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四十九章 兩界山郊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九章 兩界山郊遊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幾日驕陽融化了冰雪,當冬雪化盡之後,氣溫也不再那麼的寒冷。整個中州一片和諧,寧月也沒有住進天幕府之中,而是在京城寧靜的地方租下了一個不大的莊園。

溫暖的陽光灑在臉上,寧月彈琴望著千暮雪在院中舞劍。劍法空靈飄逸,似乎沒有章法。但寧月知道,千暮雪已經到了凝練劍意的階段。

丹府之內,劍胎隱隱若現。通靈劍胎,純凈如玉,就如此刻的千暮雪,不染世間塵埃。忽然,千暮雪收起了長劍,寧月也頓下了琴弦。

「怎麼樣?」

千暮雪淡淡的搖了搖頭,「還是不行!每次想要凝聚無垢劍意,腦海中就雜念紛呈,就算你用清心咒也無法讓我的腦海清空……」

「倒是是什麼雜念?竟然連你也無法抵擋?」寧月皺著眉頭有些好奇的問道。

千暮雪臉上隱隱的浮現兩朵紅暈,眼角一翻一個傲嬌的眼波如電流一般擊中寧願的眼睛。一剎那,寧月打了一個冷顫心中竟然升起一陣難言的燥熱。

正在這時,一道身影如飛燕一般越過頭頂。瑩瑩輕盈的掠奪屋頂,彷彿柳絮一般緩緩的降落。

「今天又去哪裡野了?」千暮雪一見瑩瑩過來連忙轉移話題說道。

「小姐……瑩瑩沒有野……瑩瑩和輕舞姐姐去吃了好多好吃的……還有看了很多好玩的東西……我保證,瑩瑩沒有胡鬧……」

「你已經好幾天沒有練功了,天蠶九變共有九次變化,而你呢?現在才第七重!以你的天賦,天蠶九變在十五歲的時候就該大成,而現在,你都十六歲了。」

瑩瑩原本興奮的臉瞬間垮了下來,嘟喃著嘴滿滿的委屈。瑩瑩自認為自己練功還是很勤奮的,天賦沒姑爺和小姐好,但年僅十六歲就修鍊到幾乎上位先天境界難道還不夠勤奮么?

「暮雪,瑩瑩已經很不錯了。她還是孩子,活潑好動是天性。對她的要求就不要那麼高……」

「謝謝姑爺」瑩瑩彷彿變臉一般露出一個笑臉,「姑爺,你們整天待在家裡練功,會不會悶啊?」

千暮雪眉頭一挑,眼波緩緩的抬起,「自己出去野也就算了……你還想帶著我們?」

「不是的……小姐1瑩瑩似乎有點怕千暮雪,微微的低下了頭,「瑩瑩是真的希望小姐能出去放鬆放鬆心情,最近幾天,瑩瑩感覺出來小姐的急躁……雖然小姐表現的那麼風輕雲淡……

聽輕舞姐姐說,兩界山風景秀麗,意境深幽就像人間仙境一樣。我就想小姐能出去散散心……武功修鍊是急不來的,以前的小姐從來不會因為練功而急躁的……」

「多管閑事1千暮雪嘴裡雖然這麼說,連臉上的表情卻瞬間柔和了下來。

「也好1寧月一聽瑩瑩的解釋頓時有些意動了,「閉門造車也不是辦法,出去散散心體驗一下自然景觀也能平復心情凝練心境。瑩瑩,你和輕舞約了什麼時候?」

「明天,就明天1突然,瑩瑩的話音一頓,「姑爺……你怎麼知道我和輕舞姐姐約好了?」

「瑩瑩啊,姑爺曾經不止一次和你說過,你不會說謊的。」寧月的笑容讓瑩瑩臉色一紅,嗖的一下化作蝴蝶一般飛起幾個起落消失在院中。

寧月看著千暮雪的眼神閃過一絲心疼,那天在東山茶莊千暮雪也定然受了刺激。現在她這麼急於突破,還不是希望早一點找到無情化有情的路?在千暮雪的心底,一定也如他一樣不捨得這段難得的感情。

第二天,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莫天涯和諸葛輕舞就已來到寧月的家。看著兩人興緻匆匆的模樣,怎麼看都不像是去郊遊,更像是去探險。

兩界山位於京城北部的連綿群山之中,遠古謠傳,這裡分割陰陽兩界,所以才定名為兩界山。其實兩界山並沒有那麼玄乎和神秘,在寧月看來因為黃河穿越山脈,使得山脈被分為黃河南北才叫做兩界山的。

山林幽靜,人跡罕至。沒有台階古道,只有一條隱約痕顯示著這裡曾經有人走過。但這些痕已經很久遠,寧月幾人也許是近年來第一批光顧的客人。

「聽說兩界山裡有百鬼夜行,咱們找找看,也許真能找到陰陽兩界呢……」諸葛輕舞興奮的在前面揮著手。艱難的山道,對於普通人來說難以攀爬但對於身懷高深武功的一眾人來說和平地沒有什麼區別。

