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五十六章 刺不刺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 刺不刺激?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呼」

刀氣略過,三十狼騎只感覺自己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有的鬍鬚被削了一半,有的髮絲被清風帶走,更有的頭上的氈帽沒有了頂。

戰馬被削去了鬃毛,不安的嘶鳴,整齊的隊伍突然間變得有點混亂。而對面的天幕府捕快再次收刀高舉,紫色的面具反射著妖艷的陽光。

五十步,嚇!三十步,殺!

剛過五十步,被嚇過的狼騎停了下來。北風呼嘯,沒有一點聲音。死寂在兩方人馬的中間醞釀,蔓延。

「為什麼停下?你們是王庭最精銳的狼騎,在沒有撕碎敵人之前你們怎麼可以停下衝鋒?」一個年輕的騎士滿臉傲然的斥罵著身邊的部下。騎士很年輕,也很英浚刀削的臉龐高挺的鼻樑加上深炯的眼睛,換在現代來說充滿了異域的俊美。但在這個時代,他也許和英俊掛不上勾。

「王子殿下,不能再衝鋒了!剛才是大周給我們的警告,如果我們再衝鋒,他們也許會……」

「也許會什麼?」蒙多王子眼睛微微眯起,眼神如電的射向說話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子就是寧月先前感應到的半步天人合一高手,也是可多部落所能籠絡到的最強高手之一。無論是突也部落還是可多部落,他們能籠絡的高手本來就不多,最強的也許也只是天人合一。

哪怕他們即將要一統草原,哪怕他們中的一個會是萬里草原的王者。但那些強大的高手,都不會為他們任何一個人效忠。草原上面所有的高手,甚至那些武道之境的戰神都有一個共同的傳承。

無論突也部落還是可多部落多麼的強大坐擁百萬千萬的軍隊。他們的頭頂,始終凌駕了一個超然的存在長生天宮!

要不是十三年前,長生天選中的聖女突然失蹤。現在根本就沒突也部落和可多部落什麼事,再大的矛盾也必須得老老實實的和平相處。

「紅狼,我們是出使南周的使臣,難道南周還會殺了我們不成?所有人給我聽著,結陣!讓那些周人看看,我們草原男兒的血性,讓他們看看,我們草原狼騎的可怕!衝鋒」

隨著蒙多王子的一聲暴喝,三十人的狼騎再次發出一聲嚎叫彷彿群狼捕食一般向天幕府衝去。

「鬼狐大人」竇蔻的心頓時提到了嗓門,五十步,嚇!三十步,殺!這條命令可不是開玩笑的。這是軍令,而看現在的情勢,寧月絲毫沒有收回軍令的意思。而對面的可多部落,似乎也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

二十步,幾乎眨眼即到。三十狼騎毫無顧忌的衝過了天幕府定下的三十步距離,而天幕府,似乎也毫無顧忌的斬下了手中的刀。

「大家不要怕,他們是在嚇我們!我們是使臣,他們不敢下殺手,草原的勇士無所畏懼,衝鋒」

「嗤」刀光閃耀,這一次不再是編織的網。每一道刀氣,都對著一名狼騎,每一刀,砍下的都那麼的乾脆果斷。

「不好王子小心」紅狼在見到刀氣落下的時候瞬間亡魂大冒。那道天人合一的刀氣,竟然絲毫沒有留手直直的斬向蒙多的面門。

蒙多此刻已經徹底蒙逼了,他身為可多部落的王子,自然明白那從天斬落的一刀帶著何其可怕的威勢。但正因為知道,他卻又不敢相信大周真的敢……不顧戰火燒起而將他誅殺。

但頭頂的刀氣何其的犀利,就算對方有心收手似乎也力有不殆。第一次,蒙多王子如此近距離的面對死亡,而且來的如此的突然如此的沒有迴轉餘地。

電石花火之間,蒙多突然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為了虛無的面子而一頭撞進死地?在他看來,刀氣從天砍落的範圍之內就是死地。

