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五十章 大人,替小女子做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章 大人,替小女子做主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怎麼了?有什麼奇怪的么?」莫天涯好奇的順著寧月的目光望去。石屋之中整整齊齊也空空曠曠,蛛網橫樑,四處破風漏洞顯然已經很久沒人居住了。

「你們看到桌子上擺著幾個空碗么?」

「看到了,碗又不值錢,他們也許是認為這些東西不值錢又重,搬家帶著不方便。」

「在什麼情況下,碗碟會在桌上平鋪擺放?」寧月淡淡的開口問道。

「吃飯的時候啊1莫天涯回答完突然眼神一怔,再次向屋內看去。

「如果是自己要走……自然不會連碗都不收拾。所以……泰狄族不是有預謀的搬離,而是他們遇到的突發事件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不錯!去其他地方看看。」寧月幾人分頭行事,果然大多數人家家裡的桌子上擺著幾個碗碟。而且還有幾家的桌子底下有幾片碎片。但因為過去的時間太久了,這也致使該有的線索全都被歲月掩蓋。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寧月摸著下巴疑惑的想到。

「叮!觸發隱藏任務,是否接取?」

「呸1寧月心底輕唾了一聲,他現在對腦海里的系統已經不再感冒。自從上次當機之後,寧月已經發現了自己徹底脫離了系統的掌控。

沒有了人物等級的限制,更沒有了功法等級的限制,此刻的系統對寧月來說就是一個裝飾品。既然是裝飾品,寧月自然不會再賣系統的帳。上次獎勵的氣運點都不知道有啥用,現在又跑出來刷存在感?

「大失所望氨諸葛輕舞轉了一圈也失去了興緻。整個聚集地一個人都沒有,破爛的房子自然沒什麼看頭。

轉悠到下午,寧月一行人也就離開了兩界山往回走。兩界山也的確是風景秀麗空幽寧靜,而原本興緻最高的諸葛輕舞連中午都沒到就焉了下來。而千暮雪卻因為兩界山神秘的氣息使得心境平復了很多,眼神之中也沒有了原先的焦慮。

回到京城,寧月便與莫天涯分別。倒是瑩瑩和諸葛輕舞有些依依不捨,相約了明天繼續一起行俠仗義。對於這一點,寧月也沒有制止。只要別玩得太過,瑩瑩喜歡就隨她去吧。等回到了江南道或者等千暮雪恢復了武功記憶,瑩瑩這麼逍遙快活的日子也就一去不復返了。

靜靜的躺在床上,寧月有些睡不著。腦海中,系統還在識海中閃爍。人物屬性版面全部是問號,武功版面倒是了,但所有的數據也都變成了沒意義的亂碼。

「現在能研究的也就剩下氣運了1寧月搖頭嘆息。系統幫助了他太多,他能僅僅兩年時間成長的這麼快,全靠著系統的幫忙。如果沒有系統,寧月也許到現在連入門都沒有。

但隨著武功的飛速提高,系統的幫助越來越小而對自己的限制越來越多。踏破先天,武功全靠領悟。單純的數據化武學已經越來越無力但……寧月對系統的依戀依舊沒有減退。

打開氣運版面,寧月猶記得完成上一個隱藏任務的時候,系統獎勵了十萬點氣運值。但這一次,寧月看到氣運版面的時候整個人渾身一顫,一瞬間彷彿觸電一般翻身而起。

十萬點氣運值,如今只剩下九萬點。

「莫名其妙的被扣掉一萬點汽運值?」寧月的心頓時一緊。仔細查探之下,寧月終於發現了端倪。氣運欄之中,一共只有五張卡牌,而這五張卡牌上,唯有謝雲的卡牌閃爍著光芒。

通過氣運欄的歷史記錄,寧月果然確認了是謝雲消耗了這一萬點氣運值。而現在,寧月對氣運兩個字已經不再像曾經那樣小白了。

通過天機老人的解說,人不可能一直有運氣相伴。如果每一次都會好運,那就不是運氣而是氣運。自己一次次的身臨絕境,但每一次都能化險為夷。這不是單純的運氣,而是氣運傍身。

「謝雲那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導致消耗了一萬點氣運。」寧月在斷定的時候,心底又不由的驚慌和慶幸。要不是在大年夜給謝雲做了這麼一張卡牌,也許謝雲就挺不過這一關了。而謝雲卡片依舊泛著光芒就說明,謝雲至少還活著。

寧月突然有點明白氣運的作用,彷彿電流擊過腦海。寧月立刻點開了任務欄。望著上面依舊閃爍的可接受任務,猶豫了一瞬再次點下了接受。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可以不鳥系統,但現在看來,系統唯一能運行的氣運欄反而比之前的幾個更重要。寧月已經不再是孤家寡人,他在這個世界有了羈絆有了一群認可的朋友。氣運不只是為了自己,還為了那些認可的可以並肩作戰的朋友。