但出來踏青,自然是為了享受沿途的風景,很顯然,諸葛輕舞的目並不是如此。飛速的竄到前面,還不停的催促寧月等人。

不說寧月奇怪,就連莫天涯也忍不住了,「輕舞,你急匆匆的到底要找什麼啊?難道兩界山有寶藏?」

「耶?我剛才不是說了么?我在找冥界入口啊1輕舞舉著手中的紙興奮的說道,「這是我費了好大的力才收集到的訊息。

從兩年前開始,在兩界山的獵戶和樵夫就開始看到百鬼夜行,一個個沒有腦袋的無頭鬼在鬼火的指引下走進鬼門。而且看到百鬼夜行的人原本都不認識,不可能竄通的說謊。所以我斷定,兩界山的傳聞也許是真的……」

「噗」看著諸葛輕舞一臉嚴肅的模樣,寧月卻忍不住笑出了聲。這也許就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無論前世還是今生,神鬼傳聞都那麼的普遍,而同樣有很多人信以為真。

「你笑什麼?」輕舞有些不快的喝道。

「如果你說兩界山有世外高人,也許我信。你說百鬼夜行……這世上根本就不會有1寧月輕笑的搖著頭。

「你要相信我,我調查了半年了,真的!那些人不可能說謊,他們真的看到了……」諸葛輕舞頓時有些急了,跺著腳保證道。

「他們也許沒有說謊,但也許是他半夜看到的幻覺。好了,就算真的有百鬼夜行,現在是白天啊!你上哪裡去找?」

「呃?」輕舞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眨了眨眼,一瞬間臉色被漲得通紅。百鬼夜行,都說夜行自然不可能白天出現就算真被找到了也不可能看得見。諸葛輕舞想通了其中的關竅頓時有點惱羞成怒起來。

揮起腰間的鞭子,狠狠的抽向身邊的枯樹。一聲劇烈的爆炸,枯樹被輕舞連根拔起。這樣的動靜,別說莫天涯就連輕舞自己也有點蒙。

「我……我啥時候這麼厲害了?」輕舞尷尬的俏臉一紅,要說連根拔起一棵枯樹,以她的武功修為自然沒什麼難度。但隨手一擊就有這樣的威力她的武學修為還差的很遠。

「嗯?樹底下有東西1寧月餘光掃過,在枯樹的樹根下發現了一塊奇特的顏色。幾人緩緩的靠近,發現在枯樹的下面埋著一塊方正的石碑。

「泰狄族?原來他們在這裡?」莫天涯摸著下巴雙眼放光的說道。

「無涯,你知道?」寧月隨口問道。

「泰狄族原本居住於泰山之中的部落,兩百年前封禪泰山之後,泰狄族已經不適合居住在泰山了。在大軍的驅趕下他們搬離了泰山,之後就消失在歷史之中。

這個部族民風彪悍,以打獵為生。性情好鬥,異常的排外幾乎從來不與外界接觸。但他們有一點卻與其他的蠻荒部族不同,他們善於冶金。傳聞他們打造的刀劍能削鐵如泥切金斷玉,不過……從他們離開泰山之後再也沒人見過這個部落。」

「嘻嘻……這算是意外之喜吧!既然百鬼夜行找不到,我們去見識見識泰狄族也不錯1諸葛輕舞再次興奮了起來。對於她來說,只要有新奇的東西,她就可以樂在其中。

「泰狄族很排外的……」

「怕什麼?我們又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以我們的武功,還怕區區蠻夷么?走,他們的石碑在這,他們的居住地一定也在附近。」

諸葛輕舞興奮的揮動著手中的鞭子,就像一個導遊一般領著一行人向山林深處行去。有心尋找,一個偌大的聚集地自然不可能不被發現。

果然在半里之外,沿著一些細微的線索,寧月幾人遠遠的發現了那些有些破舊的聚集地。連綿的房子,有石頭堆砌也有草垛搭建。看起來這個泰狄族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原始,和京城的人比起來他們也不過是窮了點。

「怎麼沒人呢?難道他們白天睡覺晚上才出來幹活?就算男人去打獵了,也該有婦女和孩子啊?」諸葛輕舞嘴裡嘀咕著,遠遠的望去,整個聚集地之中一片死寂空無一人。

「也許……他們又搬家了1寧月淡淡的一笑,也率先向聚集地走去。整個聚集地果然沒有一人,而且這裡荒敗的時間也已經不是一兩天了。

隨手推開一間比較大的石屋,房門竟然如香脆的餅乾一般倒下碎成一地的碎屑。煙塵瀰漫,滿眼的都是巨大的蜘蛛網。昏暗的陽光從破洞的屋頂打入,這裡就是一個廢棄了不知多久的破屋。

「果然是搬家了……」諸葛輕舞有些失落,捂著鼻子有點嫌棄的看著屋子陰森恐怖的場景。蜘蛛都能長到碗口大小,這種可怕的蟲子對女人的殺傷力超出老鼠十倍。輕舞和瑩瑩沒有放聲尖叫已經讓寧月刮目相看了。

「也許……不是1寧月撫摸著下巴,眼中突然間精芒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