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五十七章 雪山神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 雪山神女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站在寧月身後的葛天佑貪婪的吸著空氣中的香味,這種香味帶著濃濃的誘惑力,哪怕葛天佑半步天人合一的境界也被這香味弄得心猿意馬。

「別吸了,這種香味有引發情慾的功效。」寧月不經意的掃過葛天佑,用傳音入密在他的耳邊說道。轉瞬間,寧月又換上了狡黠的笑臉對著瑪扎微微拱手,「五公主言重了,蒙多王子童心未泯,我們就陪他做一場遊戲而已。驚嚇了諸位,要說抱歉的也是我們……」

「你1蒙多頓時氣得直跳腳,但卻被瑪扎的一個眼神制止。由此可見,這次出使的話事人恐怕不是那個什麼蒙多王子而是眼前這個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生長於草原更像是江南水鄉孕育而成的溫婉女子。

寧月的這話看似化干戈為玉帛,但童心未泯的近義詞也是幼稚。一個二十好幾的人還分不清情勢幼稚的玩這種下馬威的戲碼,寧月也沒有無的放矢。

瑪扎並沒有再說話,只是淺淺的一笑。突然,瑪扎的眼神望著寧月身後的某處猛然間瞳孔劇烈收縮。愣愣的眼神深處寫滿了震驚與不信,剎那間,那種詭異的氣氛感染了身邊所有的人。

順著瑪扎的目光,寧月好奇的別過頭。千暮雪安靜的站姿如此清麗脫俗,就像一支靜止的雪蓮孤獨的盛開在雪山之巔。

千暮雪的氣質超脫紅塵俗世,哪怕如此的美艷動人但卻又如此的沒有存在感。別說對面的草原一行人,就是天幕府的捕快也時常在不經意間就忽略了她的存在。

而瑪扎之所以在沒人提醒的時候能發現千暮雪,也許就是她身為女人的細膩和身為政治家的敏銳。但當她發現了千暮雪的存在,也致使草原一方也同時發現了千暮雪。

「好美……」這是蒙多看到千暮雪后情不自禁的發出的感嘆。而紅狼卻在剎那間如瑪扎一般露出了震驚甚至是驚恐的眼神。氣氛一瞬間變得無比的詭異,彷彿天地剎那間死寂了下來。

在寧月一行人充滿疑惑的時候,瑪扎突然有了動作。輕輕的跳下馬車,緩緩的越過寧月慢慢的向千暮雪走去。在眾人的疑惑中在千暮雪的身前停下。

瑩瑩警惕的看著瑪扎,緊了緊手中的細劍,眼神中閃過一絲精芒。千暮雪的眼眸很美,如黑夜的眼眸帶著一絲淡淡的藍色,莫名的看著瑪扎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但瑪紮下一個動作卻讓所有人心頭一震!只見瑪扎緩緩的彎下身體,恭敬的在千暮雪身前跪下。雙手托舉行了一個草原大禮,恭敬的將額頭貼著自己的手掌。

「可多部落五公主瑪扎,拜見雪山神女」

「嘶」整齊的吸氣聲響起,這不是寧月一方發出的聲音,而是對面可多草原部落發出的驚嘆聲。在瑪扎說出這番話的瞬間,三十個草原狼騎竟然紛紛跪倒在地向千暮雪行著大禮。唯有身為王子的蒙多和半步天人合一的紅狼獃滯的站在一旁。

寧月的眉頭輕輕皺起,桂月宮闕,千山暮雪!這個響徹九州的名號,位列天榜的月下劍仙的的確確是九州武林的人,不可能是他們所謂的雪山神女。但為什麼……瑪扎見到千暮雪后第一反應就是叩拜?難道不知不覺中天地十二絕的威名已經征服了草原?或者是草原在使用異常拙劣的反間計?

「你認識我?」千暮雪空靈的聲音響起,一如即然的清澈彷彿清泉流淌。

「五年前,瑪扎被突也部落擄去,那時路過雪山見過神女的風采。神女身為草原的天尊戰神,為何會出現在大周?」

「你瞎說什麼?我家小姐是大名鼎鼎的月下劍仙,才不是你說的雪山神女。」瑩瑩在瑪扎的話剛剛說完的瞬間立刻急吼吼的反駁道。

「月下劍仙?九州武林的十二絕?」瑪扎緩緩的站起身疑惑的問道。

「那是自然,你一定認錯人了。」瑩瑩很驕傲的仰著頭說道。

而在寧月對面的草原一行人也紛紛起身,雖然千暮雪不是什麼雪山神女,但天地十二絕的身份也讓他們心底驚詫的如疾風中的勁草。瑪扎不再說話,帶著滿心的疑惑回到了馬車邊,而她也沒有再次回到馬車中而是跟著寧月一行人向京城緩緩的走去。