第二天一大早,寧月和千暮雪招呼一聲直接趕往天幕府,一進天幕府就鑽進了天幕府的卷宗樓。京城的卷宗樓要比金陵的大上數倍,富麗堂皇巍峨浩蕩。

順著目錄指引,寧月找到了關於泰狄族的記載。

「泰狄一族,傳出自太古時期。當初為太古皇室近族專門替皇室打造兵器。因為忠於太古皇朝,故而在皇朝碎之後隱居泰山不再出世也不再為任何人任何勢力服務。

每一個泰狄族背上從出生之時會被紋上軒轅族徽。泰狄一族精通冶金打造兵刃,因長年打獵與野獸搏鬥而民風彪悍。因為受太古皇朝的習俗限制,泰狄族無人習武並排斥身懷武學之人。在他們的思想里,武林中人全部是罪人。」

「千百年來時代變遷,泰狄一族竟然依舊對太古皇朝忠心耿耿,這個族群倒也是令人敬佩!但歷史車輪只進不退,固步自封不思進取被時代淘汰也在必然。」寧月放下卷宗輕輕一嘆,這個族群即有可敬之處也有可憐之處。

但是,卷宗的記載太少了!對泰狄一族的記載只有善打造兵器,和討厭習武之人還有背後有紋身這三點。消失了這麼久這次系統的隱藏任務竟然沒有一點頭緒。

寧月不是神人,也不可能憑空變出線索。在此期間他也再次去過兩界山,泰狄族的聚集地的確已經沒有了線索。

而因為對於完成任務不再像以前那麼的迫切,寧月漸漸的也將此事放在了腦後。十天來,寧月每天與千暮雪一一起練武,飯後一起散步。哪怕千暮雪出塵的氣息再濃郁,在寧月面前也如嬌小女人一般。

諸葛輕舞去了外族省親,這也讓瑩瑩這丫頭消停了起來開始靜下心練功。但這丫頭活潑好動,致使瑩瑩還沒十天又開始心不在焉起來。

「輕舞姐姐……瑩瑩好可憐礙…每天都要練功,沒人陪瑩瑩玩……好孤獨氨

「嘻嘻嘻……」一聲輕笑響起,瑩瑩渾身一震,驚喜的轉過頭看向屋頂。一身火紅的諸葛輕舞坐在房檐上晃蕩著兩條筆直的腿。在輕舞的身邊,一個衣著樸素的女子正害怕的抱著她的胳膊。

輕舞縱身一躍,帶著身邊的女子如柳絮般飄落,「我才離開幾天……想不到我的瑩瑩竟然這麼想我?」

「瑩瑩當然想輕舞姐姐啦……沒有姐姐帶著,小姐都不許我出門。咦?這位姐姐是誰?看起來好像不懂武功啊?」

「奴家何嬌娘,見過小姐1何嬌娘端莊的盈盈一禮,看起來很自然很舒心。這樣的表現和她的裝扮一點也不符,一個裝扮樸素的農家女子,不可能會有如此端莊落落大方的舉動。

聽到了動靜,寧月與千暮雪攜手走來。輕舞已經和寧月他們完全熟絡了,來這裡就像到自己家一樣。所以每次也不走正門,直接一個輕功飛了過來。

要不是寧月感受到了陌生人的氣息,他都懶得出來。第一眼,寧月便被輕舞身邊的女子所吸引。並不是說那個女子長得多麼漂亮,因為再漂亮也沒千暮雪漂亮。而是因為寧月在那個女子的耳根後面,看到了一個符文。

這是大周囚犯的特有符文,在刑滿釋放之前,這個符文不會消除。也就是說,眼前的女子還是一個待罪服刑的囚犯。女子紋在耳後,男子紋在額頭。很顯眼也很鮮明,所以寧月在掃過女子之後,便將目光看向一邊的諸葛輕舞。

諸葛輕舞雖然是京城一霸,但她做事還是知道輕重的。按理說,她不可能將一個囚犯帶出監牢,還把她帶到自己的面前。

「秋娘,這是皇上新封的封號神捕鬼狐大人,你有什麼冤屈可以求他替你做主……」

話還沒說完,一邊的何秋娘瞬間激動的熱淚盈眶。飛身一撲就向寧月的大腿抱去。當然此刻的寧月也不是兩年前的初哥,身形一閃便退到了千暮雪的身後。

「大人……替小女子做主氨

「咱們能好好說話么?起來好好說……」

「大人1何秋娘趴倒在地,對著寧月不斷的磕頭,一邊磕一邊說道:「大人,家父含冤受屈,被打入死牢。家眷受到牽連,全部發配崖山。但小女子知道,家父是被冤枉的,在半路上逃了回來望大人替家父伸冤,替小女子做主」

一番話說下來,額頭已經被磕的血肉模糊。但她似乎毫不在意,似乎真的打算磕死在此。寧月剛想阻止,千暮雪身形一閃便已來到何秋娘的身邊。一手抓住何秋娘的肩膀讓她動彈不得,漠然的抬起頭諮詢的望著寧月。

「有意思,你前腳剛到,後腳就有追兵來了……」寧月摸著下巴輕輕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