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四十八章 乞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乞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嬌小的身形倒飛而去,狠狠的摔落在遠處。過了好久都沒有聲息。

激烈的爭搶還在繼續,但這些已經和小乞丐無關。這一腳已經踢碎了他所有的力氣,他知道今天又得餓著肚子熬過京城冰冷的夜,當然,更大的可能是熬不過去在半夜結束他短暫的人生。

爭搶已經結束,巨大的木桶已經被清理一空。乞丐漸漸的散去,小二們拎著桶冷冷的關上了酒樓的後門。一個乞丐緩緩的踱到小乞丐身邊,隨意的踢了一腳。

「小子,得手了三次,你以為老子還會讓你得手第四次?哈哈哈……」

乞丐們揚長而去,酒樓的後門再一次冷清的下來。艱難的,小乞丐緩緩的掙扎的爬了起來。一步一踉蹌的踱到他們瘋搶食物的地方,艱難的蹲下身體。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撿起一粒粒散落的米粒一顆一顆數著塞進嘴裡。

「媽的,你們家做菜不放鹽藹—」一聲暴怒從二樓的窗口響起。一個長的肥如豬,卻偏偏年輕的胖子拍著桌子罵道。

「劉公子莫怪,不是小店不放鹽,而是北方有點不平靜,現在不只是鹽價飆升,而是有價無市啊!但小店可以保證,小店做的菜絕對沒有偷工減料……真的!如果劉公子不滿意,小人立刻命后廚替您重新做……」小慕饈偷饋

「媽的,本少爺是第一次過來吃飯么?本少爺喜歡重口味你們不知道?重做?本少爺現在餓得很,你跟我說重做?」胖子越說越怒,抓起手裡的盤子就向小二扔去。

小二眼疾手快,連忙向一邊躲閃。盤子呼的一下飛出窗外。

「嘿,你還敢躲?」胖子暴怒,嗖的一聲跳起來抓著小二就是一記耳光,「本少爺要砸你你還敢躲?」

「啪——」

在地上小心撿起米粒的小乞丐瞬間感覺到一陣鑽心的疼痛,整個腦袋剎那間暈乎乎的。溫熱的鮮血沿著頭頂滴落,但這些他已經全然不顧。因為在他的眼前,一隻鮮紅冒著熱氣的蹄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

小乞丐以為自己還在做夢,或者因為頭部遭受重擊而產生了幻覺。小心翼翼的探出手,手指尖傳來了細膩溫熱的觸感。

「真的?」小乞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幸福來的太突然讓他有點不敢接受。飛身一撲,一把抓起蹄就兇狠的啃了起來。

樓上的小二沒一會兒就被扇腫了臉。看的腫成豬頭的小二,劉少爺也許找到了心理的平衡。收住了手的一瞬間,眼角的餘光剛巧看到了窗下捧著蹄狂啃的小乞丐。無名的怒火嗖的一下再次竄起,眼神中彷彿燃燒著火焰。

「老子的東西,就是喂狗也會搖搖尾巴!那個小雜種敢吃老子的東西,你們跟我下去1劉公子指著身後的四個下人,怒氣沖沖地衝下了樓。

木質的梯子發出了吱嘎吱嘎聲響,肥胖的身軀就像一座大山緩緩的滾來。大堂的一邊,瑩瑩好奇的抬起頭看著這個如皮球一般的胖子。

「有啥好看的,戶部侍郎劉基家的廢物兒子。除了欺軟怕硬欺負弱小之外幾乎一無是處!幾年前教訓他還有點成就感,現在……這樣的廢物早就不值得姑奶奶出手了1諸葛輕舞斜著眼鄙夷的說道,瞬間笑嘻嘻的夾起一道菜放在瑩瑩的碗里,「瑩瑩,這幾天玩的高不高興?」

「嗯,京城太好玩了,有這麼多有意思的玩意。以前,這些東西我想都不敢想……」

「瑩瑩,你回去替我向你小姐說說好話嘛……就算不是親傳弟子我做一個記名弟子也好礙…」諸葛輕舞似乎還不死心,雙眼之中儘是期盼的眼神。

「不……不是的……小姐不會收弟子的……這個……你求我也沒用1瑩瑩有些委屈的放下了筷子說道。

「算了算了!不行就不行啊1似乎早已預料到結果,諸葛輕舞也沒有太多的失落繼續優雅的吃著眼前的飯菜。

「瑩瑩,你怎麼了?幹嘛停下了啊?」

「姑爺說……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我幫不了你的忙……不能再吃你東西了……」

「我的天哪——」諸葛輕舞有些無語的一嘆,「瑩瑩,我們是不是好朋友?」

「當然是啦,我最喜歡和輕舞在一起了……」

「既然我們是朋友,還用這麼生分嘛?朋友請客,你還跟我說這些?你姑爺說這話只針對陌生人,和朋友沒關係……」

「媽的——敢吃老子的東西?給老子吐出來——」一聲怒吼從後門外響起,瑩瑩猛然轉過臉向後門望去。

「輕舞,我們去看看吧1

劉公子一腳連著一腳,不斷的踢著小乞丐,小乞丐努力的抱著蹄,一聲不吭的忍受著劇痛。但劉公子如此的肥碩,一腳踢來的力量又如此的大。小乞丐也就七八歲如何能承受?