蒙多隱蔽的來到瑪扎身邊,「妹妹,你是不是認錯了?」

「被我見過的人,我絕對不會忘記,她是雪山神女絕對不會錯1

「難道……神女她……背叛了長生天?」蒙多眼中突然閃過一絲震驚,壓低著聲音輕聲說道。

「現在下定論還早,雪山神女的身份原本就成迷。她的來歷,師承,甚至她是不是長生天的人都未知。我們靜觀其變吧。」

將草原來使送到了外交部門的專屬驛站之後,寧月便進宮向莫無痕復命。而回來之後,寧月卻直接前往了天幕府抱了一大堆卷宗會來到自己的小院。

強大的靈壓席捲四周,一道道如天地法則的道韻從千暮雪的周身席捲開去。寧月的眼睛緩緩的離開卷宗向場內的千暮雪望去。

千暮雪微微閉著眼睛,雙手抱著月白色的長劍靜靜而立。氣勢翻湧,彷彿攪動天空。天空的雲捲雲舒,似乎在隨著千暮雪的氣勢翩翩起舞。

天人合一!

這一刻寧月才猛然驚覺,千暮雪竟然已經不知不覺踏足到了真正的天人合一。不,這還遠遠不止,如果是一般的天人合一,以寧月此刻的武功還不至於感受到如此可怕的壓迫。

從千暮雪散發的氣勢來看,寧月竟然連反抗的心思都升不起。如果此刻自己站在千暮雪的對面,也許千暮雪只需要輕輕一劍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氣勢越發的翻湧,天空的雲層越發激烈的翻卷。如此震撼天地的動靜自然無法騙過有心人的感應。在京城之內,幾乎所有的高手都感應到了千暮雪散發的強大氣勢。

「要突破了?」先天境界以上的高手紛紛仰著頭望著天空凝聚的雲層,懷著敬畏的目光看著如同仙人手筆的天地異象。

「到底是誰?京城之內何時出現了如此高手?」一個疑問彷彿閃電一般打進所有人的心底。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會鼓起勇氣卻探尋答案。

如此高手,如此關鍵的突破。貿然前去如果對方成功突破還好,要是突破失敗沒人能承受這等高手的怒火。自討沒趣的事,沒人會去做。

天空的雲層越發的激蕩,以前如輕舞一般的翻卷眨眼間化成如如地震一般的震顫。地震可以理解,因為歷史上的地震也不在少數。但天震卻如此的驚世駭俗,已經超出了常人的理解範疇。

京城的居民紛紛仰望著天空,眼睜睜看著天空泛著瀲漓劇烈的震動。他們不是武林高手,也感受不到天地靈氣的震蕩。在人們有限的認知里,天空的震動是不是天塌的徵兆?

驚恐的人們紛紛逃回家門緊閉門窗,有限的安慰似乎能抵禦天地浩劫一般。而所有身懷武功的武林高手卻心情激動的看著天空,因為此刻就是那個不知名的高手突破的時機。

「轟」

天空一聲爆響,彷彿晴天霹靂炸在眾人的耳畔。在巨響之後,世界安靜了,天空的雲層也瞬間靜止了下來。清風吹過耳畔,如情人撫摸髮絲。溫柔,清涼,天空的雲層也隨著清風消散,漸漸的不見。

東山茶莊,諸葛青輕聲嘆息緩緩的彎下了背繼續在茶園中勞作。

大內皇宮,陳水蓮翹著蘭花指露出了如夏花般燦爛的笑容,「咯咯咯……千暮雪的突破失敗了!千山暮雪,月下劍仙也不過如此……」

「成功了?失敗了?」所有關注著這一幕的高手腦海中都閃過這樣的疑問,但無論如何,他們都得不到答案也不可能去追尋答案。

千暮雪緩緩的睜開眼睛,明鏡的眼眸閃過一絲淡淡的可惜但轉瞬間又被掩飾到她的內心深處。

「怎麼樣?成功了?」寧月關切的問道,這是千暮雪突破武道的第一次嘗試,也是至關重要的嘗試。只有千暮雪突破成功他才能真正的舒出一口氣。

「失敗了……」千暮雪淡淡的回到,聲音平靜沒有一絲一毫的懊惱。

「為什麼?到底遇到了什麼障礙?」寧月的眉頭一皺。在繼承了不老神仙的武學寶庫之後,寧月對於武學的理論經驗積累何其的雄厚。所以他自然也知道每一次突破,最好就是能一觸而就。如果失敗了一次,第二次突破的難度就會成爆炸式的增加。

而且千暮雪不比其他人,她是散功重修,按照常理來說,她的武學精進應該一馬平川不可能出現瓶頸更不可能出現突破失敗。

「你幫不了我……」千暮雪淡淡的說著,嘴角竟然勾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輕啟腳步,緩緩的來到寧月的身邊,「你在看什麼?」

寧月身邊的瑩瑩連忙站起身將千暮雪扶到寧月身邊坐下,一次突破失敗不僅僅是失敗而已,更是對精氣神的全方面透支。此刻的千暮雪很虛弱,哪怕有著天人合一的境界也未必有半步天人合一的戰力。

「我在看天幕府關於草原雪山神女的記載資料。」寧月淡淡一笑的回答。

「姑爺,小姐才不是他們草原的雪山神女呢,我跟著小姐十年了……小姐就是小姐。」

「那也未必1寧月放下卷宗目視遠方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