「喝」草原的騎兵自然不願意就此坐以待斃,齊聲暴喝強悍的氣勢匯成一個整體。手中的彎刀劃出絢麗的刀光,迎著天空斬落的刀氣揮舞。

但可惜,王庭狼騎只是強悍的軍人,但對面斬落的高手最差的都是半步先天。在數量沒有大到一定規模的時候,武林高手對軍隊可以說是呈碾壓式打擊。

三十個騎兵對三十個至少半步先天的高手,就是雞蛋和鵝卵石一般的區別。騎兵的刀光脆弱的彷彿是玻璃一般破碎,在所有人絕望的目光下,刀氣無情的斬落。

突然間,一道彎彎的月光升起。在狼騎絕望的時候,身為半步天人合一的紅狼出手了。他的使命是護送王子出使大周,他可以死但王子不能有事。

在刀氣即將斬落的瞬間,一道強悍的月光將刀氣全部吞沒。一個半步天人合一的高手,要攔住進三十個先天之境的刀光也算是拼了命。

「噗」刀光破碎,而紅狼也在刀光破碎的瞬間嘔出了一口鮮血。原本攪動天地的氣勢,卻在剎那間委靡了下來。

還沒來得及喘一口氣,那一道連他都忌憚的刀光斬落並且攪動著天空的雲層。葛天佑出手了,同樣半步天人合一的威勢,但卻比全盛時期的紅狼更加霸道。

刀氣斬落,紅狼絕望的望著眼前的刀芒。這一刀,就算自己沒有受傷也無力接下更何況……自己已經再也無法發出第二擊。

葛天佑沒有遲疑,沒有絲毫的猶豫。這一刀下去不只是要將紅狼斬殺,就連紅狼身後的一眾狼騎一起一刀兩斷。

在刀光揮下的瞬間,蒙多王子已經嚇得從馬背上落下。落馬是草原民族的恥辱,而這一刻誰也無法在意這個小小的恥辱。因為傲慢,因為無知,所以他們馬上就要死!

「嗤」

一道劍光突然的亮起,寧月手裡還端著茶杯,雙指並劍隨意的打出一道劍氣。劍氣如虹,彷彿破碎了時間空間。

刀光斬落,卻在頃刻間化作打碎的細沙消失不見。紅狼茫然的看著眼前如夢如幻的景象。破碎的刀光,彷彿散落的櫻花,美得就像回到了天國。

「我沒死?」摔落下馬的蒙多王子拍著臉疑惑的問道,轉瞬之間,狂喜激動浮上了他的臉龐,「哈哈哈……原來我沒死……我就知道他們不敢……我就知道……」

「好不好玩?刺不刺激?要不要再玩一遍?」寧月的聲音彷彿幽靈一般鑽進蒙多的耳朵,也將陷入獃滯的紅狼喚醒。

葛天佑收刀而立,身邊的天幕府捕快齊齊收刀歸鞘。雖然帶著面具,雖然一動不動。但寧月還是感受到他們的餘光時刻的跟著自己移動。

看著寧月緩緩走出的身影,葛天佑心中莫名的感慨萬千。他認同寧月封號神捕的身份,但並不代表他心服口服。寧月太年輕,連金牌捕快都沒做過直接跳級成為封號神捕。

雖然明知道每一個封號神捕都不是浪得虛名但是……他還是有點不服氣。海棠當年成為封號神捕之後自己也不服氣,但海棠用天人合一的實力打得自己心服口服。而這一個過程……寧月沒做過。

方才自己的一刀原本可以留手的,但因為心底那一絲絲的不服氣使他全力的砍出了那一刀。如果寧月無法攔下自己的一刀,他這個封號神捕估計就要被取締了。至於使臣的死……反正自己聽命行事。

輕描淡寫,幾乎是揮手之間讓自己的刀氣化為煙花破碎。葛天佑在這一刻認可了寧月,但心底卻再次不安了起來。一個不聽命令擅自做主的手下……註定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寧月並沒有在乎身後的葛天佑是什麼樣的心情,甚至……都懶得和他計較。輕輕的邁著步伐,寧月來到了紅狼的身前。

「你是……外交大臣?」

「天幕府封號神捕鬼狐,從現在開始,你們在京城的安全由天幕府負責。當然,前提是你們要好好聽話。至於外交大臣……在我身後喝茶的那個就是1

話音剛落,從地上爬起的蒙多王子臉色瞬間變得漆黑,「你們知道你們在做什麼么?保護我們的安全?你們剛才差點把我們殺了1

「咦?我以為你們喜歡玩心跳,所以我陪你們玩玩!話說……你是誰?」

「本王乃可多部落的三王子蒙多!你叫鬼狐是吧?本王記住你了,你等著!我會向你們皇帝彙報你的所作所為,我會讓你為你的魯莽付出代價的……」

「哦,是么?」寧月也不在意露出一個戲謔的冷笑,眼神離開蒙多看向臉色慘白的紅狼,「武功不錯!但可惜跟了一個白痴。」

「你說誰是……」話還沒說完,蒙多就被寧月一個眼神嚇得將後面的話吞了回去。

「咦?還有人來?」寧月好奇的轉過頭,一輛馬車在古道的盡頭漸漸的浮現。馬車的樣式充滿了草原的風情。潔白的羊皮將馬車的車廂牢牢的包裹,就是拉馬的馬屁也全是潔白如雪的駿馬。緩緩走來的馬車,像極了寧月前世見到的蒙古包。

隨著馬車的靠近,清脆的鈴聲遠遠的傳來。馬車的四個檐角上,都掛著一顆清脆的鈴鐺。還沒靠近,迷人的芳香就從馬車上悠悠的飄出。

「可多部落五公主瑪扎,見過大周外交大臣!哥哥魯莽,還請上國不要介意,多有得罪瑪扎在此賠禮了1

馬車停下,車廂的羊皮門帘打開。一陣濃郁的香味從馬車飄出。一身潔白頭戴雪白氈帽的美麗女子優雅的鑽出馬車,如銅鈴一般清脆的聲音對著寧月微微蹲身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