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五十五章 五十步,嚇!三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五十步,嚇!三十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似乎感受到千暮雪的目光,寧月緩緩的抬起頭。

「你從回來之後就一直愁眉不展……到底怎麼了?」

「暮雪,你說陳水蓮他是忠臣?還是奸臣?我該信他還是不該信它?正如他說的,京城的水很深。我初來咋到根本看不清水裡的情形……」

「有關係么?」千暮雪疑惑的問道,「不管他怎麼樣,反正我不喜歡他。至於京城的水深……反正我們就待一個月,為什麼要關心這些?」

寧月微微一愣,轉瞬間宛然苦笑。

原來這個問題的答案這麼簡單,自己卻被自己給繞暈了。陳水蓮是忠臣還是奸臣沒關係,反正咱又不喜歡他。管他是不是忠臣,先防著再說。至於水深火熱……一個月後管你洪水滔滔。

想通了這些,寧月終於放下了心底的糾結再次和千暮雪過著瀟洒的日子。我彈琴你跳舞,偶爾歡歌一曲,情到濃時只恨日短夜長。

千暮雪的武學突飛的越發快了,前段時間寧月感覺和千暮雪不相上下。而現在,寧月覺得此刻似乎接不了千暮雪一招。

但悠閑的日子卻是短暫的,還沒五天,內閣外交部門的官員通知。可多胡虜部落的使臣已經進入京城境內,要寧月帶領天幕府一同去迎接。

原本千暮雪打算留在家裡等寧月回來,但拗不過瑩瑩也想去所以也跟著寧月來到了京城城外。長亭外古道邊,冬天十里長亭的景緻充滿了蒼涼的豪邁。

寧月與外交部的竇寇坐在長亭之內飲茶等候,一眾天幕府捕快將整個長亭圍得水泄不通。每人目光如劍氣勢如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前方。

北風席捲,捲起漫天荒草。彷彿有種肅殺的氣息在空氣中蔓延。

「不愧是天幕府精銳,果然非同凡響1竇寇掃視著周圍各個精神飽滿的天幕府捕快,放下茶杯滿臉讚許的說道。

「天幕府不是一直都這樣么?竇大人以前不知道?」寧月有些黠諭的問道。

「世人皆說,大周皇朝有三支無敵的軍隊,第一個乃皇家禁衛軍,第二為涼州夜魔騎,第三位長樂公主的三千鳳凰。但下官知道,在這三支軍隊之上,還有一支更強的軍隊,那便是天幕府1竇蔻滿臉堆笑的說道,身邊的天幕府捕快也在竇蔻說完紛紛露出自傲的神情。

「哈哈哈竇大人開玩笑了……天幕府是捕快,哪裡是什麼軍隊礙…」寧月輕輕的放下了茶杯,眼神卻望著北方的天邊捲起的烏雲。

「天幕捕快不滿萬,滿萬不可敵!試問大周軍隊,哪一支全軍將士皆是有武功傍身?天幕府就是,哪怕是一個最低等的木牌捕快,都必須身懷武功。

大周成立天幕府三百年來,鎮守九州的是地方軍隊?哈哈哈……鎮守九州的是天幕府啊!下官上述的三支軍隊都具有局限性。像夜魔騎和三千鳳凰皆是騎兵,皇家近衛軍也需要地形配合。但唯有天幕府,卻可以適應天下任何地形。」

「咦?」寧月突然轉過頭對著竇蔻刮目相看,「竇大人胸有鴻溝啊!寥寥幾句就能區分三支大周最強軍隊的特點與弊端。為何竇大人卻是一介文官?竇大人有此才華,就是做一介儒將也不無不可。」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鬼狐大人可知下官在皇上登基那年恩科可是榜首狀元,下官卻自願請命去了外交部。

這些年,下官去過草原見過他們的狼騎所到之處屍山血海。下官還去過西域見過萬里黃沙。十萬南山之地,蠻夷食生肉,飲獸血。東海之巔,扶桑國地動山遙

在下官的胸中,早已繪製了一張比九州更大的遼闊地域,有朝一日,下官定要為皇上繪製一張完整的地圖,讓我大周龍旗插遍世界每一個角落1

竇蔻的一番豪言壯語說的寧月也跟著心潮澎湃,鄭重的站起身對著竇蔻恭敬一禮,「竇大人好抱負好胸懷,寧月佩服1

「鬼狐大人萬萬使不得1竇蔻瞬間彈了起來,「下官只是一介普通官吏,在我朝六部之中,尚有無數如下官一般的人物。當今聖上賢明如日耀九州,我等臣子又豈敢不效死?可多部的人來了……」

其實哪需要他提醒,早在寧月發現北方烏雲翻騰的時候他就知道,可多部早已帶著千軍之勢奔騰襲來。烏雲翻卷,那是半步天人合一高手氣勢噴涌而引發的天地異象。這隊使臣之中,至少有一個半步天人合一的高手護送。

