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五十九章 言傳身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 言傳身教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臣……不知!莫非那些死囚在運往崖山的途中發生了意外?」寧月突然間眼神一怔。死囚原本是戴罪之身,發往崖山的死囚幾乎註定要死在崖山。所以也沒人會關心這些發往崖山的死囚,死亡只是遲早的事。

「哼1莫無痕冷哼一聲,「三年來,中州竟無一死囚送往崖山,豈有此理!那群押解死囚的衙役,竟然嫌棄路途遙遠在出中州之後沿途琢磨死囚,未出百里死囚便被他們折磨致死。

而後隨意的將死囚葬於亂葬崗,更有甚者直接丟棄於密林荒野成為野獸果腹之食。所作所為令人髮指,鏡天府奉命監察天下官吏之行為。一葉障目,只盯著朝廷大員卻對基層官吏所作所為一無所知?實在可惱,實在可恨1

「奴才愧對皇上信任,奴才有罪,奴才萬死……」在莫無痕話音落下的瞬間,陳水蓮嗚咽的聲音響起聽得寧月頭頂一陣發麻。

「竟然有這等事?」寧月心底驚詫,臉上也露出了錯愕的表情。但轉念一想,卻又在情理之中。死囚早晚都是要死的,既然送到崖山是死,押送的衙役自然會想著偷懶早早的弄死死囚免得自己跋山涉水……但是!死囚……也是人埃

「皇上,也就是說何太守大人的家眷全都……」寧月在錯愕的瞬間猛然間臉色大變。他曾答應過替何太守翻案,但如果他的家眷都已經死了,哪怕翻了案又有何用?

「崖山那邊既然沒有,而他們也已經上路了半個月……想來是凶多吉少了。朕定不會姑息這些屍位就餐無恥之徒,寧月,朕命你全權調查此案,抓到一個是一個,朕容不得他們……」

「皇上……懇請皇上給奴才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發生這等事,皆是鏡天府監察不力之過,求皇上看在奴才忠心耿耿服侍皇室數十年的份上再給奴才一次機會……」

陳水蓮說著,猛然間抬起了頭。眼神灼灼,絲毫沒有閃躲的直視莫無痕的眼睛。這一刻,寧月才在陳水蓮身上看到了武道高手的氣勢與風采,堅定的眼神如火焰般沸騰燃燒。

「再給你一次機會?」莫無痕微微的俯下身體,眼神如劍直視陳水蓮的眼眸,「你要朕如何信你?」

「奴才願立軍令狀!若奴才無法給皇上一個交代,奴才自願發配皇陵去服侍歷代先皇,奴才的鏡天府,也無存在的必要了……」

死寂,御書房內一片死寂。寧月心底還沒什麼感覺,但莫天涯的臉上卻露出了難以掩飾的震驚。鏡天府的存在近百年,從榮仁帝時期就有取締鏡天府的意思。但鏡天府背靠宗室,實力雄厚關係錯綜複雜。

莫無痕就算有心裁決鏡天府也力有不殆更何況……陳水蓮是公認的天榜第十,有他在一天,鏡天府就不能動。而現在,陳水蓮竟然主動壓上了鏡天府以表決心,這對於將權利視作生命的陳水蓮來說無疑賭上了身價性命。

「好1過了許久,莫無痕才從口中輕輕的吐出這個字,「朕再給你一次機會,這不是因為你在朕面前立下了軍令狀,而是因為朕念在你兢兢業業服侍三代君王的情分。別讓朕失望,朕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1

「是,奴才遵旨,奴才告退1陳水蓮恭敬的再次磕了一個響頭,躬著身體倒退的走出御書房。

「父皇,鏡天府已然成了大周皇朝的毒瘤……文武百官談鏡天府而色變,就是鄉野民間,也視鏡天府為白魔夜梟。父皇何不乘此機會取締鏡天府還要再給他一次機會?」

「朕方才不是說過,陳水蓮服侍了三代君王勞苦功高。榮仁帝在位期間,皇室宗親多有心繫祁連王一派勾結大內高手蠢蠢欲動。當初是陳水蓮貼身保護榮仁帝,一次次捨命相救才換得大周皇朝浴火重生……」

「但是……那是以前!現在的鏡天府已經成了人人談之色變的猛虎,若不乘機斬斷,將來定會惹出更大的麻煩。

古往今來,九州大地曾經歷過五個一統皇朝,但沒有一個皇朝有過如鏡天府這樣的組織。監察文武百官完全可以交與御史台,太監攝政與天道相駁,長此以往,國將不國。」

莫天涯有些激動,此刻的他似乎也忘記了對莫無痕的恐懼。抬起頭直視莫無痕沒有絲毫退讓,眼神中閃爍的精芒敘說著堅定的意念。

莫無痕看著眼前略顯稚嫩的臉盤,眼神有些恍惚。不知不覺,當初牙牙學語的孩子竟然長成了翩翩少年。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你能想到這一點,父皇很是欣慰。太監攝政,的確有違法禮。但治國之道牽一髮而動全身,需慎之又慎。鏡天府……還不能動1