不一會兒,手裡的蹄再也握不住了。劉公子很得意的一腳將蹄踩的稀巴爛,得意的看著小乞丐絕望的眼神。

「小雜種,我就是喂狗也不會給你……哈哈哈……藹—」

在他得意狂笑的時候,小乞丐一把抱住劉公子的豬腿咬了上去。鑽心的痛,讓劉公子的臉都扭曲了起來。掙脫了小乞丐的嘴,一腳將小乞丐踢翻當常

「敢咬我?很好,好大的膽子!你們愣著幹嘛?給我打,打死他!打死了直接仍亂葬崗喂狗——」

厄運降臨,小乞丐絕望的看著越來越近的四個狗腿子。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他也清楚,自己今天活不成了。眼睛留戀的望著被踩爛的食物,心中閃過了濃濃渴望。他不想到死,自己還餓著肚子,他不想最後被打死了也做一個餓死鬼。

如鐵鎚一般的拳頭落到了他的身上,小乞丐艱難的爬著,緩緩的向食物蠕動。身上的痛可以忽略不計,在他的信念中,只有那一塊被踩爛的蹄。要死了……但好想再吃一口……

「住手1一聲嬌喝想起,四個狗腿子頓時停下了動作向聲音的位置看去。但僅僅一眼,四個人卻齊齊的愣住了。眼睛幾乎要瞪出眼眶之外,他們幾個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姑娘。

「你們幾個大人欺負一個孩子?還是不是人藹—」瑩瑩有些憤怒,但她卻不會罵人,所以哪怕在憤怒的情況下說出來的話都像唱歌都像撒嬌。

「哪個敢管老子的閑事?信不信老子連你也一塊收拾了……」劉公子暴怒的轉過頭,當看到瑩瑩的美貌之後瞬間將原本看不見的小眼睛瞪得渾圓,張大的嘴巴一條晶瑩的口水沿了下來。

「呦,好標緻的小娘子……你是哪家的小姐?可有婚配?」

「啪1一條長鞭化作虛影抽打在劉公子花痴的臉上,一瞬間,一道血橫鮮艷發亮。

「劉肥豬!姑奶奶也沒婚配要不要來上門提親啊?」

剛剛要發怒的劉公子瞬間噤聲,憤怒的表情還沒浮現就化作滿臉的驚恐。這個聲音太可怕,這個聲音幾乎是籠罩在京城天空的陰影。

「輕……輕……」

「輕你個頭!撞在姑奶奶手裡……知道規矩么?」

「知……知道……知道……明天……明天小的會命人送來……」說著,真正的在瑩瑩的眼前扮作一個球滾遠。一直滾出了巷子,這才敢直起身亡命的奔逃。四個狗腿子哪還願意逗留,呼的一下向自己的少爺追去。

瑩瑩緩緩的來到小乞丐的身前,慢慢的蹲下。看著小乞丐狼吞虎咽的吃著手裡的蹄,慢慢的伸出手。

突然,一道警惕的眼神讓瑩瑩的手頓在了空中。瑩瑩從來沒有想過,她會被一個孩子的眼神嚇祝

「這東西已經爛了,不能吃了……你要是餓得話,姐姐帶你進去重新買一個?」

小乞丐的眼神柔和了起來,低頭看著已經爛掉的蹄輕輕的癟了癟嘴,「謝謝好心的姐姐,如果不是你救我,小萱今天就要被打死了……但是,不用了,我能有這個吃已經很好了……」

說著艱難的站起身,鄭重的對著瑩瑩鞠了一躬,「救命之恩無以為報,但小萱會一直記在心裡……」

「你一點也不像個孩子!願意跟姐姐走么?」瑩瑩不知道為什麼,心底突然流過一絲暖流。她有一種渴望,希望能收留這個孩子。

小乞丐堅搖頭,「不了,我已經習慣做乞丐。而且,我也不願意離開京城。好心的姐姐,謝謝你……」小乞丐一瘸一拐的轉身離開,背影如此的蕭瑟。

按正常來說,瑩瑩要帶著一個小乞丐何其的簡單。但在要強行出手的時候,瑩瑩突然猶豫了下來。她想起了小乞丐那一閃而逝的眼神,那個讓她都有點害怕的眼神。

小乞丐看起來很小,但他卻顯得如此的成熟。短暫的對話,讓瑩瑩下意識的忘記了他的年齡。

「你幫不了他的1諸葛輕舞的聲音響起,「在京城,每一個十四歲以下的孤兒都可以去收容所領到食物,可以安穩的活到十四歲。這個孩子我聽說過,三年來,被人送到收容所三次,每一次都逃了出來。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送他過去。如果他不想做乞丐,他早就不用這樣了。」

「為什麼他寧願挨餓受凍也不願意去收容所呢?」

「誰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