遠處的馬蹄聲響起,彷彿萬馬奔騰。大地為之微微震顫,放在石桌上的茶水,也隨著震顫微微的搖曳。

一道黑線出現在天際,寧月微微的眯起眼睛。遠處大約不到三十騎但在衝鋒的時候竟然發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

「草原不愧是馬背上的民族,騎兵竟然強悍如斯……」

「呵呵呵……鬼狐大人是沒去過邊疆草原,所以有此評價也是自然。」

「哦?」寧月好奇的轉過臉,「難道這樣的氣勢,這樣的軍隊在草原隨處可見?」

「那倒不至於,這次出使大周的可多部落使臣可是蒙多王子率領,隨行的護衛隊自然是可多部落最精銳的部隊。但這樣的騎兵,卻在我大周的鐵騎之下也是土雞瓦狗。」

「當真?」

「自然當真,你可知道下官在五年前出使草原。卻在半道上被突也部落的人劫持了過去,原本下官以為命不久矣。但沒想到……

當年,長樂公主鎮守荒州,我的一個隨從拚死將消息傳遞了出去。突也部落劫持我們一夜席捲一去已經四百里。那夜天剛蒙亮,長樂公主率三千鳳凰突然間出現。

當時,突也部落有八萬眾,而公主的前鋒營只有三千。三千鳳凰皆巾幗,卻比鬚眉輸了誰?突也部落迅速應戰,而三千鳳凰就對著八萬騎兵發動了衝鋒。

當初,下官就在突也部落的後方。原本突也部落就是打算用下官做誘餌引三千鳳凰出擊好一舉斷掉大周北地的一臂。當時,下官心焦如焚,而戰場的瞬息萬變卻讓下官永生難忘。

三千鳳凰先是一通箭雨,三輪箭雨之後,三千支紅英烈槍如山林海嘯一般。兩隊鐵騎交鋒,三千鳳凰長驅直入一直穿插到中軍所在。八萬鐵騎,竟然無法阻擋他們分毫。您說,這樣的軍隊,可當得起天下第一?」

「三千對八萬,而且還是千里奔襲……敵人以逸待勞的情況下……這樣的精銳騎兵當可算是天下第一。」寧月的眼前,彷彿浮現了那年三千鳳凰在敵人鐵騎之中衝殺,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的畫面。

「一鼓作氣衝到中軍,突也部落統領倉皇而逃連下官也顧不上了。我被三千鳳凰救起,原本以為長樂公主就這麼收兵回營。但想不到,她命人將下官送回之後再次奔襲了過去。

疾如風,烈如火,所到之處,寸草不生!第二天五更時分,三千鳳凰滿身染血的回到荒州。每一個人身上的血疤都凝成了厚厚的盔甲。

後來下官才得知,三千鳳凰一夜追襲八百里。不僅將那支八萬狼騎全部絞殺,更是將他們的部落屠個乾乾淨淨。一夜下來,斬敵二十萬。而她們回營之後輕點人數,三千鳳凰別說陣亡,就是個受傷的都沒有1

「嘶」

到了這個時候,寧月才終於意識到被稱為三大最強軍隊的三千鳳凰到底強到什麼程度。三千人斬敵二十萬,自己連受傷的都沒有?這根本就是砍瓜切菜啊!一想到竇蔻方才說天幕府還在三支軍隊之上,寧月不禁老臉一紅。寧月就算再傲氣,他自問三千天幕府哪怕全是鐵牌以上也做不到這一點。

對面的騎兵越來越靠近,而他們不僅沒有放慢速度,反而調整了隊形化為尖錐型更狂野的衝鋒。在他們眼前的一切障礙都是攔路石,在他們眼前的每一個人都是敵人。

「鬼狐大人,看來他們這是要給我們一個下馬威啊1竇蔻毫不在意的捋著鬍鬚輕笑的說道。

「哼!不知死活1寧月冷冷的一笑,「天佑1

「是,大人1葛天佑躬身領命,「臨」

一聲暴喝從葛天佑的口中吐出,三十名天幕捕快整齊劃一的帶上面具齊齊的來到長亭跟前一字排開。

黑色的飛魚服,紫色的面具。就這一身裝扮都能讓人氣勢弱了幾分。

「」蓮柄刀出鞘,閃電般的舉在胸前。

「斗」

「轟」三十根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彷彿一道連接天地的柵欄,橫在可多部落衝鋒的路前。

「進五十步,嚇!進三十步,殺1葛天佑並沒有請示寧月而下達了這個指令,倒是將一邊的竇蔻嚇了一跳。竇蔻斜著掃了眼寧月,而寧月卻風輕雲淡絲毫沒有介意。

衝鋒逼近,眨眼間進入了百步之內。但衝鋒的速度絲毫未減,彷彿眼前連通天地的靈力之柱根本就不存在。

五十步!

突然間,三十把蓮柄刀齊齊揮下,交錯縱橫形成了一張一刀氣編製的網。狠狠的向衝鋒的狼騎飛去,每一道刀氣都帶著斬斷山嶽的威勢,彷彿晝夜突然打來的探照燈,刺得一眾狼騎雙眼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