「這麼好的機會,如果錯過不是太可惜了……」

「機會沒了可以再等時機,但放了一次錯誤可能就再也沒有挽回的機會。陳水蓮雖是我皇室的家奴,但皇室卻非只有我父子二人。

如今大周皇朝看似四海昇平蒸蒸日上,但內憂未平又添外患。如果連宮牆之內也亂了……九州之亂不遠咦1

莫天涯張了張嘴巴,臉色變幻不定最後還是化作了長長的嘆息。他雖然未及弱冠,但他畢竟是太子。自幼熏陶對政治有著敏銳的嗅覺。

江湖武林漸漸抱團這是內憂,北地三州魔教肆虐也是內憂,各地承平數十年漸漸腐朽更是內憂。在內憂未平的時候,草原胡虜結束戰亂回歸一統儼然成了大勢所趨。一旦統一,為了轉移內部矛盾叩關南侵似乎是唯一的辦法。

內憂外患之下,如果皇宮之內再起動亂就真的要動搖國本。這種事,無論莫無痕還是莫天涯都無法接受也無力承受的。

「兒臣……懂了1莫天涯的語氣異常的失落,就像丟失了玩具的小孩充滿著濃濃的悲傷。

「你無須失望,為君者不僅要承擔天下的重擔,也要承擔天下的失望。但失望,不是因為絕望,而是因為希望。朕大周皇朝雖然面臨著重重困境,但朕的天下還有那些百死無悔的忠君義士。

天下非朕一人之天下,而承擔天下的,也非朕孤獨一人。朕相信,朕有生之年能一掃前路荊棘替皇兒打下一個四平八穩的盛世皇朝。」

「兒臣叩謝父皇……但兒臣還請父皇保重龍體切勿過於操勞。」

父慈子孝的一幕倒讓一邊的寧月很是羨慕,雖說天家無父子,但大周皇朝歷朝歷代似乎都是重情之人。寧月幼年曾享受過父親的關愛,但這已經成了他遙遠的記憶。耳中聽了莫無痕父子間的對話,卻讓寧月再次想起了當年被父親手握著手讀書寫字的場景。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皇兒,寧月,你們隨朕去見見可多部落的來使吧。」莫無痕輕輕的站起身,舒展了一下手臂淡淡的說道。

「兒臣遵旨1

「臣,遵旨1

外國來使,一般先會在私下裡見面,達成共識之後才會在朝堂之上正式接見走一個過常而接見外使的地方,就在皇宮內的聽雨軒。

跟著莫無痕,寧月嚴苛的職守著身為護衛的職責。哪怕明知道這裡是大內皇宮,寧月的眼睛時刻的掃視著四周任何一個隱蔽的角落。精神念力外放感應著周圍的風吹草動。

莫無痕有意無意的別過頭,看了眼緊跟在身後的寧月,眼中閃過一絲讚許也沒有說話自顧的向目的地行去。

聽雨軒內,早有丞相與四位內閣大臣等候。見到莫無痕到來,五人紛紛起身行禮。預想中的叩拜山呼萬歲並沒有出現,五人只是拱手行禮之後自顧在原先的座位上坐下。

「寧月,左手上首為的這位就是當朝宰相曾維谷,而其餘四人依次為四大內閣輔政大臣王安,何庸,方道儒和鏡玄。」

寧月頓時心領神會移步上前,「鬼狐見過幾位大人。」

「果然少年英傑,鬼狐神捕的豐功偉績我等也是如雷貫耳。」曾維谷面帶微笑的客氣道。

為了寧月,莫無痕曾大發雷霆,聖言獨斷敕封他為封號神捕。這樣的專寵,除了心腹之外別無其他。所以哪怕曾維谷位居宰相,敏銳的政治嗅覺讓他對寧月高看了很多。面帶微笑,看不出幾分真心幾分假意。這是為政治者必備的技能。

「好了,既然人到齊了,我們就請可多部落的來使過來吧。這次,他們竟然派了三王子和五公主前來,恐怕所圖不校尤其是那個五公主瑪扎,情報傳聞她相當的厲害。」王安在與寧月點頭之後直接說道,雷厲風行的手法倒讓寧月升起不小好感。

等了沒多久,聽雨軒外傳來了太監的唱名。在眾人的視線聚焦下,和寧月有過短暫接觸的蒙多,紅狼,還有一身白色散發著濃濃異香的瑪扎緩緩的走來。

「草原可多汗國王子蒙多,攜五妹瑪扎參見大周皇朝聖君陛下1三人將手放在胸前微微躬身行禮。

「王子和公主千里迢迢而來,一路辛苦了1莫無痕淡淡的說道。

「可多汗國與大周皇朝建交二十年,一直是兄弟鄰邦。這次奉父汗之命出使大周,也帶著可多汗國的誠意,父汗希望我們兩國的友誼能繼續維持,願兩國和平永無戰亂。」

說話的竟然是瑪扎,清甜的聲音彷彿百靈鳥在聽雨軒內回蕩。有此確認,這次出使的主要負責人不是身為兄長的蒙多,而是這個神秘的不似草原女子的五公主瑪扎。