒了人們的憐憫,哪怕蜷縮在街角的小乞丐如此的可憐都沒有人停下腳步給他一個溫暖的眼神。

無數身影從他身邊走過,好一點的會給一個冷漠的眼神。而潑皮無賴,會下意識的踹上一腳然後在他的身上吐一口濃痰。

小乞丐很小,也很瘦弱,看起來也就七八歲樣子。哪怕面臨著無妄之災依舊蜷縮著一動不動,就像一隻耐心等候獵物的獵豹。而他的眼眸,卻直直的盯著眼前的酒樓後門。現在已經過了午時,每天這個時候,酒樓里會倒出客人們沒有吃完的剩飯剩菜。而這些,就是乞丐們得以活下去的唯一食物。

但是……圍著酒樓的,不只是他一個乞丐。有很多拉幫結夥的乞丐已經圍到了酒樓的門口不遠處。離得越近,他們越有機會搶到食物。但小乞丐不敢上去,因為他是孤獨的乞丐,因為他上去除了一頓打什麼也撈不到。

突然,小乞丐的眼眸綻放出莫名的神光,因為酒樓的側門打開了。兩個小二抬著一隻泛著雜亂味道的大桶走了出來。小二嫌棄的將木桶放下,慌忙的逃開。在小二們逃開的一瞬間,一大群乞丐蜂擁而去。

乞丐,和酒樓似乎形成了一種畸形的伴生關係。如果沒有乞丐替他們解決這些食物殘渣。那麼,他們就必須抬著木桶走到半里之外的垃圾堆那邊倒掉。而現在,他們只需要將木桶抬出門外,就有乞丐替他們把垃圾收拾的乾乾淨淨。

小乞丐突然間沖了上去,因為他人小,因為他敏捷。如果運氣好,他能迅速的抓到一把食物。而就是手裡抓到的一把也許就能讓他活過這一個寒夜。

現在才剛剛過完年,酷寒還沒有過去。晚上的京城很冷,穿風的巷子里更冷!

食物就在眼前,木桶的周圍圍滿了爭搶食物的乞丐。酒店的小二嘻嘻哈哈的看著在他們眼中十分好笑十分精彩的戲。

小乞丐眼看就要衝進人群,眼看就可以出其不意的搶到一把食物。突然之間,不知道哪裡飛來的一隻大腳掌狠狠的印在他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